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導演陳可辛傾情說《奪冠》

光明日報記者 牛夢笛 光明日報通訊員 沈唯

1978年,16歲的陳可辛在現場觀看了中國女排在曼谷亞運會上的比賽。“我就坐在網邊看,真的覺得很震撼,那股勁兒遠遠超出了排球比賽本身。”40多年之後,陳可辛再談起中國女排,他的感受依然沒有變。在時代的變遷中,女排精神得以一代又一代地延續和傳承下來,成為中國人心中堅忍、熱血、永不言棄的符號。

截至目前,國慶檔最先上映的電影《奪冠》票房突破5億元,為影院復工後的第一個“黃金檔期”開了個好頭,導演陳可辛終於給了這份交付自己的重任一個滿意的答覆。從籌備到拍攝再到上映,陳可辛覺得,《奪冠》與觀眾見面的每一步都可以歸為一個“難”字。但令他覺得奇妙的是,每一次的“難”最後都能迎刃而解,就像是有一種力量在推著他向前走。“郎指導說的女排精神是什麽,不是一定要贏,但是明知道自己會輸,也都要一分一分地把它‘咬’回來。這是支撐著我們每個人在做這件事情的動力。”陳可辛對記者說。

《奪冠》不是一部紀錄片,更不是一場模仿秀,但追求真實是陳可辛在拍攝這部作品時自始至終的原則,“我們呈現的故事基本都是真實發生過的,一些小細節會進行藝術加工讓它更有戲劇性,但真實是很重要的東西。”這種對真實的要求從場館搭建到演員選角都可見一斑。為了還原上世紀80年代老女排的訓練場地,製作團隊把漳州體育訓練基地翻新拆除的竹牆和地板等物料都運到北京,用這些見證了老女排流血流汗的材料複刻出了一個老女排訓練的“第二館”;為了呈現片中女排運動員的真實狀態,陳可辛第一次嘗試起用“素人”演員,從全國各地的省隊、校隊挑選排球運動員飾演老女排,並在反覆協調中排除萬難,爭取到了8天的時間能讓現役國家隊隊員本色出演。朱婷回憶起拍攝的過程時說:“導演在現場說得最多的就是要真實,演戲不要去演,你心裡想表達什麽就演出來。”陳可辛沒有限制女排姑娘們的發揮,讓她們用自己的語言修改劇本裡的台詞,展現她們日常訓練和生活中最自然的狀態,這就是陳可辛想要的“真”。

陳可辛在此前的《中國合夥人》《親愛的》等多部作品裡,都和《奪冠》各個部門的製作團隊磨合過很多次。而在這一次的合作中,陳可辛感覺到“這個劇組每一個崗位上的人,都拿出了他們最好的一面”。陳可辛把它歸結為一種信念感,是“中國女排”這四個字帶來的信念感。影片中飾演上世紀80年代老女排的演員本身也都是排球運動員,這些年輕的球員都有一個排球夢,陳可辛在和她們一次次的交流中逐漸意識到,能不能進國家隊為國爭光是這些女孩兒們這一生唯一的目標,她們把自己的人生都奉獻給了她們熱愛的排球事業。“她們在拍戲的時候每天都充滿信念,讓人激動和感動。我希望拍攝這部影片的經歷能讓她們感受到,她們永遠和中國女排在一起。”談起女排精神,陳可辛充滿了感慨。對於現役國家隊隊員來講,這種信念也在拍攝的過程中得以呈現。那時的女排隊員剛剛拿了世界杯冠軍回來,陳可辛回憶說,“看到她們的時候就能感覺到她們身上的自信,每個人都在發光”。而飾演青年郎平的白浪身上自然也帶著媽媽郎平的意志和屬於她自己的信念,不僅用短短兩周的時間學到了表演技巧,為了在體型上和年輕時的郎平更相近,白浪在一個半月裡減掉了三十斤。陳可辛說:“作為導演能碰到這樣一部戲真的很幸運,在這裡感受到的是其他電影裡不會有的感動。”

《奪冠》於導演陳可辛而言是一次時光之旅,他仿佛也隨著監視器裡的畫面,重回到女排記憶的時代,回到每一次女排奪冠、站上領獎台的瞬間。女排精神在《奪冠》這部電影製作的每一個過程中體現了出來,也在影片的每一個鏡頭、每一句對白裡體現了出來,這種無形而又深刻的渲染,正是中國女排的魅力所在。“所以這部影片要傳達什麽不重要,它本身能夠激勵到中國人就夠了。”陳可辛說。

《光明日報》( 2020年10月06日 03版)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