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賈元春省親暴露四個弱點,令皇帝厭棄,把鳳藻宮變成“冷宮”

秦可卿死後托夢告訴王熙鳳,賈家不久還有一場“鮮花著錦烈火烹油”的盛事,說的就是賈元春晉封賢德妃。

賈元春出場不多,人物性格各方面描寫也有點模糊。但從她有限的出場,依然能看出此人格局不大,視野狹窄,而且她在皇宮根本不得聖寵。

之前解讀過賈元春晉升賢德妃,是皇帝迫於秦可卿葬禮上,北靜王為首的四王八公違法出席,公然結黨的壓力,不得已的安撫手段。並不是賈元春得寵才獲得晉封。

從賈元春的人物性格特點總結來看,會發現賈元春不得寵是有道理的。她不得寵,主要是做錯了幾件事,令皇帝厭棄。

一,賈元春不得寵,常常自怨自艾。

(第十八回)半日,賈妃方忍悲強笑,安慰賈母、王夫人道:“當日既送我到那不得見人的去處,好容易今日回家娘兒們一會,不說說笑笑,反倒哭起來。一會子我去了,又不知多早晚才來!”說到這句,不覺又哽咽起來。

賈元春省親回家,是她人生最高光時刻。可她一晚上功夫,接連哭了六場,除了讓長輩心中不安,起不到任何作用。

她回家尚且如此,可知在宮中的日常表現更不堪。真不知道她的鳳藻宮是她的容易之地,還是她的“冷宮”。這種情緒化的女子,皇帝不會喜歡。

二,賈元春對進宮有怨懟。

她說“當日既送我到那不得見人的去處”,將皇宮當成“不得見人的去處”,豈不就是暗示“冷宮”一般?如此說話本就對皇帝不敬,更體現出對家族的怨懟。

身為官宦世家女子,聯姻本是宿命。她對賈家有怨言是人之常情。但木已成舟,多說無益。她成功晉封貴妃,有什麽不能“一笑泯恩仇”?不依不饒,心存怨懟,難道家族真是害了她麽!

不以大局為重,都是別人對不起她的女子,德不配位必有災殃。皇帝很容易看透她,也不會喜歡。

三,賈元春心眼很小。

趙姨娘被王夫人厭棄,賈元春也不喜歡她。固然有趙姨娘“著三不著兩”的責任。但為人子女不以長輩恩怨為重。賈寶玉就從來不對趙姨娘厭惡,反而多有尊敬。

可是賈元春省親回家,不但趙姨娘不見,賈環也被“生病”,避而不見,連賈寶玉的小兒心胸也沒有。

省親後送出燈謎,賈環猜錯了沒有安慰獎不說,賈環的謎語她也不猜。到端午節賜節禮,也沒有賈環的禮物。

從賈元春對賈環的態度,可知道她是個錙銖必較,心胸狹窄的女人。

這樣的心胸,如果嫁為普通人家,回家省親由著性子,表達喜惡無可厚非。但身為貴妃上位者就不合適。

身為上位者,要有上位者的心胸,懂得“萬事不縈於心”,哪怕裝也要裝出包容大氣的樣子。

從賈元春對待賈環、趙姨娘的錙銖必較,可知她在皇宮中,對待太監宮女一定也寬容不到哪裡去。

看她晉封時,來賈家傳旨的六宮都太監夏守忠,連一句話都懶得和賈家說。茶不喝,消息不透露。給賈母等嚇得坐立不安,可知夏太監對賈元春極不恭敬,也不巴結。

看賈元春為人,不排除早得罪了這后宮總管。

四,賈元春沒有大局觀。

賈元春最要命的是沒有大局觀。從省親哭訴,對家族有怨懟,苛待賈環就能看出。

最要命的是,她不能擺正自己的位置。不知道自己背負家族眾望的責任。

賈元春是皇帝妃子,也是賈家與皇帝之間的橋梁。一朝天子一朝臣,元春應該拉著賈家去效忠皇帝。畢竟皇帝也算賈家的“女婿”。

可是賈家的所作所為,完全背道而馳。四王八公是太上皇老臣。太上皇和皇帝兩代皇帝並存,“雙懸日月照乾坤”本就特別敏感,讓臣子的立場左右為難。

然而,北靜王不得聖旨違法出席秦可卿葬禮,明顯對皇帝多有不敬。賈家卻與他過從甚密,越來越親近。

這也罷了。最要命的是當太上皇一下旨妃嬪可以省親時(注意:皇帝的提議是每個月逢二六日進宮探視),賈家就歡呼踴躍,積極響應。他們將皇帝放於何處?皇帝又會如何想,如何看待賈家?如何看待夾在中間的賈元春?問題是賈元春對此毫無作為。

賈元春若有大局觀,勢必要阻止賈家修建大觀園操辦省親,拉著賈家堅定的站在皇帝一方。

她可以拉近賈家與皇帝關係,與太上皇適當保持距離。她有能力阻止賈家背離皇帝一錯再錯,更是唯一能將賈家從抄家的萬劫不複中拯救出來的人。可她什麽也沒做,只在省親的時候說了句“太靡費鋪張了”。“事後諸葛亮”又有什麽用?

賈元春做錯這四件事,豈有不受皇帝厭棄?還談什麽寵愛?做人不行,做貴妃德不配位,這樣的賈元春在后宮,沒有皇帝寵愛,不得奴才人心,她的鳳藻宮豈不是與“冷宮”一般無二?難怪她回家省親時委屈的一哭再哭。

文|君箋雅侃紅樓

本文資料重點引自:

《周汝昌校訂批點本石頭記》80回本 ;

《紅樓夢》程乙本·啟功校訂;

《紅樓夢》繪全本·清·孫溫 。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