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監管頻發文 借普惠金融之名的“玩家”要當心了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經濟觀察網 記者 歐陽曉紅這次,監管可能急了。才發155號,即《中國銀保監會辦公廳關於推動供應鏈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指導意見》(銀保監辦發〔2019〕155號),中國銀保監會又聯合財政部、中國人民銀行、國務院扶貧辦印發了《關於進一步規範和完善扶貧小額信貸管理的通知》(簡稱《通知》)。

或許近期並非個案的承興供應鏈事件是監管頻頻發文規範市場的誘因之一。

在上海新金融研究院副院長、浙商銀行原行長劉曉春看來,供應鏈金融有兩大風險:真實貿易問題(可能的核心企業造假融資);風險點把控似是而非。看起來,承興事件更像應收账款融資騙局。

劉曉春對經濟觀察網解釋,中小企業資金周轉困難,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大企業拖欠應付款和政府部門有關補貼、退稅等費用所致,在金融機構大力發展供應鏈金融的同時,要防止大企業趁機擠壓中小企業的流動性,轉嫁融資成本

“供應鏈金融的發展,不能成為推動供應鏈體系相互拖欠的工具,而應該通過增強全鏈條信用管理,縮短鏈條整體账期,減輕中小企業負擔!”海王集團首席經濟學家、中國銀行前副行長王永利告訴經濟觀察網。

而供應鏈金融也好,小額信貸也罷,借著政策東風,或許不乏有逐利資本以“普惠金融”之名行不利之義……

155號文旨在“立規”,厘清供應鏈金融閉環鏈條的關係,出清風險,規範市場,推動供應鏈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而監管就供應鏈金融專門發文規範,尚屬首次。

從業務模式、風控、額度管理等方面,155號文對銀行、保險等機構從事供應鏈金融提出了業務標準;並要求銀行保險機構應依托供應鏈核心企業,基於核心企業與上下遊鏈條企業之間的真實交易,整合物流、信息流、資金流等各類信息,為供應鏈上下遊鏈條企業提供融資、結算、現金管理等一攬子綜合金融服務。

《通知》明確發展扶貧小額信貸的總體要求。要求必須堅持兩手抓、兩促進,即一手抓精準投放,能貸盡貸;一手抓規範完善管理,防範化解風險。且重申扶貧小額信貸的政策要點。堅持“5萬元以下、3年期以內、免擔保免抵押、基準利率放貸、財政貼息、縣建風險補償金”的政策要點。

《通知》還提出了防範化解風險的政策措施。明確辦理扶貧小額信貸續貸、展期的條件和期限。要求穩妥處置逾期貸款,妥善應對還款高峰期。明確相關部門職責分工。將扶貧小額信貸質量、逾期貸款處置等情況納入地方黨委、政府脫貧攻堅年度考核內容,定期通報扶貧小額信貸工作開展情況等。

兩份文件的共同點是,均為普惠金融範疇,均強調“規範”、“防範風險”,細化、量化標準,且責任到人。監管近期頻發文,類似承興供應鏈騙局事件或是誘因之一。此外,《通知》稱“妥善應對還款高峰期”,亦暗示監管政策上的未雨綢繆。

不過,按照監管層的說法,抵禦風險的“彈藥”是充足的。金融風險已經從發散狀態逐步轉向收斂,總體可控。

7月14日,來自銀保監會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的數據顯示,5月末,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餘額超過10兆元。另外,網貸機構數量較2018年初下降57%。堅定不移拆解高風險影子銀行,兩年多來,大力壓降層層嵌套、結構複雜、自我循環高風險金融資產13.74兆元,有力遏製金融脫實向虛。兩年來,累計處置不良貸款超過4兆元,當前銀行業不良貸款率穩定在2%左右,撥備覆蓋率超過175%。

值得一提的是,7月18日,市場傳陸金所計劃退出網貸業務;隨即陸金所官方聲明稱:陸金服P2P業務正積極響應和配合監管“三降”要求。網貸業務正常運營,存量產品與客戶權益不受影響。

誠然,無論陸金所是否退出P2P,其都不是個案,但標誌性意義明顯。目前全國有逾400余家網貸平台被清退,退出和轉型將是下一階段行業重點;這期間,還有網貸企業改名為“XX金科”。

但接踵而至的問題是,現在的金融科技領域異常火爆亦日趨擁擠,如果昔日網貸、消費金融(現金貸)等平台大多擠向供應鏈金融,是否又會一地雞毛?

的確,金融嚴監管之下,不乏金融企業、科技公司,包括P2P、第三方支付等機構動轍由C端金融轉向B端布局,且借著上升至國家戰略的供應鏈金融之政策東風,轉移至新的“風口”掘金。

不過,就此,也有人擔心,目前的嚴監管或不利金融科技的創新與發展。

央行科技司司長李偉在7月13日的“第四屆全球金融科技(北京)峰會”上坦言,促進金融與科技深度的融合,協調發展是一項複雜系統工程,人民銀行正在制定金融科技的發展規劃。央行會同相關部委,在北京、上海、廣州等十個省市開展金融科技應用試點,即中國版的監管沙盒。此次試點,一開始就設計了風險補償和退出的機制,可以推倒重來。

由此,市場亦期待,不久能看到一個統籌兼顧與高效開放的金融科技監管體系雛形。

誠如,李偉所言,金融與科技的深度融合是一項系統工程。

如果說曾經的監管包容賦予金融科技一定的創新空間,加之中國巨大的應用場景等助推之下,令我們的金融科技應用在國際上處於領先地位;但利弊皆存。

某些時候,新興事物一旦被貼上“風口”的標簽,監管體系尚未完善之時,往往會被曲解。尤其當它可歸類於金融科技賦能的大範疇時,在類金融科技的大框之下,充滿了各類良莠不齊的“玩家”。

那麽,現在的嚴監管或許亦會“平抑”趨利資本之高漲熱情,尤其當金融監管深入至業務過程、運作細節,注重標準化、量化監管之時。誠如,正在被清退、退出或轉型的“網貸”平台,放眼國內的大金融科技範疇,下一個被整治、清肅的平台會是什麽?但見不少消費金融平台正悄然轉型、升級。

此過程中,也許還要忖度:金融監管有了推倒重來的信心,是否其在制度設計上就會少走些彎路?少些運動式的“一刀切”?至於當下監管是否會抑製金融科技的創新需要交給時間去回答。

而回溯過往,會看到快速升溫於2017年的供應鏈金融正是基於政策推動,其發展才勢如破竹。諸如,《國務院辦公廳關於積極推進供應鏈創新與應用的指導意見》(國辦發〔2017〕84號)、中辦、國辦印發的《關於加強金融服務民營企業的若乾意見》、《商務部等8部門關於開展供應鏈創新與應用試點的通知》(商建函〔2018〕142號)等。

倘若說,上述政策更多是助力供應鏈金融的大發展,那麽,155號文與《通知》則更偏向市場規範與風險防範,強調監管量化;而這也與最初的政策意願相輔相成。

“我不認為155號文會影響供應鏈金融市場,反而對我們這些專注區塊鏈技術的科技公司或平台是好事;可謂讓劣幣出局。”某供應鏈技術端企業負責人說。

一位磁雲科技高管稱,我們一直致力於通過技術集成推進產業互聯,實現行業企業數字化轉型升級,進而重塑企業、產業乃至區域、國家發展格局。磁雲科技可以形成“資金流、票流、物流”三流合一、甚至“合約流、資金流、票流、物流”四流合一,通過“產業+金融+科技”、“磁雲區塊鏈+供應鏈金融開放融通平台”的方式,鏈接資產(企業應收帳款、應付账款等)與資金(銀行等金融機構)兩端,幫助企業實現自金融與信用穿透。

中企雲鏈的一位高管亦表示,出問題的大多是民間金融機構,銀行就此一貫很謹慎。現在,銀行都會把供應鏈金融做到線上化,充分利用核心企業電子簽章的不可篡改、不可抵賴等特點,來杜絕線下的假公章,

“對於雲鏈這類創新平台,恰是一個好時機;我們目前跟銀行和核心企業的合作,全部使用電子公章,不可篡改;從核心企業確權,供應商申請融資,到銀行放款,實現t+0,全流程一天內完成,沒有線下手續,全流程均線上化。”上述中企雲鏈高管說。

綜上,標準化、量化監管之下,金融科技市場已開始出清;那些借金融科技之名,擎著普惠金融之幟的逐利資本或“玩家”要小心了。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