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暴瘦32斤,狂增40斤,“彈簧”演員們有多拚?


1905電影網專稿 暴瘦32斤,“拚命三郎”彭於晏又對自己“下狠手”了。為了更接近《熱帶往事》裡的空調修理工形象,彭於晏減重32斤,創下自己成年後的最低體重。



 無獨有偶,同檔影片《超越》同樣在宣傳中打出“體重牌”。男主角鄭愷為了詮釋青年短跑冠軍和中年落魄創業者兩種狀態,先用半年減肥,又增肥40斤,變身油膩大叔。



 演員化身“彈簧人”,不惜健康,短時間內速胖速瘦,是敬業的體現;戲前戲後判若兩人的顛覆感也常常成為宣傳的噱頭和各大獎項的“敲門磚”。為了角色,演員們究竟有多拚? 


1.瘦身艱辛


 執著於身材管理的彭於晏是演藝圈有名的“拚命三郎”,《熱帶往事》也不是他第一次為角色改變身材,但與之前大練肌肉不同,這次的人物氣質是生活困窘下的清瘦。彭於晏飾演的王學明是一名基層空調修理工,通過對該群體的觀察,他發現年輕的空調修理工普遍身形偏瘦。



 為此,他提前吃素半年,並在開機前一個月進入強化減脂期,加上極為嚴格的飲食控制,使得常規體重156斤的他在電影開機第三周時降到124斤。外型的改變只是第一步,彭於晏還專門找來專業的空調維修技術人員,學習看圖紙、量尺寸、扛氣瓶等技能,更重要的是找到這類人群壓低帽子,常年不換工作服,“存在感甚微”的體態神情。



與彭於晏類似,張譯《一秒鐘》裡飾演的落魄逃犯同樣要求他瘦到近乎“皮包骨”的狀態。張譯透露,自己20來天減重20斤,最直接的方法就是不吃飯,不攝入任何碳水化合物,頂著42攝氏度的高溫,在沙漠烈日中跑步,暴曬出黝黑粗糙的皮膚。



張譯回憶稱,自己那時候體力急速下降,坐車時間長了,下車都會眩暈,兩眼發黑。拍攝那場猛吃油潑面的戲,是張譯時隔兩個多月的時間第一次碰碳水,再加上連吃了十幾碗,腸胃不適,出現了胃痙攣,但他仍然堅持真吃、真演、真感受。



 《緝魂》中的張震亦是如此。為了達到絕症病人的瀕死狀態,張震用三個月減重24斤,體重降到123斤,還選擇不用假發套,直接剃光頭出鏡,視覺效果十分震撼。 



鄧超《影》中的身材變化也令人驚歎。因為要一人分飾兩角,他先增重20斤增肌塑形,演繹剛烈英武的境州,又用2個月急速減掉40斤,塑造陰森狠厲的子虞。這一過程非常痛苦,孫儷和導演張藝謀都曾勸他考慮用CG或寬鬆的服裝達到子虞的病態,但鄧超依然堅持身體力行。最終,他不僅演得過癮,也收獲了重要獎項的提名。



黃曉明為拍攝新片《戴假發的人》同樣暴瘦了30斤。他透露自己的減肥法是各種斷食、吃酵素等,也留下了心悸、腸胃不適等後遺症,更呼籲大家不要模仿。但作為演員,他認為這是自己應該做的。



2.塑形不易 


除了用暴瘦塑造人物虛弱、窘迫的狀態,在出演專業運動員時,增肌塑形也往往是演員的必修課。《超越》中,鄭愷飾演的郝超越前期是一位獲獎無數的“百米飛人”。為此,他提前半年減脂塑形,將體脂率降到9%,達到體校生的精瘦狀態。



 鄭愷還專門請來了男子60米、100米亞洲紀錄保持者蘇炳添對其進行指導,不僅經歷了魔鬼的體能訓練,還細致學習了100米短跑的專業技巧。



在冬奧題材影片《我心飛揚》的拍攝中,為了接近短道速滑奧運冠軍的體態,導演透露,孟美岐增重了15斤,“這對年輕女演員而言,十分不容易。”不僅是體重變化,完全不會滑冰的孟美岐,提前一個多月就進組,和專業運動員一起訓練。為了體驗受傷疼痛,她還專門將石子放入冰鞋,把腳磨出了血。連經驗豐富的對手演員夏雨都感歎:“是個狠人”。



 上文提到的彭於晏更是有名的“運動員”專業戶。拍《翻滾吧!阿信》,身高182cm的彭於晏並不適合練體操,但他仍用專業運動員的標準要求自己,提前八個月訓練體能,提前三個月封閉練體操,每天隻吃水煮餐,訓練12個小時。最終,成片中的所有體操項目,甚至後空翻、大回旋等高難度動作都由他本人完成。通過《翻滾吧!阿信》,彭於晏也完成了從文藝小生到肌肉型男的“大翻轉”,走出了低谷期。



 這種敬業精神在與“魔鬼導演”林超賢合作的《激戰》《破風》中更體現得淋漓盡致。拍《激戰》前,彭於晏接受了三個月的職業拳擊手訓練,吃的是“狗都嫌”的無烹調食物,學會了柔術、泰拳、鎖技等MMA技能。



 《破風》更為辛苦。彭於晏先要在減重的同時把下肢練壯,接近專業自行車運動員的體態,接著又經受了1個月的封閉式訓練,每天11個小時,每次訓練完四肢都會酸痛難忍,摔倒擦傷更是家常便飯。最後,彭於晏達到了專業運動員水準,考取了自行車賽道使用證書,也留下了滿身的“破風疤”。



3.增肥更難


快速減肥不利於身心健康,為角色增肥,對身材管理嚴格的明星而言更是不小的挑戰。



在電影《超越》中,鄭愷飾演的短跑冠軍在退役後經歷創業失敗,變身落魄中年大叔。 為了展現角色的頹廢和油膩,鄭愷主動提出用兩個月增肥40斤,每天吃五頓飯,大量攝入高熱量食物,長出了啤酒肚,體重也達到了170斤。



 任賢齊更加拚命,52歲時還為電影《跑馬》增肥50斤,達到200斤的體重。因為劇烈增重,任賢齊的身體不堪重負,導致胃液逆流,脾氣也變得暴躁。他曾自我吐槽:“整個人油膩得圓滾滾,真的是頹廢到一個極限。”



 在販賣“身材焦慮”的時代,女演員為戲增肥更加不易。 為了飾演《加油,你是最棒的!》中的微胖女孩福子,馬思純主動增重15斤。她塑造的福子陽光可愛,征服了不少觀眾,也一改國產劇女主角“白瘦幼”的風氣。 



編劇李瀟發文點讚:“我們知道外形對演員,尤其是女演員的重要性,沒想到馬思純會主動為戲增肥,而且是在長達4個月的拍攝期內,感動到以淚洗面。”


 出演《肥田喜事》前,胡杏兒也曾在2個月內增重40磅,靠瘋狂吃垃圾食品的“養豬模式”,將自己硬撐到130多斤。



 這種身材改變對正處於上升期的女星而言,無疑是巨大的冒險,但胡杏兒不僅大膽地接受了挑戰,還用付出換得了一座“視後”獎杯。 


4.只有體重,還不夠


演員通過改變身材,從外形上接近角色是“方法派”常用的技巧之一。好萊塢最有名的“彈簧人”克里斯蒂安·貝爾更是這一派系的代表人物。


貝爾在不同電影中的身材變化


誠然,隨著化妝和後期技術的發展,演員不一定需要通過這種犧牲健康的方式來塑造角色,但真實體重變化帶來的衝擊力和說服力,仍然是技術無法比擬的。鄭愷就坦言,有了這四十斤肉,“你不用去演,自然而然就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張譯也表示,為《一秒鐘》減肥的過程,“不僅是從形象上接近角色,它還會讓你變得有些壓抑,剛好導演希望這個角色是脾氣暴躁的。” 



在《熱帶往事》中與彭於晏有多場對手戲的張艾嘉也提到,彭於晏瘦削頹廢的造型能幫助自己入戲,“我會同情他,他身上有一種寂寞感。”除此之外,演員“變身”前後的顛覆性對比,以及艱辛極致的減肥增肥過程,常常是電影最好的宣傳物料,也是各大獎項的“敲門磚”。



 上文提到的彭於晏、張震、鄧超、張譯等都曾憑借這些“反差”角色成功提名各大獎項。幾番下來,他們也成了觀眾眼中敬業實力派的代言人。然而,這些演員都曾在採訪中表示,體重和外型的變化是演員的本分,也僅僅是成功塑造角色的第一步。體重變化的數字不等於演技的高低,影片的品質更受到主創團隊等多方面的影響。



 鄧超就曾談到,如何演好《影》裡的境州和子虞兩個角色,重要的不是重量,“最花時間的是你對人物的體會,你能不能準確地找到境州和子虞的魂,那是在腦子裡的,那個腦子的指揮家會指揮你做一切對的事情。”彭於晏也謙虛地表示,“我就是沒有才華,所以才用命去拚”,沒有很高的天賦,才會挑能夠讓自己做功課的,跟本人不太一樣的角色去演。



在明星時常被質疑付出與收入不成正比的當下,這些敢於為角色犧牲時間和精力,勇於挑戰外型變化的演員值得肯定,但也不必過度神化。畢竟,這只是演好角色的第一步。就像這些演員在採訪中經常掛在嘴邊的話:“不能叫犧牲,這是我們的工作,是演員的本分。”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