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軍旅筆記 吳建國

麥種

八路軍的這支部隊東渡黃河一年後,營長接到命令,要他率部在陳川鋪的公路口上,阻擊進山掃蕩的日軍,時間四個小時,以掩護根據地的黨政機關和人民群眾轉移。這是日軍的一次局部行動,很突然,天剛亮,日軍就到了。來不及構築工事,借助有利地形,一百多名八路軍幹部戰士,阻擊日軍兩個中隊的衝擊。戰鬥至中午時分,已經完成了阻擊任務,但敵人的攻擊沒有間斷過,這使得部隊沒有調整的時間和余地撤出戰鬥。直至天黑,全營剩下的三十多人中,有輕重傷員十多名,營長命令,掩埋好犧牲的戰友,就近撤到公路裡側一個叫魚兒溝的小村裡。

魚兒溝四面環山,進村的路只有一條,在懸崖和深山溝的中間,像一條靠山的河岸,很窄,驢車勉強能通過,長度足有三百米。營長熟悉這裡的地形,只要封鎖了進村的路,村裡是相對安全的,這有利於救治重傷員。

“你們、你們是八路軍?”黑暗中,是一個老人的聲音。

“是的,老大爺。” 營長迎上去,“你老人家怎麽沒走啊?”

“是村長讓我等著的。”老人看到了躺在院子裡的傷員,一邊讓大家進屋,一邊仰起頭喊:“客來了——!客來了——!”

營長和他的戰士們都在納悶,不一會,村裡幾十口人都回來了,男人們的肩頭都搭著一圈圈攀山用的麻繩。

村長和這片幾個村的幹部,是春天裡在縣裡開會的時候,認識營長和這支部隊的。上午,他們站在山頂上,看到大隊人馬朝西北方向緩慢移動,如果不是營長和他的戰士們阻擊日本鬼子,整條公路上定會血流成河。村長由此想到,魚兒溝離山口最近,打阻擊的隊伍說不定會到村裡來,因此和鄉親們商量後,決定不走了,就在山上等。

“家家戶戶,點火燒水做飯;劉七狗,把你家的藥拿出來救治傷員;五柱你們三個把獵槍扛在肩上,到村口去放個哨,你們耳朵尖,聽仔細了,有動靜馬上向八路軍的同志們報告。”村長對營長說:“我估摸著,天亮前,鬼子不敢進來的。”

營長還是不放心,他和村長一起來到村口。“鬼子的傷亡也很大,又打亂了他們的掃蕩計劃,他們是不會甘心的。現在,外面的道路已經被鬼子封鎖了,我們要做更長時間的準備。”

村長點點頭,“我這就去安排。”

晉西北的初冬,半夜裡已經寒冷難當……很快,戰士們每人吃到了一大碗滾燙的麥粥。天亮了,守在村口的營長習慣地觀察著地形,他發現旁邊的這條深溝寬足有一百米,底部流淌著的水道有兩米寬,兩側都是田地,這就是魚兒溝,多麽好的地方!衛生員來了,他向營長報告:傷員都處理好了,老鄉拿來的藥很管用。他還報告說:“村長和大家商量後,把全村一百多斤麥種拿出來了……”

營長的眼睛濕了,他對守在工事前的戰士們說:“同志們,老百姓把麥子種在我們身上了,我們一定要消滅日本侵略者,還老百姓更多的麥子,讓他們過上豐衣足食的日子!”

覺悟

車副參謀長分管車輛裝備,新兵們誤以為,部隊的首長管什麽事,就稱呼什麽姓。因此,一位管後勤的副團長本來姓李,我們都叫他後副團長,鬧了笑話。

車副參謀長是老革命,1946年16歲的時候,從少年兒童團直接轉入了縣大隊,那年,他加入了共產黨,當了縣大隊的分隊長。他說,他的革命生涯裡,有過兩次重要轉折。

第一次,他因為想娘悄悄跑回了家。娘知道兒子沒有請假是犯了紀律,往他手裡塞了幾張雞蛋烙餅,叫他連夜回到隊伍上去。他穿過膠煙公路的時候,正好碰到野戰軍從前方押解俘虜回來,天蒙蒙亮,他站在路邊數著俘虜,心裡甭提多自豪了,仿佛是自己參加了戰鬥一樣。這時,跑步過來了幾名野戰軍的戰士,大聲命令他:“入列!”他們一定是把他當成開小差的俘虜了。他說:俺是縣大隊的,自己人。野戰軍的戰士們居然沒有相信他的話,他被推進了俘虜的隊伍裡。在萊山的俘虜教導團裡,填寫情況表時,他如實說了未請假離隊回家看娘的事實,教導團政治處的領導喜歡這個倔強的小戰士,說:你一個毛孩子,留在這裡好好學習學習吧,等提高了覺悟,再讓你歸隊。

縣大隊的分隊長成了俘虜教導團裡的學員,他情緒低落,捂著耳朵不聽政治教員講課。他編入的這個中隊是國民黨軍隊的大半個營,營長是個有文化的人。這天,他對他的部下說:“弟兄們,我們以前為誰打仗?為一個專製腐敗的政府打仗;共產黨解放軍為誰打仗?為老百姓。在共產黨的地盤上,土地分給了每一個老百姓!因此,我決定加入解放軍的行列,跟著共產黨,為每一個老百姓都得到土地,都得到幸福安康的日子而戰鬥。”

他愣了,他是第一次聽到曾經的敵人講的革命道理。

教導團的領導表揚了這位營長,說他有很高的政治覺悟。這個中隊也因此全部編入了華東野戰軍的部隊,國民黨軍隊的營長當了解放軍的營長。

他回到縣大隊後不久,他所在的縣大隊也編入了野戰軍的系列,他的心裡一直記著這位營長的話,他想,就連過去的敵人都說共產黨好,那俺們自己還有啥說的,跟著共產黨,一心一意乾革命唄。

第二次轉折,發生在淮海戰役的戰場上——他當連長不久,華野首長命令他們團連夜強行軍135裡路,在沂河一線設伏,阻擊國民黨軍兩個師的增援,這個戰略意圖的後面,還有防止從我軍包圍圈裡突圍的敵人和這兩個師會合的可能。急行軍是以連為部門各自行動的。甚至營連級的指揮員都清楚,影響這個仗製勝的不利因素是遠離大部隊的後勤保障。他率領的連隊最先趕到沂河邊構築工事,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隨他們連行軍的老百姓的支前車隊也到了。這場阻擊戰打了七天,七天裡,彈藥物資沒有中斷過,重傷員都得到了救治,不幸的是,他們連身後支前的老百姓也出現了犧牲,而犧牲的這八個人都是來自一個叫鬥溝的村莊。他自責難當,撤出戰場的時候,他和全連的戰士們跪拜在犧牲的老百姓墳前,這個時刻,他明白了一個道理,人民的支持,才是一支軍隊取得勝利的基本保證!

部隊渡江後他當了營長,那年他剛20歲。他帶兵打仗的辦法很多,但政治思想工作的方法卻很簡單,就是給戰士們講俘虜教導團裡這個故事,講沂河阻擊戰時老百姓的支持和犧牲。新中國成立後,到六十年代初期,他已是東南前線後勤基地的副師級司令員了,他還是用這兩個故事兩段話,勉勵自己也教育他的下屬。在後勤基地建設初期,為少挖一棵老百姓祖傳的橘子樹,他讓進入營區的大路轉了很大一個彎。

“文革”開始前,後勤基地撤銷了,他調到內地某機場擔任正團級場站站長。八年後,這支部隊精簡了,他調到我們部隊擔任副團級副參謀長。他沒有向組織提任何要求,堅決服從命令履行職務。車副參謀長精通業務,嚴格要求自己,嚴格管理部隊,知道他革命經歷的人,都為他感到惋惜。他還是講這兩個故事兩段話,讓我們這些新一代的幹部戰士深受教育和鼓舞。戰備油料存儲不足,他親自駕車組織搶運油料,連續兩天兩夜沒有合過眼。基層連隊戰士的父母來部隊駐地治病,都可以用他的工作車接送病人,月底發工資的時候,他自己到財務科交汽油錢。

八十年代末,他到了退休的年齡,部隊黨委向上級請示,想讓他享受師級待遇辦理離休,他知道後,直接打電話給兵部首長,“為我一個人改變一條部隊的規定是不應該的,想到那些犧牲的戰友,看到今天老百姓的生活,我的心裡充滿了內疚和不安……”

後記

2020年4月14日上午,我收到黃浦區基層黨建信息管理系統的微信:今天是您入黨41周年的紀念日,希望您牢記入黨誓詞,不忘初心,為實現夢想努力拚搏……

這個時刻,我又想起了近二十年軍旅生活中遇到的許多共產黨員,他們讓我心潮澎湃,夜不能寐!說“老百姓把麥子種在我們身上”的是我們兵部的首長,這位當年的八路軍營長,一生都在踐行“還老百姓更多的麥子,讓他們過上豐衣足食的日子”;時刻感到愧對犧牲的戰友和老百姓的車副參謀長,濟南戰役的時候被炮彈削掉了右邊的臀部,他一生拒絕領取《傷殘軍人榮譽證》,他心裡的內疚和不安,恰是形成一個共產黨員思想品格和覺悟的基礎。

今天,記錄這樣的故事,對於我,本身就是一堂黨課,他們又一次讓我感到自豪和榮光,感到來自於這個稱號的巨大力量!當年的八路軍營長和車副參謀長等老一輩優秀的共產黨員,他們的初衷和精神實質,就是自覺的奉獻和犧牲,就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如果缺少了自覺的奉獻和犧牲,共產黨人的任何語言都是蒼白的;如果遠離了為人民服務這個宗旨,任何鼓動和宣傳都是無力的!

2020/4/27

作者:吳建國

編輯:錢雨彤

責任編輯:舒 明

*文匯獨家稿件,轉載請注明出處。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