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萬名球迷入場,多位球員確診,病毒要在歐洲杯“進球”了?

台灣時間6月12日凌晨,歐洲杯的揭幕戰終於就要打響。

然而除了比賽本身之外,還有一個問題注定會吸引更多關注——那就是賽事如何防控疫情。

在歐洲疫情仍難平息的情況下,歐洲杯並未選擇空場舉行,分布在多個國家的比賽場地都允許觀眾入場,單場現場觀眾就可以達到數萬人。

而在比賽開始前,就已經有多支隊伍出現了球員新冠陽性的情況,更讓人為歐洲杯的安全舉辦添了一絲擔憂。

歐洲杯將迎來大量球迷入場。

每場比賽允許數萬名觀眾入場

根據歐足聯最新安排,歐洲杯比賽的12個主辦城市更換為11個——它們是阿姆斯特丹、巴庫、布加勒斯特、布達佩斯、哥本哈根、格拉斯哥、慕尼黑、倫敦、羅馬、塞維利亞、聖彼得堡。

此前,歐足聯就明確表態舉辦城市都必須做出允許一定規模觀眾入場的承諾,這也導致都柏林和畢爾巴鄂兩座城市因為無法承諾觀眾入場,被取消了辦賽資格。

原定在這兩座城市舉行的比賽被重新分配到了塞維利亞、聖彼得堡和倫敦。

如此一來,所有11個舉辦城市的球場,都將迎來一定數量的現場觀眾——看台開放率從22%到100%不等,允許觀眾數量最少的荷蘭克魯伊夫競技場也可以迎接12000名觀眾,最多的匈牙利普斯卡什競技場更是允許多達67000名觀眾入場。

自然,各個城市都對現場觀眾制定了一定的防疫措施,比如倫敦就要求提供早於比賽日14天的兩針疫苗完成證明,或是48小時以內的新冠病毒快速檢測陰性證明。其它多個城市也頒布了類似規定。

但也有城市制定了另類的規則——哥本哈根和羅馬除了接受疫苗證明和陰性證明之外,還專門為感染過新冠,並已治愈的觀眾開綠燈,可以憑借一定時間內的新冠感染證明入場。

西班牙球員迭戈·略倫特確診新冠。

比賽未打已有多人感染新冠病毒

目前,各支參賽隊伍都在為歐洲杯進行最後的訓練備戰,但已經有因為病毒而減員的消息傳來。

截至台灣時間6月9日,已經有多支歐洲杯球隊的球員被檢測出新冠陽性。在西班牙國家隊,隊長布斯克茨和後衛迭戈·略倫特都不幸“中招”,兩人都是在參加國家隊訓練營期間被檢測出感染病毒的。

而在瑞典國家隊,也有庫盧塞夫斯基和斯萬貝裡兩名球員感染病毒。此外,蘇格蘭隊的中場球員約翰·弗萊克也被測出新冠陽性。

在更早的五月底,原本入選了歐洲杯荷蘭隊大名單的門將西萊森也因為新冠陽性而無法和國家隊會合,隨後不得不退出本屆歐洲杯。

不過,此起彼伏的陽性病例並不會阻礙歐洲杯的比賽繼續進行——根據賽事的規定,陽性球員會進入隔離,但只要一支球隊的可出場球員還有至少13人,比賽就不會被推遲。

即便湊不齊球員,歐足聯也要求隊伍要在48小時內通過補充征召球員的手段重組球隊進行比賽;但如果超時不能比賽,就要被判0比3負。

同時,本屆歐洲杯的球隊大名單上限擴充到了26人,如果第一場比賽前有球員感染新冠或是因新冠密接需要隔離,可以對名單進行替換。

賽事期間如果球隊因為新冠減員也可以臨時征召球員替換。

俄羅斯街頭已經有了歐洲杯氣氛。

經濟利益催生歐足聯強硬態度

不難看出,歐足聯在歐洲杯的舉辦和允許觀眾入場的問題上,態度相當強硬。而在這一切的背後,經濟效益成為了一個決定性因素。

因為疫情而推遲一年,已經導致歐洲杯的經濟利益受損,如果賽事空場舉行甚至是取消,那麽帶來的損失將是歐足聯難以承受的。

據意大利媒體報導,早在2020年歐洲杯宣布推遲一年之前,眾多的賽事讚助商就已經在推廣宣傳等領域投放了約20億美元。

如今歐洲杯堅持沿用“2020年歐洲杯”的說法而不是改成“2021年歐洲杯”,也是為了照顧那些已經投入了許多資源的讚助商的利益。

在決定推遲歐洲杯之時,歐足聯主席切費林就表示:“推遲歐洲杯,將讓我們損失上億歐元。”而只有舉辦比賽並且允許觀眾買票入場,才能讓歐足聯在門票、轉播、讚助商廣告等各個方面的損失不會進一步擴大。

2016年,擴軍後的歐洲杯帶來了創紀錄的近20億歐元的總收入,比前一屆歐洲杯增長近四成,也給歐足聯帶來了約8.3億歐元的淨利潤。

然而這一屆歐洲杯,由於推遲帶來的成本增加和因為疫情而產生的種種限制,歐足聯恐怕很難再像五年前一樣賺得盆滿缽滿。

與此同時,舉辦城市的收入也會受到影響。此前就有媒體測算,倫敦本次從歐洲杯得到的收入將有約2730萬歐元,比預期減少6500萬歐元。

不過即便如此,只要歐洲杯能順利上演,至少還能保住一部分收益。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