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慶餘年之中,監察院實力強大,范閑又是如何成為提司的?

范閑幼年的時候雖然住在澹州,遠離京城,但是京城中始終有人惦記著他。

惦記他的人有慶帝、范建,也有陳萍萍。

當時,費介作為三處主辦,能跑到澹州教一個私生子,這件事在旁人看來,就是個不可思議的事情。而費介,能夠親自把監察院的腰牌送給范閑,足以證明對范閑的認可了。

范閑的提司腰牌就是他的老師費介給的,還是鑒查院院長陳萍萍讓費介給的。只要這個牌子貨真價實,就沒有人會質疑范閑的地位,也就不需要再單獨任命了。古人對於腰牌類的東西,製作工藝精細,並有獨特的檢測方法,一看便知真偽。不少比較重要的官職,他們是只看牌子不看人的。只要拿著相應的令牌,就等於有了對應的權利。

范閑的母親是葉輕眉,而鑒查院正是由葉輕眉所創建。在陳萍萍眼中,葉輕眉是神一般的存在。愛屋及烏,陳萍萍對范閑自然有不一樣的愛護之情。

葉輕眉之死,很多人都在調查,但一直查不到真相。但有一點可以確定,當年的凶手現在還活著,甚至活的更好。

陳萍萍想讓范閑繼承鑒查院,一方面是讓范閑掌握這慶國獨一無二的神秘力量。二方面是想讓范閑繼承她母親的“遺產”。所以,陳萍萍委託費界將提司腰牌給了范閑。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