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沈陽國際軟體園董事長趙久宏:做好企業“以外”的事

沈陽國際軟體園一角。 本報記者 孫潛彤攝

趙久宏,沈陽昂立集團董事長、沈陽國際軟體園有限公司董事長。他從電腦街的普通打工仔,到運營管理“中國最具活力軟體園”;從開公司“謀個落腳處”到為創業者營造“改變世界的辦公室”,他“抱著政府的願景卻懷揣著一顆民營的草種”,像小草一樣強韌,愈挫愈勇,快速發展。他提出做企業不但要自我強大,且能助力別人強大,主動“外溢”能量,為區域為國家作出貢獻。

在不少人眼裡,頭銜蠻多的趙久宏屬於綠色無公害的“食草男”。這一點,哪怕不見面光聽聲音也猜得出——和聲和氣、溫文爾雅。而了解他的,會說他是綿裡藏針那一款。

創業26年來,趙久宏一直在奮鬥,幹啥都要乾到前面去。他帶著昂立,從沈陽三好街一家經營兼容機配件的小公司,一步步踏足系統集成、軟體、產業園區、投資孵化、企業育成等多個領域,用托舉別人的方式壯大自己。他率隊管理的沈陽國際軟體園入駐企業1200多家,有44家世界500強企業、22家中國軟體百強企業、92家上市公司及子公司,在沈陽本土培育出30多家行業隱形冠軍。年營收總額達到500億元的沈陽國際軟體園,已成為中國民營科技園的領跑者。

轉身:棄虛就實

沈陽電子所的老張、老李們早就看不順眼了:這個學生娃!腰間的BP機老叫喚,還抱著辦公室裡唯一的電話機打個不停。

1991年大學畢業,初來乍到的趙久宏自己也覺著別扭,喝茶看報?屁股坐不住。他就喜歡東跑西顛忙業務,朋友也攛掇他跳出來。那時啥業務最火?組裝電腦、賣配件,沈陽三好電腦街佔了東北一半交易量。初出茅廬就跳槽的趙久宏短短一年卻創造了奇跡,讓瀕臨倒閉、成員僅有5人的昂立公司當年盈利100多萬元,在遍地小門面的三好街,兩年殺進了前三名。

年輕人嘛,有點錢就嘚瑟。趙久宏的嘚瑟不在炫耀吃穿,而是盯上了股市,心癢手癢想練練。已經擔任昂立公司總經理的他把大小業務悉數交給搭檔打理,大撒把後一頭扎進了股市。

那時的股市還屬於長熊慢牛。好多人興衝衝殺進股市,可謂“轎車進去,自行車出來”。趙久宏卻總能拿捏好進出分寸,兩年多時間盈利水準達到700%。正當盆滿缽盈之際,趙久宏卻突然止贏收手,為啥?

1998年5月,蘇州。在此舉行的IT行業峰會帶給趙久宏兩個震撼:一是離開昂立出去創業的人都迅速發展甚至超越了他;二是IT業巨擘施振榮一輩子堅守實業的精神。

這麽多年過去,趙久宏依然印象深刻。“小利障目則大事不成,小富即安已成大患,實業,唯有實業才長久。從蘇州回來後,我瞬時清空了所有股票。”

棄虛就實向何處去?此時,IT行銷端,賣硬體已不比賣冷飲賺錢。趙久宏果斷將昂立公司主營業務向軟體與系統集成轉舵。他判斷,底盤厚重的老工業基地不缺硬經濟,缺的是軟經濟,缺乏與工業互聯網時代對接的信息產業軟實力。這個短板,靠一兩家軟體企業根本彌補不了。結論是:沈陽需要建設智造富集地——軟體園。

這的確是一片藍海,因為成活率與成功率過低,鮮有民營資本的“魚兒”遊進來。趙久宏在國內考察了一圈,絕大多數科技園區都有強大政府背景支持,單靠租金活著的科技園幾乎沒有。而他,不僅不想打退堂鼓,還要一口吃個胖子。

2004年,佔地幾十畝的昂立信息園建成,小試牛刀的趙久宏便轉身籌劃建設900畝的沈陽國際軟體園。今年,總投資150億元的沈陽國際軟體園二期工程又開始建設了。

利他:幫人找錢

商人都想什麽?賺快錢,回錢快。趙久宏的思路卻是賺慢錢,花錢快。

“幫扶科技企業只能我們來負重,以較低租金吸引他們來創業,因為他們在起步階段都是輕資產。”趙久宏反感別人把他劃為地產開發商,他的專長並非造房子,而是對科技企業的理解,他反問:“有選擇租房而不賣房的開發商嗎?”

今天看,“情懷”二字成就了趙久宏。回頭看,“情懷”也曾把他逼上了高負債的絕路,現金流緊張的枷鎖至今仍套在他的脖子上。經濟學者李稻葵來園區一語點破:金融市場不愛支撐長期資金需求,即使負債率遠低於國資企業,民營園區也很難得到融資,軟體園再拓展具有極大挑戰性。

難,難不倒“有一塊錢能辦5塊錢事”的趙久宏。他反覆遊說合夥人加入,再借此一點點撬動社會資本。最難時,他也放鬆過入園標準,也不得不賣掉一部分辦公樓。“再有理想,活不下去也白搭。”原來,趙久宏也有窘迫、歎息。因為貸款,妻子作為關聯人常需要簽字按手印,為此向趙久宏抱怨:“年過半百還背負這麽大壓力,就不能歇口氣好好享受一下生活?”

“不能,園區還有那麽多企業呢。他們沒有抵押物,貸款比我還難。”趙久宏對園區企業了如指掌。都說矽谷搞得好,可是矽谷學不了。其資金支撐來源於企業巨頭以及大量民間風險投資,這兩個要件咱東北都不具備。政府資金有限,民間投資薄弱。趙久宏決定跳出企業圈外,試水私募股權投資,幫園區企業找錢。

2015年入園的“向日葵”在線教育,沒有資本支持時,年銷售收入僅有100多萬元。軟體園設立的私募基金直投500萬元,又幫助企業征信擔保獲得間接融資1500萬元。引入資本後的“向日葵”3年營收增長30倍,2019年營收1.27億元,淨利潤4089萬元,今年營收有望突破4億元。繼取得國內外500多所大學合作後,“向日葵”已成為在線教育細分領域國內第一。跟進投資的基金公司直拍大腿——投少了!

不止幫人找錢,趙久宏還張羅著給科技企業找人、找市場、找技術、找政策、找外腦,簡稱“六找”。他發現,科學家創業往往除了技術外,其他什麽都需要幫著找,包括職業經理人。當然,這種幫忙也不全免費,趙久宏的方式是“服務換股”。“你不要把我說得那麽高尚,服務理應市場化,如果都免費,人家會看低你的服務,而且也不可持續。無償支持傳導無壓力,結果大多不好。”趙久宏說話直來直去。

幫人得有本事。沈陽國際軟體園現在錘煉得十八般武藝皆能上陣比劃,著力構築一個“優於大環境的小氣候”。國家發展改革委領導細致了解後不禁感慨:民營園區做到這一步太不容易,令人感動。

格局:取勢共贏

東北振興不是靠一兩棵大樹撐門面,需要一片森林,也即圍棋所說的“厚勢”。學生時代取得過大學生圍棋杯賽冠軍的趙久宏,從圍棋哲學受益良多。比如韌性堅持,比如棄子取勢。

下圍棋看重外勢,企業的外勢是區域環境,是政府支持。趙久宏說出心裡話,離開這些,軟體園再有本事也折騰不大。

有人羨慕趙久宏得了那麽多“好處”。遼寧省、沈陽市調動各種資源支持沈陽國際軟體園,把“東北科技大市場”“院士工作站”“成果轉化遼寧促進中心”落戶這裡,把盛京基金小鎮的管理鑰匙交給他……讓人難忘的是,市委書記、市長多次為這個民營園區推介。

人心好,縱使飛鳥也知道。趙久宏解說取勢之道,只要你敞開為區域貢獻的赤子之誠,所有靠近你的心終會被焐熱。

趙久宏每每呼籲打破政企隔膜:一個開明的政府不是對企業不管不問,而是借用市場之手,找到具有資本與商業管理經驗的人或組織發揮作用,把各種資源捆在一起支持企業,功成而不自居。

盛京私募基金小鎮掛牌僅一年,即募集到131億元基金並投資65隻產品。規模橫向比不大,但較之一年前沈陽全部私募基金總量壯大了4倍多,基金年化收益率近50%。因其中有政府引導基金,基金小鎮每年要給政府報告單,用政府的錢孵化了多少企業?成功率有多高?吸引了多少人才?政府關心的首先是孵化功能和資金帶動力。

“有了上下一心,改變世界並非沒有可能。”趙久宏舉了一個生物科技公司創新的例子。在政府與園區合力支持下,該企業研製出多項世界領先的生物技術,僅遏製“松材線蟲病”技術一項,即可為我國已發病的千萬畝松樹林挽回千億元損失,為世界範圍減少生物入侵災害帶來的價值更不可估量。“給科技一個支點,你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麽。”趙久宏笑得肩膀都在抖,好像這個企業是他的。

人無癖不可與交,以其無深情也。趙久宏對明末文人張岱的這句話深以為然,“認準的事情就需要全情投入,你可以說我認真成癖是執著,也可以笑話我偏執。我還是主張讓事實壓軸出場說話。”

不懼壓力的趙久宏,額頭可比以前亮多了。(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孫潛彤)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