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倒賣芯片”已成一門新生意:猶豫一下漲幾百 半年暴漲10多倍

圖源:東方IC

30秒快讀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5月17日,意法半導體(ST)再發漲價通知,所有產品線將從今天(6月1日)起漲價。一天后,國內半導體採購從業者邱任(化名)發了這樣一條朋友圈。

緊隨意法之後,5月20日,美信(Maxim)也向合作分銷商發布通知稱,由於汽車、5G、物聯網和消費電子設備需求旺盛,行業迎來前所未有的增長,但受新冠肺炎影響,半導體行業產能緊缺,導致產品交期拉長。

面對結構性的芯片短缺,近期,美國、韓國、日本密集發布打造半導體產業鏈的新政,美國計劃投入520億美元,韓國直接拋出了4500億美元的“K半導體戰略”,日本將擴大現有的18.4億美元基金規模,三國投入的財力已超5000億美元。

業內人士指出,美日韓三國半導體產業的基礎不同,發力的方向也會有所區別,簡單砸錢並不足以取得預期的效果。

01半導體獵人

放心買大膽采,猶豫一下漲幾百

“今年行情普遍價格都很高,想拿以前沒漲價的價格,那是不現實的。”作為從業10多年的半導體採購,邱任(化名)坦言,年前備貨ST或者NXP(恩智浦)的單片機,年後就是十倍多的暴利。他以一顆NXP的單片機為例,年前15元就能出貨,年後直接漲到100多元,“現在快兩百了”。

圖源:NXP官網

除了價格上漲,半導體物料的交貨周期也變得不穩。某國產繼電器品牌是邱任所在公司最穩定的供貨渠道,由於直接和原廠配合,十幾周的代理交貨期能談到三四周,“算是交期最良心的了,其他很多品牌的交貨周期都非常不穩定”。

現在的半導體元器件就像去年年初的口罩,除了一些外行投機者入場外,邱任還發現,今年一些半導體工廠也開始做起“倒芯片”的生意。“現在行情不比以往,被對手截胡的情況會比較多。”今年以來,臨時漲價、跳單的情況常有發生,讓邱任頗為頭痛。

不僅如此,在半導體發揮“點沙成金”的黃金術面前,哪怕再鐵的供貨渠道,也可能會“鴿”邱任這些代理商們。“你跟渠道訂貨,比如訂貨十塊,貨期三個月,等你貨快到了,結果三個月時間裡這顆料漲到七八十,你說關係不熟的渠道貨會給你嗎?”邱任反問。

ST、NXP、ON、GD、宏發、士蘭微、複旦微、君正,這些都是和邱任所在公司相熟的供貨渠道,即使這樣,他也不敢打包票能100%拿到貨。“如果是進口貨,現在沒一個敢說穩定,交期太差了。”

邱任預計,近幾年行情確實不比以往,現在價格很難降下去,保守估計會持續到2023年。

在缺貨面前,能拿到貨就是王道。“現在就連國產芯片也缺貨,拿不到貨生產就完了;進口料雖然貴,但至少還能拿到一點。”邱任對記者說,“採購只要猶豫一下,就不是錢不錢的問題了,而是徹底沒貨。”

對於這種大環境,邱任和從事半導體採購的同行們形成了一種共識:“買貨無技巧,全憑買得早:前怕狼、後怕虎,一呆就是一上午;放心買、大膽采,猶豫一下漲幾百。”

02 美日韓面前的不同“考題”

晶圓產能不足、芯片漲價,這既是全球半導體行業的至暗時刻,也是再現輝煌甚至彎道超車的最好時機。

在這個特殊時間段,各國愈發重視半導體行業發展。據報導,近日美國國會參議員正在談判達成一項芯片發展計劃,在今後5年內大力促進美國半導體芯片的生產和研究。

5月中旬,韓國政府公布一項未來10年投資510兆韓元(約4500億美元)的“K半導體戰略”,激勵韓國半導體產業。

日本則將擴大現有的18.4億美元基金規模。

三國投入的財力就已超過5000億美元。

圖源:網絡

去年年底,歐洲10多個國家簽署《歐洲處理器和半導體科技計劃聯合聲明》,宣布未來兩三年內將投入1450億歐元用於半導體產業。

如此大手筆的投入,可見各國決心之大,紛紛誓奪半導體行業的高地。

考慮到美日韓半導體產業的基礎不同,這三國的發力方向、計劃推進的效果會有哪些不同?

對此,芯謀研究企業定製項目一部研究總監王笑龍表示:“半導體產業和技術主要起源於美國,美國的目的是要繼續鞏固自身在半導體和技術方面的領導地位。隨著全球化分工,我們看到半導體制造流出了美國,美國希望通過加大投入,形成半導體制造向美國回流的勢頭。”

在王笑龍看來,韓國半導體產業比較“偏科”,記憶體和先進的邏輯工藝製造是其長處,但在“根技術”方面仍有所欠缺。經過此前的日韓貿易爭端,韓國也意識到要惡補自身所存在的短板,所以韓國主要的目標是要進一步完善產業生態,補齊短板。

王笑龍認為日本是典型的在美國打壓下半導體開始走下坡路的國家,其在半導體上遊(主要是設備和材料環節)實力強勁,但日本半導體產業已經開始衰落,所以日本是希望通過政府的投入引導,能夠重振昔日的輝煌。

“至於效果如何,我覺得政府如果真金白銀投下去,肯定是有效果的,但結果並不會都如政府所想得那麽理想。”王笑龍說。

03

SIAC對中國有何影響?

當各國集中注資本國半導體產業時,一個半導體聯盟的突然成立攪動著芯荒的渾水。

“美國的未來取決於半導體”,圖源:美國半導體聯盟官網

5月11日,在美國的主導下,美國、歐洲、日本、韓國等多個國家和地區的64家芯片相關企業宣布成立美國半導體聯盟(SIAC)。

這64家企業中既有如英特爾、高通、蘋果、NVIDIA這樣的美國本土科技巨頭,也有像三星、SK海力士、ASML等與中國市場聯繫較為密切的非美國本土企業,涵蓋了芯片設計、製造、封裝以及設備製造的半導體所有環節。

單從參與企業來看,這是全球半導體實力最雄厚的一個聯盟,但該聯盟中沒有來自中國大陸的企業。

下滑查看65家SIAC成員,圖源:美國半導體聯盟官網

SIAC在一份新聞稿中說,它的使命是“推進聯邦政策,促進美國的半導體制造和研究,以加強美國的經濟、國家安全和關鍵的基礎設施”。

在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長張孝榮看來,這是圍堵中國半導體產業的陽謀,美日韓代表了國際先進芯片設計與生產能力,按照拜登政府“小院高牆”戰略思維,這個半導體聯盟旨在打造去中國化的產業鏈,在全球範圍內對中國形成圍堵聯盟,阻撓中國企業進軍高端芯片領域的努力。

產經觀察家、釘科技創始人丁少將則認為,雖然美國牽頭組建半導體聯盟,打壓中國的意圖明顯,但聯盟能否起到美方的預期作用值得懷疑:

“一是該聯盟體系內的企業來自不同國家,並不是鐵板一塊,他們之間的利益衝突也很多;

再者,半導體產業是高度全球化的產業,不僅依賴技術創新,同樣依賴市場推動,只有技術轉化為產品並和消費市場形成正向良性循環,半導體產業才能健康可持續發展。

因此如果脫離了中國這個全球最大的芯片消費市場,全球半導體產業鏈都會嚴重受損,這是歐美日韓企業都不願看到的事情。”

王笑龍坦言,在重重包圍的形勢下,國內發展先進半導體技術難度很大,特別是先進工藝的晶圓製造,回過頭來看,我國半導體產業的基礎並不牢固,越往上遊就越弱。

“國內半導體產業一面要按自己的節奏和步調來發展,另一面要重新打牢產業基礎,比如製造工藝方面,寧可發展慢一點,但一定要建立在自有基礎的根基上,才能實現真正的自主可控。”

王笑龍進一步指出,不是說要關起門來發展,而是要學會兩條腿走路,和國際領先企業開展合作的同時,我們自己手裡也有拿得出手的東西,兩條腿走路,不荒廢任何一條路。

作者/IT時報記者 李玉洋

編輯/王昕 挨踢妹

排版/黃建

圖片/東方IC、NXP官網、SIAC

來源/《IT時報》公眾號vittimes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