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誰是瑞幸的接盤俠?

財務造假,名譽不怎地,為什麽值得買?

全文2407字,閱讀約需5分鐘

文丨楊良

編輯丨楊旭然

本文核心觀點

1.在慘跌之後,瑞幸目前的價值處於相對低估階段;

2.騰訊、螞蟻以及美團等巨頭都有投資或者並購瑞幸的動機;

3.瑞幸的終局極有可能是被收購,但需要等待訴訟處理結束。

瑞幸終於退市了,但這出大戲開始變得更加離奇。

7月3日,瑞幸發布公告稱,由於“罷免陸正耀董事長及董事身份”的議案未能得到三分之二及以上董事的同意,因此陸正耀將繼續擔任該公司董事及董事長。

在數日前,瑞幸曾表示,一項內部調查的結論顯示,大部分董事會成員要求陸正耀辭去董事長以及董事的職務。

不過投票的結果顯示,瑞幸的管理層仍與陸正耀站在同一戰線。陸正耀本人,也絲毫沒有想要退出公司實際管理和操控的意思,仍將這艘觸礁的航船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

與此同時,同為陸正耀實控的神州租車已基本確定將由上汽集團接手。7月2日,上汽集團發布公告稱,其全資子公司上汽香港與神州租車及其子公司簽署《收購要約》。

名氣更大、市場關注度更高的瑞幸咖啡,是否將和神州租車一樣,找到接盤俠?從陸正耀看似反常的堅持中,我們隱約能看到一個肯定的答案。

值得買嗎?

一家財務造假,名譽不怎地的企業,有什麽值得買的?但假若仔細盤點瑞幸的資產,會發現這家企業的確有一些基礎的並購價值。

2019年三季報顯示,瑞幸擁有80億元的總資產,而總負債僅為16億元。假若刨除虛增的22億元收入,那意味著瑞幸仍有42億元的淨資產。

形成對比的是,在瑞幸停牌前的最後一個交易日,股價報收於1.38美元,市值僅剩3.47億美元,約為24億元,從這個角度而言,在慘跌之後,瑞幸的價值已然被低估了。

更為重要的是,瑞幸账面上仍有45億元現金及現金等價物。

按照其7月1日宣布的口徑,瑞幸2019年虛增了21.2億元的收入及13.4億元的成本,那就意味著瑞幸仍有高達37億元的現金儲備,這是相當有價值的資產,更遑論還有幾千家門市的設備等固定資產。

同時,瑞幸共有4507家門市(2019年底數據),這無疑是個極具優勢的線下渠道。財務造假事件,基本沒有影響這些線下門市的日常運營,近期瑞幸甚至還推出了不少新品。

競爭對手方面,兩個月前獲得騰訊數億元投資的Tim Hortons,如今也僅有幾十家門市,且不得不面對位置好的店面都已被瑞幸佔據的事實。

瑞幸經營層面的另一個亮點,則是對供應鏈的整合。與瑞幸合作的所有供應商,都需要將數據與系統和瑞幸對接,哪怕是新夏暉、DHL等物流巨頭,也無一例外,DHL甚至配合瑞幸推出了無紙化配送項目。

瑞幸的咖啡機供應商雪萊,已經開辟了一條獨立的瑞幸生產線。瑞幸對供應鏈的整合能力之強,可見一斑。

巨頭追捧

除了瑞幸本身的“剩餘價值”之外,飲品賽道本就頗受巨頭的青睞。

2016年底,為了讓星巴克接入微信支付,微信為星巴克全球首創了通過社交轉贈禮品卡的互動模式,同時,星巴克小程序加入微信錢包的九宮格,而這樣的資源,之前僅會給到騰訊投資的企業。

2018年,在星巴克宣布與阿里達成新零售戰略全面合作後,騰訊一直試圖投資瑞幸,但最終似乎並未談妥——陸正耀在盤算著自己的“套路”。

之後,騰訊一直在大力推進智慧零售解決方案。

騰訊副總裁、智慧零售負責人林璟驊曾說到:“未來的生意必將是全鏈路的數字化,騰訊將通過數字化工具,為商家帶來實際的業績增長。而實現的首要條件是,商家必須沉澱自有的用戶數字資產。”

與之對應的是,Tim Hortons中國區CEO盧永臣在接受騰訊投資時表示,這筆錢將用於:門市擴張、線上數字化進程、會員體系運營、精準行銷、內部數字化改革等方面。

然而早在2018年9月,瑞幸就與騰訊正式簽署了戰略合作協議。當時,雙方希望在線上連接助力、智慧門市創新、自助點餐與外賣服務、大數據應用四方面展開合作,打造新數字化運營與創新消費體驗。

美團的巨大壓力之下,阿里今年也在不斷發力生活服務業。3月的支付寶合作夥伴大會上,螞蟻金服CEO胡曉明宣布支付寶升將級為數字生活開放平台。在此之前,螞蟻金服已經投資了百勝中國的部分股權。

無論是騰訊的智慧零售戰略,還是螞蟻科技包羅萬象的數字生活平台定位,其本質都是在移動互聯網紅利即將耗盡的情況下,發力線下場景。

作為最具新零售基因的咖啡企業,瑞幸顯然契合巨頭的線下戰略。

騰訊和阿里之外,已被視為互聯網第三極的美團也並非全無想法。

2018年,龍珠資本(美團產業基金)宣布投資喜茶時,龍珠資本創始合夥人朱擁華表示:“喜茶不是傳統餐飲,而是新零售品牌,美團看好整個飲品市場。”

瑞幸終局

很有意思的現象是,瑞幸退市並轉入粉單市場後(Pink Sheet,即非公開市場),瑞幸股價三連漲。在其調查報告發布後,瑞幸在粉單市場的股價曾一度大漲30%。

這也在一定程度上印證了,瑞幸仍有相當一部分有價值資產。美股投資人劉峻榜就明確表示,從清算價值的角度而言,瑞幸目前的價值處於相對低估階段,具備較高的安全邊際。

更重要的是瑞幸仍然存在的品牌價值。作為一個咖啡品牌的瑞幸,其已經被消費者認可和接受。起碼在一線城市,瑞幸部分完成了其品牌願景——“推動咖啡文化在中國的普及和發展”。

不少人在瑞幸喝到了人生中第一杯咖啡,其消費者教育戰略並非一無所獲。

熊貓資本創始合夥人李論曾經說過,瑞幸所產生的問題,並不是品牌作假,或者說商品偽劣,而是管理層和商業策略問題導致的。

“未來或許有一些可能,比如有其他的資本方進來,或者通過並購等方式,把商業基礎和管理這兩者做剝離和替換,這都是有可能的。”

目前,瑞幸在經營層面並沒未受到太大影響,橫亙在資本面前的障礙,可能就是亟待解決的訴訟問題了。

參考資料:

1.《支付戰爭:互聯網最大戰役的落幕》,晚點LatePost

2.《聚焦資產數字化,騰訊智慧零售發布優碼解決方案和.com2.0新業態》,童慧光,億歐

3.《喜茶完成4億元B輪融資,資方為美團旗下龍珠資本》,36氪

4.《熊貓資本李論:依舊看好瑞幸的底層商業邏輯》,王鑫、李萬凌霄,億歐

RECOMMEND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