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也談“教師的最高尊嚴在課堂”:教師只有把課上好才是王道

師生是以全部的生命進入課堂的,課堂既是教育的主陣地,又是師生共同的生命之場,心靈之場,還是師生情感相隨,魂牽夢縈,共同嚮往的地方。

特別說明:本文為中國陶行知研究會農村教育實驗專業委員會理事長、四川省閬中市教育和科學技術局原局長湯勇為特級教師鄭英新著《課堂,可以這麽有聲有色》一書所寫書評。

認識和了解鄭英老師,是讀她的《班主任,可以做得這麽有滋味》,記得當時收到法源兄寄贈的這本書,便被書名所吸引,一口氣讀完,那細膩的筆觸,優美的文字,一則則鮮活而生動的教育故事,一個個充滿著愛和創意的教育實踐,所展現出的是一位優秀班主任,當然更是一位優秀教師的大智慧、大情懷,讓我由此對鄭英老師敬佩有加。

之後,連續兩年的中陶會農村教育專委會年會——2017年安徽合肥年會和2018年四川大邑年會,都邀請了鄭英老師為大會作報告。

她以她的優雅端莊,以她的獨到見解,以她的雋韻活潑的語言,以她對教育、對孩子的真摯情感和平常深厚的積澱,娓娓地講述了自己如何在自己的教育教學天地裡,如何從孩子的天性出發、如何從教育的細微處著手,如何用真愛的才情和藝術,讓孩子們快樂而幸福地成長,而且形象地詮釋了教育是向美而生的事業,人因教育而多姿美好。兩場報告給大家留下了深刻印象,也贏得了與會者的喝采與好評。

前不久,收到鄭英老師的新著《課堂,可以這麽有聲有色》,這是她繼《班主任,可以做得這麽有滋味》、《教育,向美而生》之後的第三本著作。

課堂,這是我這些年一直關注和思考的一個重點。過去做區域教育管理,特別強調教師要研究課堂,校長要走進課堂,我到學校去,也必先進課堂,同老師們一起研課磨課,而且對區域有效課堂的構建,還帶領大家盡最大努力作出了相應的探索。在2017的安徽合肥年會上,我們還舉辦了全國“課堂革命”高峰論壇,以喚起更多人對課堂的尊重和覺醒。

因為我覺的,師生是以全部的生命進入課堂的,課堂既是教育的主陣地,又是師生共同的生命之場,心靈之場,還是師生情感相隨,魂牽夢縈,共同嚮往的地方。我還以為,當下教育最大的問題,歸根到底還是課堂的問題,課堂的問題解決了,其它的一些問題有可能就迎刃而解。正所謂“得課堂者得教育”。

而鄭英老師的這本新書,探討的便是課堂的問題,教師怎樣才能守護作為育人主陣地的課堂?教師該以怎樣的方式去守護?教師怎樣守護才會更好?

一打開書,映入眼簾的是“教師的最高尊嚴在課堂”,這是鄭英老師為這本書寫的自序的標題,也是貫穿整本書的“魂”之所在,更是她對教師尊嚴、教師所擁有的課堂以及課堂之於教師的價值與意義的深刻理解和深邃的表達。

人之所以為人,是因為人有“尊嚴”。尊嚴是一個人的臉面,是一個人的骨氣,是一個人的靈魂。人生活在這個世界上,可以沒有地位、沒有金錢,可以失去歡笑、失去美貌,但最不能沒有和失去的,就是“尊嚴”。

對人來說,最重要的東西就是尊嚴!教師作為人類靈魂的工程師,擔負著傳道授業解惑的特殊使命,教師的尊嚴既是這個職業的應有之義,更是這個職業對教師的特別要求。教師的尊嚴有無,可以說是檢驗一個人能否成其為真正教師的根本尺度。

《荀子·致士》中有“尊嚴而憚,可以為師”。宋朝孫應時《讀晦翁遺文淒愴有作》中有“師道屹尊嚴,人材興倜儻”。

教師的尊嚴何來?我以為,教師的尊嚴除了來自法律的保障,領導的關愛,社會各界的支持,人們的認可,更重要的是來自我們的學生,來自我們自己。

教師自己的尊嚴要靠自己塑造,自己有了尊嚴,學生才能夠“親其師,信其道”,我們也才能從學生那裡贏得尊嚴。

正如演員的最高尊嚴在舞台,老農的最高尊嚴在田野,工人的最高尊嚴在車間,戰士的最高尊嚴在戰場一樣,教師的最高尊嚴則在課堂。

課堂作為“教師的道場”,是教師傳授知識的殿堂,放飛教育夢想的平台,培育未來希望的搖籃,教師的專業尊嚴在這裡演繹,教師的執教尊嚴在這裡建構,教師的人格尊嚴在這裡詮釋。

因為為了課堂,教師會懂得,只有關公才能耍大刀。教師會通過不斷的讀書與思考,學習與實踐來提升自己的專業素養,煉就過硬的專業功底。

因為為了課堂,教師會明白,只有把課上好,才是王道,也才是贏得來自學生尊嚴的前提。教師就會像吳宓教授“打磨鑽石一樣打磨自己的課”。也會像賈志敏先生所說的那樣:要用一生來備課。更會像於永正先生所言的那樣:備課時,心中要裝進大世界;上課時,眼裡只能有小孩子。從而使自己的一切用心和付出都源於“功夫在詩外”。

因為為了課堂,教師會深知,要把課上好,必須先把人做好。教師只有自己“立”起來了,才能把“德”培植進去,讓學生真正“立”起來,也才能讓學生有完善的人格和終生受益的品質。

我常聽到一些老師說:“我很享受教師這個職業。只有走進課堂,站在講台上,我才能感覺自己存在的價值。”這正是鄭英老師所說的“教師真正的高光時刻,是他站立於課堂之時”。這就是教師的價值所在,教師的尊嚴所在,而且是一種最高尊嚴之所在。

當然,“教師的最高尊嚴在課堂”,只是強調課堂對於教師的重要,並沒有排斥和否定教師於課堂之外的其它教育生活就沒有尊嚴。事實上,教師在課堂上體驗並擁有到了最高尊嚴,教師的尊嚴就無時不有,無處不在,就會在渾身上下彌漫,就會在廣袤的校園上空蕩漾。

而且更重要的是,教師一旦視“課堂”為最高尊嚴,就有了正確的學生觀,就具有了孩子的立場和視角,就會把孩子當孩子,把孩子當成自己的孩子,也會把自己當成孩子,就會把每一個孩子都放在心上,真正關注每一個孩子,就不會為了“高峰”而忽略“群山”,為了“紅花”而忽視“綠葉”。

而且還能夠堅信,每個孩子都是一朵花,我們需要的是給他不同的養料,靜待花開。每個孩子生命都可以有枝可依,我們需要的是給他們一根合適的枝條。

“心裡有學生,哪裡都是課堂”。在這樣的課堂,每個學生都有了他自己的真正尊嚴。一個教師不以“課堂”為最高尊嚴,很難想象,他的學生會有什麽尊嚴可言!

一個教師如何獲得課堂上的最高尊嚴?鄭英老師從“道”與“術”上為我們一一展開。

從“道”上,鄭英老師高屋建瓴,智人睿語,給我們以撥雲見日般的啟發和點撥。“課堂當有儀式感”,教師“應對課堂懷有莊重和虔誠之心”,像宗教徒膜拜宗教那樣虔誠,像哲學家仰望星空那樣深邃而莊重。鄭英老師以為,“於我,那三尺講台是一方世界,本應神聖、莊嚴。心中有繁花,自有芳香;心中有儀式,自有天氣。”

同時教師還應“盡心守護自己的課堂”。她說:“假使教師能用一顆匠心來守護他的課堂,對課堂精益求精,盡力使每一個點都達到極致,那麽,他就在提升自己課堂品質的同時,也提升了自己教育人生的品質。”

鄭英老師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全國很多地方請她去做講座,除了寒暑假及其它節假日她會應允外,平常她不會落下孩子們的一堂課。她說她的“根”與“魂”,在課堂,在孩子。

而且鄭英老師守護她的課堂,不僅僅是守護“課上40分鐘的教學活動”,她還用心地守護著“包括授課前的醞釀、課中的實施、課後的跟進等一系列活動”。她說:“一個真正優秀的教師,不會隻重視課堂上的那些活動,還會向前、向後延伸,關注與學生的各種互動活動。”

比如,上完《追求高雅生活的情趣》一課後,她會邀請一位擅長烹飪的學生家長到班裡傳授她的烹飪秘訣。同時她還組織學生製作紙、肥皂、風箏等,讓學生在參與中習得生活的技能,懂得生活的情趣可以靠自己經營和調理的道理,從而讓課堂教學變得豐盈飽滿。

在“術”上,鄭英老師結合自己對課堂的理解,對課堂的嫻熟駕馭,其中還援引了許多精典案例,可以說是以切實的體驗,真實的感悟,娓娓道來,如數家珍,告訴我們什麽是好的課堂,什麽樣的課堂才能做到有聲有色,怎樣才能走出課堂的誤區,如何才能讓課堂返璞歸真。

比如,在《課堂,請走出“偽生存”的沼澤》一文,針對現實中課堂教學中的“偽生成”現象:把“自主”變成“放任自流”;把“合作”變成“合坐”;把“探究”變成“標簽”;把“活動”變成“表演”;把“對話”變成“問答”;把“開放”變成“漫遊”。可謂針砭時弊,鞭辟入裡,一針見血。如何拒絕“偽生成”,鄭英老師把脈問診,開出了一劑劑仙丹良方:善啟學生的疑——引而不發,激活源頭;智用學生的惑——急中生智,即時變奏;巧用學生的錯——將錯就錯,化拙為巧;活用學生的問——由此及彼,順勢延伸;妙用學生的題——順水推舟,巧妙點化;反激學生的思——變導為堵,反彈琵琶。

還比如,在《找回失落的主導——教師的講》中,鄭英老師針對“講”這種傳統的教學方法日漸式微的情況,羅列了課堂上教師講的缺失的種種表象:替身式——以“學生講解”代替教師的講解;呈現式——以“課件呈現”取代教師的講解;造假式——以“虛假發現”代替教師的講解;活動式——以“活動體驗”的名義弱化教師的講解;討論式——以“自主討論”的由頭弱化教師的講解;沉默式——因“消極無為”導致講解缺位。真可謂洞若觀火,洞察入微,入木三分。怎樣讓教師積極的“講”回歸課堂,回歸它應有的地位和作用,鄭英老師又望聞問切,對症下藥:講在“節點”處——學生情感衝突時;講在“轉捩點”處——學生誤入歧途時;講在“ 盲點”處——學生視而不見時;講在“焦點”處——學生爭論不休時;講在“熱點”處——學生興趣濃厚時;講在“低點”處——學生思維遊離時;講在“難點”處——學生困惑不解時。相信這些藥劑下肚之後,定會讓課堂的“講”藥到病除,妙手回春,起死回生。

鄭英老師的課堂之“術”,不是空穴來風,隨意杜撰,更不是做做文字遊戲,故意賣弄,隨便落筆寫出來的,而是她幾十年如一日,植根課堂,站穩課堂,以對課堂猶如少男少女對待初戀情人一般的熾熱的情感,從親身的實踐中,從匠心的獨具運用中,從大量的感性材料的梳理中,從一個有良知的教育人的理性思考與研判中,悟出的道理,得出的真知,總結出來的規律,提煉出來的精華。因而具有極大的普適性、借鑒性和可操作性。

讀過鄭英老師的書,也見過鄭英老師的人。其人,向美而行;其文,向美而寫;其教育,向美而生。正如朱光潛先生所說“此時,此身,此地”,而我在“此時,此身,此地”,最想說的就是,鄭英老師真是人如其文,文如其人,人與文的美好共同塑造、成就與呈現了鄭英老師所為之傾心的課堂的美好、教育的美好!

課堂的修行之門,鄭英老師已經為我們打開。同行們,帶上《課堂,可以這麽有聲有色》,向著課堂的遠方,教師的最高尊嚴,出發吧!

來源丨湯勇曉語

作者丨湯勇

編輯 | 欒夢雪

覺得不錯?點亮『在看』吧!

▼▼▼▼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