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王天陽:螞蟻金服挑戰惡龍,它的美國同行卻選擇加入惡龍

【文/觀察者網專欄作者 王天陽】

大家好,歡迎來到金融評書“白話金融危機史”。

最近一段時間,國際國內金融市場上發生了很多的變化,美元在走弱,黃金在突破;美股繼續疫情中夢幻般的牛市,中國也假裝經歷了一個牛市;曾經的市場寵兒樂視和瑞幸退市了,曾經的市場棄兒柯達居然一飛衝天了;特斯拉已經連續四季度盈利輕輕敲響了標普500股指的大門,螞蟻金服高調官方宣傳上市又一批億萬富豪即將閃亮登場。

在這個本該屬於樂隊的夏天,那些絢麗的野風映著月光,那些囂張的火熱就著冰涼。

在大家熱議螞蟻金服造富神話的時候,我想和大家分享一個很多人可能沒有注意到的一個新聞。美國的數字支付平台Square獲得了美國聯邦存款保險公司(FDIC)的批準,將會華麗麗的轉身成為一個銀行。

大家可能還不太熟悉Square。簡單的說,Square和螞蟻金服一樣都可以稱為是一類新型的金融科技創新公司,叫做Challenger Bank,也就是挑戰者銀行。這些公司很多原本並不是銀行,但通過創新的產品和服務,攜“新技術,低收費”一招鮮吃遍天,從雲端裡和觸屏中伸出一隻隻小鏟子,挖到了傳統銀行的牆角。

在中國,馬老闆2008年的宣言12年過後音猶在耳,“如果銀行不改變,我們就改變銀行”。當年的“狂言妄語”如今已是綠樹成蔭。從支付寶餘額寶到借唄花唄,從微信紅包到京東收據,再沒有傳統銀行大咖敢小覷這些從無到有又迎風長大的挑戰者們。馬雲顛覆銀行的誓言不僅被時間所證明,而且中國的移動支付類消費金融甚至可以說是獨步天下。

中國的故事已經為大家所熟知,美國這邊的情況卻有點尷尬。雖然美國很早就有Paypal這樣的金融創新,現在大多數的商家也接受Apple Pay和Google Pay,但是美國的手機支付並不流行,搞得很多國內來的朋友都大感不便。很多人都想過這裡面的原因,其中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路徑依賴。在信用卡並不普及的中國,10年前的大多數支付仰賴的還是攜帶不便的現金,手機的支付形式帶來了巨大的便利。而作為起源地的美國,信用卡從20世紀50年代初Dinner Club的會員卡雛形開始已經深耕了近70年幾代人的時間,早已深入人心。從刷卡到掏出手機點開App掃二維碼的便利升級並不明顯,很大程度上製約了手機支付在美國的發展。

雖然手機支付並沒有集中美國消費者的痛點,但不代表這裡沒有痛點。恰恰相反,在傳統銀行根深蒂固的美國市場,還有很多沒有被悉心照顧到的隱秘的角落。我們今天的主角Square就發現了一個這樣的角落。雖然在美國刷卡是個非常簡單的動作,但傳統上只有比較有規模的商家才會接受信用卡,而且要借助於體積比較大動輒上百美元的Pos機。大多數的小公司或者個體戶還是只能依賴現金或支票來進行支付,很不方便。

哪裡有痛點,哪裡就有商機。前面提到信用卡的雛形是Dinner Club的會員卡。在那之前美國也是要現金或者支票支付的。1949年的一天,商人Frank McNamara在紐約高級餐廳請客卻沒發現錢包在另一身西服上,結果就尷尬了,不得已夫人帶著現金趕來救場。大為不滿的Frank於是痛定思痛,連同律師朋友在1950年創立Dinner Club的會員卡,持卡人可以先用會員卡結账,在月底集中支付,此後又有美國銀行進一步創新允許延遲支付,從而開創了信用卡的時代。

Square開始於一個非常類似的故事。創始人Jack Dorsey是大名鼎鼎的Twitter的聯合創始人。他有一個好朋友Jim McKelvey平時給IBM工作,業餘愛好自己吹製玻璃器皿。2009年的某一天,有人要花2000美元來買Jim做的手工,但是Jim卻沒辦法接受信用卡,於是就尷尬了,只能眼睜睜看著買家走了。痛定思痛,Jack和Jim兩個人創建了Square,名字就是他們發明的那個可以插在iPhone 耳機孔裡的正正方方的迷你讀卡器。

所以往手機上插個東西就能刷卡,就是從Square開始的。Square做出了不到10美元,甚至免費贈送的輕巧又迷你的讀卡器,只要插在手機或iPad上就可以直接使用。買家只需輕輕一刷,賣家的移動端上就完成了交易,收據就是電子郵件。

這樣的讀卡器對小商家而言,門檻極低,費用也低。Square刷卡的交易費為每筆交易額的2.75%,低於一般信用卡的3%的手續費。從2009年成立以來,Square迅速佔領市場,並於2015年11月在紐約證交所上市,並且在股價上表現還算優異。

說的這麽開心,那這麽牛的公司,怎麽突然想變成銀行了呢?這就要說到,Square的盈利模式了。Square做的本質上還只是一個渠道,無論消費者是在精巧的迷你刷卡器上還是在傳統傻大憨粗的Pos機上刷卡,都離不開信用卡和信用卡背後的銀行,大部分的手續費也都交給了銀行。和餘額寶或者微信紅包想做的一樣,Square希望客戶的錢能沉澱在自己的账號上。有了沉澱下來的錢,Square就不只是仰人鼻息的渠道,而更像是一個能吸儲的銀行了。

Square可不是拍腦袋突然想做一個銀行的。早在2010年11月,Square就上線了非常像微信支付或者支付寶錢包一樣的Square Wallet,也是綁定銀行卡,轉账,然後二維碼支付,企圖繞過信用卡公司,挑戰銀行。想法雖好, 產品也沒問題,甚至2012年還拉來了星巴克的CEO舒爾茨進入董事會月台並和星巴克深入合作,怎奈地利人和都抵不過天時不濟,Square錢包在2014年不得不全面下線,關門大吉。沒有說服消費者繞過信用卡綁定銀行卡的Square,在關閉Square錢包後,很快和支付寶一起驚愕的看到了微信搶紅包的玩法,可惜為時已晚,而且紅包這麽本土化的玩法恐怕也無法移植。

Square此外還開展了類似支付寶C2C直接支付的Square Cash,幫中小企業發放工資的Square Payroll等一系列產品,甚至利用Twitter共同創始人的便利優勢把Square嵌入了Twitter,也和Facebook、Apple深入合作。但是一直以來的困惑還是缺乏一個穩定豐厚的盈利模式,雖然流水很大,但是2019年以前其實一直是在賠本賺吆喝。

Square其實代表了挑戰者銀行共同面對的一個巨大挑戰,用融資來的錢挖了地主老財家的牆角,但是為了實現盈利,卻開始想把自己變成一個銀行。為了成為一個銀行好吸收存款,總部位於舊金山的Square在2017年9月就向監管機構和美國聯邦存款保險公司(FDIC)申請了銀行牌照,但是爭議太大,又不得不在2018年撤回了申請。

2020年疫情直接威脅了小微企業的支付量,為Square的發展帶來了大量的不確定性,第一季度的財報大幅度低於預期,所以這次卷土重來拿到銀行牌照Square是志在必得。通過拿到的Industrial Loan Charter,也就是產業貸款執照,Square將會以類似商業銀行的模式運營,今後可以像消費者提供信用卡和貸款等傳統銀行的金融服務。

Square拿到的是FDIC十多年來的第一個“點頭”,13年前同樣闖關卻失敗的勇士叫做沃爾瑪。按照FDIC的要求,必須在拿到執照後12個月內成立銀行,而Square還有最後一關要闖,那就是猶他州的金融監管機構的審批。一旦成行,我們將會見到第一家挑戰者銀行自己變成了銀行。這會是下一個打倒惡龍後自己變成了惡龍的故事嗎,我們拭目以待。

我們今天聊的Square還只是挑戰者銀行的一個代表,而挑戰者銀行也還只是金融科技的一個代表。我最近一直關注金融科技,這裡面風起雲湧,一定有元氣滿滿的明日之子。如果大家感興趣,我們就一一道來。

最後多說一句閑話,如果有朋友喜歡看美劇Billions,在億萬最新的一季裡,在富可敵國後,市場上呼風喚雨的對衝基金大佬Bobby Axelrod也是挖空心思想把自己變成一個銀行,這就更有趣了。

感謝關注金融評書“白話金融危機史“,祝大家安好,我們下次再聊。

本文系觀察者網獨家稿件,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平台觀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關注觀察者網微信guanchacn,每日閱讀趣味文章。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