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石家莊封城,滯留大學生遭遇“回家”困境

石家莊緊急“封城”後,由於正值高校寒假時間,部分大學生被迫滯留在石無法返鄉,返石大學生也遭遇“人在家門不能入”的困境。

根據官方通報,1月6日起,河北多條高速實行交通管制,石家莊客運總站及機場班車暫時停運,多個航空公司也取消了石家莊機場的機場班機。次日,石家莊宣布,全市所有車輛及人員均不得出市,高風險地區槁城區全區人員不得離開本區。

多名留石學生表示,因為無處可去,只能自費住酒店,但每天上百元的花費已然成為負擔。與此同時,從外地回石的大學生,也面臨回家難的問題。學校放假後不允許留校,到石家莊後又沒法轉車,不少學生只能四處借宿,或另想辦法。

1月11日,石家莊救助站和警方分別就上述兩類學生發布相關救助信息,但有學生表示,目前回石大學生較多,他到站後仍然無法及時回家。

因故滯留石家莊:九天花費兩千元

1月10日,一段石家莊放假大學生因為疫情流落街頭的視頻登上微博熱搜。據報導,有志願者深夜回家時,在街頭遇到幾名大學生,這些學生因打不到車無法回家,學校也不收留,無處可去被困街頭。在確認學生核酸檢測結果沒問題後,志願者為其安排住處。

該視頻被轉發後,不少網友質疑,為何學生會流落街頭,學校為何不讓學生住?中國新聞周刊了解到,自12月下旬起,石家莊市不少大學已陸續放假,放假較晚的河北醫科大學,也從1月5日起實行封校管理。

多名大學生表示,他們系個人原因被滯留在石家莊。大二學生李青(化名)說,學校3號放假,他在石家莊多待了兩天,恰巧趕上封城,他成了班裡唯一沒能回家的學生。

家在承德的大四學生小石稱,他所在的學校有10多個學生滯留在石。“學校12月25號放假,元旦開始清校,但一些同學因為考教資,或者想在周邊玩兩天,所以沒能出的去。”

小石滯留則是因為實習。目前他在石家莊一家部門實習,原本到今年1月20日結束。1月5日得知可能封城後,他買了次日一早回家的票,但出門才發現,市內已經搭不到計程車,所乘坐火車也已臨時停運。

確定無法回家,李青和小石均向學校主動上報了個人情況,並在酒店自行隔離。

1月3日至今,李青已經接連換了3家酒店,均因臨時被征用為集中隔離點。目前,他所在的酒店被一家教育機構租用,他仍然是這裡唯一的散客,每晚住宿價格190元。

商品漲價、三餐難買、酒店費用高,這是學生們面臨的最大問題。小石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按照平時的物價水準,一整隻炸雞大概20元,被隔離後,他訂了一份口水雞,僅是幾塊雞胸肉和一份米飯,就花了60塊錢。

李青算了下,過去9天時間裡,他的食宿花銷大概有2000塊。線上訂餐服務關閉後,他和酒店前台協調找了兩家還在送餐的飯店,相比之前,飯菜少稍有漲價,不過能有飯吃已經不易。

為了互通消息,小石和其他滯留在石的大學生拉了群。目前,和他情況相似的學生不在少數。“群裡不斷有同學抱怨,也責怪學校不負責,但現在學校也不可能重新把酒店的學生收留回去。”

據了解,這些學生求助過街道辦、市長熱線等,得到的回復總是“建議自行隔離”。“現在肯定是出不去了,但好像也沒什麽好辦法,只希望疫情過去,然後我們也能早點回家。”小石說。

不過,1月12日起,石家莊市救助管理站已開展分類救助,幫助因疫情滯留在石家莊主城區的臨時遇困人員。幾名滯留學生稱,自己已經難以支付酒店食宿費用,正和救助站聯繫。

外地返石難:有學生步行20公里回家

與此同時,還有不少外地大學面臨返鄉難的問題。多名學生表示,由於家不在市區,即便返回石家莊,也有可能因為交通封鎖而被滯留。

1月11日,石家莊市警察局公車站前公交分局也發布消息,已成立專門救助接待小組,協助外地返石大學生、務工人員回家。據河北日報,至12日下午,警方已幫助200多人回家。

在此之前,除了主動要求在外過年的學生,不少學生已經改變行程。蘭州某大學的陳晨(化名)稱,先前學校曾發通知,要求所有學生在1月12日之前離校,近期得知石家莊周邊交通已經封鎖,可能無法回家後,她退了回家的車票。考慮到還有不少類似學生,學校最終同意他們留校。

也有無法留校的學生,選擇在學校周邊租房或住在同學家。有大學生在社交平台發文稱,她的同學乘車到達邯鄲後被迫下車,“旅館酒店看見身份證上顯示石家莊就不讓住,一個人在邯鄲流浪三天。”

1月10日,鹿泉區的學生張斌(化名)從唐山乘火車到達高鐵站,因為公共交通全部停運,他拖著行李步行20公里。他的姐姐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中途一位快遞小哥搭載他一段距離,否則五個小時也到不了家。照片顯示,張斌的行李箱車輪已經掉落,底部也被磨出了洞口。

家在石家莊晉州的武漢大學生李丁(化名)則於1月8日到達石家莊,至今依然住在車站附近的一家酒店。

李丁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先前學校要求學生全部離校,她訂了1月7日晚8點回石家莊的火車票,“當時想著趕緊回家,但沒想到快到站了,才收到石家莊封城的消息。”

當晚18時許,石家莊官方發布消息稱,全市所有車輛及人員均不出市,高風險地區槁城區人員均不離開本區域,中風險地區人員嚴格管理,同時減少管控範圍內的人員流動。

李丁想著家在石家莊郊縣,怎麽著也能回家。但8日凌晨三點多,家人告訴李丁,從石家莊到家的路口已經封閉,他們也沒法出門。為了避免沒有去處或被隔離,建議她先補票到北京去親戚家住。

不過,乘務員告訴她不能補票,“他們說沒有辦法,即便補到北京也沒有辦法出站。”

但8日一早,火車站防疫人員又告訴她們,下火車後不出站,就可以進行轉站。“聽到這些,一下就懵了。”

李丁別無他法,只能同陌生女同學合住酒店,並主動聯繫防疫部門進行核酸檢測。兩天后,酒店也被征用為隔離點,她們只好拖著行李重新找房,“一幫人拖著行李就這麽被轟出來了,真的挺難受的。”

1月12日,李丁再次求助警方,同樣被告知只能送三環以內學生,“聽說我們住在酒店後,警察建議我們隔離到疫情緩和再說。”

目前,李丁依然住在酒店,但她還是希望盡快回家。加之總是換酒店,她擔心會增加感染風險。

後續還有大量學生返鄉

李丁的情況也被一些志願者關注到。曾參與接送大學生回家的朱老師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目前回石的風險還是較大,如果學校有安排可留校,建議學生不返程。但不被允許留校的學生無處可去,也只能選擇回來。

“現在直達石家莊的火車取消,不過路過的火車都停。買上火車票,只要沒有通知退票,都可以下車。”朱老師說,學生到達車站後,只要提供72小時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綠色健康碼且體溫正常,就可以出站。

朱老師所在的志願者團隊於1月9日起接送大學生回家。當時,市區內沒有公共交通,不少學生下車後滯留街頭,團隊發起人杜少威從網上看到消息後,主動聯繫並到車站接送大學生。後續求助者越來越多,又有多名志願者加入其中。

杜少威提到,學生到達石家莊後,要想回到家裡,還需村(居)委會開具接收證明。對於市內大學生,他們可以直接送到小區門口,但市區以外的學生,只能送到就近交界處,再由家長持通行證前來接應。

在接送了40多名大學生後,1月10日起,石家莊交通管控越加嚴格,接送工作不得不中止。

求助的學生依然源源不斷。朱老師稱,短短兩天內,就有2000多名家長聯繫求助,“拉了5個微信群,現在都滿了,每天統計信息統計到吐,後續還有很多家長求助,但能力實在有限,我們也無能為力”。

警方成立救助站後,學生出站即可到火車站西廣場警務站求助。但不少家長和學生表示,目前警務救助小組的運力仍然有限,市區內大學生被建議步行回家,市區外學生同樣也只能送到三環附近。

“政府應該出具統一管理政策,比如要求各縣區設立接待點,或讓每個社區配一輛志願者的車來接孩子,這樣可以分散運力,也能確保孩子及早回家。”朱老師說。

“學生如不能及時回家,沒有人主動關注去向,也不知道他們在哪住宿,相當於還是在市區自由流動,這與我們居家隔離的要求相悖”,朱老師認為,對於滯留在石家莊的學生,官方並沒有形成閉環管理,這其實存在很大的感染風險。

1月12日晚,朱老師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他們正在聯繫交管部門,希望能加入警務救助小組,幫忙運送學生團隊。他稱,志願團隊的駕駛員都有核酸檢測陰性證明,車輛也備足了消毒物品,將配合做好每個環節的防疫要求,“在政府配套措施出來後,我們也會按要求暫停服務,並尋求加入政府系統下的志願者組織繼續工作。”

另外值得關注的是,對於大學生返鄉後如何隔離,各個社區的說法並不一致。有家長稱,自己所在小區要求憑24小時核酸檢測報告進入,但也有家長表示,社區不同意學生返鄉,即便回來也需要單獨隔離。

一位家長稱,後續還有大量學生返鄉,“政府部門應該有一個統一規範的要求。”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