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教師節,請讓老師減負

減掉過多的負擔,無疑是希望每一個生命煥發出更多的光,更多的熱,變得更有意義,而不是反其道而行!

文 | 海上客

9月6日,教育部辦公廳又發出通知,要求“堅決查處變相違規開展學科類校外培訓問題”,“住家教師”“眾籌私教”雲雲都在查處之列。

7月24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亦即“雙減”政策。毫無疑問,這個政策特別及時,特別必要。減輕孩子們那些勞什子的課業負擔,就如同花匠減去超標超量施肥,才有可能讓祖國的花朵健康茁壯成長,才能讓孩子們有更多自由發展的機會。

然而,開學以來,“雙減”執行得怎樣?就全國來說,肯定各地有各地的情況,某種程度上甚至是千差萬別的。相信一線城市和二三線城市,二三線城市和農村,甚至大江南北、黃河上下,各個地方的情況不一樣。但教育部又下了這麽一個堪稱猛藥的通知,顯然,是發現了一些問題,希望在短期內刹住一些不正常的現象。

1

開學已經近10天了,明天就是教師節。教師節設置的初衷是什麽?猶記得1985年,第六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九次會議通過國務院關於建立教師節的議案。之所以把教師節放在9月10日,是因為此時開學不久,新生入學,即開展尊師重教活動,恰逢其時。

那麽,我們不妨看看今年開學至今,“雙減”開展後一些學校的情況。總體上說,在“雙減”政策的指引下,各地學校都有所行動。但不得不說,各個地方,哪怕同一座城市,各所學校的情況是不同的。即便都是公辦學校,即便發展的目標是實現更純粹的教育公平,但此前之所以社會上有那麽多補習班、培訓機構,除了資本注入以外,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哪怕公辦學校之間,資源稟賦、辦學能力和條件都是不同的。在認識到這一情況需要改變,也正在實施改變的過程中,我們也該認識到這樣的差別不可能因為一個“雙減”通知,而立即改變到完全美好的階段。

在各校積極落實“雙減”政策的同時,海叔注意到,許多負擔落在了學校教師身上。譬如課後的看護時間,有的學校所在街鎮擁有資源,可以引入社區志願者甚至大學生志願者。或者師資力量本身較強,一些老師多才多藝,這樣,就能開展更多社團活動。譬如上海的楊浦區教育學院實驗小學,早在“雙減”政策頒布前,此前好幾年就是這麽做的。這是網上查到的該校2019年的課後看護情況——

第一段15:15至16:00

開展“快樂30分”活動

全體學生參加

設置了國際跳棋、童話城堡

快樂搭建等近20個項目

學生根據興趣自主選課

第二段16:00至18:00

這部分學生由家長提出申請

學校審核確定

實行免費課後服務

有近50名學生安置在3個班級中,這段時間,學生可在教師指導下完成作業,也可進入閱覽室看書或選擇遊戲、運動。

然而,並不是所有學校都如楊教院實小那樣,擁有資源,設計出合理的課後看護“菜單”。海叔了解下來,自本學期開學以來,一些學校的課後看護時間,所謂社團活動,已經變了味。

譬如,15點30分到16點30分這一檔,或者由班主任進班看護,要求學生完成課堂作業;16點30分到17點30分甚至更晚,也只能讓孩子們在教室看電視。儘管大多是愛國主義動畫片,可這與所謂的社團活動相距太遠。

更有甚者,一些學校直接讓主課老師進班級,課後的看護時間,竟然成了全體學生關夜學!

為什麽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其實,本質上就是師資力量不足。海叔注意到,被教育部表彰為“全國優秀教師”的複旦附中黃榮華老師,日前分享了一篇他自己的文章《我們還是不想把老師累垮的,對吧?》。黃老師就提到了這一情況——

假如一個老師是班主任,又是語文老師(據我的經驗,語文老師做班主任的概率極高),還可能是學校某個部門的什麽兼職(據我的經驗,這種可能性也極大),那這個老師為了工作的時間,每周將會由在校10.5小時X5天+路上1.5小時X5天+晚上備課、處理班級家長及學生的微信、工作微信2小時X5+雙休日處理班級家長及學生的微信、工作微信3小時,共76小時。若按每周5天工作日計劃,平均每天為15.2小時。

我認為這樣的工作時間,一周可以,兩周可以,甚至一個月兩個月也可以,但超過兩個月一定不可以。

在讓學生減負的同時,本質上學校得給老師減負。

海叔感覺,教師,以教書育人為己任。適當志願做一些看護工作,學校方面也該有所調配,譬如盡量安排副科老師優先從事與學科課程無關的社團活動指導。記得上世紀80年代上海許多中小學有興趣小組,象棋、插畫、書法、篆刻、美術、合唱,很好啊。為什麽現在一些學校做不到這一點,繼續在課後服務時段安排主課老師進課堂?這毫無疑問背離了“雙減”的初衷!

前不久,新華社轉發《半月談》一篇報導《各地學校開始落實“晚放學”,校外培訓的“虛火”降了嗎?》,其中提到南京曉莊學院心理健康研究院院長任其平教授的觀點——在過去的一段時間裡,學習負擔過重已經造成了青少年厭學、親子關係緊張等心理危機,恢復的在校時間不能演變為新一輪的補課,課程設計應當以德、體、美、勞教育等素質教育課程為主。

總之,如果讓教師特別是主課教師承擔主要的課後看護活動,一定會讓課後看護變味。如果要說“雙減”可以加什麽補丁政策的話,不如規定主課老師原則上不參加課後看護。起碼,教師節不能過成“看護節”!教師,是傳道、授業、解惑的“人類靈魂的工程師”,而不是其他!

2

再看學生和家長。確實,有一些學生家長是雙職工,每天15點30分甚至16點30分接孩子,對他們來說是一種困難。這就出現了代為接送孩子的保姆服務。也出現了學校附近有晚托班服務。

可另一方面,海叔也注意到,並不是所有的家庭都需要課後看護。一些原本沒有參加課後學科類培訓的孩子,在一些學校執行“雙減”政策“用力過猛”的情況下,被關愛、被看護。譬如有的學校強製要求家長簽署“自願參加課後看護”,這還是自願嗎?這樣的情況,在今年上半年在一些地區試點“雙減”時就曾出現。

如今看,這樣的現象在一些地方仍然出現。

而即便到了17點30分以後才完成看護,海叔也注意到,一些孩子仍被接去校外晚托班。原因是還有部分家長無法在這個時刻接孩子。

如何解決?一些學校甚至在探索在初中甚至小學部進行晚自習。可對大多數孩子來說,要陪著被看護到17點30分以後——因為學校有不同年級,不同班級,造成一些孩子甚至在18點左右才能離開校門。從11點40分吃午飯,到這個點,什麽東西都沒吃過,這,合理嗎?

實則,真正落實“雙減”,真正落實教育部相關辦法,就不能一刀切地要求同學們全員參加課後看護。

既然正式放學時間是15點10分,那麽,在這時候就應該允許孩子回家。既然都“雙減”了,家長帶娃回家小睡一會兒,總可以吧?也該允許孩子們去合法經營的課外培訓機構——既然是合法經營的,就該給予一定生存空間吧!再說,城市晚高峰到底是16點左右還是18點左右,該進行下測算,能提前離校的同學,就該鼓勵提前離校!

3

之所以課外培訓機構出現種種亂象,在海叔看來,主要與兩方面有關——

一方面,確實,中國傳統文化尊師重教。絕大多數家長希望孩子多讀書,在學業上有長進。競爭越來越激烈。如此一來,就給了校外培訓機構以許多商機。之後,又出現了一些亂象,比如按照年為部門收費,費用年年漲,造成恐慌。甚至造成金融風險。但總體上說,合理合法開展校外培訓者,不該在打擊之列。至於教育部通知所稱“住家教師”“眾籌私教”當在打擊之列,海叔認為主要針對的是變相非法經營。譬如說,某家人家雇了個保姆,保姆帶娃時,教了三歲娃娃幾句外語,或者算術,這真不能算“住家教師”。如何嚴格界定,教育部門是否該討教下工商部門?

另一方面,通過努力學習,來考入好學校,最終達到實現人生目標,這在任何時代都是該鼓勵的事情。諸如日本、韓國等東亞國家教育競爭激烈、課後補課情況嚴峻等,總體上也是在人均國民生產總值達到一定高度後出現的情況。在2017年韓國SBS紀錄片《課外教育悖論》中,多數接受採訪的家庭在補習上的花費,都超過了每月100萬韓元(近5600元人民幣),甚至有些家庭超過了每月300萬韓元。本質上,國家該動足腦筋提供更多優質教育的資源。

亦有人稱,如果我們培養出一些大學生甚至研究生,終究去送快遞、送外賣、開出租,在海叔看來,總比人才缺乏好。甚至,近些年,我們的計程車服務水準,是提高了還是下降了,需不需要補充外語人才?需不需要補充管理人才?

類似的問題,在美國也有。十多年前,就有人吐槽在美國紐約計程車,發現開出租的是碩士生。矽谷的研發能力,是不是與美國高等教育發達有關呢?總之,受教育總比不受教育好,關鍵是“雙減”之後,我們該如何讓孩子們煥發出更大的主觀能動性,去學習他們個人更喜愛的東西。沒有一座高山是不需要負擔就能翻越的,沒有一條大河是不需要努力就能渡過的。沒有奮鬥過的生命,本質上也背離“雙減”的實質內涵。“雙減”之下,還是馬克思那句話,該是我們的目標——“每個人的自由發展是一切人的自由發展的條件”。減掉過多的負擔,無疑是希望每一個生命煥發出更多的光,更多的熱,變得更有意義,而不是反其道而行!

新民周刊所有平台稿件, 未經正式授權一律不得轉載、出版、改編,或進行與新民周刊版權相關的其他行為,違者必究!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