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演員、製片人梁靜:作為導演,如何引導演員表演?

演員梁靜:“黃渤在拍攝《鬥牛》的時候,拍攝一個牽著牛走過一片地雷區,被炸,牛臥下保護黃渤的長鏡頭。各部門都必須特別專注的配合,最終這一個鏡頭拍了將近2天,應該是拍了將近100條才完美完成。黃渤就說他是因為這個鏡頭養成了一個好習慣,必須隨時高度集中,隨時保持最好的狀態,因為萬一牛演的比他好,導演一定會用牛好的這一條,那就太遺憾了,哈哈,這就是一個“論影帝是如何煉成”的故事,所以好演員只會想要好結果,過程累不累已經不重要,因為他知道對結果負責也就是對自己負責。”

作者:演員梁靜

編輯:wang 先生

版式、設計:王巍

獲梁靜女士授權發布

伴讀音樂推薦《十年之後》

我出演的第一部影視作品是電視劇《女子特警隊》,那會兒我只是解放軍藝術學院戲劇系一年級的學生,對於影視表演幾乎是沒有多少經驗的。但我非常幸運,第一部戲就遇見了一個特別會引導演員演戲的導演---陳勝利。他要求我們必須提前進部隊體驗生活,所有演員必須熟絡起來才能開機。於是我坐了三天火車從北京到了成都,開始了前期準備。

看了劇本之後,我自己覺得並不合適出演鬱鬱寡歡的女一號鐵紅,似乎更適合演生動活潑的女二號沙學麗。可導演最初定的就是讓我演鐵紅啊,怎麽辦?沒辦法,先體驗再說吧。通過半個多月部隊的體驗生活,導演逐漸了解了真實的我,居然在開機之前主動提出讓我來演沙學麗。我非常開心的接受了導演的角色調換,這對於第一次演戲的我減少了壓力,因為角色與我本人相近,演起來就沒有那麽費勁。

說到這裡,可以劃重點了:導演準確判斷演員的能力很重要。什麽樣的演員適合演什麽類型的角色,判斷對了,導演與演員的溝通就會更加順暢

正式開拍之後,因為《女子特警隊》那部戲裡只有三個是專業演員,其余的都是真正的武警指戰員,這些非職業演員毫無表演痕跡的表演,給了我一個非常好的創作環境;導演呢,為了這些沒有表演經驗的演員,沒有按常規分場景拍攝,而是選擇按劇本的場次順序來順拍,也就意味著同場景多次進出。雖然這麽拍增加了拍攝難度,但這種方式對演員保持連貫且準確的情緒是非常有幫助的。劃重點:也可以這麽理解,有經驗的導演會先全面了解自己的演員,再制定拍攝方案,甚至可以根據不同演員的狀態來調整合適的拍攝手法,讓演員能夠在最輕鬆的環境、最自如的狀態下完成導演需求的表達。再說一個小插曲,在拍攝過程中我的腳踝不幸骨裂,差一點就沒辦法繼續演下去。但導演直接按照真實發生的情況把劇本給改了,我就真的拄著拐杖演了好幾集戲。再劃重點:這也是好導演的應變能力,不僅不會給拍攝造成傷害,反而加了一筆別樣的色彩。

《女子特警隊》帶給我的不只這些。當時我一直覺得自己演的很好,可有一天導演突然跟我說:“你還不夠走心”。我聽完一下就懵了:“我還不夠走心?您讓我哭多少條我都哭的出來,還不夠走心嗎?”後來導演告訴我,很多時候演員光感動自己沒有用,必須要借助一些技術和方法,讓內心的感動外化,讓外在趨於表面的動作內化,這樣才能呈現有層次的表演、才能感動到觀眾。“走心”兩個字當時對我來說非常抽象,但最終悟到其中的道理,為我今後的表演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礎。

很多導演都獨具慧眼, 管虎就是這樣一位。他擅長挖掘有天分的演員,能讓好演員好上加好。比如:從來沒有學過表演的黃渤 “小黃”。在老虎的挖掘和引導下,他順利完成了《上車走吧》《黑洞》《生存之民工》等等經典影視作品,並且憑借跟管虎合作的第一部電影《鬥牛》就獲得了金馬獎影帝。

除了會“看”,老虎也很會“說”。這個說指的就是溝通、跟演員聊表演。他清晰準確的溝通方式,能讓演員快速領悟他要表達的內容。老虎跟演員溝通非常與眾不同,特別擅長用一個字或一個詞給角色定位。比如拍《老炮兒》的時候,劉樺跟老虎聊“燈罩兒”應該是個什麽樣的人,老虎就用老北京話裡的一個字兒“苶”(nie)來形容。“苶”指的是特別慫、沒骨氣、看起來沒什麽精神。雖然只有一個字,但足夠生動形象,劉樺聽完立馬懂老虎想要的角色是什麽。基準找到了,後面就很好演了。

拍《八佰》的時候,老虎就用動物來形容每一位士兵的性格。比如: 張譯演的老算盤是貓,賊滑、會看臉色;王千源演的羊拐是狼,冷酷、孤獨;

薑武演的老鐵性格像看門狗,平時狂吠不已、仗勢欺人,遇事躲家裡;歐豪演的端午是牛,溫和敦厚,但善良堅韌且持久;

杜淳演的謝晉元是鷹,性高遠而身孤傲,觀察力準確至極;張俊一演的小湖北是馬,他象徵新生命奔騰不止,對外界充滿好奇和希望.....

說到俊一,《八佰》是他的第一次演戲,難度這麽大的情況下,他依然完成的很好,這跟導演的準確溝通是分不開的。就算十幾歲的孩子不知世事,但在導演的引導下,他依舊可以知道做一個什麽樣的表情或動作,就可以達到導演要的東西。所以說回導演本身,劃重點:導演一定要明確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麽。

突然想到其實我也做過導演,哈哈。2014年的時候,我給FIRST電影展拍過一個宣傳片叫《治不好了》,用了黑白默片穿插字幕卡的形式,風格很誇張、荒誕,是向南斯拉夫國寶級導演庫斯圖裡卡的《地下》致敬的一部作品,還被選為2014FIRST最佳開年短片。

當時請了很多導演朋友來出演,陣容特別強大: 管虎、張一白、曹保平、張元、高群書、 楊樹鵬、唐曉白、 伍仕賢......當時在北京的導演朋友們能來的都來了!

拍攝時間很緊張,就只有一天。雖然做了簡單的拍攝計劃,但其實我也沒那麽清晰該怎麽跟這些“大牌”演員說戲。最終在過程中我發現,這跟演戲一樣,不能有雜念,必須要專注要自信、要明確自己要的是什麽。劃重點:演員導演之間必須相互信任。這些大導演在做了我的演員之後,對我的要求是百分之百聽從、一萬個信任。這就是一個非常好的合作基礎,加上所有導演幽默、詼諧、充滿創造力的表演,於是誕生了這部獨一無二的荒誕短片。

近幾年,我一直在關注與扶持開發年輕導演的電影項目。但在扶持項目的過程中,發現了幾個問題。劃重點目:年輕導演實戰經驗實在太少。早年間多數大導演都有過做基礎工作的經歷,這是現在的年輕導演非常欠缺的。換句話說,現在做導演的門檻太低了,不願意吃苦、不願意從劇組基層做起,不願意像遊戲闖關一樣逐步積累經驗。因為經驗不足,很難預判拍攝過程中會發生什麽。沒有預判,當突發狀況發生時只能選擇妥協,毫無準備的妥協就會導致整體丟分,這其中自然也包括與演員的溝通。

所以針對年輕導演與演員的合作、在創作中避免踩雷,我也要劃幾個重點:首先,年輕導演一定要一步一步、腳踏實地從基層學起。至少跟著有豐富經驗的導演,做個2-3部的執行導演。因為執行導演是最直接鍛煉溝通能力的,是幫助導演傳遞想法給演員、提高他們之間溝通效率的載體,就相當於導演和演員之間的傳話筒。所以在“傳話”途中,你不僅能學會導演想要什麽,為什麽要,怎麽要?還能加速鍛煉跟演員有效溝通的能力、說戲的能力,以及讓各部門準確接收導演的信息。只有把跟各部門溝通的能力練好了,自己將來做導演才不至於浪費溝通和說戲的時間。

其次,學會給每一場戲提前畫分鏡頭。提前這兩個字非常重要!學會提前預覽,看看這些鏡頭是否能達到自己想要的效果和情緒,提前做到心中有數。這樣在拍攝中才能知道哪些鏡頭能起到什麽作用、哪些鏡頭必不可少,哪些鏡頭能把情緒推到準確的情節點上。因為在拍攝現場隨時都會因為各方面問題產生變化,只有在你提前做好了準備,這些外來因素才不至於打亂你的計劃和想法,才不至於亂了分寸。如果時間足夠,建議年輕導演多拍不同角度的鏡頭,以便在剪輯時給自己更多的空間和更多的可能性,來彌補一些在拍攝中遺漏掉的分數。

然後:希望年輕導演必須多學後期製作、後期剪輯。剪輯是影視作品的第三度創作。很多拍的不好的作品,最終可以通過後期剪輯和重新包裝成功挽救回來。所以,導演必須知道什麽是剪輯點、怎麽去剪戲。通過後期剪輯,了解一場戲到底需要多少鏡頭量才能把戲講清楚講好看!如何通過剪輯,讓之前拍攝的素材,最合理的剪出劇本裡所需的表演、情感、節奏感和情緒,包括整體風格等等。

劃重點:只有上了剪輯台的鏡頭才是有剪輯點的,所以拍攝過程中請別隨便喊哢。雖然現在年輕導演都自己寫劇本,但自己會寫劇本其實只是成為一個導演的基礎條件之一。但會寫不代表就會導就會拍,這直接涉及到將文字轉化成影像的能力,這個過程才是最難的。必須養成大量閱片的習慣,好作品經典作品反覆看,反覆研究人家的鏡頭設計、研究人家的鏡頭語言、培養正確的剪接意識。

前期準備都做好,真正到實操的時候了。

第一,學會讓演員現場走戲,讓演員和機器融為一體。走戲能提前發現問題、是讓演員和各部門能提前做好各種準備的基礎。導演和攝影師可以通過走戲知道演員有可能會演成什麽樣,他們能拍成什麽樣,如何用攝影機去幫助演員、如何借用演員表演的調度來幫助每一場戲達到所需的目的。這些最基礎的因素都沒有做到位,演員和導演就沒有辦法做到更好地融合。管虎導演的習慣是:每天拍攝結束,盡量帶著演員一起去第二天拍攝的地方複景和走戲,提前設計好鏡頭和調度,保證第二天的現場時間不被浪費。

第二,千萬不要把自己理解的角色強加給演員,必須給演員自己創作的空間。學會提前溝通,導演必須提前跟演員聊好人物基調、甚至表演細節。這些都應該是雙方聊出來的,而不是按照任何一個人的意思來。對於演員,只有一切都提前聊明白,在實際表演的過程中才能杜絕不該發生的錯誤。

第三,千萬不要機械地cue演員表演,而是注重用劇情和情節來引導演員。

舉個例子:

【錯誤示範】

一男一女獨處,女的給男的包扎傷口。

導演:她給你包扎的時候,你看她一眼,就看一秒,然後看向別處,數三秒之後再抬頭看她三秒,然後再。。。

這樣細節控的導演就是不尊重演員的能力,表演出來的一定沒有真實情感,關鍵演員甚至都不明白導演讓他們做這些動作是為了什麽。

【正確講戲應該是這樣的】

一男一女獨處,女的給男的包扎傷口。

導演:這是你們第一次近距離接觸,能聞到彼此的呼吸,你要忍不住抬頭看她。。。

這些話雖然很抽象,但情緒準確傳遞,對表演是很有很大幫助的。

第四:迅速熟悉演員的習慣。適度配合演員的表演習慣其實也等於讓演員為你所用,翻過身來配合你。比如這個演員的激情戲(哭戲)幾乎都是前三條最好,那就盡量保護好演員的情緒,盡量在前三條把所有景別的鏡頭都拍了。畢竟演員不是機器,很難保證每換一次景別情緒都是一樣飽滿。所以盡快摸清規律,準確的拍攝到演員情緒最飽滿的表演,否則對演員的情緒、體力都是消耗。

劃重點:導演想征服演員,最重要的就是清晰自己的想法。對演員來說最可怕的事情其實就是導演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麽。一定記住,想做導演和真正做導演之間有十萬八千里的距離。劇本是你寫的、演員是你找的、你必須知道怎麽拍,必須能駕馭一切,否則就別做導演。

也有年輕導演問過我,遇見資深演員、大牌前輩應該怎麽溝通?其實演員和導演是“相輔相成”的關係。年輕導演和大演員合作,首先是尊敬,態度上盡量謙虛,其次是不卑不亢,該堅持的還是要堅持。這點自信心必須有,人家是看了劇本才來演你的戲,某種程度上已經是對你的一種認可。但如果在實際操作中確實有困難達不成共識,盡量保證做到先按照導演的想法拍一條,再按照演員的想法拍一條,相互尊重。

最後,舉一個演員特例:黃渤在拍攝《鬥牛》的時候,拍攝一個牽著牛走過一片地雷區,被炸,牛臥下保護黃渤的長鏡頭。各部門都必須特別專注的配合,最終這一個鏡頭拍了將近2天,應該是拍了將近100條才完美完成。黃渤就說他是因為這個鏡頭養成了一個好習慣,必須隨時高度集中,隨時保持最好的狀態,因為萬一牛演的比他好,導演一定會用牛好的這一條,那就太遺憾了,哈哈,這就是一個“論影帝是如何煉成”的故事,所以好演員只會想要好結果,過程累不累已經不重要,因為他知道對結果負責也就是對自己負責。

導演也一樣,結果才是最重要的!大銀幕上沒有機會給你解釋,是因為演員不配合你才沒拍好,是因為美術沒布置好、道具沒準備好你才沒拍好,不配合也好,沒準備好也好,都是你的能力帶來的。一切結果的承受者就是你,就是導演。所以一定提前想明白,提前!!!結果最重要!!!

呃……不知不覺又說了辣麽多。時間長了就了解我了,語無倫次是我的風格,多多包涵!希望對大家有幫助。繼續加油吧,熱愛電影的人們!

END

了解黑白娛樂的精神基因,可以翻閱我們更多報導及案例。不要讚賞要評論,喜歡我們的態度和文章,就轉發或留言給我們吧。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