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原以為,他是不會被病毒感染的人……

病毒盯上一個人時,不管他是政要,平民,還是影帝。

但這一次,被盯上的是他。

3月12日,奧斯卡影帝、《阿甘正傳》扮演者湯姆·漢克斯及其妻子宣布感染新型冠狀病毒。

一時之間,無數人為其捏了把汗。

如今隔離在家的湯姆·漢克斯,或許會想起年輕時的自己,在《阿甘正傳》中隨風奔跑的場景。

在那部影響全世界的電影裡,他跑贏了先天缺陷,跑贏了流氓青年,甚至跑贏了越戰中不長眼的子彈,跑出了一個人生命中,催人淚下的弧線。

這一次,64歲的他能跑贏新冠嗎?

阿甘,快跑,快跑。

26年前,《阿甘正傳》中那個跑過湖泊與沙漠的男孩還歷歷在目。

26年後,電影外的“阿甘”——64歲的湯姆·漢克斯,站在了人生的又一岔道。

沒有人知道,屬於他的這篇故事,下一章會走向何處。

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只不過——

電影裡,你不知道下一顆是什麽味道。而現實中,你不知道什麽時候,盒子會被打翻。

1994年被稱為是電影的黃金之年。那一年,昆汀憑借《低俗小說》擊敗張藝謀的《活著》,拿下金棕櫚獎;

李安導演的《飲食男女》再度入圍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榜單;

橫空出世的《肖申克的救贖》至今還位居美國IMDb(互聯網電影資料庫)榜榜首;

在那個電影盛年裡,有人締造經典,有人再創奇跡。縱使如此,最大的贏家,仍是湯姆·漢克斯主演的《阿甘正傳》。

這部電影一經上映,就橫掃第67屆奧斯卡六項大獎。一時之間,風光無兩。26年過去,當我們回想起《阿甘正傳》時,可能會想起那一片從天而降的羽毛;也可能會想起那條馬路邊的長椅。但最讓人動容的,始終是那個生活在阿爾巴馬州的男孩,和他全力與命運賽跑的側影。

當他回望來時路時,會發現偶有甜美,偶有傷痛。這是阿甘的人生,也是他的扮演者,湯姆·漢克斯的人生。

“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遠不知道下一顆是什麽味道。”故事的開始都要從童年講起。對於阿甘來說,母親是貫穿他人生中最重要的角色。在其漫長的成長過程中,母親給予他愛與保護,也教會他自信與自強。

而對於現實中的湯姆·漢克斯而言,關於母親的記憶卻並不多。1956年7月9日,炎熱的加利福尼亞州康科德郊區,湯姆·漢克斯出生了。作為家中的第三個孩子,湯姆·漢克斯的出生,並沒有為家裡帶來多少喜悅。

成年後的湯姆·漢克斯偶爾會想起5歲的那個夜晚。

父母走進他和兄妹的臥室,宣布他們選擇結束這段婚姻,而湯姆·漢克斯要被父親帶走生活。

那一天像一條線,分割了湯姆·漢克斯的童年。

“我和親生母親獨處的次數可能一隻手就數得過來。對於小時候的我而言,與母親的相處更像是一段特殊時光。”

父親的廚師工作顯然不能給家人帶來穩定的生活。年幼的湯姆·漢克斯不得不經歷一次又一次的搬家,和父親接二連三的再婚。十歲時,他已經先後在十個家庭、被三個繼母撫養過。

“我們每天過著一種奇怪的生活,好像是和很多不同的家庭搞聚會一樣。”在湯姆·漢克斯的成長過程中,貫穿著越戰與美國民權運動,而照顧他的長輩,大多數是從大蕭條或者是二戰中成長起來的。

時代與時代的接壤與和解,為日後湯姆·漢克斯對於人物的理解,提供了更多的角度。

也就是在那個時候,想成為一名演員的夢想,在十幾歲少年的心中暗暗滋長。湯姆·漢克斯很喜歡觀察周圍的人和事,在他看來,故事源於真實,而真實遠比故事精彩。

複雜的成長環境,造就了湯姆·漢克斯在日後詮釋角色時,總能夠直擊其最隱秘的情感內核。

“在這個世界上你可以成為四種人:英雄、惡棍、懦夫和監視者,我就是這最後一個,靜靜地坐在那兒,看著發生的一切。”

這個羞澀且靦腆的男生,就這樣在北加州成長起來。

高中時期的湯姆·漢克斯大多數時候都是獨來獨往。

70年代初的舊金山,無數藝術夢想在這裡滋生碰撞,直指著美國的下一個十年。

湯姆·漢克斯偶爾會獨自坐幾小時車去舊金山看戲。在那個昏暗的禮堂裡,他壘砌著對於表演最初的喜愛。

高中畢業後,湯姆·漢克斯在家附近的薩克拉門托加州州立大學就讀,主修戲劇。

在大學裡,湯姆·漢克斯迎來了自己第一段婚姻,並且擁有了一個兒子。身份的轉換,讓湯姆·漢克斯開始審視自己的人生。

家已成,業未立。成為演員的想法不斷在他心頭盤踞,愈發強烈。

1977年,他決定輟學去追逐自己的演員夢。

“我永遠可以回顧過去,然後跟自己說,起碼我的人生過的並不乏味。”

阿甘從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能夠進入大學。

因為智力低下,他常常被同齡人欺負。

有時是從背後打來的小石頭,有時是大聲的辱罵,更多的時候,他們會開著車追逐他。

在一次追逐中,阿甘不小心跑進了橄欖球球場,他飛快地跑步速度,立刻吸引了教練的目光。

在教練的發掘下,阿甘成為了一名橄欖球員,也借此開啟了大學的全新篇章。

電影外的湯姆·漢克斯,也站在了人生的轉折點上。

1977年,湯姆·漢克斯來到克里夫蘭市,在大湖劇院開始了他第一份專業表演工作——實習演員。

許多年後,湯姆·漢克斯回想起自己在俄亥俄州克里夫蘭市的那三年,還會感慨那是他夢開始的地方。

彼時的他,對未來充滿迷茫。好在身邊有許多境遇相似的同齡人,工作的間隙,大家會聚在一起,喝喝啤酒,聊聊未來。那一年湯姆·漢克斯21歲,離開學校,前路漫漫,且無退路。

對那時的他來說,演戲的本質就是模仿,只要一板一眼的模仿到位了,就是一出好戲。關於戲劇更深層次的東西,湯姆·漢克斯並未探究。

但人生中總有一些瞬間,在日後回想起來,你會慶幸它的發生。

一次,湯姆·漢克斯由於前一晚和朋友聚會太晚,導致第二天在彩排中狀態不好,當時的導演丹·沙利文對湯姆·漢克斯破口大罵:“你要知道自己是做什麽的,你是一名演員,所以必須提前到場,吃透本子,提出想法,這樣我的工作才能進行。”

43年後,湯姆·漢克斯再度談起這件事情時,依然能夠清楚地記得導演訓斥自己的聲音與表情。

這次訓斥,讓湯姆·漢克斯明白,演員這件事情,不是“演”就足夠,而是有更深層的東西值得探索。“這對我來說,是年輕演員能夠學到的,最最重要的一課。”

從那天開始,湯姆·漢克斯盡可能的接觸與表演有關的一切內容,他既是實習演員,也是舞台管理員。

無論是莎士比亞劇中的小角色,還是演出前舞台的布景與燈光。對他來說,只要是與戲劇相關的工作,都值得去學習。這一乾,就是三年。也正是這三年,為湯姆·漢克斯日後的表演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別讓別人說他們比你強,如果上帝要讓人平等,他就應該給所有人都戴上腳箍。”

順利從大學畢業的阿甘,決定成為一名軍人。和母親在家門口的湖邊告別後,他坐車了開往前線的汽車。而湯姆·漢克斯也結束了三年的實習生涯,來到紐約尋求一份正式的演員工作。

七十年代的紐約,嬉皮士依然在努力走出社會主流,青年反戰運動漸具規模,時代的洪流下,每個人都在奔跑。

隻身來到紐約的湯姆·漢克斯,住在百老匯附近,那時的他沒有經紀人,也幾乎拿不到試演機會。偶爾能獲得機會,也通常是沒念兩句台詞,就聽到製作人在台下大聲的喊“謝謝”。

“我根本無法引起別人的注意,因為我不會跳舞,也沒上過聲樂課。”百老匯就在眼前,可湯姆·漢克斯卻覺得,夢想離自己很遠。

在經歷八個月的空檔期後,湯姆·漢克斯終於在小成本電影《血紅濺白紗》中爭取到了一個角色,拿到了自己的螢幕首秀。

同年,他得到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個主角,在電視劇《親密夥伴》中扮演了一名男扮女裝的廣告文員。

雖然這部電視劇僅播出了兩季,但憑借在劇中的傳神表演,湯姆·漢克斯——這個頭髮微卷,面容誠懇的少年,逐漸被好萊塢知曉。

“《親密夥伴》帶給我的好處是,我不用去洛杉磯,就能闖出名堂來。它讓我在娛樂圈裡有了些名氣,連我自己都不知道,好萊塢居然認識我。”

1984年湯姆·漢克斯主演的電影《美人魚》上映,讓他的演技開始逐漸被認可。

《美人魚》的導演郎·霍華德在採訪中曾讚賞他:“他經常即興發揮,一條就過,十分神奇。”

年少時的積累與蘊藏,在聚光燈下被逐漸放大疊加。此後的湯姆·漢克斯確實走上了上坡路,但是與此連帶的是個人時間的大大縮減。

在漢克斯二十幾歲的最後兩年,連軸轉成為了他生活的常態。有時他清晨醒來,需要在床上先靜靜坐一會,回想一下今天要扮演誰。“如果有劇本來了,只要我直覺上知道怎麽去演,我就會去拍,我從來不會拒絕,我的字典裡甚至沒有拒絕兩字。”

1988年,《飛向未來》上映,湯姆·漢克斯在裡面扮演喬什。電影裡的他向古舊的許願機裡投下25美分,電影外的他,終於美夢成正。

《飛向未來》在那一年砍下一億五千萬票房,湯姆·漢克斯也被首次提名奧斯卡,頃刻之間,人人都認識了這個穿著牛仔外套的自來卷男孩。

這部電影奠定了湯姆·漢克斯那一時期的喜劇路線,並且在接下來的幾部電影中,他都具有不俗的表現。就這樣,湯姆·漢克斯帶著這份還算滿意的答卷,走向了九十年代。

“你只有忘記以往的事情,才能夠繼續前進。”阿甘從戰場中平安歸家,實現了與好友巴巴的約定,買下一艘捕蝦船,並以自己心愛女孩的名字命名。

而電影外的“阿甘”——湯姆·漢克斯,在1985年結束了自己的第一段婚姻。在他看來,婚姻失敗的主要原因是因為自己無法平衡生活與工作。人生或許大抵如此,有錯過才有相遇。

像阿甘在公車上初遇珍妮一樣,湯姆·漢克斯對第二任妻子麗塔·威爾遜也是一見鍾情。兩人在合拍《自願者》之後走到一起,並於1988年舉行了婚禮。

之前失敗的經歷,讓湯姆在之後的婚姻生活中,更懂得如何經營。至今,他和他的妻子麗塔,都是好萊塢內的模範夫妻。

“我的妻子各方面都很出色,她教會了我什麽是愛。”

家庭美滿,事業順遂,一切看起來正在變好。但是事情的發展並不總那麽盡如人意。正如阿甘發現,海上捕蝦並沒有好友巴巴說的那麽簡單。

湯姆·漢克斯也迎來了自己事業中的第一次滑鐵盧。

1990年,電影《虛榮的篝火》一經上映,就因其爛製作收到了如潮水般的惡評,並且被提名五項金酸梅獎。

媒體稱這部電影為:一場災難。

而主演湯姆·漢克斯和導演布萊恩·德·帕爾馬,則被輿論推上了風口浪尖。

在當時的採訪中,湯姆·漢克斯將電影的失敗歸咎於自己:“是我飾演的謝爾曼·麥考伊讓很多人失望了。”長時間生活在高強度工作下的湯姆·漢克斯,在經歷了事業第一次巨大失敗後,宣布息影。而在接下來的兩年時間內,螢幕上再沒出現過他的身影。

那段時間對湯姆·漢克斯來說,更像是一段悠長的假期。他花很多時間陪伴家人,也有了更多的時間思考自己想做的,究竟是什麽。當觀眾再次見到湯姆·漢克斯時,是他在電影《紅粉聯盟》中扮演的一位女子棒球隊教練。

《紅粉聯盟》的導演潘妮·馬歇爾在日後回憶道:“湯姆當時主動找到我,他說:我需要這個角色。”不是“這個角色需要我”,而是“我需要這個角色”。因為對湯姆·漢克斯而言,這個角色十分重要。

“在《紅粉聯盟》之前,我扮演的角色,要不就是中性角色,要不就是三十多歲想要戀愛的男人。”“這一次完全不同,這個角色受過傷害,有過不堪回首的經歷,這是我遇到的,第一個極具力量的角色。”

36歲,息影兩年,改變戲路。

當把這幾個關鍵詞串聯在一起的時候,會發現這對於湯姆·漢克斯來說,無疑是一個大膽的冒險。

但是,他做到了。

《紅粉聯盟》幫助重回螢幕的湯姆·漢克斯拿下一記漂亮的本壘打,也讓觀眾們見到了他的另一面。此時鏡頭下的他,相較於幾年前,頭髮剪短了幾厘米,臉龐褪去了最後一絲稚氣,目光更加堅定。

“也許我們這些聰明人,腦袋裡能裝的目標太多,所以忘了執著。”從橄欖球星到越戰明星;從外交使者到億萬富翁。阿甘的人生,像一場甜美的夢境。

有人將阿甘的順遂歸於傻人有傻福,也有人將其歸功於恰如其分的時代背景。當然,我們不能否認運氣在人生中的加成,但是起到決定性因素的,必定是努力與專注。

電影中的阿甘,因為智力低下,所以拚盡全力。而電影之外,在努力這一點上,湯姆·漢克斯很“阿甘”。

拍攝《費城故事》時,湯姆·漢克斯為角色減重三十斤,削薄了頭髮,在拍攝之前花很長時間去研究艾滋病的症狀,並親自去醫院與患者聊天。

由於對角色太過投入,導致在拍攝結束後的很長一段時間,他都無法從情緒中走出。

而為了詮釋好《拯救大兵瑞恩》中的米勒上尉,湯姆·漢克斯每天接受全方位的魔鬼式訓練,在泥水中匍匐與睡冷帳篷更是常事。

1998年,《拯救大兵瑞恩》上映。這部二戰主題的電影真實還原了諾曼底登陸的場景,賺足了觀眾的眼淚。

在對於角色的刻畫上,湯姆·漢克斯的表現,也越發深刻起來。

如果回顧1999年湯姆·漢克斯的紅毯造型,你會發現,這一年他一改往昔造型,開始留起了絡腮胡。

影迷們開玩笑的稱其為“醜陋的大鬍子”。

伴隨著《荒島餘生》的上映,這段“大鬍子之謎”終於水落石出,鏡頭裡的他滿臉絡腮胡,瘦了50斤,眼底都是孤獨。

湯姆·漢克斯將每一個角色,都活成了自己人生的一部分。

這一年,湯姆·漢克斯44歲,坐擁兩座奧斯卡小金人。

但對他來說最重要的,依然是螢幕前的觀眾和螢幕後的角色。

“觀眾對我的認可,就好比自己打造的一張大床,我往上一躺,完全舒服。”

“奇跡每天都在發生。”

至今,當中國影迷談起湯姆·漢克斯時,都會親切的叫他一聲“阿甘”。

縱使在“阿甘”之後,湯姆·漢克斯又塑造了許多經典角色。

可是那個穿著藍色格子襯衫的弗裡斯特·甘,卻始終是影迷心中不可磨滅的經典。

很多人認為,《阿甘正傳》是湯姆·漢克斯演藝生涯的分水嶺。

實際上,在此之前,他就已經擁有了自己第一座奧斯卡小金人。

而後,他又憑借《阿甘正傳》再次問鼎奧斯卡影帝。

成為奧斯卡史上第二位“連莊影帝”。

在奧斯卡頒獎禮上,湯姆·漢克斯握著屬於他的那座小金人,目光堅定的對著台下說:“演好你自己,光榮成就於此”。

伴隨著台下擂動的掌聲,大家明白,屬於湯姆·漢克斯的時代,來了。

有人說,阿甘見證了美國各個時期的巨變,而湯姆·漢克斯未嘗不是。

美國《時代周刊》曾評價湯姆·漢克斯是“美國時代的見證者”,說的是他扮演過的角色,亦指他本人。

從阿甘到米勒上尉,從反映“911事件”的《特別近,非常響》到重現全美航空“1549班機迫降事件”的《薩利機長》。

湯姆·漢克斯用角色記錄著時代,而他本人,也書寫了一代美國人的追夢故事。

2016年,在位於賓夕法尼亞大道1600號的白宮裡,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為湯姆·漢克斯授予“總統自由勳章獎”。

而這一幕,也呼應了電影《阿甘正傳》中,1968年約翰遜總統給阿甘頒獎的片段。

上圖:電影《阿甘正傳》(1994)

下圖:湯姆·漢克斯與奧巴馬總統(2016)

穿過時空,湯姆·漢克斯與他的“阿甘”,又再度重逢。

“我跑起來像風一樣快。”2020年1月5日,第77屆金球獎在洛杉磯比弗利希爾頓酒店如期舉行。這一年距離湯姆·漢克斯第一次登上大螢幕,剛好過去40年。在希爾頓酒店那個星光熠熠的大廳裡,湯姆·漢克斯被授予第77屆金球獎終身成就獎。

閉上眼,那個初來紐約,住在百老匯大道附近的男孩好似還在眼前。

睜開眼,卻是手握金色獎杯,站在好萊塢中心的自己。

在獲獎感言的最後,湯姆·漢克斯說道:

“在過去的膠片時代,有一個說法:膠片門(膠片攝影機的一個部件)要好,才能開拍下個鏡頭。”

“而此刻,我已經檢查好了我的膠片門,它很好。”

電影《鄰裡美好的一天》中,湯姆·漢克斯扮演的羅傑斯先生有一句台詞:

“名氣只是一個單詞,它就像是磁帶,變焦或者是臉,重要的是,我們借此做了什麽。”

這也是湯姆·漢克斯對待名氣的看法。

在他看來,名氣是觀眾給予自己的一台發聲器,而用好這台機器,是他的義務與責任。

就在湯姆·漢克斯被金球獎授予終身成就獎後的十幾天,中國爆發新型冠狀病毒。

疫情飛快蔓延全球。

3月12日,正在澳大利亞拍攝貓王傳記電影的湯姆·漢克斯發表聲明,宣布自己與妻子麗塔感染新型冠狀病毒。

這並不是一項簡單的決定,沒有人知道,這項聲明會對湯姆·漢克斯接下來的事業有何影響。

但在湯姆·漢克斯看來,自己做了“最正確的事情”。

也正是這項聲明,把對疫情過於樂觀的美國人民拉回了真實世界,大家紛紛開始正視疫情,加強防範。

“如果說名氣有什麽用的話,那就是在這種時候。”

生活又給了湯姆·漢克斯一顆不一樣味道的巧克力。

人們說湯姆·漢克斯是好萊塢裡的普通人。

聚光燈下,他背後是好萊塢的半部電影史,以精湛的演技為我們帶來這個時代下最直擊人心的故事。

走出螢幕,他又像是一個生活在我們周遭的普通人。

平淡無奇地成長,認真努力地追夢,在人生的每個節點全力以赴,熱情篤定且真誠。

《阿甘正傳》的最後,阿甘目送兒子踏上校車,與兒子揮手告別。

時間過去,故事以另一種形式得到了完滿。

3月23日,在被確診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兩周後,湯姆·漢克斯通過社交平台發布了一條消息:

湯姆·漢克斯推特原文翻譯:

此時的他與妻子,已經出院一周,在家進行自我隔離中。

就像阿甘一次又一次的跑過人生中的困境,我們也由衷地希望,湯姆·漢克斯能夠跑贏這場與新型冠狀病毒的賽跑。

人生終究是一場馬不停蹄的奔跑,跑完一程,未待喘息,有被催促著風雨兼程。

阿甘,跑贏這場新冠吧。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