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雲南蟲谷》等劇集的“超點之亂”,誰該買單?


1905電影網專稿 日前,網絡劇《雲南蟲谷》迎來超前點播大結局。戲中的“三人組”上山下谷險象環生,而戲外的熱鬧也同樣不少:在官方點名、用戶投訴、輿論質疑和平台整頓的多面“夾擊”當中,《雲南蟲谷》坐著“逐集點播”的末班車,見證了“超點”模式的又一次終結與升級。


當然,這輪風波並非因《雲南蟲谷》而起。此前全民向大爆的劇集《掃黑風暴》,讓超前點播的具體操作機制也隨之狠狠“出圈”。其中,最令觀眾們惱火的當屬“逐集解鎖”這一條,有網友乾脆引用劇中情節吐槽:“衝了會員還要花錢超點?還必須一集一集買?這和‘套路貸’有什麽區別?求‘掃黑’!”



上海市消保委和中消協此前先後對各視頻平台在“超前點播”機制中涉嫌侵權的行為予以了點名警示,稱所謂“按順序解鎖觀看”,已涉嫌捆綁銷售,是對消費者選擇權的漠視。儘管部分平台已於第一時間聲明,對在播劇集超點業務進行整改,但從《慶餘年》時買斷大結局的試水到如今各家爆款劇必開“超點”,這種“套路”顯然已在爭議聲中逐漸成為“優愛騰”的穩固營收機制。




為“超點”買單觀眾是否真的心甘情願?這種模式對一部爆劇來說究竟利弊幾何?除了盈利,開通“超點”的平台是否應當承擔起相對的義務與責任? 就上述關鍵問題,我們與購買了“超點”服務的消費者,“超點”劇劇作方、宣傳及影視行業專業律師進行了對話。


01.觀眾“超點”嚴重影響觀劇體驗 曾因此棄劇、看盜版


觀眾小劉和張小姐是兩類極具代表性的觀眾——小劉熱衷追劇,不僅給包括《龍嶺迷窟》《了不起的陳芊芊》《禦賜小仵作》等多部劇集消費過超點,甚至還為了一勞永逸,直接升級成為愛奇藝平台的“VVIP”星鑽會員。



對比之下,張小姐的觀劇心態則十分佛系。《掃黑風暴》突然加開超點時,她也正追得“上頭”:“但我想了想電視上也能看,雖然一天才一集,不過我不太怕被劇透,更新慢點就慢點吧。” 


不過張小姐透露,她身邊也有不少“忍不了”的朋友,“一到時間就把開放的集數全買了,有的還會安利別人一起開點播。”小劉就是有此類“強迫症”的消費者,劇集一旦開通超點,他通常都會立刻購買,因為必須保持自己“追劇的速度和更新完全同步。”追劇風格截然不同,但兩位觀眾在“超點影響觀劇體驗”這一問題上卻達到了高度共識。張小姐直言,很多熱門劇開通超點後,自己都延遲觀看甚至“棄劇”了:“3塊錢一集點播確實不算多,但很多劇真的不值得!以前買過幾次,‘值回票價’的次數太少了,我甚至懷疑很多劇都是卡在超點那集就開始注水。”



小劉雖然能夠接受為自己喜歡的劇掏錢點播,但“逐集解鎖”這一設置,還是讓他在追劇過程中非常惱火:“現在很多劇集預告中幾乎把下一集的看點都透完了,我點播的時候也只想跳著看。而且劇追得多了,有的集數明顯能看出是‘水集’,明知如此我還必須花錢,這很不合理。” 


《掃黑風暴》的超前點播,不僅讓平台被官方點名,還遭受了一撥盜版衝擊。小劉和張小姐身邊都有朋友選擇了“網盤見”,張小姐對此比較理解:“平時也在網盤盜版追過劇,而且這次我身邊追《掃黑風暴》的很多人是第一次聽說超點,一集3塊都快比視頻網站會員還貴了,很多人都不願意。”



小劉也覺得很多平台已經把超點視為了新的“割韭菜”方式:“現在開不開超點完全是平台在把控,什麽劇開超點、什麽時候開超點都沒有說明,觀眾轉向盜版不奇怪。”他認為,如果“超點”模式已經成為定局,那麽消費者能夠期待的只有平台的“優化”:“比如我在愛奇藝買了星鑽會員之後,不知道還有什麽劇集會需要超點的,現在平台制定規則太隨意,應該明確會員能夠得到什麽樣實質的權益。”


02.劇方、宣傳“超點”改變傳統劇集宣發模式 暫未與平台分享盈利


在宣傳小幾的印象中,超點何時開、以何種方式開基本都是由平台根據播出狀況臨時決定:“這一點上,平台比劇方有話語權。”劇集播出之前,各方會根據項目制定詳細的宣發規劃,無論是會員更新與非會員更新都會設計相應的話題點,並在播出過程中隨時進行調整。而一旦平台決定開通超點,宣傳就必須再製訂一套新的方案,小幾表示:“雖然還是會盡可能兼顧所有觀眾(觀劇速度),但大部分時候或者預算有限的情況下,肯定是優先超點用戶和會員的節奏。” 


這種突發狀況可能帶來的後果就是宣發節奏的分裂和熱度的分散:“特別是收官時候的宣傳,會分成好幾撥,超點大結局、會員大結局、非會員大結局,作為宣傳很難去做什麽有效話題。我觀察過一部劇,本來以為它還會再火半個月,結果他們開完超點緊接著就做了收官方宣傳傳,然而微博實時討論上很多觀眾都在抱怨。”此次《掃黑風暴》開通超點掀起的輿論風波,某種程度上也印證了小幾的這一說法。



平台選擇開啟超前點播的項目,通常都有著較好的市場反響。根據此前已有的報導,《慶餘年》《陳情令》《贅婿》等劇集都曾為播出平台帶來巨額回報,收益或以《陳情令》500萬人次、超1.5億的點播金額直接體現,或間接化作平台會員規模的大幅淨增長。 


而截至目前,絕大多數劇方都暫未參與到平台超前點播機制盈利的分成體系中。剛剛跟完某“超點熱門劇”項目的劇方工作人員羅小姐告訴我們,他們與平台關係基本在作品被“買斷”的那一刻就已經大地長征落定。不過據她了解,目前也已經有部分劇方開始尋求與平台“點播”機制分成上的新合作,“但我覺得很難,事實上幾乎所有平台爆款劇帶來的點播收入還遠未填補上他們的虧損。”


03.律師“逐集解鎖”捆綁銷售、強製交易確屬違法 平台不可濫用服務協議


《掃黑風暴》讓視頻網站“超前點播”機制再度被中消協等官方點名,部分平台火速就此做出整改,看似收效顯著。然而早在《慶餘年》陷入風波時,人民日報等媒體也曾直接批評收費平台此舉是“吃相難看”,但在之後部分關於“超前點播”的法律訴訟中,法院卻認可了“超前點播”模式本身存在的合理性。



那麽“超前點播”究竟是否涉及侵權?作為消費者,可以通過法律手段有效維護自己的權益嗎?我們帶著這樣的疑惑向泰和泰(北京)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常晶律師進行了谘詢。從“超點”1.0的買斷大結局,到2.0版的逐集解鎖,再到3.0時代完善分集解鎖,常晶律師認為,當年法院對《慶餘年》超前點播一案的判決已經認定,因為視頻網站VIP會員協議裡有顯著標明付費會員在超前點播時將會額外收費,所以此舉本身並不違法。且因為判決認為超前點播是“商業模式的探索,本身不違反法律規定”,超前點播也有了法律依據作為保障。



但是發展到騰訊視頻超前點播必須按照順序解鎖劇集,即為了看後集,必須付款支付所有的前集費用,就變成了典型的捆綁銷售,屬於侵犯消費者及會員權益的行為。“這本身就違反了我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第九條規定,即消費者享有自主選擇商品或者服務的權利。有權自主決定購買或者不購買任何一種商品、接受或者不接受任何一項服務。”常晶律師解釋。消費者有權決定花多少錢,有權選擇哪一集的超前點播。因此除了“捆綁銷售”,常晶律師認為,“逐集解鎖”還涉嫌“強製交易”,進一步侵犯了消費者的權益。


8月26日,上海市消保委公眾號推送了名為“《掃黑風暴》超前點播捆綁銷售,騰訊視頻漠視消費者選擇權”的微信文章,9月9日,中消協也在官網發文,指出視頻平台VIP服務應依法合規、質價相符,少一些套路、多一些真誠。兩次點名後,騰訊視頻已在劇集《雲南蟲谷》的超前點播中將逐集解鎖調整為分集解鎖,愛奇藝也發聲表示相關功能已在開發中,預計15日前上線。而截至發稿時,優酷平台仍暫未對此作出回應。



常晶律師認為,“分集點播”的推出,標誌著付費模式在歷經多年發展後終於進入成熟階段。同時,視頻平台的服務機制也正站在“十字路口”。 一方面,觀眾付費習慣已經形成,依靠互聯網技術,人們對於工作、生活的差異化需求得到逐步滿足,個性化表達得以實現。服務於需求的產業模式,是應當被包容的。深挖需求,貼合用戶,催生差異化、配適型的個性化服務,並由此探索新的視頻排播方式,本無不妥,有利於影視行業的發展。 


另一方面,商業模式的健康發展和運行也需要建立在遵循商業條款、尊重用戶感受,不違反相關法律規定的基礎之上。視頻平台如果過於忽視用戶感受,“吃相過於難看”,付費收看模式仍有可能無法最終形成,影視生產、發行、觀看各鏈條關係惡化,進而走向另一個極端。



在常晶律師看來,法院在《慶餘年》事件後的判決,和此次中消協等部門發聲為觀眾維權,充分體現了法律對視頻網站和消費者雙方的“公平”。“至少在目前通行做法之下,視頻網站為其推出的超前點播,向付費用戶收取適當費用,並無明顯問題。


考慮到目前會員的有效期最長只有一年時間,如果對相關網站的做法感到無法接受,在會員資格到期之後,消費者可以不再續費。再退一步講,視頻網站目前提供的視頻觀看服務,涉及超前點播的還是有限的幾部熱播劇,因此不應該無限放大超前點播模式對整體的會員權益的影響程度。”常晶律師認為,對於視頻網站通過商業模式創新,更好地協助用戶優化配置時間資源,大家總體上應該持有寬容態度。



但她同樣充分理解消費者對於未來可能繼續出現的“霸王條款”的擔心。對此,她給出了法律層面的幾點建議: 


一、作為視頻觀看的服務提供方,要獲得用戶的信任,最好的策略是明確用戶權益,避免爭議; 


二、不要幻想能夠通過服務協議中的“單方面保留變更合約的權利”,使得自己高枕無憂,為所欲為。這一條款實際上並不能確保視頻網站的單方面行為都獲得正當性,不被司法審查所否定; 


三、視頻網站在針對付費用戶再次推出收費項目的時候,需要認真研判:這真的是一個額外的,有價值的服務嗎?它真的不能也不應該涵括在先前的權益範圍之內,以至於可以再次向用戶收費嗎? 


四、所有涉及用戶權益的範圍,以及需要再次收費的服務項目,一定要以清晰明白的方式告知提醒用戶,讓用戶基於充分了解的信息,自行判斷相應的會員服務究竟值不值得繼續購買。否則會被法院在審查中以未履行必要的提醒與通知義務而視為未訂入合約之中。”


常晶律師表示,良性的運營模式給視頻網站帶來的不僅僅是盈利,也能夠幫助平台把握觀眾的喜好和市場的風向,觀眾的付費意願與劇集的口碑質量掛鉤,內容優質的劇集也得以不斷湧現,這對於影視內容生產來說是一次升級與機遇。未來,視頻網站應該更多在這一層面進行深耕,帶動整個行業更好發展。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