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網絡直播上課第一周,老師和學生在抓狂中適應

創投圈大小事,你都能盡在掌握

騰訊創業 | ID:qqchuangye

疫情雖險,學習不止。希望當下“直播上課”的情景,只是未來成功學子們回憶中一個有趣的插曲。

本文來源“遊戲研究社”(ID:yysaag),騰訊創業經授權後轉載。

作者 /空白纏繞

“剛才那題答對的刷個666”,女老師在直播間裡喊著,螢幕上也隨之刷滿了來自學生們的“666”。這是今天的直播平台裡,一場普通英語課堂的景象。

截止目前,全國各地大部分學校正式啟用直播上網課已經快一周了。在這個特殊的時期中,老師和學校為了讓孩子們繼續學習而絞盡腦汁,但學生們也開始想盡辦法來調皮搗亂。

學校裡的師生博弈,又開始在網絡上上演。

1

就像疫情一定會過去一樣,返校總有到來的一天。儘管目前老師學生們都無法重回學校上學,但借助如今的網絡,曾經我們暢想的“在家上課”的未來就以這種方式實現了。

雖然大部分還沉浸在家裡蹲的學生們都不情不願,但大部分學校的意思還是很明顯——該上還得上。

但好處在於,由於技術進步,已經有更多的平台允許師生間通過網絡有更多的互動,例如簽到、彈幕交流、連麥……而這也就意味著,學生們萬眾期待的“主播式教學”即將上演。

只不過,老師的心態是崩潰的。

風水總要輪流轉。在學校,教師總是授人以漁的一方,但隨著直播上課即將到來,一些對電子產品不那麽熟悉的老教師就沒了辦法。這幾日開始,視頻網站上“直播上課”的教程也變得火熱了起來。

不少老師並沒有類似經驗,且器材缺乏,臨到關頭也只能急中生智來完成直播:

好在這些都是不足為懼的小問題。所以我們如今也能看到這樣一幅神奇的景象:老師在鏡頭前正經講課,而同學們則在底下刷起了鼓勵的小禮物。這其中即有學校專業教師的授課過程,也有普通人開展的網絡補習班,但他們的目的都只有一個——教孩子們知識。而這幅熱火朝天的學習氛圍,也讓最近的互聯網顯得其樂融融了起來。

只不過一旦直播開始,各種問題就開始讓老師們忙暈了頭。比如學生們愛起花裡胡哨的網名,讓點名的老師不知如何開口:

情急之下,有的老師連聊天機器人都不放過:

也有初出茅廬的網絡教師不太清楚直播平台的規矩,導致出師未捷身先死。(這應該不是學校的老師)

而一點點小失誤,也會讓老師們一堂課廢的口水付之東流——一位政治老師不小心開了靜音,導致自己激情表演了幾十分鐘啞劇。

至於課堂上的回答問題環節,也就成了個大麻煩。在學校,面對面教學是常態——為了關注學生的學習情況,觀察表情也是有必要的一步。而在網絡教學的途中,老師們也能通過點名開學生攝影頭的功能完成這件事。

只不過現在,由於大部分家長對於線上教學同樣充滿好奇,所以也就選擇了在一旁跟讀。這也導致老師們面對一個尷尬現象:點名讓學生回答問題,結果一開攝影頭,對面一家老小開始和自己大眼瞪小眼。

老師的視角大概是這樣的:

老師:緊張

而不少老師的情況也是同樣“表裡不一”:上半身正襟危坐給學生講課,下半身睡褲拖鞋一應俱全。

課余時間也能搞點小動作:

當然,儘管網絡教學給了老師們不用“全副武裝”的權利,但也同時要面對一些不避免的小尷尬——平時可以管住孩子們不竊竊私語,但現在可不知道他們背地裡在議論些啥。

最棘手的問題是,一部分粗心老師的“小秘密”也很快被觀察敏銳的同學們發現。

而自己珍藏的關注列表,也說不好會慘遭暴露:

雖說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同學可不少,但大多數直播也都能安安穩穩的進行。當然,體育老師除外。

學校一向講究德智體美全面發展,在疫情當頭的情況下,身體素質更是要加緊鍛煉。所以體育老師也得加入直播上課的大潮之中。而這也就讓不少老師遭遇了“直播跑步跳操,慘遭圍觀”的羞恥情況。

示範動作也變成了一場對自尊心的考驗:

即便平時是浪裡收據的游泳教師,這回也免不了當岸上一條蟲。

不過“慘遭圍觀”同樣是雙向的。體育老師們一聲令下也可以盡享“萬孩朝拜”的快感:

所以在這場網絡教學圖中,最受重創的也只有生物老師了。

慘點的物理老師可能也會被波及:

至於之前我們最期待的“給老師刷禮物”環節,今天在直播網站上倒也能看見不少。只不過很多老師都搞不懂禮物究竟是啥,說起來頂多也就是當個玩笑——大部分老師都能恪守職責,禁止學生刷禮物。

當然,不排除有開網絡課堂的老師謝起禮物來格外上道:

綜上所述,在克服種種困難的情況下,無數艱難的老師還是一如既往地給學生們講完了一堂堂課,儘管並不容易。

當然,這期間學生的心態也是奔潰的。

2

自網課宣布開啟之後,大部分學生都開始叫苦連天——尤其是他們看到自己被塞滿的課程表之後:

特別是部分學生即使早已癱軟在家,但還是逃脫不了“視頻打卡”的魔爪。

此前學生們對“網絡上課”有著一副美好的幻想——以為可以隨便開小差,或者邊聽課邊乾點別的。但高度發的直播科技如今已經把他們的幻想擊碎:現在部分網課軟體已經支持老師隨時監控攝影頭前的孩子或是電腦螢幕了。

而當代學生目前最恐懼的一句話,恐怕也從“你來黑板寫下答案”變成了“老師邀請你上麥發言”。

為了應對這一挑戰,學生們也開始急中生智了起來,比如有人選擇用照片製作影分身。

也有前輩為後人總結出了寶貴的經驗:裝網絡卡頓逃避點名。

不過腦子遲鈍的還是難逃一劫。

在發現仍然逃脫不了上課之後,學生們又開始發揮自己的搗蛋天性,自娛自樂了起來。比如現在,“刷讚”儼然成為了當今擾亂課堂秩序最時髦的手段。很多老師抱怨:上課50分鐘,結果拿了幾萬讚,也不知道學生是不是在聽講。

當然這類搗蛋的同學下場也都不太好。例如有人在網課上刷火箭,結果慘遭老師批評——B站上一位同學錄屏給老師刷火箭,被老師發現後“贈送了45套題”。

而以往的“在課桌底下偷偷看手機”,也逐漸演變成了現在的“分屏”打遊戲。

來源:B站@硬幣是個好東東

但腦子不靈光的,該抓還是要被抓。

課堂轉移到網絡之後,大部分同學都發現上課該有的環節還是一個不落。拖堂吃不上午飯這種事,上網課也跑不了,但至少同學們能通過改名等小手段來抱怨一下。

像是“走錯教室”這種問題,即使到了直播平台上也會發生:

除此之外,每天的作業倒也仍然不少。也不排除生氣的老師留作業時“話裡有話”:

還有的同學本想私聊小夥伴抱怨上課無聊,結果不小心發到公屏——像極了傳小紙條被老師逮到。

就連上課偷偷嗦面被發現這種傳統藝能也被完美複刻。

當然,最慘的還是這位:

當然,這些都是“大孩子”們的煩惱,有些年齡偏低的小朋友碰到網課更是不知所措。這位小朋友恐怕還在疑惑老師為啥要“叫媽媽”。

諸如此類的問題還有不少,此外老師的“拖堂”“留作業”倒是樣樣俱全,讓同學們面對著手機電腦傻了眼。他們現在唯一能祈禱的,也只有老師掉線了。

3

網上課堂這一周走來,上述的這些“笑料”倒真是不少。當傳統的課堂和直播並行,也讓網上教學這一事件變得趣味橫生了起來,並在這段艱難的日子裡給大家添了些許難得的樂趣。但仍有一些事情,值得我們牢記與履行。

最近是“網絡上課”這個話題大火的日子,不少網友也隨之湧進了老師和學生們的小課堂,或多或少會有一些騷亂。而一些老師會在直播間掛上“關愛花朵”的標語,爭吵也就逐漸減少了。

與此同時,也有不少明顯不是學生的網友也跟著上起了課,刷起了回答。也有網友懷著對學生時代的懷念,想再次體驗上課的感覺,便在近日圓了念想。這都是值得欣慰的景象,我們也在此呼籲大家,盡量不要給老師的教學添加更多的負擔。這些克服條件限制,相隔遙遠卻仍然要給孩子們上一堂課的老師,值得我們尊敬。

江西的一位寥老師在700公里外的大山裡,寒冷中,給同學們直播講課:

貴州的鄧老師上課時為了找信號,只能爬到山頂,戴上頭燈。

類似的新聞仍然有不少。大部分老師的備課本已不易,但由於不熟悉電子產品,又給工作多添了一些麻煩。但師德不會被疫情掩埋,知識也能通過網絡傳遞。

來自微博@河北教師考試

與此同時,也有學生跑到屋頂,連鄰居的wifi,只為上一堂網課,實現自己的“浙大夢”。

疫情雖險,學習不止。希望如今“直播上課”的情景,只是未來成功學子們回憶中一個有趣的插曲。

END

你有體驗在家直播上課嗎?

歡迎評論區留言,與大家分享。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