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印度封鎖防疫致1.2億人失業,中資企業夾縫中艱難求生

文|《財經》記者 王曉楓

編輯| 郝 洲

5月20日,世界衛生組織數據顯示,印度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累計已突破10萬,累計死亡3163人。如果將人口密度考慮在內,印度新冠感染造成的死亡人數遠低於全球平均水準。印度每10萬人中約有0.2人死亡,而世界平均每10萬人中約有4.1人死亡。在目前疫情最嚴重的美國,每10萬人中有26.6人死亡。

這一結果出乎外界預料,今年3月,全世界還都在擔心印度這個全球人口第二大國由於衛生條件糟糕會很快被新冠疫情壓垮。

印度是如何做到疫情“可防可控”的?在印度公共衛生基金會主席斯裡納特·芮迪(Srinath Reddy)看來,印度實施卡介苗普及接種政策可能是原因之一。紐約理工學院研究顯示,普遍接種卡介苗的國家(如日本、巴西)死亡人數少於非接種國(如意大利、美國)。印度是世界最大的疫苗生產國,印度血清研究所是世界生產和銷售劑量最大的疫苗製造商,為全球165個國家提供20種疫苗,平均每支疫苗售價50美分,是全世界最便宜的疫苗,這家公司也正在參與新冠疫苗的研發。

除了疫苗,疫情初期就開始執行的全國封鎖令也可能在一定程度上遏製了新冠病毒擴散。在過去近兩個月的時間裡,這個擁有13億人口的國家經歷了世界上最嚴格的全國居家封鎖令,每天宵禁,教育機構關閉,城市地鐵停運,餐館隻提供外賣服務,賓館、購物中心、酒吧以及影院等娛樂場所不準營業。除滿足醫療需求外,國際國內班機全部暫停。

貧民窟是金融中心隱患

“我在家工作,出門時必須戴口罩。由於封鎖,生活改變了很多,無法出門,沒有旅行,沒有幫傭,孩子們也沒法上學。每個人都被關在家裡。”基蘭·索姆凡希(Kiran Somvanshi)對《財經》記者表示。索姆凡希是印度知名財經媒體醫藥領域資深媒體人,她住在孟買,這裡是印度疫情中心。

雖然印度疫情總體情況令外界稍微松了口氣,但孟買的情況卻不樂觀。孟買是一個被阿拉伯海和多條水路環繞的半島城市,作為印度金融中心以及人口最密集的城市,這裡交織著巨大的夢想和極度的貧困,高樓林立卻也伴隨著無盡的貧民窟。隨著新冠病毒在印度肆虐,孟買遭受的打擊也最嚴重。這座擁有2000萬人口的城市現在要為印度21%的新冠病毒感染和近25%死亡病例負責。

孟買最大的敵人就是人口密度。達拉維貧民窟(Dharavi Slum)是亞洲最大的貧民窟,也是奧斯卡最佳影片《貧民窟的百萬富翁》的靈感來源。達拉維貧民窟佔地僅2.5平方公里,與北京市朝陽公園面積大小相仿,卻湧進了50多萬居民。8個人住在一間狹小房屋,這些房子是由混凝土塊和生鏽的鐵片組成的非正式定居點,綿延數英裡。隨著氣溫上升到攝氏38度,許多人無法忍受被關在室內,流落到街道上。

“印度抗疫有個很大挑戰,就是兩個世界。一方面是中上層社會,可以控制社交距離,使用運轉良好的私立醫療系統。另一方面,在貧民窟的草根社會防控疫情有難度,不僅人口密度大衛生條件差,他們看病主要依靠運轉不暢的公立醫療系統,而且他們的營生方式直接受到封鎖令影響。”印度金德爾大學副教授黃迎虹對《財經》記者表示。

達拉維目前有超過1300個病例,雖然尚未失控,但情況不容樂觀。居住在這個擁擠不堪的貧民窟中的人們飽受各種常見病折磨,從腹瀉到瘧疾。由於貧民窟人口密度大、清潔設施匱乏、人員行動軌跡難以追蹤,在這種地方引爆新冠病毒傳播,很容易演變成嚴重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使孟買本已捉襟見肘的公共衛生系統不堪重負。達拉維貧民窟自從出現首個新冠確診病例就引發全球普遍擔憂。

3月23日,一名56歲的男子走在迷宮般的貧民窟裡去看醫生。他感到發燒,咳嗽得很厲害,他是一個住在達拉維的服裝小販,當地醫生給他做了檢查,由於他沒有旅行史,當地醫生僅按照普通感冒醫治他。然而6天后,該男子帶著呼吸困難的症狀返回醫院,最終接受新冠病毒核酸檢測,結果呈陽性,他的病情急劇惡化被轉院,但為時已晚,最終不治身亡。

達拉維的這名1號病人生前曾接觸過在首都新德里參加大型宗教集會的人,那場集會在印度引大規模聚集性感染。“我們必須找到感染源。這個人是怎麽感染的,又是誰感染的?必須采取積極措施來遏製感染。”該地區助理市政專員基蘭·迪哈夫卡爾(Kiran Dighavkar)說。

孟買政府隨即啟動應急機制,派出疾控人員前往現場調查,對密切接觸者進行新冠病毒檢測,封鎖相關建築並消毒,大約2500名居民被隔離在家中,政府提供口糧。由於擔心疫情進一步惡化,當地政府還征用附近一所私立醫院,在臨近體育館設立有300個床位的臨時隔離點。除了政府,大量NGO組織免費給貧民窟住戶派發糧食、口罩和醫療用品。

為了追蹤接觸者,醫療工作者擠過逼仄狹窄的巷子,有些巷子比肩膀還窄,必須側身才能通過。醫療工作者在新冠病毒密切接觸者手上蓋上厚厚的墨跡印,讓他們在室內自行隔離兩個星期。警察在主要道路上巡邏。數百人新冠病毒檢測呈陽性,一些人已經死亡。70多名孟買記者也感染上了新冠病毒。

雖然政府采取緊急措施,但仍不能完全抑製新冠病毒傳播。“達拉維感染病例的不斷增加在孟買引起恐慌,人口密度高是新冠病毒在那裡迅速傳播的原因。雖然政府正在采取措施控制新冠病毒,對脆弱地區的人們進行檢測,但也未能確保有效封鎖,防止人們因非必要的原因外出。”索姆凡希對《財經》記者說。

孟買的富人區居民越來越擔憂貧民窟的疫情,因為貧民窟的幫傭階層將這兩個天壤之別的世界連接起來,也會將新冠病毒在這兩個世界之間傳播。印度中上產階級大都要使用幫傭,從打掃衛生到開車,價格在每月400元至1000元人民幣。他們大都住在貧民窟,封鎖政策讓幫傭暫時失業在家,然而一旦封鎖政策結束,這種幫傭服務就會恢復,即使某個家庭顧慮新冠病毒傳播不使用幫傭,其他家庭也會使用,他們的生活離不開幫傭,因此很難阻止新冠病毒傳播。

“孟買目前新冠疫情暴發點主要在富人區,由富人區傳給窮人,所以才實施封鎖政策,幫傭住在貧民窟,如果不封鎖真可能在貧民窟引爆新冠病毒傳播。”黃迎虹說。

解除封鎖遙遙無期

封鎖令被認為是印度政府控制疫情的關鍵舉措,印度實施封鎖政策速度比很多歐美國家迅速,3月24日宣布封鎖時,全國新冠病毒確診病例為500多宗。相比之下,英國出現6700例時才宣布,意大利一直等到有9200多病例才進入全國封鎖,封鎖政策必須在疫情剛有苗頭時實施才有效,若疫情擴散則為時已晚。

印度總理莫迪深知若沒有及早做準備將會面臨什麽後果,他在 4月14日延長封鎖令時曾表示,印度並沒有等到問題更嚴重時才來處理,而是問題一出現,就迅速決定怎麽處理它。無法想像如果不做出如此迅速決定,情況將會怎樣。

黃迎虹認為,印度政府頒布封鎖政策很及時,快速有效。“莫迪政府有堅定決心,在只有幾百個確診病例時就果斷實施封鎖,而不是等待病例繼續上漲才封鎖。很多人預測印度會上千萬上百萬,如今只有10萬確診病例,可見封鎖政策效果不錯。封鎖為印度爭取到時間,在一個半月時間裡,制定計劃,準備醫療設施和口罩,製造試劑,做好長期慢性病準備。

印度暫時避免了最嚴重後果,但現在還不是樂觀的時候,數據顯示,儘管封鎖令仍在持續,印度過去一周確診病例還是增加28%。印度觀察家研究基金會高級研究員烏曼·柯瑞安(Oommen Kurian)認為,“病例激增勢必會發生,只要解除封鎖狀態,這是我的直覺。印度已成功按下暫停按鈕,現在的問題是我們不能永遠處於暫停狀態。”

封鎖令使印度經濟付出高額成本,大多數經濟活動陷入停頓。印度經濟監測中心(CMIE)數據顯示,印度失業率曾一度27.1%,儘管目前有所回落,但也高達24%,4月份有超過1.2億印度人失業,其中9130萬是小商人和勞工。另外,相當多的合約工和自由職業者也失去工作。

印度非正式工作崗位雇用了90%的勞動力人口,隨著建築業的停工以及城市暫停公共交通,他們首當其衝。曠日持久的宵禁和企業的持續停工以及封鎖令的解除日期尚未確定,有正式工作的人也可能無法幸免。印度媒體,航空,零售,酒店,汽車等各個行業的大型公司在最近幾周都宣布了大規模裁員計劃。

5月17日,印度政府第三次延長了全國性的封鎖措施,新的封鎖令日期截止到5月31日。宵禁政策仍然繼續執行,大部分學校、商場、電影院和其他公共場所仍將關閉,地鐵繼續停運。

“我不支持第四次延長封鎖,尤其是考慮到沒給那些受到封鎖影響的人直接經濟援助。許多人在旅遊、酒店和零售等行業失去了工作。”索姆凡希直言。

不僅是工人失業,專家還預測,許多中小企業可能會完全倒閉。印度政府緊急推出一項包含貸款項目和其他舉措的大規模救助計劃,旨在支撐中小企業,向其提供低息貸款和政府工作訂單招標。這項計劃僅針對印度本國企業而不包括在印度投資的外國企業,中資企業並未被包括在計劃內。

中資企業無法開工白搭房租

近年來,很多科技企業赴印度投資,在古爾岡和諾伊達兩地建廠房和辦公室。手機等IT產品是中國企業在印度落地生產的主要產品之一,因新冠疫情肆虐,印度政府在3月頒布封鎖令後要求多家智能手機工廠停產,其中不少是中國知名品牌,它們停止了在諾伊達地區工廠的生產。

大型手機生產商因為疫情停工,也波及下遊產業鏈。隨著多家中國手機生產商落地印度,為這些手機生產配件的中國企業也紛紛赴印度建廠。李洲(化名)所在的公司總部在深圳,生產手機充電器和適配器等電源產品,他去年來到印度負責在這裡建廠投產,原本準備今年年初開始落地,但疫情打亂了計劃。

“ 2月初印度暫停中國人簽證,很多企業的工作人員無法來印度。原本要招人,但現在也要暫停,因為一旦簽訂勞動合約,很難解除。疫情讓很多中國人不願意來印度務工,這影響企業運營,很多中國企業都很擔心這個問題。”李洲對《財經》記者說。

不能開工困擾著很多中資企業,因為房租和工人工資要照付,據悉,有的中資公司每個月房租和工資等開銷接近1000萬元人民幣。只有很少企業未雨綢繆,在疫情開始前談判房租時做好避險措施,加入因疫情暴發可減租條款,但大部分企業都沒有,只能承受損失。在古爾岡,1.5萬平方米的廠房一個月租金要30萬元人民幣。

對於中小型中資企業而言,形勢更加嚴峻。因為這些企業账面資金不多,不能確保能否在疫情結束前資金周轉順暢,面對封鎖令的延長,一些華商不知道還能撐多久。

封鎖令的延長也就意味著印度政府目前工作重心仍是應對疫情。“邦政府試圖在遏製新冠病毒和開放經濟之間取得平衡,允許一些活動,允許人員在邦與邦之間流動等。但重點仍然是遏製疫情,而不是國家經濟。”索姆凡希說。

目前印度跨邦交通尚未完全恢復,除非申請通行證,再加之每個邦之間抗疫政策也不同,這導致印度各邦處於孤島狀態。諾伊達和古爾岡雖然地理距離相鄰,但所屬兩個邦,因此防疫政策不同,仍不暢通。這種孤島狀態直接影響企業復工後招工和物流運輸。印度經濟監測中心(CMIE)首席執行官馬赫什·維亞斯(Mahesh Vyas)認為,印度各地區不能如同在孤島上運作。人員、商品和服務需要流動性,供應鏈需要在企業失去流動性之前開始運作起來。

封鎖令讓印度停擺,產業鏈也近乎停滯,很多企業即便申請復工成功也選擇觀望態度,一方面當地政府只允許 33%左右工人復工,另一方面,也要看市場反饋,現在產品只能線上銷售,影響訂單。“以手機行業為例,封鎖期間印度人減少手機購買量,導致訂單下滑,上遊企業銷量降低,下遊企業訂單也相應減少。”李洲說。

疫情走向將直接決定印度能否盡快復工,也決定著很多中小型中資企業的命運。這其中存在太多隱憂,其中之一就是農民工返鄉潮是否會在全印度引爆疫情,一旦疫情有所抬頭,那麽復工將更加遙遙無期。許多失業的民工正在逃離孟買這樣的城市,印度疫情最嚴重地方集中在城市圈,成千上萬農民工在數百英裡返鄉旅程途中也可能進一步擴大新冠病毒的傳播範圍,正如新加坡伊麗莎白山諾維娜醫院的傳染病專家梁浩楠(Leong Hoe Nam)所言,只需一個超級傳播者就可以扭轉成功局面,世界上沒有任何國家承擔得起。

這種潛在的風險對印度猶如潛在的火藥桶。黃迎虹對此表示擔憂,在他看來,目前印度疫情主要在大城市圈,醫療系統比較好。新冠病毒千萬不要進入印度農村,那就麻煩了,因為農村主要是公立醫療系統,且條件比較糟糕。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