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蘋果研發電腦芯片,拋棄英特爾有那麽容易嗎?

據彭博社報導,蘋果計劃最早於 2020 年在 Mac 產品線上用上自研芯片,用以取代英特爾處理器。報導稱,受此消息影響,英特爾股價下跌 9.2%,為兩年來最大跌幅。

蘋果一向不吝於增加對於硬體產品的掌控力,但在桌面設備上,卻不得不受製於英特爾。掌控欲極強的蘋果,必然不會甘心於在電腦核心芯片上始終為人所製,自主研發桌面端的芯片遲早會到來。

從英特爾的股價表現來看,蘋果的措施似乎影響頗深。但事實上,發展自主芯片對於蘋果來說並沒有那麽容易,而對於英特爾,其影響也沒有那麽嚴重。

進擊的蘋果芯

對於硬體廠商來說,無法掌控產品的核心元器件,意味著產品更新節奏、新功能的實現都要考慮合作夥伴的進展,這無疑是痛苦的。LG 在 2017 年被迫使用前代處理器而使得 G6 一代產品折戟沉沙,就是因為命脈掌握在高通手中而無可奈何。

在手機業務上,蘋果並沒有受到如此困擾。去年發布的 iPhone X , Face ID、AR 等核心賣點,無不依賴於 A11 仿生芯片提供的計算能力,如果 A 系列芯片是由其它技術廠商提供,iPhone 能否持續引領手機行業的創新,難免得畫下一個問號。

A 11 仿生芯片,圖片來自蘋果官網

除手機搭載的 A 系列芯片之外,過去幾年,蘋果還研發出了搭載在 Apple Watch 上的 S 系列、搭載在 AirPods 上的 W 系列以及以協處理器的身份存在於 Mac 上的 T 系列芯片。2017 年,蘋果還開啟了 GPU 的自主研發——大包大攬的蘋果,正在努力地完成全方位的芯片自主化,備受困擾的桌面端處理器,成為蘋果下一個攻克的目標,幾乎是必然。

畢竟,英特爾主導的酷睿處理器,已經困擾了蘋果許久。

2014 年,蘋果新發布的 MacBook Pro 由於英特爾第五代酷睿處理器的延遲上市,不得已使用前代產品,在性能上留下了遺憾,只能在次年發布 MacBook Pro 2015 來彌補。

2016 年,蘋果全新的 MacBook 系列登場,更輕薄的設計及全新的 Touch Bar,為這一代產品賦予了裡程碑式的意義。然而,尷尬的歷史再次上演——跳票的英特爾第七代處理器,讓蘋果又一次被迫使用前代產品,並又一次在次年,發布新品以彌補缺憾。

MacBook Pro 2017,圖片來自 The Verge

一款產品發布兩次用以彌補性能上的缺憾,這樣的事情,蘋果不會有耐心一直做下去。只有研發出自主的桌面端處理器芯片,蘋果才能早起電腦業務上,依據自身的產品線路圖做出更新,而不是在開發新品時,還要考慮英特爾的產品線路圖。

除此之外,蘋果在軟硬體上的進一步整合,也依賴於核心處理器。此前,彭博社曾報導稱,蘋果內部正在進行一項名為「Marzipan」的計劃,旨在打造一個讓開發者們開發出可以同時在 iOS 和 macOS 上同時運行。儘管這一項計劃並未得到證實,但蘋果致力於打造出完善的「生態體系」,加強各設備之間的關聯的動作,一直沒有停止。

當前的蘋果生態中,Apple Watch 可以為 iPhone 提供通知甚至接聽電話,同時還可以作為 Mac 的解鎖設備,各蘋果設備之間的互動融合正顯得越來越緊密。例如,通過 iCloud,在 iPhone 上複製的文字,可以在 Mac 或 iPad 上直接粘貼。這一功能背後,反映的是蘋果不斷加強的生態體系。而目前,Mac 上搭載的英特爾芯片,成為了唯一的阻礙。

與此同時,如果蘋果能夠研發出自主電腦處理器,還將更好地完善電腦設備的軟硬體優化,增加續航。更重要的是,在電腦市場中,它將是唯一一家能夠自主生產芯片的電腦廠商。面對聯想、惠普等競爭對手,蘋果可以添加更多的功能實現差異化競爭——

無論從那個角度來看,蘋果都擁有足夠的理由,拋棄英特爾,研發自主處理器。唯一的問題是,對於蘋果來說,更換處理器平台,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蘋果的轉身之痛

如果蘋果在未來幾年內,完成了自主芯片的研發,並真正開始執行處理器平台的轉移,那麽這將是蘋果的第四次平台遷移。

早年間,蘋果將 Apple Ⅱ 的 8 位 6502 處理器,改為摩托羅拉生產的 68k 處理器架構。之後,到 1994 年到 1996 年間,蘋果選擇停止使用 68K 處理器,改用蘋果與摩托羅拉、IBM 共同開發的 PowerPC 處理器。這次轉移耗費數年時間,在此期間,蘋果還推出了可以同時運行在兩款處理器之上的作業系統。

2005 年 6 月,蘋果再次開啟平台遷移計劃,正式將蘋果電腦遷移至英特爾 X86 平台。宣布計劃之後的一年內,蘋果發布了多款基於英特爾的硬體設備,用以加快替代舊設備的步伐,並在 2006 年 8 月完成了硬體階段的遷移。

Powerbook

但是,遷移帶來的代價是,蘋果在加下來的幾年內發布的作業系統,必須兼顧兩大平台。這一現象持續到 2009 年才最終結束。這樣複雜的情形,為開發者增加了不小的負擔。所有的開發者必須重新編譯甚至重新編寫運行在 Mac OS 上的程式。

轉移過程需要付出的時間成本、人力成本,以及整個軟體體系的推到重來,都將是蘋果面臨的巨大挑戰。此外,蘋果基於 ARM 架構打造的全新處理器,如何在計算實力上達到英特爾的水準,也是必須要解決的問題。

ARM 架構的優勢在於效率,即能夠維持良好的續航能力。但是就絕對計算能力來說,與英特爾的內核實力差距仍然不小。國外科技分析企業 Moor Insights&Strategy 的創始人 Patrick Moorhead 在將 ARM 的能力與入門級英特爾芯片進行了比較之後表示:「從計算的角度來看,ARM 的水準大概等同於 Core i3 或者低端 Core i5 。我無法想象,到2020年,蘋果的處理器可以接近 Xeon 或 Core i7 的實力。」

計算能力的缺失,意味著未來蘋果唯一的解決方案,是在產品線上使用 ARM 架構搭配低端產品、英特爾架構搭配高端產品,但是更加複雜的過度階段,無疑會對開發者和消費者帶來額外的負擔。這些問題,是蘋果不得不面對的難題。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迄今為止,蘋果是唯一完成了核心部件平台遷移的企業,有著多次遷移平台經驗的蘋果,為了未來對於產品的進一步控制,在條件成熟時,必然是願意耗費一定的成本,去完成這一次的平台遷移。

此前,喬布斯在拋棄 PowerPC 處理器時給出的理由是,PowerPC 在技術發展上令人失望,無法滿足蘋果未來的需要和部署。顯然,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以慢速迭代為名的英特爾,未來也有可能因為同樣的原因被蘋果不惜代價而拋棄。

不過,對於英特爾而言,被蘋果拋棄的代價果真如股價下跌那樣嚴重嗎?

淡定的英特爾

此次蘋果自主研發桌面級處理器,又一次彰顯了其無與倫比的影響力。外媒報導,受此消息影響,英特爾股價大跌 9.2%,創下兩年來的最大跌幅。

但事實上,蘋果對於英特爾的影響,並沒有想象中那麽大。

一家華爾街公司的金融分析師表示,英特爾受蘋果影響導致股價大跌,這對於投資者來說是絕佳的買入機會,理由是蘋果在電腦市場的份額不大,市場對此反映過分強烈。

這位分析師所陳述的的確是事實。根據 Statista 提供的數據,2017 年,全球電腦市場中,蘋果的份額隻佔 7.4%,遠落後於惠普、聯想和戴爾。蘋果電腦由於其高昂的售價,以及在兼容軟體上與搭載 Windows 系統的 PC 存在差距,因此還屬於小眾品牌。僅蘋果一家,還不足以撼動 Wintel 聯盟的根本。

圖片來自 Statista

華爾街分析師還在其分析中寫到,「我們預計蘋果之外的任何 PC 製造商,都不會考慮設計自己的 CPU。」這一說法顯然同樣正確。除蘋果外,尚沒有其它企業,具備自主設計 CPU 的能力,蘋果一家的出逃,並不足以影響英特爾的根本。而英特爾的財報同樣印證了這一點。目前,蘋果在英特爾的全年營收中隻貢獻了 4%,而利潤不足 1%。顯然,股票的大跌,是資本市場對於蘋果這一龐然大物的過分反應。

位於英國的金融機構巴克萊銀行給出了同樣的結論,其分析師認為,英特爾目前的業務核心為伺服器及企業服務,前景良好。因此,分析師將英特爾的預期股價定為 55 美元,相對目前市值高出 12%。

顯然,蘋果拋棄英特爾並不容易,而對於英特爾來說,其影響也並不巨大。但對兩者來說,如何做好未來的布局,才是一切動作的核心。

蘋果試圖通過硬體的掌控,來打造軟硬體一體化的體驗,鞏固自身的應用生態;而英特爾在錯失了移動互聯網之後,將眼光放在了 5G 及人工智能之上。兩家目前合作不多的科技巨頭,僅有的鏈接產生了雙方動作上的相互影響實屬正常,但是長期來看,雙方並不存在太多的利益糾葛。

不過,蘋果的桌面端芯片仍然值得期待。畢竟,英特爾在芯片領域的絕對霸主地位,多年來無人可戰。如果蘋果可以拿出更多的可能,那麽對於蘋果本身,對於英特爾,以及對於整個電腦行業,都會是一次新的變革機會。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