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徐小躍:為450萬冊古籍編“身份證”

你知道,江蘇一共有多少部古籍,它們分別珍藏在哪,是殘缺的,還是完好的?想要回答這個問題,很難。江蘇藏書浩瀚,各大藏書部門所藏古籍各有特點,沒有摸家底,無法說清。而恰恰,《江蘇文庫·書目編》要解決的,便是這個難題。對於書目編,《江蘇文庫》書目編主編、南京圖書館原館長徐小躍認為,它是一個最大的導航。徐小躍對現代快報記者介紹說,這11年來,他們對全省公藏部門進行了“摸底”,共有25萬條數據、450萬冊線裝古籍;所有普查到的古籍都會收入書目編。

胡玉梅 阿里亞 |文 牛華新 |攝

__1

12月3日,江蘇文脈整理與研究工程首批成果正式發布。作為首批成果,《江蘇文庫》出版的86冊書籍悉數亮相。

“江蘇文脈整理與研究工程”是江蘇建設文化強省的重要學術工程,計劃10年出版3000冊《江蘇文庫》。《江蘇文庫》由鳳凰出版傳媒集團出版,分為《書目編》《文獻編》《精華編》《方志編》《史料編》《研究編》6編。這次亮相的首批86冊成果,包括文獻編38冊、精華編11冊、史料編5冊、方志編27冊、研究編5冊。書目編一共20冊,包含了江蘇現存的所有古籍、收藏狀況等。由於目前還在最後的整理核對階段,暫時還沒有出版,預計明年可出成果。

說起書目編,徐小躍充滿自豪,他說,書目是學術研究的基礎,通過整理江蘇現存古籍研究江蘇古代文明。

“如果說學術研究是進入深山尋寶,那麽書目就是進山的路。”南京圖書館作為省級龍頭館領銜編輯書目編,就是為學者在書山上架起一條條大路小路,讓學者能理清某一個門類的學術框架和資料體系,以及在浩如煙海的書籍當中找到自己需要的資料,由此可見,書目編的意義重大。

徐小躍介紹說,《江蘇文庫·書目編》是按經、史、子、集、叢來進行分類收集與整理的。為了書目編的整理工作,南圖做了大量的工作,包括書目編的邏輯、架構等,都需要科學規劃。

__2

要出版《江蘇文庫·書目編》,就要先回答:江蘇有多少古籍,它們分別藏在哪,有“身份證”嗎?

徐小躍說,書目編是一個非常浩大、繁雜,又非常專業、細致的活兒。為了書目編,從2007年開始,他們就動員江蘇所有公藏部門,都對古籍進行了一次“地毯式”的摸底。

“就像人口普查一樣,圖書館、博物館、高校、宗教寺廟,只要可能收藏古籍的部門,幾乎不錯過。如此細致的普查,在江蘇也是第一次,我們做了一件前無古人的事。”徐小躍說,為了普查工作,他們先後召開多次普查培訓工作,全省一共有200多人前後參與其中,也因此匯聚、培養了一大批人才 ,推動了學術研究。

如果普查部門人手不夠,南圖還派員實地增援。因此,10多年下來,南圖工作人員的足跡遍布全省。“這麽多年下來,我們的工作人員前往過全省13個地級市,跑過古籍收藏部門近百家,涉及公共圖書館、博物館、高校、中學、宗教寺廟、黨校系統、社科院、中科院地理所等,還曾去過一位私人收藏家處。”徐小躍介紹說。

普查的結果,通過兩條路徑匯總,一部分通過可移動文物系統傳至文物部門,另一部分傳至省古籍保護中心。目前傳至省古籍保護中心的數據包括:61家部門,25萬條數據。一條數據對應一部古籍。也就是說有25萬部古籍。

“通過普查,我們知道,全省有25萬條數據,450萬冊線裝古籍(1912年之前的古籍)。而且,全省的古籍數據也都有了一個普查編號,每一部都是唯一的。這相當於,每一部古籍都有了自己的‘身份證’。”徐小躍說,通過書目編的編修,全省的古籍家底摸得更清楚了。

而收到的書目,還要一一校對、提煉和歸納。“目前,書目的收集已經完成99%了,在打最後的攻堅戰。”

__3

“我覺得,《江蘇文庫·書目編》的意義在於廣、全、真、實。”徐小躍說,所謂廣,在於通過普查,他們發現了許多此前認為已經“佚失”的古籍。比如:明清之際的南京藏書家丁雄飛的《霜舲日記》《琴鶴鄉剩史》,此前認為已經“佚失”,這次在無錫圖書館被普查到。“丁雄飛是一個藏書家,打破了個人藏書秘不示人的舊思想,與藏書家黃虞稷訂立《古歡社約》互訪、互抄、互讀所藏古籍。所以,有關他的著作被發現,非常重要。”

全則在於書目編收錄的“全面”,把普查到的現存的古籍全面收錄其中,如果有發現還會進行增補。比如,他們在徐州市圖書館新發現了一部宋刻本朱熹的《四書章句集注》,這部書字體端莊,紙張細潤,墨色清純,一派宋版書天氣。同時,還新發現了南京圖書館的《龍川略志》六卷《別志》四卷,不但是宋刻本,而且是珍貴的孤本……這些新發現,都會收錄其中。

真和實則是對過去有目無書和有書無目的情況進行糾正。所謂有目無書,是指能看到書目,但是書在哪裡不清楚;而有書無目,則是有些古籍被確知存世,但是編目錄而不被人所知。“書目編,收錄的,不僅有書目,還注明藏書部門、藏書現狀等,是完全可以對號入座的。”而且,還會對一些著錄錯誤進行糾正,比如《桂海虞衡志》,以前僅著錄為明抄本,現在發現還是四庫底本……

“可以說,書目編是提供現存的江蘇古籍最全面、最真實、最客觀的一次展現。”徐小躍說。

| 對話 |

花三五十年

把南圖的古籍數字化

讀品:《江蘇文庫·書目編》收錄的標準是什麽?

徐小躍:1912年之前的、江蘇各收藏部門的所有普查到的古籍,都收錄其中。因為書目編是基礎工作,所以,非常細致、全面。也就是說,不管各家收藏的有沒有重合,都會收錄其中。

讀品:書目編是學術研究的基礎,這意味著,以後有誰要研究江蘇文化,《江蘇文庫·書目編》是繞不過去的一座大山。

徐小躍:確實如此,書目編對研究江蘇的藏書文化有極高價值。江蘇省現存古籍,很多來自浙江的八千卷樓、常熟的鐵琴銅劍樓、榮德生的大公圖書館、張謇創辦的南通圖書館……書籍是文化的載體,這些古籍承載的就是江蘇的優秀傳統文化,我們應該發掘它們的價值,讓更多的學者了解和研究它們,服務社會。

讀品:江蘇對所有公藏部門的古籍進行了11年的普查,參與人員一共有多少?

徐小躍:11年來,全省前後參加培訓的人員我們沒有做過詳細統計。就我們了解的,全省應該有200多人前後參與其中。目前所知,全省有135家部門收藏古籍。

讀品:我們的工作人員都跑了全省多少家收藏部門?

徐小躍:我們前往過全省13個地級市,古籍收藏部門有近百家,涉及公共圖書館、博物館、高校、中學、宗教機構、黨校系統、社科院、中科院地理所等。在這裡我呼籲,對私人收藏的古籍也進行一次普查。

讀品:有哪些新發現?

徐小躍:新發現非常多。在徐州市圖書館,我們發現了一部宋刻本朱熹的《四書章句集注》。這部書的印紙是由三層薄紙粘裱在一起之後才行刷印的,由於紙薄,刷印時透墨,使第二層、第三層也透印出字跡。這種以三層薄紙粘裱在一起再行刷印的書頁,過去在宋版書中沒見過。這部書之前在各大書目中都沒有看到過,屬於“有書無目”。

我們南圖購藏的宋本《龍川略志》六卷《別志》四卷,原為蘇州望族顧氏過雲樓所藏。《龍川略志》和《別志》在長期流傳過程中產生了多種不同的版本。南圖珍藏的是宋刊宋印本,相當珍貴,入選了國家珍貴古籍名錄。

此外,通過普查,我們還發現江蘇省委黨校藏有大量古籍(近3000部35000余冊),其中有一部元刻本,《附釋音禮記注疏》六十三卷,雖然是殘本,也很不易。黨校還發現了淮安籍人秦煥的稿本《劍虹居集》和《劍虹居遺墨》;太倉人王祖畬和王保慧的稿本等。

讀品:哪些是過去認為丟失的,現在找到的。

徐小躍:明清之際的南京人丁雄飛,此人是個藏書家,他打破了個人藏書秘不示人的舊思想,與另一藏書家黃虞稷訂立《古歡社約》互訪、互抄、互讀所藏古籍。其所著甚多,如《霜舲日記》《琴鶴鄉剩史》等,在《江蘇藝文誌》中均注明為“佚”,但現在發現在無錫圖書館收藏。

讀品:哪些原本是錯誤資訊,現在糾正的?

徐小躍:這個太多了,既有作者著錄錯的,也有版本著錄出錯的。比如《靈岩寺宋賢題詩題名集拓》的作者是李迪而不是李侃,這次進行了糾正。

讀品:眾多的古籍收藏部門中,南圖收藏的古籍屬於海量。

徐小躍:我們要通過三五十年的努力,把我們南京圖書館一百多萬部古籍全部數字化,這也是對歷史的交代。

徐小躍

《江蘇文庫·書目編》主編,南京圖書館原館長,南京大學中華文化研究院副院長,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博士生導師,首批國家高層次人才特殊支持計劃暨“萬人計劃”哲學社會科學領軍人才,中央“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和建設工程”首席專家。

編輯 | 菜虎

? Copyright

原創作品 | 轉載請聯繫授權 | 歡迎分享

讀書需要安靜 也需要分享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