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理想汽車因事故“斷軸”疑雲:重要零組件不翼而飛?

“斷軸”事故發生後的第八天,5月19日,家住上海的袁先生,站在自家這輛剛提車一個月的理想ONE面前,發現了一個讓他既憤怒又納悶的情況——前懸掛系統上的一塊重要組成零件,消失不見了。

不翼而飛的這塊零件,是該車前懸掛系統中負責連接轉向節的右前下擺臂和與之連接的球頭銷。袁先生告訴澎湃新聞記者,這塊零件正是“斷軸”事故所引發爭議的重要證據。

事故當天車輛情況圖片

事故八天后車輛情況圖片

理想ONE前懸架部件圖

“我感覺右前輪輕輕蹭到了路肩也就是馬路牙子,然後緊接著‘轟’的一聲巨響”

這一引發爭議的“斷軸”事故發生在5月11日晚,袁先生的妻子劉女士驅車回家之時。據她回憶,當晚她於延安中路自西向東行駛,“接近路口時,我感覺右前輪輕輕蹭到了路肩也就是馬路牙子,然後緊接著‘轟’的一聲巨響。”

行車記錄儀錄像截圖

隨後,感覺不妙的劉女士將車輛滑行至道路前方救援帶。下車後,她發現,除去右後輪爆胎外,自家車輛的右前輪懸掛系統似乎還出現了斷軸情況。當晚,上海警方給劉女士開具了“右承軸斷裂、右後輪胎爆裂”的書面“單車(非道路)交通事故移送單”。

警方出具的書面“單車(非道路)交通事故移送單”

5月12日凌晨,該車被拖到理想汽車指定修理點上海市閔行區虹梅南路2638弄存放。

當天中午,袁先生接到了一位自稱是市場部楊女士打來的電話。據袁先生回憶,在此次電話中楊女士稱,網絡上“理想汽車斷軸”的帖子,希望袁先生能發帖稱是“因為事故斷軸”。袁先生認為,這些帖子與自己並無關係,遂予以拒絕。袁先生稱,此次電話中雙方均未提及賠償等其他問題。

隨後,在與理想汽車上海售後負責人李普進行電話溝通時,袁先生夫婦被告知“上海售後的工程師現場勘測後做了定損報價,認為車輛受損並沒有特別嚴重”。

兩位車主不認可這個說法,他們想要退車。

“我們不認同的原因是:我們認為這輛車有隱患。事故發生五天前,我們剛換了轉向機。要知道,這輛車才剛買一個月,轉向機就發生了異響,沒法維修,只能換。”劉女士表示,“因為我們為這輛車買了終身質保,所以理想汽車為此免費更換了轉向機,但我們認為這輛車還是存在隱患,剛換完轉向機,僅五天又出現了‘斷軸’,如果當時是在山路或者高速上豈不是就危險了。所以才提出了退車要求。”袁先生稱,李普並未答應此要求並稱“要先與公司溝通”。

其後,在雙方多次溝通中,袁先生以微信文字形式和口頭方式三次告知理想汽車方面“車子先不要拆”。

袁先生5月12日個人微信記錄

5月13日,袁先生與李普還有另一位姓名未知的理想汽車總部工程師在虹梅南路理想汽車指定維修點碰面。據袁先生回憶,理想汽車方面口頭告知其事故原因是“碰撞路肩導致泄力”,從而使“車輛懸掛系統的右前下擺臂球頭脫落,導致右前懸受損”。

袁先生表示無法接受這個結論,並擔憂車輛的安全性。他認為,“一輛SUV在這樣的情況下,爆胎或者輪胎凹陷我還可以理解,但是現在直接斷軸,我和家人都不敢再開了。”故再次向理想方面申請退車。理想汽車對此再次予以拒絕並告知袁先生,車輛需要再做進一步檢測,但並未給出具體時間。

見短時間內無法達成共識,袁先生只得通過口頭形式再次表達“不要拆我車子”的要求。

5月15日,李普再次與袁先生面聊。他對袁先生表示,車輛與零配件均無質量問題,維修費用走保險。另外,出於關懷客戶,理想汽車方面提出了兩個解決方案,第一個方案是給袁先生補貼油卡,但同時並未提及補貼油卡的金額;第二個方案是找第三方評估機構評估袁先生這輛車的市場價格,理想汽車以高於該價格來回購此車,但同時也並未提及具體價格數字。袁先生依舊表示無法接受、要求退車。

當天下午4點左右,李普與袁先生通過微信溝通。李普對袁先生表示,“我現在車旁邊,您的車無大問題,可以修好。”同時李普表示並請袁先生不要在社交媒體發布相關內容,“不然二手車回購的方案(即前述第二個方案)會很難通過”。袁先生再次拒絕,並通過微信文字形式第三次告知“車子請原封不動地放著”。

袁先生5月15日個人微信記錄

當天晚上,袁先生在社交媒體上公布了行車記錄儀的錄像片段。從影像來看,當時車輛偏向車道右側行駛,蹭上右側路肩時車速顯示為48km/h,駛過路肩後車輛隨即出現異常,並在通過路口後靠邊停下。

事故發生時行車記錄儀錄像片段截圖

5月18日,袁先生夫婦再與李普面聊,“(理想汽車提出的方案)與之前沒區別,同時他們表示我們發布內容對他們有影響。我們還是拒絕了他們的方案。”

可以不經車主同意拆走零組件嗎?

5月19日,即疑似“斷軸”事件發生後的第八天,袁先生又看到了自己這輛一直停放在理想汽車官方指定維修點的理想ONE。

而此時,車上那塊疑似引發“斷軸”該車前懸掛系統的右前下擺臂和與之連接的轉向球頭插銷、螺栓等已不翼而飛,僅剩一個孤零零的螺帽躺在副車架上。

袁先生不得不開始詢問“我車上零件什麽時候被拆了”。對此,維修點的一位維修負責人告訴他,“他們(理想汽車工作人員)第二天(5月13日)有人來過,把你車上的這個東西拆走了。”

在現場,將袁先生的車輛抬起後,記者看到,車輛前懸掛系統中,左半邊完好,半軸、轉向拉杆、下擺臂均在,右半邊只剩下半軸和轉向拉杆。

事故車輛右前軸現狀

事故車輛左前軸現狀

同時記者也看到了擦碰到馬路牙子的右前輪,輪轂與輪胎側面的擦碰痕跡較為明顯。

事故車輛輪胎擦碰痕跡

當天下午,袁先生撥通李普的電話,詢問車身零件去向,得到回復稱“拿去總部檢測了”。三小時後李普再次電話回復稱“從總部了解到,5月13日北京工程師已經把零件帶走了”。

對此電話回復,袁先生還是非常納悶,“他(李普)15號還給我發微信語音說‘就在我車這邊’,還說車況良好,我很納悶,於是問他那時候為什麽沒發現我車子的零件不見了,他居然又跟我說他當時其實不在車子邊上,我不得不再問他這句‘我在車這邊、車子狀態挺不錯’的依據從何而來,他的答覆是並沒有看見這個零件不見了。”

袁先生5月15日個人微信記錄

“我只能說,他們前後說辭太矛盾了,”對於理想汽車的這套答覆,袁先生認為,“很離奇。”

袁先生表示,事故發生後的八天內,自己已多次向理想汽車工作人員要求過“不要動車”,“三次了,兩次微信文字,一次口頭,所以我現在非常生氣。首先,如果我沒有說過‘不要動車’也就算了,15日和18日,我們都溝通兩回了,都沒有主動跟我提起拆走零件的事情,是否有刻意隱瞞之意?其次,這輛車是屬於我的個人財產,動車拆車之前至少要知會我一聲吧?還有,如果理想汽車真的認為車沒問題,那為什麽急著要把這塊可以說是關鍵性的證據背著我偷偷帶走?這明明是我們所發生爭議的重要證據。”

“斷軸”還是“脫軸”?

這一“斷軸”事件引發的疑問,還不僅是廠家是否可以不經車主同意就拆走零組件,還有究竟事故引發的是不是“斷軸”問題,為何撞下馬路牙子就會“脫軸”或“斷軸”,以及理想該不該為事故車主退車等多重疑問?

袁先生夫婦將行車記錄儀影像發上社交媒體後,理想ONE“斷軸”事件迅速引發了這些輿論爭議。

不少有過類似駕駛經歷的網友認為,在劉女士低於50km/h時速情況下,車輛爆胎或者車身潰縮才是正常表現,不應該出現斷軸現象。

但反對人士則認為,“司機壓了馬路牙子就能獲得退車特權的先例一旦打開,汽車行業就都能無憂退車了”。

面對沸騰的輿論,理想汽車並未完全保持沉默。

5月15日,一篇標題為《起火/刹車失靈/斷軸? 理想汽車獨家回應事件真相》的文章出現在網絡,有業內人士認為,這篇“獨家”文章可以看作理想汽車對“斷軸”事件的側面“回應”,畢竟“公關口徑沒有那麽快就能出正式答覆,那麽通過媒體從工程設計口徑來做解讀,也是常見的一種解釋手法。”

該文章將袁先生的“斷軸”改稱為“脫軸”,並認為事故原因是“中等車速下的‘非標準’碰撞”。文章稱,“理想ONE在研發階段會進行多次的懸架壞路測試,比如以最高60公里/小時衝向斜向45度布置的馬路牙子,但是對於案例中這種50公里/小時左右速度側向擠壓的情形,屬於‘非標準測試’,確實是設計中不能面面俱到的。至於大家最關心(或者說最擔心)的鋼塑複合材料下擺臂,在這次碰撞中其實完好無損,說明之前的零組件和整車設計測試還是靠譜的。”文章作者還建議車主“技術確實還需要練一練”。

“獨家”文章網絡截圖

同時,該文章貼出了一張照片,聲稱這正是袁先生事故車輛上那塊下擺臂零件。“這張照片也能佐證,這篇文章可以暫時被看作是理想汽車的某一類觀點,”一位業內人士認為,“畢竟這塊零件現在的確在理想汽車工作人員手裡。”

“獨家”文章網絡截圖,當事車輛被拆下的零組件圖片出現其中

最後,該文章認為理想ONE“躺槍”、“有點運氣不佳”,“至少目前從脫軸看,理想方面也屬於躺槍,作為一款關注度挺高的新車,理想ONE連續遭遇這類非主機廠因素的問題,也有點運氣不佳的成分。”

“沒經過任何測試就把一個疑似‘斷軸’事件暫定為‘有點運氣不佳’,不太客觀,”前述業內人士並不認可這篇文章的觀點,“理想汽車曾宣布,在麥弗遜式前懸掛系統中使用了與特斯拉前懸同樣的複合新材料,而這次‘斷軸’事件的關鍵證據就是這塊使用了新材料的下擺臂。”

公開資料顯示,理想汽車於2月26日在社交媒體账號發布內容,稱“理想ONE前下擺臂採用的是高強鋼外包裹PA6+GF50為主的複合材料”。介紹完這種新型材料的優勢後,理想汽車還表示,“Model X和Model S的前上橫臂使用的也是相同的材料,該材料也可以根據車型設計需要用於不同的擺臂結構。”

理想汽車2月26日社交媒體账號截圖

“但是,特斯拉是將複合材料用於上叉臂,而理想ONE用於下擺臂,從受力情況來說,(理想)麥弗遜式結構的下擺臂負擔更重,”前述業內人士對此產生了質疑,“這樣下擺臂的受力是否非常依賴這個球頭螺栓?一旦球頭螺栓‘吃’不住輪轂和輪胎的橫向受力,是否就容易產生斷軸現象?”

就這一質疑,記者曾試圖採訪前述理想汽車指定維修點負責人,但對方表示不方便接受採訪。隨後,記者谘詢了一位具有十餘年車輛維修經驗的一線售後維修工程技師郭先生。

郭先生告訴記者,“在前懸掛上,理想汽車對新材料的使用情況的確與特斯拉不一樣。”

“理想ONE和特斯拉的兩種前懸掛類型本身就完全不一樣。一個是雙叉臂,一個是麥弗遜。”郭先生向記者梳理了二者懸掛系統的不同之處,“特斯拉是雙叉臂懸掛系統,上下兩個叉臂可同時吸收輪胎所受的橫向作用力,理想則是麥弗遜懸掛系統,橫向作用力靠下擺臂承擔。”

“重要的是,這兩種車型針對這種新材料所使用部位更是完全不一樣。”郭先生告訴記者,“理想ONE是在下擺臂用了新材料(類似於特斯拉Model X的下叉臂)。而特斯拉Model X僅在上叉臂用了這個新材料,下叉臂還是用的傳統材料。”

雙叉臂式前懸掛結構示意圖

對於理想汽車在前懸掛下擺臂使用新材料的做法,郭先生持謹慎態度,他給記者作了一個通俗易懂的比喻,“輪轂和輪胎面對橫向作用力時,麥弗遜前懸掛只有一個下擺臂,還是新材料,類似於一個人只有一隻新材料手來對抗這個橫向作用力。而雙叉臂前懸掛是用兩隻手來對抗,其中一隻受力比較小的手是新材料手,並且特斯拉的下叉臂用的還是傳統材料。”

“但並不是說麥弗遜不好,事實上它是非常經濟並且得到了廣泛成熟使用的一種懸掛系統。但理想ONE的麥弗遜式前懸掛,它與一般傳統麥弗遜式前懸掛也有一點不同之處。”郭先生以一輛使用傳統麥弗遜式前懸掛的日系品牌汽車前懸掛系統為記者舉例,“傳統麥弗遜式前懸掛會在下擺臂下面再扣一個螺栓,等於是從下往上緊,目前我根據已有圖片和視頻資料,暫時沒看到理想ONE在相同部位有傳統的螺栓或者螺帽,或者也許有新的設計,目前僅看到它的前懸掛在下擺臂與輪轂轉向節連接處的上部扣了一個新的螺栓或者螺帽,等於是從上往下緊。那麽,如何使輪轂和輪胎面對橫向作用力的衝擊,就給了下擺臂球頭插銷各方面工藝都要求更高的挑戰了。”

從下往上扣的螺帽(左)與從上往下扣的螺帽(右)

根據記者目前可查詢到的公開資料顯示,理想ONE這根使用了新材料的下擺臂在橫向可承受100kN(10.2噸)以上的衝擊力,縱向可承受60kN(6.12噸)以上的衝擊力。同時,資料還顯示,理想ONE經過了16.5萬公里的底盤強化試驗、4.4萬公里綜合耐久性測試以及全國實際道路測試,在總裡程達150萬公里的測試中,理想ONE的下擺臂材料沒有出現任何問題。

前述業內人士認為,“斷軸”與理想ONE所使用的新材料關係不大,“(理想ONE)它經常拿來對標的特斯拉也有‘斷軸’案例,斷裂部位是右前輪羊角與下叉臂連接的球頭栓,而不是使用新材料的上叉臂,這種情況有可能是前懸架與轉向拉杆之間的調校出了問題,剪切應力過大導致球頭栓斷裂,也有可能是零件的鋁合金材料問題。”

“我也不認為新材料有問題,事實上從事故照片也看出來這根下擺臂是完好的,”郭先生還是將關注點放在了與之相連的球頭螺栓,他認為,“正常車輛,是下擺臂通過球頭中的螺栓固定到車輪的轉向節上,從事故照片也可以看出,整個下擺臂連同球頭和螺栓一起脫開了,輪胎和輪轂因此失去了橫向的支撐力,從而活生生把轉向軸拉脫出車架。”

與郭先生一樣,前述業內人士也認為,“整車廠都會根據相應國家標準來制定自己的製造工藝,比如這個球頭螺栓,國家肯定會有相應緊固標準。”郭先生認可了這個說法,他告訴記者,在球頭銷的總成性能要求和台架實驗方法方面,國家參考的有“JAS0 C615-879”、“SAE J193”等標準,“車主和車企如果要做鑒定都是有法可依的,下擺臂的球銷必須承受幾個力,包括壓力和拉力還有旋轉和擺動力等等,這些數據都會有相應國家標準。”

業內人士建議,“如果車主無法與車企達成協議,還是需要找到具有國家鑒定資質的第三方機構,作出書面鑒定報告,盡快走相應法律程序。”

與這位業內人士一樣持相對中立態度的觀點也不少,記者還看到,在社交媒體評論中,有一位網友表示,“兼聽則明,偏信則暗,等理想汽車回應,再下結論。”

截止發稿前,理想汽車方面暫時還未正式回應澎湃新聞記者的採訪要求。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