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電視專題片《決戰脫貧在今朝》

三集專題片《決戰脫貧在今朝》海報。

2020年,注定是中國歷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年。這是決戰決勝脫貧攻堅之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之年。3月6日,疫情防控形勢剛剛趨穩向好的第一時間,習近平總書記出席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座談會並發表重要講話。在會上,習近平總書記發出號令:到2020年現行標準下的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是黨中央向全國人民作出的鄭重承諾,必須如期實現。

5月21日至23日,電視專題片《決戰脫貧在今朝》播出。這是中央廣播電視總台自2019年年末起,派出多路記者奔赴20個省區40多個貧困村後用鏡頭記錄下的脫貧攻堅最後一年間。通過《最後的硬骨頭》《共同的事業》《一個也不能少》三集,觀眾能看見,中國大地上那些“貧困的最後堡壘”是如何被攻克;更能見證,縱然有疫情帶來的新難題,中國共產黨人一諾千金。

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一個民族都不能少

2020年5月,廣西壯族自治區環江縣退出貧困縣序列,毛南族實現整族脫貧。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一個民族都不能少。

臨夏州、怒江州、涼山州、日喀則……專題片第一集走進的無不是“三區三州”深度貧困地區,回族、傈僳族、彝族、藏族,都是中國的少數民族。這些地方曾因峽谷大山而與世隔絕,但這裡的人民沒有被國家遺忘。鎖定“兩不愁三保障”目標,幹部衝鋒在前,資源配置到位,政策精準匹配,脫貧攻堅戰役中,一個個貧困戶摘帽、貧困村出列。

不過,專題片並非一味展示成果。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康樂縣,是全片第一個案例。康樂縣的脫貧故事怎麽講,某種程度上折射出我們對脫貧攻堅戰抱持何種態度。

片中用“交账本”的方式陳述脫貧實績:2017年以來,康樂縣共投資近1.8億元修建村組道路143條、394公里,讓村村通上了水泥路;投資2.5億元改造危房近1.5萬戶,投資近2.3億元完成易地扶貧搬遷1000多戶,幫這些村民實現安居。

隨後,鏡頭也毫不回避“堵點”。跟隨副縣長馬得祥,觀眾看見了當地引水工程的曲折。按原方案,選取的水源地位於國家級森林保護區,讓百姓喝上水與保護綠水青山出現了矛盾,以致工程遲遲不能上馬。沒能如期完成任務,兩位縣長在全州扶貧工作會議上公開檢討。問責完畢,重新上陣。2019年9月,當地百姓喝上了百裡外的優質飲用水,康樂縣整體摘帽已看到勝利曙光。

成績與難點並存,《決戰脫貧在今朝》開門見山——要決勝脫貧攻堅戰,就必須啃下最難啃的硬骨頭;最後的總攻,就是沒有退路和彈性的硬仗。也恰是秉承這樣真抓實乾的精神,中國能在七年間讓2012年年底9899萬貧困人口減為2019年年底的551萬人。

同心奮鬥完成共同的事業,奔向更加美好新生活

2020年初,驟起的新冠肺炎疫情讓“流動的”中國一度“暫停”。貧困縣的農產品怎麽辦?《決戰脫貧在今朝》忠實記錄下了一場跨越地域的幫扶。

李忠躍是北京新發地農副產品批發市場的“玉米大王”,從大年初二開始,他便遠程指揮海南的種植基地及時采摘,確保每天都有200多噸鮮食玉米通過列車發往北京。與他同在新發地市場的,還有“茄子大王”“西紅柿大王”“蜜瓜大王”等,每個“大王”對口的都是河北、河南、新疆等地的貧困縣。能在疫情最嚴峻時依然確保幫扶暢通,得益於產業扶貧的模式成功。找到適合當地的種植農產品後,“大王”手把手傳教技術,合作社、農戶分頭承包,再包銷到市場,農民致富了,“大王”們的企業也做大了。“公司+合作社+農戶+市場”——多贏幫扶模式,讓脫貧的農戶不再返貧。

專題片裡,撲到一線的扶貧幹部、深入大山的博士、扎根鄉村的企業家、與彝族人民結對的解放軍指戰員,甚至身處沿海發達地區的繁華都市深圳,都投身到扶貧中。一個人到一群人,再到一城人,專項扶貧、產業扶貧、社會扶貧,全國上下正同心奮鬥匯聚在共同的事業中。

片中,彝族的繡娘與專業院校對接,學先進管理經驗,學互聯網技術,學旅遊產品開發,忙得不亦樂乎,曾經困頓的非遺手藝重綻新生。脫貧後依舊不懈怠、不松勁,彝族繡娘正是中國脫貧攻堅戰的美麗縮影——脫貧只是奔向更加美好新生活的新起點,再接再厲繼續奮鬥,能讓日子越過越紅火。

作者:文匯報首席記者 王彥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