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53歲三浦知良的鞠躬,日本校園足球的可怕之處

第98屆日本高中足球選手權大會決賽,昨天下午結束了較量。一場高中足球聯賽決賽,如果放在中國足壇,它可能一文不值或無人問津,但在日本國內所引發的關注,卻是震蕩級。

比賽地點被放在埼玉2002世界杯球場進行,亞洲最大的專業足球場,現場湧入了超過5.6萬人觀戰。5.6萬人是什麽概念?放在中超,它基本可以拿到單場上座率之王的頭銜了。日本全民對於校園足球的重視,以及日本校園足球文化的培育,刷新著我們的認知,也讓我們相形見絀。

每年的高中聯賽,全日本有超過4000支高中足球從各自的都道府縣開始競爭,最終有48支球隊進入全國大賽。全國大賽采取單場淘汰製,異常殘酷的賽製,也締造了空前盛況。層層選拔,選出的自然是精英中的精英。

昨天的決賽交戰雙方是來自靜岡縣的靜岡學園和衛冕冠軍青森山田。比賽的進程,完全對得起5.6萬名球迷現場觀戰的盛況。上半場前30分鐘,靜岡學園就兩球落後,但在逆境之下卻爆發了小宇宙,半場結束前扳回一城,下半場再入兩球,最終實現了大逆轉,時隔24年再次奪冠。

靜岡學園奪冠的話題迅速登上了日本地區的推特熱搜。從實時的熱搜榜來看。前五名的熱搜中,有三個熱搜話題都是與這場比賽有關,分別排名熱搜的第一,第三和第五。

這不禁讓我想到日本另外一項校園賽事---箱根驛傳,看似枯燥、乏味的高校長跑接力賽,卻被日本人發展成一場關於青春與熱血的狂歡。身處其中,你很難不為之動容。

而反觀我們的社交媒體熱搜:某某男星被拍到跟某某女星同框、某某明星承認戀情、某某主播掙多少錢......這讓我又一次無法不提及那個觀點:中國足球只是社會的一面縮影。

其實,只要對於日本足球稍有研究的人便了解,靜岡是日本足球的聖地,《足球小將》中虛構的南葛市便位於靜岡縣。從靜岡縣走出來的日本球星:中山雅史、川口能活、小野伸二、內田篤人、長谷部誠等等,都是日本足壇響當當的人物。而對於靜岡縣的靜岡學園而言,他們更是有著絕對值得驕傲的歷史沉澱:還有一個月就將53歲的日本足壇“活化石”三浦知良,是這座學校的名片。

三浦知良出生於靜岡縣靜岡市,高中時曾就讀於靜岡學園。只不過1982年12月,三浦知良從靜岡學園中途退學,獨自前往巴西深造,並就此走上了職業足球的道路。這一踢就是將近40年。

過去的2019賽季,橫濱FC時隔13年闖入J1聯賽。52歲的三浦知良在末輪第87分鐘替補登場,和球隊一道見證了升級時刻。雖然已過半百,但三浦知良絲毫沒有要停下的意思,他是日本足球乃至整個世界足壇的奇跡,打破著人們對於職業球員身體機能的認知。

“我會踢到自己死去為止”,這是三浦知良對於足球的誓言。清淡的飲食、規律的作息、每天堅持兩小時訓練量,三十年如一日的自律,讓三浦知良不斷書寫著不可思議的傳奇。

去年12月31日,靜岡學園6-0大勝岡山學芸館,三浦知良親臨現場觀戰。賽後,三浦知良來到靜岡學園的更衣室,看望這批後生。

剛一進門,便是讓人出人意料的一幕:53歲的三浦知良,向這幫16、7歲的孩子深深鞠了一躬,並且馬上摘掉了墨鏡,而得到此般厚待的靜岡學園隊員們,紛紛起身給前輩回敬了鞠躬。而後,三浦知良又與每一位小隊員握手致意。

唯有這樣的畫面,才能讓我們深刻感知“榜樣的力量”這幾個字的內涵。而三浦知良這樣一位傳奇,他為人的謙卑和對待事業的野心,也不禁讓我想起一些往事。

筆者四年前曾跟隨江蘇蘇寧隊前往東京採訪亞冠聯賽,所見所聞刷新著對於日本足球乃至整個日本社會的理解。

踏上日本國土,確實看到了很多在國內看得比較少的現象:地鐵裡沒有人大聲喧嘩,很多人在讀書;當國內紙媒江河日下的背景下,他們的國民依舊熱愛讀報,《讀賣新聞》《朝日新聞》依舊有巨大的發行量,這裡的小朋友也喜歡玩平板電腦,但玩的是與音樂相結合的遊戲,彈奏著《菊次郎的夏天》和《卡農》。

他們留給你的第一印象絕對非常好:身邊每一個民眾都會禮貌彬彬鞠躬示意,那種謙卑感甚至會讓你覺得過意不去。但是,謙卑的背後呢?

其實他們也擅長“盤外招”。亞足聯有規定,比賽場地與客隊球隊下榻酒店距離不能超過14公里,而蘇寧的“待遇”恰恰就是14公里,而且被安排的訓練場地,無法提供夜場燈光,甚至連球門也沒有。比賽場地的文字記者席,那些視野最佳的位置都貼了標簽“日本專用”,而留給中國記者的位置要麽最前排要麽最後排。

在路上,你幾乎看不到德國大眾系和美國通用、福特系,市場早已被豐田、本田、尼桑、馬自達所包圍。但是,東京fc在主場演唱的隊歌竟然是《you will never walk alone》,利物浦隊歌。

你無法用單一的人格去定義他們。他們有表面上的謙卑,同樣也有骨子裡的傲慢。他們也會崇洋,但似乎只會挑最優秀的東西去學習。

讓我印象深刻的還有東京FC的主教練城福浩。有中國記者問了他一個問題:“現在中國聯賽財力雄厚,在這樣的背景下,您覺得中國足球還要向日本足球學習什麽?”

城福浩這樣回答的,“首先,我覺得我對這個問題沒有太多發言權。但既然您提問了,所以我就有義務回答。我覺得投入的增加對於中國聯賽是一件好事,它能增強球隊整體實力,中日球隊各有特點應該互相學習。總言之,有錢,不是一件好事。”

非常體面,非常禮貌,滴水不漏。但其實,就在終場前一分鐘,城福浩還因為特謝拉被換下時故意拖延時間而出言不遜,兩人差點大打出手。

滿口謙卑,滿懷野心,菊與刀是對這個民族最好的定義。我無法輕易下結論它是完全的好或是片面的壞,但這的確是城福浩的樣子,是三浦知良的樣子,是整個日本足球的樣子。也許,從高中聯賽開始,這樣的價值觀便烙印到每一個球員的骨子裡。

帶著熱血和征服的欲望,以勤勉謙遜的態度去學習和提升,這是屬於日本孩子的足球路徑。而我們呢?

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熱血哥captain”,與熱血哥一起聊足球聊人生。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