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古代重農抑商有什麽內在邏輯?難道古人不知道資本積累嗎?

古代社會重農抑商,有特定的社會現實性,但是重農抑商並不是我們所認為的簡單的抑製商業,重視農業的現象,不同的時期,重農抑商的覆蓋範圍以及重農抑商的作用是有不同的,而且在每一次社會生產力獲得巨大飛躍的時候,人們都不會去提重農抑商.

就古代農民的生產力和生產積極性以及社會的農業生產可承受能力而言,每一次飛躍,大家都積極地將商業和農業進行互補,當商業過度泛濫的時候,重農抑商才會成為一個國家的基本國策。

在商業過度發達的時候,政府往往無法按時保證常規稅收,所以通常會對工商業進行打擊,以穩定當時的生產秩序,但這並不是封建時代重農抑商的全貌,而且在古代並不是所有時期商人的社會地位都很低,在夏商周時期的一段內,尤其是春秋戰國鐵器牛耕作為農業的第二次科技革命,擴張了社會的。

商人開始登上歷史舞台,甚至插手政治,這一時期,各國雖然也進行重農抑商的政策,但是對於那些大商人和貴族根本沒有任何限制所能限制的,也只是那些小成本的普通民眾,因為它們更多的被要求耕種土地而大商人和貴族並非如此。

到了第二個階段,也就是社會生產力趨於穩定,此時商業過度泛濫,而農業生產受到商業的影響,各個國家和一些思想家開始提出重本抑末的策略,保證基本社會秩序而重農抑商,其實也並非源於儒家思想,它確實存在儒家思想體系當中,但是孔子對商人和商業貿易並不排斥,甚至他的知名弟子當中也有商人,還對其讚揚有加。

因為他認為適度的商業可以促進經濟發展和恢復,以及民眾的安居樂業,明確提出重農抑商的是法家,法家的更多是從封建國家的角度去考慮商業,在國家發展中的地位的法家,通常用一個家的強有力的行政體制去進行重本抑末的國策,在商業過度泛濫的年代,非常有利於社會繁榮穩定恢復。

有很多人認為正是因為法家一直提倡重本抑末重農抑商,使得中國封建社會2000多年不曾前進,這純屬是無稽之談,法家提倡的變法措施,都是根據當時當地的每一個國家的特殊情況而制定的,法律重在變,一次以後後世沒能理解法家的精髓,而趨於保守,不願變,那麽這個鍋不能由法家來背。

實際上,法家提出的重農抑商並不是不讓商業發展,而是要保證商業的發展要依附於國家,也就是國家商業,並不是各地的大商人,憑借自己手中所掌握的一系列資源,而侵吞國家資源,必須要保證國家資源,必須收歸國有,不得由私下裡的商人進行買賣,動用國家的力量,保證市場安全,商業行為由政府主導,這樣可以保證商業不過度繁榮,也可以保證商業不會萎縮,而成為農業的對手,雙方相輔相成,這也是秦國富強的原因。

對於重農抑商而言,很多封建王朝采取的是兩種手段,對於官商國家進行扶持,而一部分的私商嚴格管理社會地位最低,他們經常被,政府發配,一些商人形同罪犯,尤其是秦漢時期私有商人的地位很低微,但是這並不是說秦漢兩代對於商人極為偏見,因為兩個朝代都是官商盛行,鹽鐵酒以及各種稅收必須由國家全部控制。

這也就意味著在當時沒有現在非常全面完整的行政法規和體系之下,必須要保證政府對一個領域和行業的絕對主導,所以受到官方承認的商人通常會受官方委託經營相關產業,而其他的小商人則依附於此,大商人則可以通過國家的授權富甲一方登堂入室。漢武帝時期,一系列國家制度政策的改革,也有各地商人的影子,如果沒有這些大商人出主意,漢武帝是很難彌補漢朝反擊匈奴的持續財政虧空的。

只不過大商人獲得政府的認可,在稅收的時候可以有一定的優惠,甚至為政府辦事,而所有的商業稅收所徵收的重稅則都被中小商人負擔,尤其這也不能彌補長期的對外作戰,財政虧空的時候,漢武帝被迫向農民伸手徵收中農業稅,所以才導致西漢後期商旅凋敝,民眾流離失所爆發起義的運動。

同時,一個王朝建立的不同時期重農抑商的反應也有所不同,在王朝建立初期,大部分的王朝即重視農業,也重視商業發展,希望能夠通過商業的資本運作,迅速恢復農業生產,使商業販賣照常進行並趨於繁榮,這也很快盤活了國家經濟,增加國家稅收,在這一方面,國家就可以彌補通過減免農業稅而造成的國家損失,所以政府商人和農民三者共獲利。

而到了王朝統治中期,往往會出現重農抑商的現象,因為商業利潤很大,相比農業而言,會導致商業貿易過度繁榮,國家稅收出現下降。同時,由於王朝中期土地兼並的問題日益凸顯,一些王朝就會致力於改革,而改革無一例外,都是減輕農業稅,增加商業稅,而此時地方地主豪強和大商人又都是國家官僚,所以大概率的國家制度的改革是失敗的,到了王朝末期,土地商業化數百年的土地兼並使農民失去了自己的土地,而將土地作為一種商品,使得貴族官僚大獲其利,造成國內上下,矛盾失衡,最終引發戰爭。

抑商的根本社會原則是封建土地私有製,在土地私有的情況之下,皇帝雖然是名義上的天下土地所有者,但實際上都掌握在大大小小的地主和官僚手中,而且土地就是當時一切財富的來源,被貴族極為重視,而通過土地積累財富優勢,當時速度最快的一種斂財方式,所以一些貴族和官員非常想要進行土地私有進而保證土地這一生產財富的財富商品化。

一些封建政府雖然知道這麽做,長期來看並不利,但是短期內卻可以激發農民的生產積極性,只不過每一個王朝成立初期都不承認土地私有將土地分配給農民,以後隻留一部分的地為世襲佔有,其他收歸國有,每過一段時間就進行土地改革,確定土地劃分,但是當王朝開始缺錢的時候,就沒有人再重視這一點,土地私有製也會泛濫起來。

雖然封建土地私有製造成了重農抑商,封建時代一直非常穩定,並且極具規律,但不論是封建土地私有還是重農抑商,針對於當時的社會現實而言,並沒有錯,從自然環境來看,我國一直是一個幅員遼闊,平原眾多的國家。對於農生產一直是十分重視的,所以人們希望通過各種形式激發當時的社會生產力,包括土地私有,包括稅收改革,但是無論如何都繞不開土地,農民,商業化的社會規律。

總體而言,當商業販賣的物資並非完全由農業領域生產,而是由手工業領域生產以後,農業和商業之間的矛盾才會有所緩和,商業時代也才會來臨,這個時候重農抑商才有些顯得落後,但可惜的是,中國宋元以後就出現了這種情況,然而封建政府一直不願意改革,而固步自封,最終導致國家落後,在海洋商業貿易時代,被西方諸多新興國家趕超。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