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東北之夏》能帶我們回到二次元沈陽嗎?

  《東北之夏》是我一個朋友上個禮拜給我強烈推薦的一款免費的國產文字冒險遊戲。

  說起我這位朋友,他最大的“優點”就是能從互聯網的角落找到各種奇怪版本包括的Galgame,其中不乏過去暴死的糞作,自然也有一些埋沒在巨大流量中的優秀作品。

  好比是今天的主角《東北之夏》,儘管本作現在還在眾籌階段,而且尚未通過steam的上架審核。在他的引路下,我還是在B站體驗到一個相對完整的先行版本,在今年上半年,遊戲作者也是B站UP的「莊不純」已經將這部作品作為互動視頻上傳了B站,當時的名字是《沈陽之夏》。

  從包圍著老舊小區的紅色圍牆和上面印著“五月古琴私塾”的廣告,主角身上讓人無比熟悉的李寧T恤,你應該能看出《東北之夏》角色和背景故事的出處。

  是的,《東北之夏》試圖在複現2016年以社會你虎哥、刀哥、殺馬特團長領頭的幾個東北人在互聯網上整的各種狠活兒,只不過,它選擇了一種非常有反差感的,但也最能夠代表二次元的表現形式——娘化。

  在二次元的沈陽裡,虎哥肚子上的脂肪都匯集到了更需要它們的地方,他變成了大胸大屁股的大姐姐“虎妞”,刀哥則長出了濃密的秀發,成為了雙馬尾有些傲嬌又相當天然呆,說“我不到啊”的時候更加可愛的刀醬;

  至於原本一頭凌亂綠色假發的殺馬特團長,被娘化後看著竟然真的有些神似某知名二次元歌姬吧。

  當然,如果《東北之夏》只是非常普通地用二次元美少女還原《東百往事》的名場景,肯定難以稱得上是“狠活兒”——在經過無數觀眾、玩家、鬼畜作者的解構、二次創作之後,我已經很難想象這個名為《東百往事》的“魔術”還能帶來什麽新鮮感。

  事實上,虎哥和刀哥現在也以“二次元XX”的形式來到B站開設了账號,在投稿中,他們又回到了已經被重新塗上紅色油漆的沈陽大街,踢著網上以《夏日漱石》和自己的整活視頻混剪火起來的腳步,想要變回那個在流量中遨遊的弄潮兒。

  而這些為了迎合閱聽人而刻意矯揉造作的部分,在當下時常會收獲“不如二創”的差評如潮。從虎哥依然急迫地想要還原原作的投稿中,我想他現在還沒搞明白,為什麽都是夏日漱石和一個胖子的癲狂,二者卻收獲了截然不同的評價。

  而《東北之夏》有些不一樣,就是這樣一段完全聽不出東北茬子味兒的CV配音,部分角色才有live2D待遇和只有一張CG的互動視頻,本作卻讓160萬餘個觀眾回到了作者筆下的沈陽,並且在B站收獲了9.5分,在通關了總流程大概在1小時左右的先行版全部內容後,我的感受也差不多——我不止是想機械地留下“好活兒,舉辦了”而已。

0

  這段故事在故事性上最能讓我產生共鳴的地方,我想莫過於本作並沒有以虎哥、刀哥、殺馬特團長等抽象明星為主角而展開敘事——而是將視點落在了曾經為《東百往事》的狠活做陪襯,卻也給人留下了一定印象的配角小亮身上。

  劇情以小亮遵從父母的意願來到沈陽打工開始,在陰差陽錯中,小亮偶遇了沈陽當地的兩個小網紅“虎妞”和“刀醬”,並且加入到了她們的拍攝團隊,成為了虎妞的徒弟兼助理,和死敵殺馬特團長,還有舒克貝塔啊不對...黑牛白牛開始一個相愛相殺的暑假。

  這種第一人稱的視角,可以說是當下人們解構《東百往事》的一個盲點。

  原作《東百往事》發源於2016年短視頻平台野蠻生長的亂象中,興起於去年到今年B站以《因為你我會記住那一分鐘》《這一腳踢出了整個盛夏》為主,融合了流行抽象梗和文藝氣息而創作的,通過不斷被舉辦下架和補檔而被人們銘記的視頻。

  但在視頻裡,創作者們往往會盡力表現這些明星抽象的、歇斯底裡的部分,觀眾們則更關心的是現在的“二次元刀哥”“柴浩”不如意的生活——這就和看馬戲團裡的小醜出糗就能收獲愉悅感一樣。

  卻很少有人會真正去追溯在6年前,這幫平均文化水準不到高職的年輕人,抱著怎樣的心態才能夠在沈陽大街振臂高呼“我是傻X”,整出這麽多既抽象又讓人覺得無比真實的狠活。

  《東北之夏》所展現的這些抽象明星在攝影頭之外的日常,也成為了這部作品最難能可貴的地方。

0

  現在回去翻看原作《東百往事》,你應該也能夠找到許多經過了精心設計的鏡頭語言。

  好比是黑牛來到工業小區中找白牛時,首先是他在鏡頭前瘋狂飆垃圾話,隨後觀眾能看到一個黑影從畫面的右側走進來,並且迅速制服了他,最後鏡頭落在了面無表情的虎哥臉上。

這種偽紀錄片形式的恐怖片拍攝手法,相信大家也在許多名作中感受過

在虎哥以“海爾兄弟”要挾殺馬特團長時,雙方以視頻電話的形式展開對話,殺馬特團長的鏡頭裡只有虎哥碩大的身軀,他對著螢幕外不斷抽打著、威脅著,而當小螢幕裡傳來黑牛白牛的慘叫,混雜著殺馬特團長的哀嚎,這份情緒確實穿透次元壁傳遞給了每一個觀眾。

  在攝影頭之外,你會發現,《東北之夏》的虎妞和殺馬特團長之間並沒有那種你死我活的矛盾,雙方相互挾持人質更像是一次心照不宣的整活比拚。

  不管是黑牛借苦肉計打入敵人內部並潛伏,還是殺馬特團長在公園裡呂布戰三“英”,亦或是她把俘虜當成是戰利品塞進床頭櫃,都是些又假又好又狠的活兒

  殺馬特團長看似虎虎生風的出拳其實根本沒有力道,將小亮踢飛3米遠的那一腳也沒用力,不過是作為“團隊武行”的小亮接化發得好,毫無穿幫。

  虎妞也不像短視頻中那麽殘暴、自大,相反她還很優待俘虜,她請黑牛白牛吃飯,會主動收視垃圾,還把自己的床讓給她們睡。

  在《東北之夏》中,這場被後世浪漫化,精彩程度不亞於“美國對戰大戰鋼鐵俠”的沈陽VS哈爾濱第一次被揭開了神秘面紗。在“你就是歌姬吧”“弟中之弟”“來沈陽保證沒你好果汁吃”等等的抽象垃圾話之下,虎妞、刀醬、殺馬特團長被賦予了完整的血肉,成為了我們身邊隨處可見的普通人,而不是站在互聯網高高的舞台上為我們帶來歡樂的小醜。

  或許你會覺得,這是二次元特有的美化濾鏡。

  事實上就和作者最近上傳的volg中所展示的那樣,在製作《東北之夏》的過程中,他去過長江北街、碧塘公園、工業小區、疊彩人家、沈陽動物園聖地巡禮,還採訪到了現在已經變成“柴浩”的社會你虎哥並進行了深度交流。

  有了“始作俑者”參與監修和打磨,《東北之夏》劇情也更真實可靠了。

0

  當然,在還原原作的同時,《東北之夏》也加入了許多俏皮的地方。

  像是黑牛勸降白牛的那一段,就充滿美少女接受誘惑被“惡墮”的惡趣味。

  虎妞的許多經典台詞在改編後也有了更柔和的版本,類似“好懸沒給我黑絲踹開線了”,就像是一個借用了虎哥的台詞卻和現實中的虎哥完全沒關係的、更討人喜歡的“虎哥”。

  你還可以試著想象一下,在被殺馬特團長俘虜之後,一個神似初音X來的美少女歌姬在攝影頭前命令你“來,親我一下”“說團長姐姐我愛你”“給我狠狠地揉自己的胸”,而當“你”真的說出這些話,原本相比虎妞更加貧窮,連LIVE2D都沒有的殺馬特團長還會罕見地露出臉紅的差分表情,只能說各種意義上都很懂二次元想要什麽。

  更有意思的地方在於,《東北之夏》的故事結尾並沒有選擇致敬原作,還原那段讓《東百往事》爛尾的比舞定勝負、皇冠加冕環節。

  作者反而用一個小小的帽子戲法,讓劇情更撲朔迷離起來——在參與《東百往事》的過程中,小亮常常會突然產生莫名的既視感,身邊的虎妞、刀醬、殺馬特團長也好像有什麽事情在瞞著自己。

  而事實上,《東百往事》的故事其實早就已經結束了,主創們已經回歸了平凡生活,虎妞找到了工作,殺馬特團長摘下了頭套,刀醬沒活可整也只能咬打火機(還被封了一個月的號),在回老家之後,小亮卻在一次後空翻表演中的磕到了頭,並被診斷出選擇性失憶,夥伴們則決定重現當年一起拍攝《東百往事》的歲月,幫助小亮恢復記憶。

  儘管沒法完整集結曾經一起拍攝的夥伴,唐老鴨和瘋子都開啟了一段和曾經的抽象癲狂的歲月完全不同的全新人生。

唐老鴨上吊的狠活也只能作為彩蛋出現在夾娃娃機裡

  最後,就像是現在的梗小鬼聽到《夏日漱石》,就會應激性地刷那個在海邊扭動的胖子的爛梗,小亮也回憶起了關於《東百往事》的過去。

  而和現實中的柴浩、刀哥依然在尋找出位的機會,想要裹挾著《東百往事》的巨大流量再登堂入室不同,在短暫的相聚和狂歡之後,虎妞、刀醬、殺馬特團長又瀟灑地回到了各自的日常生活中,為這段本就微不足道的浪漫時光畫上了句號。

  成為互聯網上的傳奇(墳墓裡的那種),這可能才是當下許多觀眾想要看到的《東百往事》的結局。

  當先行版最後一張也是唯一一張CG揭曉,你還會發現小亮其實也被娘化了,玩了這麽久以為是戀愛養成冒險,卻沒想到結局是東百女同。

但又有誰不愛看美少女貼貼呢

  總而言之,《東北之夏》絕對不是一件用華麗的辭藻和故事堆砌而成的藝術品,不管是以風評被害的抽象明星作為創作原型,還是許多新婆羅門最討厭的表現形式娘化,幾乎讓它在輿論場上已經立於“不勝之地”。但在非常接地氣的質樸文字之下,填充在各種狠活兒之間的日常段落,確實為我帶來了一段無比真實的二次元沈陽之旅。

  如今,在知名眾籌網站「愛發電」上,《東北之夏》的發電人次已經累計有1467人,也已經突破了作者莊不純預設的最高眾籌線45000元,這筆錢將會用於招募程序員、定製購買BGM、加入更高質量的CG圖以及拓展DLC劇情上。

  這樣看起來,《東北之夏》正走在一條不算開闊但足夠平坦的道路上,屬於狠活的時代....大概已經結束了,現在已經是二次元的幻想時間了。

0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