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非常魔幻的中國2020年二次元遊戲市場年度盤點

  ​​題圖 / 原神本文由ACGx原創,轉載請注明出處。

  對於中國遊戲產業來說,2020年顯然是一個極其“魔幻”的年份。

  一方面,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下,全球文化娛樂市場都正經歷前所未有的大變局;而另一方面,政策的扶持、新技術的發展、行業版權意識的加強、玩家對遊戲品質要求的不斷提高,都讓中國遊戲市場獲得了新的發展機遇。

  根據《2020年中國遊戲產業報告》給出的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遊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2786.87億元,比2019年增加了478.1億元,同比增長20.71%。其中,收入排名前100的移動遊戲產品中,“卡通動漫風格”在數量上佔據了65%的比例,並帶來了47.18%的收入,二次元極其相關遊戲產品的發展潛力顯然已經不能小覷。

  本文是ACGx連續第4年推出的二次元遊戲市場年度盤點。由於不同的廠商、媒體和個人對二次元遊戲的定義都有所差異,按照慣例,ACGx首先將簡要回顧二次元遊戲產品的收錄規則:

  1.在遊戲業界以及玩家群體中都公認是二次元遊戲的。

  2.改編自日本、中國動漫IP,或者中國網文IP曾進行了動畫、漫畫的開發,並與遊戲進行了聯動的。

  3.在遊戲運營方面高度貼近二次元玩家群體的。

  4.曾進入App Store暢銷榜(遊戲類目)前500名,且截止2020年12月31日仍未下架的。

  基於以上四點規則,ACGx收集到了153款活躍於2019年中國遊戲市場的二次元遊戲,這一數字與2019年的數據相比增加了21款,整個二次元遊戲市場依然擁有強勁的發展動力。

  (注:文中數據由ACGx通過公開的資料進行長期整理,可能存在一定誤差)

  精細化:二次元遊戲的發展方向

  在這153款二次元遊戲中,有相當一部分都是已經在市場裡運營多年的遊戲產品。無論是改編自知名動漫IP,還是遊戲廠商自研,亦或是主打細分垂直市場,長線、精品化運營顯然已經成為了二次元遊戲的基本特徵或者發展目標。

  比如騰訊遊戲發行的《火影忍者》《聖鬥士星矢》《龍珠激鬥》,就是改編自日本人氣動漫IP,並已經成功運營數年的二次元遊戲;

  而像B站遊戲引進代理的《Fate/Grand Order》《碧藍航線》《BanG Dream! 少女樂團派對!》等遊戲,雖然其遊戲IP和內容都會顯得更為垂直,但是按照二次元核心玩家的需求進行推出相應的遊戲產品,同樣可以達成精品化、長線化的發展需求。

  正是在這樣的市場大環境下,更為細分的遊戲題材,就成為了近些年二次元遊戲市場呈現出來的新特徵。

  比較典型的案例是,在2017年《戀與製作人》成功驗證了女性向戀愛經營類遊戲的市場潛力後,在遊戲內容層面強調差異化,自然會是類似題材新遊的很好切入點。所以,我們在2020年能看到米哈遊推出了以“律政戀愛”為特色的《未定事件簿》,網易遊戲基於“平行時空”概念研發的《時空中的繪旅人》,華清飛揚將“穿越瑪麗蘇”為遊戲故事核心推出的《掌門太忙》,大有一種要將這類題材的遊戲玩出“新花樣”的發展態勢。

  除了女性向遊戲之外,二次元遊戲市場最常見的“擬人”題材,也在2020年同樣呈現出了越來越細分的狀況。

  網易遊戲研發運營的《幻書啟世錄》,就是一款將《神曲》《歌劇魅影》《量子論》《弗蘭肯斯坦》《百草綱目》《人間詞話》《蘭亭集序》等來自世界各地名著擬人化的二次元遊戲;遊族網絡推出的《山海鏡花》,將《山海經》作為遊戲藍本,把睚眥、九鳳、三面、夷堅等存在於民間傳說中的事物進行了極具二次元風格的擬人化創作;而B站遊戲發行的《灰燼戰線》,則在玩法上特別強調了“硬核軍事”的內涵,希望讓該二次元遊戲在“軍武擬人”已經泛濫的當下形成差異化。

0

  值得注意的是,越來越細分的題材類型固然能為二次元遊戲帶來更多的行銷賣點,但它也會讓遊戲玩家的組成結構變得越來越核心向,從而對遊戲運營提出了更為精細化的要求。

  在2020年,已經有很多二次元遊戲開始圍繞玩家需求,展開了相應的“量身定製”式運營活動。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莫過於《公主連結Re:Dive》與橋本環奈展開的“簡中限定”活動了。從遊戲內容“環奈”的角色植入,橋本環奈專為中國遊戲玩家拍攝的海報和互動視頻,都極大調動了玩家們對這款二次元遊戲的熱情。

  總而言之,在遊戲內容題材精細化的行業發展大趨勢下,如何圍繞玩家的需求展開更精準的運營活動,將會是眾多二次元遊戲在接下來最重要的考驗。畢竟只有讓玩家在情感層面感到認同,才是讓“構建起良好玩家文化生態”、“實現二次元遊戲產品長線化運營”的大前提。

二次元市場的“衝出去”和“走進來”

  隨著二次元市場的不斷發展,二次元遊戲已經成為了許多IP孵化、成長的重要路徑。

  網易遊戲出品的《陰陽師》,應該是遊戲廠商自研二次元遊戲IP最好的發展范例。自2016年9月正式上線以來,這款現象級二次元遊戲除了在App Store暢銷榜一直有著特別良好的表現外,還相繼推出了《決戰!平安京》《陰陽師:百聞牌》《陰陽師:妖怪屋》等衍生遊戲,不斷推出包括動畫、電影、真人劇在內的作品,讓整個IP從最初的二次元來到了更廣泛的市場領域,呈現出欣欣向榮的發展態勢。

  同樣,《崩壞3》《少女前線》《戰雙帕彌什》等二次元遊戲產品,也正以遊戲為始端,通過動畫、漫畫、衍生品、跨界合作等一系列開發方式,逐步打造起了相應的IP矩陣,進入到了更多年輕人的視野。

0

  顯而易見,正在蓬勃發展的二次元遊戲市場,可以成為IP強有力的成長引擎。

  不過令人感到詫異的是,像《一人之下》《狐妖小紅娘》《妖怪名單》《凹凸世界》等優秀的國產原創動漫IP,以及《鬥羅大陸》《雪鷹領主》這種在網絡動畫市場獲得了巨大成功,且大搞漫遊聯動的網文IP,卻都沒有很好地吃到二次元遊戲市場的發展紅利。

  或許是這些IP急於尋找更好的變現方式,也或許是它們與遊戲市場仍然需要進一步的磨合,這些遊戲產品最終呈現出來的市場反饋,包括玩家評價和在App Store暢銷榜的實際表現,都不能稱得上是特別令人滿意——這是早在2017年就已經暴露出來的“老大難”問題。如何從遊戲公司自研的二次元遊戲產品中獲取的成功經驗,實現“口碑賺錢兩開花”,或許是接下來整個行業需要認真思考並著手解決的事。

  如果說這些遊戲公司自研產品和人氣IP,是希望通過二次元遊戲市場“衝出去”的話,那麽一些看起來並不是那麽“二次元”的文創IP或產品,卻也在借助各種方式進入到了二次元的圈層。

  2020年6月上線的《最強蝸牛》,其實並不算是一部傳統意義上的二次元遊戲。不過將各類垂直文化圈層作為突破口的宣發策略,不僅讓其進入到了許多二次元愛好者的視野,甚至還催生出了一部廣告屬性極強、希望進一步強化遊戲角色形象的同名動畫,在B站獲得了不少年輕人“良心恰飯動畫”的積極反饋。

  另外在2020年8月舉辦的騰訊視頻動漫年度發布會上,“國民級”MOBA遊戲《王者榮耀》還宣布了動畫化的消息。這是繼《槍神紀》《DNF》《穿越火線》等遊戲後,騰訊遊戲旗下又一款宣布動畫化的遊戲IP。

  實際上,那些在遊戲市場已經發展多年的遊戲IP,都通過動畫化、漫畫化、推出衍生遊戲等方式,相繼進入了二次元市場。再加上許多原生於二次元的IP正著力於不斷破圈,“二次元”這一文化標簽的定義,勢必將隨著時間的推移出現較大的改變,與大眾作品之間的邊界將會越來越模糊,整個二次元遊戲市場的未來發展應該會呈現出更有趣的變化。

《原神》現象

  對於2020年的二次元遊戲市場來說,由米哈遊研發出品的《原神》應該是避不開的話題。

  一方面,自2019年6月發布首條遊戲PV以來,《原神》就在中國玩家中引發了巨大的爭議,有關於其是否過度“借鑒”了諸多遊戲大作的討論,至今依然沒有停息。另一方面,陸續宣布登陸各大主機遊戲平台、獲得諸多權威遊戲媒體和平台的高評價、上線十天全球收入近9000萬美元的成績,卻又大大超出了整個業界的預期,成為了2020年最令人意想不到的二次元遊戲產品。

  應該如何看待《原神》所引發的一系列現象,顯然是2020年二次元遊戲市場最值得讓人深思的問題。

  其實從遊戲行業的發展角度來看,《原神》所帶來的最積極的一面在於,它有力證明了將移動端遊戲做出主機遊戲品質,不僅能夠收回成本,更能帶來巨大的商業收益。這或許能夠帶動更多中國遊戲廠商增加遊戲產品的研發投入,從而提升國產遊戲的品質,讓更多中國的普通玩家獲得更好的遊戲體驗。

  然而,《原神》所取得的成功卻並不是那麽容易複製。

  從遊戲運營的角度來看,讓自家遊戲產品陷入如此巨大的爭議中,本身就面臨著巨大的風險。若非米哈遊已經在過去數年時間裡積累起了大量的擁躉,以及《原神》的實際市場反饋確實可喜的話,相信這款遊戲在目前所獲得評價和收益將會是另外一種局面。

  而從遊戲研發的角度再來審視,想要讓更多類似品質的遊戲產品在市場上推出,除了資金、技術方面的問題外,更考驗的是各大遊戲廠商規模化、工業化的生產能力——如何實現數百人研發團隊的科學管理?如何實現遊戲的多平台發行?這都是《原神》獲得市場成功,以及經歷過特別“魔幻”的2020年後,中國二次元遊戲市場,乃至整個遊戲產業在接下來應該認真探索的方向。​​​​

0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