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韓熙載夜宴圖》背後的秘密:故意表現出放浪形骸的樣子

傳世名畫《韓熙載夜宴圖》是五代十國時期南唐畫家顧閎中的繪畫作品,現存宋摹本,絹本設色,現藏於北京故宮博物院。

《韓熙載夜宴圖》描繪了官員韓熙載家設夜宴載歌行樂的場面。此畫繪寫的就是一次完整的韓府夜宴過程,即琵琶演奏、觀舞、宴間休息、清吹、歡送賓客五段場景。

今天我們就來仔細欣賞這幅畫裡的五個場景,看看其中隱藏了什麽秘密。

第一個場景:聽樂。

這一畫面有12個人物,七男五女,右面床上坐著的這位男子就是主人公韓熙載,他頭上帶著高紗帽,留著連鬢長須,身穿深灰色袍子,正與賓客們聚精會神地傾聽琵琶演奏。

這名男子身穿紅色圓領袍子,根據畫尾題跋以及後世的研究,認為此人是南唐狀元郎粲。

兩張黑色長方形桌案,一大一小,上面擺滿杯盞和碗碟,裝著各種美食。

一名樂伎梳著高高的發髻,穿著淺綠色對襟上衣,粉色小團花的長裙,坐在圓墩上,神情專注地彈奏琵琶。

這位身著淺藍色衣衫的年輕女子,特別醒目,腰上還系著裝飾有玉牌的革帶。在第二個場景中,我們將看到她的精彩表演。

一扇巨大的屏風,上面繪有枝乾虯勁的松樹。屏風之後,就進入了第二個場景。

第二個場景:觀舞。

畫面中,穿藍衣的小巧女子正隨著鼓聲翩翩起舞,正是第一場景裡出現的藍衣女子。

大家看她,舞姿非常地輕盈,她跳的舞在當時很流行,名叫六么舞,也叫綠腰舞,以柔軟、抒情為主要特徵,同時又具有較強的節奏感。

唐代詩人們是怎樣描繪綠腰舞的呢?

白居易在《琵琶行》裡這樣寫道:

輕攏慢撚抹複挑,先為霓裳後綠腰。

唐代另一位詩人李群玉,則專門寫了一首詩,描寫觀舞的感受。

《綠腰》李群玉

南國有佳人,輕盈綠腰舞。華筵九秋暮,飛袂拂雲雨。翩如蘭苕翠,婉如遊龍舉。越豔罷前溪,吳姬停白紵。慢態不能窮,繁姿曲向終。低回蓮破浪,凌亂雪縈風。墜珥時流盻,修裾欲溯空。唯愁捉不住,飛去逐驚鴻。

主人公韓熙載此時已不再端坐在床上,他脫掉灰袍,穿著淺黃色長衫,挽起袖子,雙手拿著鼓槌,正和著拍子擊鼓。

依然是“主大從小”,韓熙載的身材顯得尤其高大。

大家看,這裡還有一位僧人,他緊抱雙手,顯得十分局促。根據史料記載,這位僧人應該是韓熙載的密友德明和尚。

據陸遊《南唐書》記載,韓熙載曾對德明和尚說:“中原常虎視於北,一旦真主出,江南棄甲不暇,吾不能為千古笑端。”

意思是,北方的中原對南唐虎視眈眈,江南遲早會覆國的。我不能作亡國奴,被人貽笑千年。

原來,這才是韓熙載拒絕李煜,不願意當宰相的真實原因。

第三個場景:休息。

韓熙載坐在床上休息,剛才的舞姬端著水盆伺候韓熙載洗手,他的深灰色袍子又穿上了。

第四個場景:清吹。

演奏又開始了,韓熙載脫掉了長袍,袒胸露腹,悠然自得地盤腿坐在禪椅上,右手拿著一把扇子,左手放在膝蓋上,似乎正在打拍子。

中間,五名樂伎身穿拖地長裙,正在吹奏兩人吹的是橫笛,另三人吹的是篳篥,就是俗稱的“管子”,仿佛能聽到悠揚的樂曲。

畫面最左邊又是一扇巨大的屏風,畫著松樹與山石。一對男女,隔著屏風正在竊竊私語。

最後一個場景:送別。

宴會結束後,主人公韓熙載,右手拿著鼓槌,左手舉起,似乎在與某位客人告別。

有些賓客不肯離去,和歌姬嬉笑調情,做派狎浪。

韓熙載為什麽故作放浪?

這樣一幅燈紅酒綠的夜生活場景,被顧閎中看在眼裡,記在腦中,回去之後憑著記憶畫了出來。

韓熙載大概也知道皇上不完全信任他,於是故意表現出一副胸無大志的樣子,整個夜宴就是各種吃喝玩樂。

似乎在通過自我放縱,向皇上表白,“我根本就沒有任何政治企圖”啊。這也是後來歷史劇裡經常出現的韜光養晦的橋段。

顧閎中僅憑記憶,繪成這幅宏大的敘事畫、寫實畫,連器物用具都可以考證,實在了不起。

我們看一個細節,韓熙載正在跟家裡的一堆女人聊天,這個藝姬剛剛表演完琵琶的樣子,而旁邊床上的被子都沒有疊。

古人很講究禮儀,不能允許床上被褥凌亂不整的樣子被外人看見。通過這個細節就能看出來,韓熙載故意表現出在家胡作非為的樣子。

韓熙載的目的達到了。後主李煜看到這樣的畫面,大概就放棄了任命韓熙載為宰相的打算,也相信他沒有不利於朝局的想法。

內心戲更有衝擊力

看到這裡,可能大家又心生疑問,面對國家風雨飄搖的命運,士大夫階層這樣宴飲無度、尋歡作樂真的好麽?

可以看出,在五個場景裡,韓熙載都是面目凝重,心懷愁緒。

他正是因為南唐國運日益凋敝、無力回天才拒絕當宰相。

同時,他也因為回避後退而內心不安,陷入深深的徘徊和掙扎。

人性總是複雜的,這也是這幅畫在藝術魅力之外帶給我們的衝擊力和感染力,值得追問和深究。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