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大學教師:時間都去哪兒了

“你們應該好好珍惜寢室、實驗室‘兩點一條直線’的生活。等你們以後當了大學老師,就會明白工作和生活沒那麽容易的。”A教授常對博士生這麽說。

回想起自己當年在這所高校讀碩士,科研生活是如此的純粹——每天晚上,課題組每間實驗室都有學生在做實驗或者挑燈夜讀。而如今,各種事情紛至遝來,他再也無暇做實驗。那麽,他的時間究竟去哪兒了?

費心費力地教課

在國外讀博士時,A曾抱怨做助教(每星期消耗20個小時)影響他做科研。回國任教後,他必須面對教學。

2010年A剛開始工作時,啟動經費、儀器設備、研究生還沒到位,他就像鴕鳥把頭埋到沙子裡一樣,不去想這些不理想的情況。他坐在電腦前查閱教學資料,並設計課件,一坐就是2~3個小時。

終於輪到上課了,他每星期還是要花2~3天備課。即便後來評上了教授,他還是不能懈怠。最忙的一個學期,他每星期上3門課。這樣的教學工作量還不算大,但每次站在講台上聲嘶力竭地講完2~3節課,他已筋疲力盡。

沉浸於讀書看報、寫文章

成為大學教師後,A隔一段時間就買一堆和他從事的專業無關的書,並總能找出讀書的理由。比如,他看了十多本組織行為學教材,美其名曰“為了學會如何管理課題組”。他看了很多介紹人生哲理、科研生存技能、新聞寫作的書,甚至“回過頭去”溫習大學英語課本。他還訂閱了《人民日報》《光明日報》《解放日報》《文匯報》等十多種報刊。

他很在乎獲得內心的感悟。在報刊雜誌發表文章,則給他帶來一種“儀式感”。他常常坐在電腦前寫稿,進入“物我兩忘”之境。2010年至今,他在報刊雜誌發表通俗文章120多篇。很多次,他凌晨5點多醒來,刷手機查看當天的《文匯報》電子版。一旦看到自己的文章見報,他一早出門,滿大街找書報亭買好幾份《文匯報》。

忙不迭地審稿

2010年至今,A為幾十個學術刊物審稿約450篇。學術期刊編輯邀請他審稿,他幾乎都答應了。這是因為科研工作者要發表科研論文,就需要編輯安排同行幫忙審稿;於是,科研工作者也有應邀審稿的義務。而且,他覺得審稿“挺光榮的”,哪怕審稿既不能計入年終考核的“工作量”,也不能用來評職稱、申請科研項目。

他以前讀博士時的導師曾對他說,編輯給你30天審稿,你就拖到第45天(或者等編輯催你後)才把審稿意見發回去。這樣,一則編輯認為你認真審了,覺得欠你一份人情;二則編輯知道你很忙,至少在這45天內就不會硬塞給你另一篇稿子了。

但A是個急性子,一旦收到審稿邀請,他立馬放下手頭的工作轉而審稿。有時候,他剛審完一篇稿子,編輯又發來一篇……

被行政事務“吊住”

2012年,A所在系的一位領導找到A,問A願不願意協助他做事。A推卻了,“還有家庭的事情忙著呢”。但想到自己還沒有評上教授,應該多分擔些系內的事務並加強和同事的聯繫,他還是答應了。

為此,他經常需要參加校內、系內的行政會議,組織大學生科創項目評審、推免資格面試、教學工作會議,還要處理教學大綱對比、出境學生學分轉換審核、各種文書處理等雜事。經常是一件事情還沒有完成,下一個任務又飛過來了。而諸如整理教學評估報告之類的工作瑣碎且斷斷續續,甚至持續了2~3年。

有的同事說,做這些工作能鍛煉能力;也有的同事說做科研才是本行,“如果不想當官,做這些幹什麽”。而A說他不好意思拒絕,也不好意思中途退出。

為研究生操碎了心

2012年年初,A被批準成為博導,一個博士生從別的課題組轉過來。但該生沒有安心做科研,A“花了五倍的精力”管教該生。他也曾遇到幾名碩士生,有的發出一篇論文後就提出外出實習,有的進校後忙於參加社團活動,還有的提出請假複習托福、GRE。他一直為學生的科研進展和前途操心,並糾結於課題組生存發展和學生職業發展的矛盾。

每當學生表現出質疑他的管理,比如不願意補充他要求補充的實驗、嘲笑他沒能指導研究生在影響因子10以上的期刊發表論文,他會不厭其煩地和學生講道理。而一旦學生有思想困惑,他會像家長那樣關心學生,甚至和學生一談就是2~3個小時。

他還忙著招研究生——參加7月優秀大學生夏令營、9月推免面試、3月考研面試、9月迎新生活動,並和考生聯繫。可是,即便他花了很多時間,也經常被考生“放鴿子”。

雜事多,科研還怎麽進行

A進校任教初期,還親自做實驗的。招到幾名研究生後,他自己就不做實驗了,而是帶著研究生做科研。為了把課題組導入正軌,他隔三岔五地催問研究生科研進展。學生給出實驗數據或者論文稿,他很快給出反饋意見,說還需要如此這般補充實驗或者修改文稿。

他同時指導幾名研究生,往往是一名研究生把一篇論文稿發給他,他馬上修改一遍發回去後,另一名研究生又把另一篇論文稿發過來。他和研究生一來一回修改好幾輪,才能完稿。

在帶學生做科研方面,他的困惑在於——研究生的科研基礎不甚理想,學生讀研一時需要上課,讀研三時需要實習、找工作。A只能給研究生設計“現實一點”的課題,確保學生在規定的時間內能穩妥地取得科研發現、發表論文、正常畢業。面對同事的課題組經常產出“好東西”的競爭壓力,他“只有招架之力”。

筆者手記:

A教授自稱活得很累——他需要同時處理好教學、科研、系內服務、學術服務、課題組、家庭等各種事情(出於保護個人隱私,本文不介紹他的家事)。他的工作內容龐雜、瑣碎,時間嚴重碎片化。有的人說他“眉毛鬍子一把抓”,沒有把精力集中於做科研。也有人說,A的生活不但不悲催,反而是豐富多彩的;他應該調整好心態——做一件事情總是有得有失的,關鍵是要學會取捨和適應。

筆者想說,A不是那種削尖腦袋想達到某種目的的人,也不是坐吃等死的人。他有自己的喜愛和追求,有一種執著的精神。雖然各種雜事分割掉他不少時間,但他經常在晚上和周末到學校指導研究生、修改論文稿。他內心的壓力,正是一個凡人會遇到的。

本文敘述的雖然是個案,但是它折射出千千萬萬大學教師的真實處境——有的人教學科研和行政管理“雙肩挑”,有的人難以處理好事業和家庭的平衡,還有的人在帶研究生的過程中心力交瘁。大學教師必須學會面對壓力,並在時間碎片化的情況下優化工作方法。

希望本文對於有志於投身科研事業的研究生也有啟發。往往有些研究生在校期間利用導師的科研平台做實驗,在導師的指導下發表了高質量論文,就以為自己很厲害;但他們畢業後進入大學、研究所工作,就會發現做科研進展緩慢,因為要面對方方面面的事情。因此,研究生在讀研時就要夯實科研基礎,並鍛煉時間管理、項目管理、指導研究生等生存能力。

文章來源:馬臻科學網部落格

作者:馬臻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