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名偵探柯南》成“科幻動作片”,為什麽更賣座


1905電影網專稿 動畫電影《名偵探柯南:萬聖節的新娘》(下文簡稱《萬聖節的新娘》)上映,就以超8000萬票房,成為當周的票房冠軍。


毋庸置疑,一期一會的《名偵探柯南》一直是當下日本劇場動畫電影在中國市場的“香餑餑”。



過去兩部作品——《名偵探柯南:紺青之拳》(2019年)和《名偵探柯南:緋色的子彈》(2021年)更是票房接連突破2億,成功蓋過另一個國民動畫IP——《哆啦A夢》系列的劇場版動畫的成績。


在日本本土,《名偵探柯南》系列的票房成績同樣一路高漲,新作《萬聖節的新娘》以超96億日元的成績,創下了該系列的票房之最。除此之外,該片的口碑在日本評分網站,更是拿下了4.2/5的高分,成為該系列近年的口碑最佳。



在劇場設計上,松田陣平以主要人物出現,他所在的“警校五人組”更是祭出一波“回憶殺”。作為《名偵探柯南》系列第25部劇場電影,對於很多粉絲而言,可謂是“爺青回”。



很顯然,這部劇場版導演滿仲勸交出了不俗的成績單,不少粉絲喊話,希望導演能繼續執導後續的劇場版作品。相比起過去幾部劇場版導演在觀眾心中的評價,滿仲勸絕對是“贏麻了”。



01.創作規律


《萬聖節的新娘》作為《名偵探柯南》第25部劇場版動畫,意義重大。


尤其是此次導筒交給了經驗並不算豐富的滿仲勸。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裡,《名偵探柯南》都保持著“七年之癢”的不成文規律——每7部劇場版,換1個導演。


只是在靜默孔文導演結束了他的創作之後,這個規則就發生了變化。先由立川讓執導了《零的執行人》,再有永岡智佳創作了《紺青之拳》和《緋色的子彈》,然後到了最新這部。



《名偵探柯南》劇場版的創作班底,始終是由原著作者青山剛昌為主,導演主導製作的形式組成。回看創作歷史上,最有名的便是兒玉兼嗣山本泰一郎靜野孔文三位導演。


原著作者青山剛昌


從2011年到2017年期間,負責創作的導演靜默孔文,在不少柯南粉絲眼裡都是“絕對反派”,甚至認為他所處時期是柯南的“崩壞期”。


畢竟,對於《名偵探柯南》劇場版創作而言,兒玉兼嗣和山本泰一郎兩位導演,同時還是早期TV版的導演,對於整個故事發展脈絡,更有自己的體系。


02.初代創作


兒玉兼嗣的創作被不少人認為是對《名偵探柯南》劇場版的成就,但不可否認的是,當時創作公司計劃推出電影版之前,原著青山剛昌就曾有計劃讓這個故事的連載,就此完結。



但當知道能把這個IP搬上大銀幕,他非常雀躍地接下了這個任務,推出第一部劇場版《引爆摩天樓》。


導演兒玉兼嗣和青山剛昌一樣,都是非常鍾情本格推理的作者,因此故事都是以偏現實主義的本格派推理,再結合人物感情線的設置。


《名偵探柯南》劇場版一經推出,就受到了當時粉絲的偏愛。由他執導的7部動畫電影,至今在國內都是部部超過8分,其中包括了最經典的《貝克街的亡靈》。



當導筒傳到山本泰一郎手上之後,質量沒有多大的突破,但是對本格派推理和人物情感關係的把控,依舊是水準在線的。


很多人認為,明明都是從TV版動畫出身,兩個導演之所以相差較大,一方面是兒玉兼嗣恰好處於青山剛昌的創作巔峰期;另一方面,他並沒有受到電視劇集創作的過多影響。



山本泰一郎最大的問題,就是被劇集創作乾預過多,甚至不少場景都是對劇集內容的沿用,整體顯得較為單一。


不過,在這個期間,基德的戲份明顯逐漸增多,他和柯南的愛恨情仇也開始被當作話題,反覆討論。而基德幾次華麗出現救場的名場面,無不出現在山本泰一郎時代。



對於中國觀眾而言,最具時代意義的,就是該系列的第13部作品《漆黑的追蹤者》,成為了首部引進中國內地市場的《名偵探柯南》劇場版作品。


雖然兩個導演在質量上有較大的變化,但不可否認的是,整個系列劇場版的票房,從11億日元,穩定上升並維持在30億日元左右。對於粉絲而言,山本泰一郎只能算得上是不功不過,更何況,接棒他的是對整個系列極具顛覆的靜默孔文。


03.商業模式


如果說前兩位導演是伴隨這個IP成長的發起者,那麽靜默孔文更像是外來的改良者。


畢竟,在他此前的履歷中,不乏海外電影和遊戲製作經驗。而他也很好地將這些經驗,運用到劇場版的創作上,讓在場景的表現更具觀賞性。但隨之而來的是,《名偵探柯南》本身該有的推理細節慢慢減弱。


靜默孔文導演


尤其是在他執導的第一部劇場版《沉默的十五分鐘》,就讓柯南做出了各種反物理的動作,因此也被粉絲吐槽為,“柯學”。


如果說靜野孔文有延續前面兩位導演的創作,那就是爆炸戲。他甚至加碼創作,過去多數只在高潮段落才會有的大場面,到他這裡,直接開場就炸,連柯南的滑板和鞋子,都展現出超過科學限定的功能,妥妥地變成了“科幻動作電影”。



這些問題在第19部劇場版《業火的向日葵》中,得到了最大的體現。可即便被多數柯南迷詬病,不可否認的是,靜野孔文的模式,成功打開了《名偵探柯南》劇場版的商業之路,在這個時期,系列電影實現了從30億日元的票房,上漲到近70億。



面對粉絲的質疑,他也曾出來做過解釋,這種風格的作品,並非只是他的主張,事實是結合了作者要求、技術特效、觀眾調查等各因素,才采取的結果。對於他,乃至整個《名偵探柯南》而言,昔日的觀眾逐漸長大,“我們就是想要吸引更多的新觀眾。”


翻看作者青山剛昌的各類採訪,早在2000年的時候,他就曾說,“動畫片的魅力是動作的快感,果然電影還是需要這些的!特別是激烈的大場面。”就連大家眼裡,本格推理為主的兒玉兼嗣,也曾強調,動作場面的重要性。



隨著靜野孔文的退出,不斷有新導演出現,只是相較於前面三位導演的發揮,製片方很顯然看到了《名偵探柯南》系列賣座的原因,很難再給他們機會發揮。即便《萬聖節的新娘》獲得了極佳的市場反饋,但不難發現,“柯學”的設定依舊沒有缺席。


04.下一波創作


之所以《名偵探柯南》劇場版的票房成績,相對《哆啦A夢》系列有更大的空間,很大程度上,前者都在堅持原創,而後者則在對過去劇情進行重製。


但隨著如今《名偵探柯南》系列找到自己的創作模式之後,如何打破這個創作瓶頸,成為了青山剛昌,乃至背後整個創作者的難點。



但細心的觀眾能發現,柯南已經逐漸不再是作品的主角,他更像是串聯整個故事的線索。在《萬聖節的新娘》中,“警校五人組”的情懷更為突破,為此,日本在公映期間,還重映了《零的執行人》,呼應五人組裡的安室透,即降谷零。


不可否認的是,當時《零的執行人》能獲得不俗的票房成績,很大程度是來自角碳粉絲帶動的票房經濟。這部影片的導演立川讓就曾在採訪中談到,隨著越來越多新的粉絲湧入,《名偵探柯南》已經不再只是“柯南”本身,“其中的一個原因就是在於各種性格多樣的角色,以及角色之間的關係處理,讓故事更加的耐人尋味。”



正因如此,《緋紅的子彈》賣點則是赤井秀一一家,同時增加了灰原哀的戲份。這個很大程度上,引起了“新蘭黨”和“柯哀黨”的爭吵。而在目前官方宣傳的2023年《名偵探柯南》劇場版的先導預告中,灰原哀將會有很重的戲份表達,屆時CP站隊,可能又會讓這部作品,賺得缽滿盆滿。



這部最新作品的導演尚未公布,但是從《萬聖節的新娘》裡,看到滿仲勸在靜默孔文的創作模式上,做出的一些細微變化,或許也能讓觀眾期待這個系列,未來能有新的創作風格出現。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