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薛寶釵為何要忍辱負重地寄人籬下?難道找不到如意郎君了嗎?

作者:韓雪麗

(薛寶琴)

(一)賈府突然來了好多親戚,是為哪般?

有一個章節是賈府來了許多親戚,薛寶琴也閃亮登場。

鳳姐的哥哥王仁也來了,他自然是住王家,京裡有王家最大的靠山王子騰,還有妹子鳳姐,兩個姑母也在京裡,王仁自然要經常走動,不管是求事情,還是問前程,都不能離開京城王家。

王子騰自然要安排侄子的起居,不能像薛姨媽一樣,也跑到賈府裡住,這和薛姨媽不同,王仁是王家的人。薛姨媽是嫁出去女兒。

另外三家,大有意趣。

薛寶琴和薛蝌兄妹,薛寶釵入京說是待選,寶琴則是為了嫁到梅家,可是梅家卻不在京裡,而在任上,如果是嫁親,自然是直接到任上,兄妹二人卻沒有,所以進京找嬸母,是為了還能保留這門婚事。梅家的態度,分明是有悔婚的意思,薛家不能答應,這門親事不錯,於薛家是助力,自然要合力促成。所以這兄妹倆來了,就是求嬸母幫忙,這不是他家一家的事,這是薛家一族的事。

幸而寶琴生得美人也聰敏,得了賈母的眼緣,讓王夫人認作乾孫女,自己養活,也只有這個乾親的名份,賈母才好干涉寶琴的事,這是薛家的意願。求之不得的事。

寶琴的婚事,自然要一步步籌劃,讓梅家自己主動來提親事,寶琴進了賈府,成了王夫人的乾孫女兒,和元春都間接扯上了關係,梅家自己掂量吧。

李嬸帶了兩個女兒上京,是為了投奔兄弟,兩個女兒到了婚嫁的年紀,自然也是為了綺雯的婚事。

李家本是大家族,不過也許也中落了,書裡很少提李紈和娘家走動,走動的最多的就是王家和賈府。而王家最是興旺。

李嬸守寡帶大了兩個女兒,自然不易,所慮的就是婚事。其實她一進京,不是先到兄弟家,而是先到賈府,可知還是想和賈家有些關聯,總是提升自己女兒的身份。果然賈母留客,這樣綺雯姐妹也住進了大觀園,她們姐妹也成了賈府的客人。

邢夫人的兄弟一家,也是如此。

這一家經濟困難,可是多年來,一直租房子住,卻一直沒來投奔邢夫人,現在女兒大了,自然不一樣,以他們的人脈,給女兒結什麽樣的人家,所以乾脆此時來了,把岫煙交與邢夫人,總好過,他們自己尋親。

果然,薛姨媽看重了邢岫煙,主動提親,賈母促成,邢家安心樂意。薛家大富,也是皇商,而且薛蝌的妹子能和梅翰林家聯姻,那就是邢岫煙的小姑子夫家,薛蝌的嬸母,是王家的千金。這邢岫煙日後的日子,足有保障。

這幾家投親來的,都是為了孩子,最先達成心願的是邢家,可知父母心。

(二)寶釵的堅守——賈府好過皇宮

薛寶釵是個聰明智慧的女子,她的母親在賈府,是不介意的,反正有姐姐照看,兄長薛蟠吃喝玩樂在外面混,不過是晚間歸家,白天出門,其實真正日子難熬的是大小姐薛寶釵。

在薛家,她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兄長愛護的小妹,可是到了賈府,她成了寶姐姐,不是一個稱呼的變化,是身份的質變,主人和客人,而且是要仰仗賈府照應的客人,薛蟠的官司,就是靠賈政了結。

一個自由自在無拘無束說一不二的千金小姐,到了賈府,要給長輩們請安,要和姑娘們友善相處,要周旋賈府幾種矛盾關係。

還要面對金玉良緣的男主角,一心隻愛著他的林妹妹。還要收獲林妹妹的醋意。

這樣的差距,真的太大,可是薛寶釵卻不埋怨,反而安之若素,她可能是打定主意,要配合母親的計劃。

有什麽可埋怨的,到底是經濟自理,到底黛玉不過幾句難聽的話,賈母不過幾句諷刺的話,有多難過呢,總好過,大表姐元春在宮裡吧,看到了省親的場面,也是看懂了元春的不自由。

女兒家,似乎就要支撐起家族的重任,沒辦法,家裡就這個情況,父親沒了,兄長不成才,母親無力持家,只好投親靠友,總好過,薛家迅速敗落吧,那是薛家幾代長輩的經營,才有的局面。

所以薛寶釵願意擔當自己的責任,撐下去,為了薛家,如果金玉良緣成了,薛家就能再緩幾年,如果哥哥結門好親,有了繼承人,薛家就有前途。

她的要求,就是如此。所以在賈府的日子,她表面上應承周全,可是骨子裡沒有妥協,比如房間的布置,穿衣的風格,都是她自己的喜好。

薛寶釵是個好客人,她對長輩尊敬,友愛平輩,對下人和氣,不沾賈府一文,她嚴格要求自己,不做惡客。

這樣的寶釵,其實明知道,她是雙玉情緣的破壞者,可也是恨不起來,婚姻大事,原不是當事人的事,是幾家長輩的角逐。

所以寶釵的任務,就是好好的做個客人,讓人知道她的好,為金玉良緣加分。

這是薛家女兒的堅守,必須要做。她想,有什麽呢,賈府總好過皇宮吧,她的日子,比表姐舒服多了。

【作者簡介】韓雪麗,石家莊人,熱愛詩歌,有作品發表在《寫乎》《作家薈》等刊物。

小編提示: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敬請轉發和評論。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