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白石老人畫鷹:英雄注定是孤獨的

186cm×96cm

歷代丹青妙手畫鷹,大多強調的是雄奇霸悍勢挾風雷,而白石老人筆下的鷹與眾不同,英姿勃發,清俊颯爽,但同時更多透露出的是一份孤傲和自賞,這在精神層面似乎更豐富,也更加耐人尋味。

白石老人畫鷹是從定居北京後的20世紀20年代開始的,這一時期他畫鷹基本上還是處於自然描繪狀態,他把鷹作為自然界禽類的一種,雖然也注重了眼、嘴、爪的表現,但對鷹性格的刻畫還遠未達到。在手法上大多是以水墨渲染而成,注重體積塊狀結構而較少關注羽毛變化,鷹體以大筆飽水寫出,比較潤透。2009年秋季在北京的一場藝術品拍賣會上,以1456萬元成交的,齊白石於1928年贈送給徐悲鴻的巨幅《松鷹圖》即為這一階段的代表。

白石畫鷹以昂首俯視或回頭居多

姿態處於靜與動的臨界點上

偶有展翅欲飛之作飛翔之鷹未得曾見

到了1932年,齊白石畫鷹發生了變化,這與他觀得陳半丁所藏八大山人畫鷹之作有直接關係。齊白石在1932年所作的《鷹》上記下了這件事:“余年七十矣,未免好學。一昨在陳半丁處見朱雪個畫鷹,借存其稿。從此畫鷹必有進步。”八大山人的這幅鷹確實對齊白石產生了很大影響,以至於他後來贈送給毛澤東主席的那幅著名的《鷹》(1941年作),從構圖到筆法都與之極為相似。

齊白石後期畫鷹手法大變,多用濃墨焦墨闊筆點出,講究層次,更加注重鷹體不同部位羽毛的走勢、長短、粗細等細部特徵。羽毛收攏,畫翅膀尖端和尾巴時用中鋒乾筆,雄健有力;畫羽毛時表現有光澤的質感。

鷹嘴、鷹爪、鷹眼非常難畫,也是刻化性格的關鍵。白石老人以焦墨勾勒鷹嘴、鷹爪和點睛,充分表現嘴長有勾,鷹爪健而利的特點,同時強調鷹眼的敏銳。

白石畫鷹以昂首俯視或回頭居多,姿態處於靜與動的臨界點上,偶有展翅欲飛之作,飛翔之鷹未得曾見。

白石老人以鷹寓人,是為英雄之意。他筆下的鷹堅毅從容,睿智博大,寄托著對英雄們的頌美之情和自己的理想情懷。他從不畫群居之鷹,而是隻畫一隻,立足於松柏之上或是巨石之巔。英雄獨立、單刀赴會,人們也從形單影隻中,看到了英雄的一份孤獨和寂寥。

139cm×59cm

1941 年

題跋/九九翁齊白石畫藏。毛澤東主席。庚寅十月。齊璜。

印章/九九翁 白石 寄萍堂

風聲蕭蕭,松濤陣陣,一隻雄鷹傲視遠方,有幾多理想,有幾多打拚,有幾多堅持,有幾多牽掛,這不就是白石老人自身的寫照嗎?這份孤寂也正是白石老人內心深處世界的自然流露。

哪個英雄不孤獨?哪個成功人士不孤獨?白石老人把鷹送給毛澤東,送給蔣介石,送給抗戰名將黃琪翔,送給徐悲鴻,送給老舍,在他心目中這些人都是書寫歷史的英雄,而這些人哪一個不是懷揣夢想,忍受寂寞,披荊斬棘,踽踽獨行的人?

誠如逆境才能出人才,往往只有孤獨才能成就英雄。在某種意義上講,英雄必定是孤獨的,因為他們有著不同常人的思想和膽識,走的是一條千回百轉,布滿荊棘,世人少走的路。無人與之同行,也無須同行,成大業者不僅能承受而且還會在執著中享受著這份孤獨。社會在發展,今天我們對英雄的定義已經發生了改變,我們已經看不到過去的硝煙彌漫和橫刀立馬,今天的英雄指的是各個領域的精英翹楚。世道在變,但成功的規律並沒有改變,而且,今人若想成功,所承受的孤獨和壓力一定遠勝古人。

成功者永遠都是孤獨的,他們喜歡安靜地思考,堅韌地踐行,即便有淚也會在無人的角落悄悄擦淨。平庸的人才愛熱鬧,沒想法的人才願意扎堆,“二八定律”適合在地球的每一個地方:20%的人佔有80%的財富;80%的人為20%的人服務。不甘寂寞喜歡熱鬧就意味著你已經邁向了80%的隊伍,未來的生活可想而知。

若想成為一個有所建樹的人,就要遠離喧囂學會思考,因為在嬉笑玩耍、左顧右盼、扎堆熱鬧中從來不會產生成功。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