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發人深省,一文看懂中國經濟周期的真相

作 者:人神共奮

來 源:人神共奮(ID:tongyipaocha)

買買買才是經濟發展的王道

前幾天吃飯,席間有長輩問我:“為什麽都說現在經濟不景氣,但市場還是很繁榮?”

我試圖用很多巨集觀數據去說明,但結果是他們更糊塗了。巨集觀經濟的各種複雜的、自相矛盾的數據指標,常常會把人帶到溝裡去,所以這篇講巨集觀經濟的文章,我給自己立了個規矩:從微觀可感知的東西講巨集觀,不用任何經濟數據,也盡量不用經濟術語。

經濟增長和經濟衰退,合起來叫一個“經濟周期”。普通人想要理解經濟周期,可以從產業這個接觸比較多的角度入手。

首先我們把產業分成三大類,不是農業、工業、服務業的分法,而是下遊產業、中遊產業和上遊產業,這才是造成經濟周期的微觀原因

下遊產業都是大家最熟悉的消費品行業,你去買衣服,做衣服的服裝廠、賣衣服的店都是下遊產業。包括衣(服裝)食(食品飲料)住(房地產)行(汽車),還有消費電子、家電家居、餐飲零售、娛樂教育、賓館旅遊等等。

這些衣服是哪兒來的呢?中遊行業。產生面料的紡織廠,批發市場、產生縫紉機的紡織設備廠都是中遊產業,中遊的產業是指為下遊產業提供原材料、機器設備的行業。

中遊的產業又需要上遊產業提供原料,像面料的上遊就是化纖,還包括石油石化、鋼鐵建材、礦業農業、電力煤炭等等行業。

這就是一個國家經濟完整的產業鏈:消費需求是由下遊向上遊傳遞,產品供給從上遊向下遊傳遞

所以說,消費需求是最大的經濟增長動力,買買買才是經濟發展的王道。2008年以前,中國經濟的高增長是健康正常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它是由真實的下遊消費需求推動的。

當時的下遊需求有三大塊:

第一個是國民收入的提升,改革開放這麽多年,隨著收入提高,整個消費規模不斷擴大,層次也越來越豐富

第二個是出口,也就是國外的消費需求,中國加入WTO後,進入了全球產業鏈,成為產業門類最豐富的國家,沒有之一

第三塊是國家在教育醫療文化交通基建方面的投入,可以看成是國家替老百姓“消費”

此外還有一個變量:科技發展。網絡新經濟,創造出的新需求。

大家可能要問:“需求的增長”從下遊傳遞到上遊,看上去是一個有序的過程,為什麽會產生“有時增長、有時衰退”的經濟周期呢?

因為還有一樣東西影響著“需求資訊的傳遞”:人的預期——從好的角度講,叫“高瞻遠矚未雨綢繆”,從壞的角度講,那就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吃了我的給我吐出來

前面我們都是就事論事,但漏掉一個重要的因素:人的主觀能動性——人不光會總結事實,還會據此推測未來。

王總是一家文具用品公司的CEO,大家知道,文具用品這個東西,消費量很穩定,按理不太會波動。

事實也是如此,下遊的消費品行業的特點是需求比較穩定,特別是其中的生活必選消費品,其增長速度隻跟人口有關。

但這個穩定性,到了中遊就被打破了。

大家回想一下,我們到店裡去買文具時,是不是每次貨源都很充足,很少出現買不到的情況?為什麽呢?因為王總會提前生產,並要求批發商、經銷商備足幾個月的貨。

那到底要準備多少貨呢?這就是預測了,因為下遊的需求是不斷增長的,廠商的經驗是按往年的增長速度,比如8%,那今年的產能就要擴大10%,留有一定的余地。

王總回廠裡一看,現有的機器設備廠房支持不了這個新增產能,還要擴大固定資產投資。但固定資產不可能年年投資,此時就要提前預測未來三五年的產能,假如需求每年增長8%,那這次投資的產能擴張可能要放大到50%。

大家可能會想,按需生產就行了,為什麽產能總要比需求“放大一點”呢?因為有競爭

文具的需求雖然平穩,但時間分布上卻不平衡,開學集中採購文具的時候,如果供貨不及時,就會被競爭對手搶佔市場份額。所以寧可多生產變成庫存,也不能斷貨

文具公司把下遊的需求“放大”傳遞到中遊的文具製造設備商處,中遊廠商也以通常的理由再“放大”到上遊的鋼鐵行業。

上遊行業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因為投資巨大,工期也長,產能的增長比較慢,常常來不及生產,結果就是“原材料漲價”。

而且,這個漲價又受到預期影響,而被進一步放大。比如文具設備製造商明明只需要5000噸鋼材,可發現價格一直在漲,那就進一萬噸,多的囤起來。

每個中遊廠商都這麽乾,上遊材料的價格就漲得更厲害了。如果下遊是汽車、電子、家電等等本身需求就有變化的可選消費品,那波動就更大了。

以下遊為主的服務業與以上中遊為主的第二產業波動對比

上中下遊開足馬力生產,整個經濟一片繁榮。但實際上,我們知道,下遊文具的需求並沒有超速增長,那麽這些多生產出來的設備、產品去哪兒了呢?全變成上中下遊的固定資產和存貨。

存貨到了一定時候,有敏感的商家發現賣不動了,就開始低價“清庫存”,那麽生產就會停止增長。越來越多的人發現問題不對,都不敢生產,更不會擴大產能,這時,就會出現經濟衰退。

這就是一個“經濟增長——經濟過熱——經濟衰退”的周期。

衰退時人人感覺末日將至,但實際上,下遊消費能力依舊,放在倉柯瑞的文具再過一年也會被賣掉,產能過剩的機器設備早晚都會產能不足,到時候,所有的增長故事都會再來一次,這就是周期。

所以,高於人口增長速度的“經濟高速增長”,其本質只不過是“寅吃卯糧”,把未來的增長提前到現在實現;而經濟衰退也不真的衰退,而是“吃了我的給我吐出來,拿了我的給我還回來”,為此前的“經濟增長”還債。

周期的罪魁禍首是“人的非理性預期”,但話說回來,經濟沒有周期,說明人沒有夢想;人沒有夢想,那跟鹹魚有什麽區別?

由預期推動的“經濟周期”,幅度也不會太大,本質上還是健康的周期,就像潮水一樣,增長是一種“勵志”,衰退是一次“洗澡”,而且每一次試錯的過程,每一次周期,都有新的產業出現,新的明星企業誕生。

所以光有預期,問題不大,因為人的能力是有限的。但有了另一樣東西之後,一切都不一樣了,人會變成“魔鬼”,經濟衰退就有可能從“退潮”變成“海嘯”。

這個東西叫做“金融”。

銀行是如何“變錢”的

一般人對銀行的理解都是這樣的:把儲戶手裡的錢吸收進來,再把這些錢借給企業。不光是老百姓這麽認為,就連很多銀行的人都這麽理解。

這就大錯特錯了。

最簡單的證據:如果銀行把你存進來的錢,轉手借給企業,那麽你存在銀行的錢是不是應該減少了?但你去查查銀行卡裡的餘額,一分錢都不會少。

真相是:銀行放貸款的錢,根本不是你存進來的錢。如果不是金融法規的硬性約束,銀行根本不需要你的存款也能放貸款

那麽銀行到底哪兒來的錢放貸款呢?答案很魔幻,但卻是現代經濟高增長的根本原因:錢是銀行憑空“變”出來的。

放1千萬貸款的過程是這樣的:銀行會計先在借款账戶上增加1千萬,再在企業存款账戶增加1千萬,Bingo!就這麽簡單,整個國家的錢就憑空多出1千萬,企業把這1千萬用於進原料買設備,GDP就增長了1千萬。

事出反常必有鬼,錢當然不可能憑空變出來的,到底是哪裡來的呢?答案很簡單,貸款都是要還的,這一“還”,一筆存款和一筆貸款變同時消失,財富也就煙消雲散了。

金融變出來的錢不是魔術,仍然是“未來的錢”,仍然是“寅吃卯糧”。

你很可能會想,那銀行收回貸款的同時再放出來,不就可以一直保留了這筆財富了嗎?只要銀行不停放貸款,企業就能不停地擴大生產,經濟不就能不停增長了嗎?

但別忘了,前面說過,下遊的需求是相對穩定,信貸擴張導致的生產過剩,賣不掉就變成了庫存砸在手裡,企業不是傻子,才不會亂貸款呢。

正是因為下遊消費需求的製約,銀行這個魔術師大部分時間都在玩“變兔子”的小把戲,不會輕易“大變活人”。

事實上,在預期這一件事上,銀行比企業還要理性,銀行家都是這個世界上最保守,最悲觀的人,甚至老是做“晴天借傘,雨天收傘”的事——沒辦法,銀行的收益也就是存貸差,風險卻是無限的。

所以歷次經濟衰退,都是銀行率先反應過來的。

2008年,由次級債引發的金融危機導致美國的銀行不再向企業“借傘”,反而紛紛“在暴雨中收傘”,美國企業沒錢,就砍中國出口企業的訂單。

前面說過,企業的產能都是幾年前就投資下去的,原材料也是提前備好的,這訂單說沒就沒了。支持增長的三大需求中的“出口”突然消失,美國的金融危機就這麽傳導到了中國。

2018的經濟不景氣,是鈍刀子割肉,2008年卻是“斷崖式的下跌”,今年是困難,十年前是危險。而“危險”歷來都會比“困難”更容易讓人反應過度。

中國銀行家的第一反應當然也是“收傘”,不管你效益好不好,先把貸款收回來再說。因為我不收,別家也要收,這叫“囚徒困境”——哪家銀行收得早,就可以減少損失。

但這麽一來,引發了債務鏈,誰都活不了。因為金融在現代經濟中佔的比重太大了,完全靠市場自身的調節,幾乎不可能,政府就不得不出手了,全球各國金融主管部門都在乾一件事,把銀行家拉來,逼他們放貸款。

別以為只有我們這麽乾,美聯儲把各大金融大佬叫來開會,商量政府投資各大金融機構,實際上是“做人質”,不答應不讓走,哪有什麽“商量”啊。

中國的銀行平時吃的都是“存貸差”這種政策飯,到了國家有危難的時候,自然不能在一旁乾看。這就是2008年底,國家撒錢的背景。我們俗稱的“四兆”。

今天很多人對這件事不以為然,但當時每個國家都在拚命向市場撒錢,任何反對的經濟學家如果自己去做總理,也都會這麽乾。

銀行放錢,就是整個經濟“加杠杆”的過程,但銀行肯放,不代表企業肯要,企業要看到需求,至少也要有預期的需求,出口已經廢了,就只剩下居民消費和國家投資了。

既然是國家要求刺激經濟,那自然是“你行你先上”,國家投資率先啟動。

這就是加杠杆的第一步,政府加杠杆。

錢的唯一出路就是房地產?

在一般老百姓的心裡,國家投資就是國家出錢。可國家哪兒有錢投資啊,財政收入都是有明確用途的。

所謂國家投資,一般而言是“國家請客,銀行出錢,基建買單”。當時的設想是很好的,這些錢主要投向基礎建設。

借來的錢也是錢,也可以用來買東西,銀行憑空創造了“消費需求”從基建項目流向上遊產業鏈,而錢的一部分也變成工資收入,創造更多消費需求。

整個產業鏈的上中下遊馬力又全開了,開工就要投資,企業投資就要貸款,別忘了,國家的刀還架在銀行的脖子上呢。

這就是加杠杆的第二步,企業加杠杆。

看上去沒毛病,從2009年,經濟增速又開始往上,好像走出了危機,但真正的麻煩才剛剛開始。

“四兆”是政府創造“需求”刺激經濟,但問題在於,政府的基建是一個特殊的產業,既是下遊,又是上遊。基建有一定的下遊消費產業的屬性,比如政府造一個公園,免費向市民開放,本質上是政府替市民消費。但基建又有上遊原材料行業的屬性,為什麽呢?因為它有一個副產品——土地。

基建的結果之一是城市化,城市化的結果是增加土地的價值,一塊荒地,徵收價格很便宜,可是“四通一平”,規劃了商業、醫院、學校、公園等市政項目後,立刻翻十倍、百倍。而土地正是房地產最主要的“原材料”。

所以國家投資並沒有真正解決需求的問題,就算房地產開發商把房子造好了,在沒有賣出去之前,都是“庫存”,問題繞來繞去,又回到了原點——消費需求在哪兒?

所以我前面反覆強調一個觀點:只有需求增長支持的經濟增長才是健康的,否則不過是空中樓閣。

消費行業是穩健的,撒不進錢怎麽辦?可有一個行業除外,正是兼具了消費和投資雙重職能的房地產。

而且,2008年的經濟危機並沒有像經濟學家預料得那麽長期,反而是走了個V字底,從全球到中國,經濟恢復比想像的快多了。這麽一來,就造成了一個嚴重的問題——錢太多了。

還記得“薑你軍”、“蒜你狠”、“豆你玩”嗎?任何一個行業稍有機會,熱錢就蜂擁而至,又呼嘯而去,隻留下一地雞毛。

這些錢,任何一個行業的需求都無法承接,最後歸屬只有一個可能——買房。

2008年以前的房地產,基本上是正常的,增長的動力來自城市化、居民收入增長,以及房改釋放的需求。但2008年以後,為了啟動這個最大的消費市場,銀行魔術師要開始表演“大變活人”了。

“三大杠杆”完美會師

二十年前,曾經流行過一個“美國老太太和中國老太太”的故事:美國老太太年輕時貸款買房,終於在臨終前還光了最後一筆貸款;中國老太太存錢買房,終於在臨終前存夠了錢,拿到了鑰匙。

故事的力量是無窮的,比書裡的故事更有力量的,是“發生在您身邊的故事”。

一套100萬的房子,首付三成,貸款70萬,你此時的淨資產是30萬。五年後房價漲一倍到200萬,加上還掉的10萬,淨資產從30萬增加到140萬。

有人說是房價漲得太快,但你要知道五年漲100%,年化收益15%,並不離譜,但加了杠杆就是366%的收益。

房價漲得再快,發財也還是要依靠銀行杠杆來帶。哪怕房價漲幅每年隻跑平通脹的3%-4%,加了杠杆就是10%以上,也足以讓這個財富遊戲繼續玩下去。

財富效應可提升消費信心,以前給孩子買一個文具盒就行了,現在要更新,豪華別墅裝文具盒,家裡放一個,學校放一個,這就解決了王總和產業鏈上遊的廠家擴大的“產能問題”。

雖然它只是“紙上財富”,但也足以吸引後來者效仿。這就樣,最後一個杠杆——居民消費杠杆也加上去了,“三大杠杆”完美會師,中國經濟終於穩住了。

可凡事要回歸常識,房子最終還是消費品,而消費的長期增長永遠是受人口增長製約的。杠杆是“寅吃卯糧”,房貸也是把未來的房地產消費需求提升實現

出來混的,總是要還的。這麽簡單的道理,國家不會不懂,所以經濟前腳啟穩,後腳就開始“去杠杆”。

去杠杆產生的波動,疊加了經濟本身的周期性波動,這才是2018年波動的主因。

“去杠杆”就是逼債,可問題在於,銀行變錢時,個個踴躍報名,要收回時,咦,楊白勞呢?

誰都不是“楊白勞”

誰是楊白勞?這是去杠杆的首要問題。

首先,欠了房貸的人不是楊白勞,房貸是銀行真正的優質資產,要真的收回,銀行壞账率就要蹭噌噌地往上竄了。而且下手狠了,又傷及人民群眾正常的居住需求,只能控制住,慢慢來。

其次,政府更不可能是楊白勞。因為貸款已經轉給投資公司,連法人代表都換成基層員工。然後手一攤,我哪有什麽杠杆。

當然,账是不可能賴掉的,只是大部分“流動的活錢”都積澱為土地價值,變成了寬闊的路線、便利的市政,空蕩蕩的園區、空置的建案這些“暫時的死錢”,等待未來的經濟增長去消化後,才能重新變成“流動的活錢”

當然,還有一部分土地,確實從房子變成了真正的財富,但問題是它不在“欠錢的人”的手裡,欠錢的沒錢,有錢的不欠錢,有錢又欠錢的都是銀行的財神,你怎麽“去杠杆”?

能夠收回來的,就只有企業的杠杆了,但2018年的問題也正是出在這兒。當初放貸款的對象大多是國有企業,但後來不知怎麽,降杠杆的光榮使命卻落到了民企頭上。

看上去是大家一直在討論的“國進民退”,但實際情況沒這麽簡單。

2008年之前,經濟是超常增長的,之後回歸常態,但請注意,巨集觀經濟速度的變化的背後,隱藏著微觀企業競爭力的改變。

經濟高速增長期,新需求大多來自新的細分市場的增量,龍頭企業很難顧及這些小的細分市場,中小企業的增長率常常高於大企業,行業趨向分散。

而經濟常態增長或者衰退期,各行業都進入“你死我活”的存量競爭,龍頭企業憑借規模優勢,一步步收割中小企業的市場份額,行業趨向集中。

國企經過“抓大放小”的改革,“勝”下的都是“行業巨無霸”,而中小企業絕大多數是民企,“大魚吃小魚”的存量競爭,反應在中國經濟上,就給人以“國進民退”的感覺。再加上近幾年有一些對民企不太友好言論,讓民營企業家不敢投資實業,紛紛在熱錢上打轉轉,也進一步削弱了民企的競爭力。

但問題在於,民企是貢獻就業的主力,就業決定消費,消費決定增長。民企也不是楊白勞,地位絕無可能削弱,所以,企業“去杠杆”也成了不可能的任務。

而且,此時的經濟周期已經不是2008年以前的周期了,中國經濟已經被房地產深度綁架了,而房地產又具有極強的金融投資屬性,集齊了“貪婪、憤怒、嫉妒、懶惰……”的人性七宗罪,不是大起就是大落,幾乎不可能平穩小步增長。

更糟糕的是,被房地產綁架的消費者也是有預期的:房價走高,影響到無房者的消費信心;房價走低,又影響到有房者的消費預期,這等於把消費的波動也加大了。消費波動一大,上中遊的產業就更大了。

從2010年到現在,熱錢在不停的流動,但只要你一收,立刻傷及無(民)辜(企),嚇得不但收回來的錢又重新放出去,還要再賠上一筆“精神損失費”。

看上去是個死結,難道中國經濟就沒救了?回答這個問題,必須回到前面說的“經濟周期”和“信用財富”的本質上來。

2019年會更糟嗎?

前面說了,不管是由非理性預期帶來的經濟增長,還是由銀行創造的財富幻覺,只要超過人口增長的速度,其本質一定是“寅吃卯糧”,用未來的經濟潛力,來實現現在的GDP。

相應的,“經濟衰退”常常並非是消費需求衰退,而是“卯還寅账”,還過去過度增長的舊帳

所以,根本不存在什麽“去杠杆”,或者說,經濟常態增長本身就是在“去杠杆”

以房價為例,只要穩住五年不漲也不跌(其實相當於跌了15-20%),回歸居住的本質,不管是居民杠杆,還是政府杠杆,都會明顯下降,而對GDP的影響,頂多就是每年一個點,對就業的影響就更小了。

現在所謂的“去杠杆”,其實一個是控制新的杠杆,二是部分杠杆過高的行業的結構性“去杠杆”,只是今年剛好疊加了一個經濟衰退的小周期。

長期而言,要回歸常識,回歸本質,本質就是消費,只要穩住就業,消費就不會出大問題。

所以說,我個人還是比較有信心的,這次始於2018年的衰退,只是一次比較大的波動而已。

之所以樂觀,因為真正嚇人的只有“巨集觀經濟數據”,你完全沒必要關心這些被預期“汙染”的數據——人總是在蕭條時謹慎,在過熱時狂熱,再加上政府為了逆轉大家“漲時看漲,跌時看跌”的預期而進行的“平衡調節”,經濟數據已經沒有多大意義了。

我的樂觀來源於身邊的微觀資訊:

一部分人在拋售房子,但更多的人也準備入手;

雖然手機、汽車沒以前賣得好,但網紅食品排的隊還是那麽長;

酒店少了一些商旅客戶,但出國旅遊熱情一浪高過一浪;

虛高的藥價、騙人的保健品、K12過度教育等 “久治不愈的消費毒瘤”正在被一波波“清算”,其中釋放的消費力也將成為新的經濟增長動力。

但也別小看周期,畢竟,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

有一個笑話:兩個人坐電梯到了二十樓,記者問他們是怎麽上來的,一個說要不停地跑步,一個說是不停地做伏地挺身就行了。現在這部電梯又下降到起點,那兩個人終於認清電梯的本質,罵罵咧咧地準備離開。

這就是經濟周期,就像電梯來來回回,只是每一次的乘客都不太一樣。唯有認清這個事實的人,才能避開下降的電梯,等到上升的電梯。

作者|人神共奮排版| 葉開甫主編| 葉正新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