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一碗雞髓筍,一盤果子狸的背後,隱藏著賈母說不出口的秘密

賈府中福壽雙全的老太太賈母,有一個很特殊的愛好——喜歡將自己的飯菜,賞賜給兒孫們。第七十五回,老太太再一次對自己的飯菜,做了重新分配。

一碗紅香稻米粥,賈母接過來,吃了半碗,吩咐道:“將這粥為鳳哥兒送去。”此時的王熙鳳,因為添了下紅的毛病,不常出來。這碗紅香稻米粥,可以補血,是最適合王熙鳳的,賈母的這個安排,再合適不過。另有一碗雞髓筍,是賈政孝敬母親的,賈母命人搭配上一盤風醃果子狸,吩咐道:“給顰兒、寶玉兩個吃去。那一碗肉給蘭小子吃去。”

一碗雞髓筍,一盤風醃果子狸,是賈母送給兩個最疼愛的孫輩的飯菜。這可能是賈府中很平常的一件事,但細品之下,才能體會到賈母的用心良苦。

自從大觀園中添了小廚房,賈府中的少爺小姐們,便各自在各自的房裡吃飯,若是誰偶爾興致來了,也可以去找別的姐妹們一起吃。賈母的這個吩咐,則表露出來,她刻意讓黛玉和寶玉到一處去吃飯。

否則,這雞髓筍和果子狸,究竟哪一份給寶玉,哪一份給黛玉?只有他們在一起吃飯,才能體會到賈母的疼愛之心。為什麽賈母會暗示他們一起吃飯?這其中隱藏著賈母說不出口的秘密——希望他們多親近,因為他們就是賈母眼中最般配的一對兒。

賈母表現出來的這層意思,在《紅樓夢》中還有很多次暗示。第五十七回,因為“慧紫鵑情辭試忙玉”,賈寶玉頓時死了大半個了,等襲人將紫鵑找了過來,賈母也已經到了怡紅院,見了紫鵑,眼裡幾乎噴出火來,罵道:“小蹄子,你和他說了什麽?”嚇得紫鵑忙道:“並沒有說什麽,只不過說了幾句頑話。”

等賈母弄明白紫鵑只不過是說了一句“林妹妹要回蘇州”,賈寶玉就犯了呆病,流淚道:“我當有什麽大事,原來是這句頑話。”對紫鵑也完全沒有了任何火氣:“你這孩子,素日最是個伶俐聰敏的,你又知道他有個呆病,平白地哄他作什麽!”

從怒衝衝的一句“小蹄子”,到很親昵的“你這孩子”,賈母這態度,變化夠快的。究其原因,是因為紫鵑做的這件事,是老太太早就藏在心裡頭的,她根本不會放黛玉回蘇州去,賈寶玉的病也根本就不成問題,老太太也就根本沒有必要再懲罰紫鵑了。

再往前追溯,賈母也早就在刻意讓這兩個孩子親近。林黛玉剛進賈府的時候,因為兩個人都還小,便都住在賈母的房裡,等開了春,賈母才給他們分別安排房間。這也就讓林黛玉和賈寶玉,從小兒就比別的姊妹們接觸更多,感情也更好。

“大觀園試才題對額”的時候,賈母心疼孫子被賈政拘束了半天,一疊聲地找寶玉,丫頭們回說在林姑娘房裡呢。賈母立刻笑道:“好,好,好,讓他姊妹們一處玩玩吧,才他老子拘了他這半天,讓他開心一會子,隻別叫他們拌嘴,不許拗著他。”

賈母的這個心思,雖然不能明說,但賈府中的人也大都看出來了。王熙鳳是最愛拿著寶玉和黛玉開玩笑的,甚至直接當著眾姐妹們的面笑道:“你既吃了我們家的茶,怎麽還不給我們家做媳婦?”……“你瞧,人物、門第配不上,還是根基配不上?模樣兒配不上,還是家私配不上?哪一點玷辱了誰呢?”

二門上的小廝也都心知肚明,賈璉的小廝興兒告訴尤二姐:“……將來(寶二奶奶)準是林姑娘定了的,因林姑娘多病,二則都還小,故尚未及此。再過二三年,老太太便一開口,那是再無不準的了。”

執著於“金玉良緣”的薛姨媽,看到這種狀況,也不得不以退為進:“……我想寶琴雖有了人家,我雖沒人可給,難道一句話也不說?我想著你寶兄弟,老太太那樣疼他,他又生得那樣,若要外頭說去,老太太斷不中意,不如竟把你妹妹定於他,豈不四角俱全?”

薛姨媽也早就明白了,“外頭說的”,賈母不中意,可是賈府中的姑娘們,還有誰?不姓賈的只有林黛玉和薛寶釵、薛寶琴、史湘雲。薛寶琴有了人家,史湘雲也有了人家,薛寶釵賈母看不上,林黛玉和賈寶玉的事,是賈母早就在心裡拿定主意了的!

這一碗雞髓筍,一盤子果子狸,被一起送給賈寶玉和林黛玉,是賈母再一次當眾表面自己的心思——我就是要讓黛玉嫁給寶玉!現在他們越親近越好。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