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心血管醫生告訴您:裸支架、藥物支架、可降解支架的區別

「醫生,要是有可吸收的支架就好了,放完以後也不用擔心了。」

常常有患者這樣問道。

王醫生告訴他們,正在試驗階段,只有安全有效才敢普及呀。

任何事物的發展都是有一個過程的,沒有說上來就是最好的,心臟介入技術目前經歷了三個時代,目前正在朝著可降解支架的時代邁進,當然前途是光明的,路線是坎坷的,目前可降解支架還是遇到了一定困難。

我們今天回顧一下心臟介入,嚴格意義上說是冠心病的介入時代,因為瓣膜病、起搏器、電生理都屬於心臟病介入。

第一、球囊擴張:1977年做了第一例球囊擴張術,但隨後觀察到球囊擴張有嚴重的問題:

1、球囊擴張後,容易發生再狹窄,再狹窄率達到30%-50%;

2、球囊擴張時,可能導致血管撕裂,出現血管閉塞,造成急性心肌梗死。

於是人們不得不改進,最直接的想法就是在狹窄的血管處,支起一個架子,於是支架誕生了,當然說起來一句話,但科學家付出的艱辛是我們無法估量的。

第二、金屬裸支架:金屬裸支架治療變得更安全比球囊擴張安全,當血管發生堵塞時馬上用支架把血管撐開,就能解除危險,再狹窄率約為10%-20%。

支架明顯比起來球囊擴張,降低了血管再狹窄的風險,但是相對來說,還是比較高的,不是人類不滿足現狀,是我們要努力去更好,因為每一次狹窄都有有可能危及一位患者的生命或給患者帶來痛苦。

於是人們不得不繼續改進,經過科學家的不斷努力,想出來一個點子,就是在支架表明塗一層葯,讓藥物慢慢釋放,這樣減少血管再狹窄的發生。

第三、藥物塗層支架:把抑製細胞增生的藥物塗在支架上,使藥物可以在支架植入後的3個月左右慢慢釋放,保持支架的暢通,避免發生再狹窄。藥物塗層支架的再狹窄率只有5%-10%,明顯改善了冠心病患者的遠期預後。

隨著支架材料及做工的不斷改進,以及介入技術的不斷進步,包括抗血小板藥物及抗炎、保護血管藥物的更新,支架術後狹窄率越來越低。

這時候,新問題就出現了,能不能把支架放進去,支架完成自己的任務後,再取出來,可是取出來幾乎不可能,那就想辦法讓支架溶解了,於是可降解支架就迎刃而生。

第四、可降解支架,研究完善中ing

雖然很多國家級地區已經開始使用可降解支架,但長時間的觀察顯示,目前的可降解支架的技術並沒有藥物塗層支架的效果好,於是可降解支架又遇到到了困難,有的地區已經叫停。

我國自行研發的可降解支架,據說數據不錯,但仍處於研究觀察階段,還需要時間來考驗。

目前藥物塗層支架中使用的藥物主要有兩種,雷帕黴素和紫杉醇,目前絕大部分支架使用雷帕黴素或者雷帕黴素的衍生物。

藥物塗層支架需要較長時間地口服兩種雙聯抗血小板藥物,即阿司匹林+氯吡格雷或替格瑞洛,最少服用一年到一年半。

金屬裸支架植入以後,因為沒有藥物抑製血管內皮的生長,所以血管內皮可以較快地長在金屬裸支架的表面,1個月左右支架的絕大部分能被內皮覆蓋,3個月時支架已經比較完整地被內皮覆蓋了。

金屬裸支架徹底退出歷史舞台了嗎?

暫時沒有,因為裸支架也有自己的長處。

部分患者患有其他疾病,急需外科手術治療,但同時又查出有冠心病,只能放支架治療,這樣的情況絕大部分要放金屬裸支架,支架植入後1-3個月就可以停用雙聯抗血小板藥物,等到做完外科手術後再進行抗血小板治療。

總之,對於大多數需要支架的患者,首先選擇藥物塗層支架;對於個別特殊患者,我們仍會用到裸支架。

支架不斷革新的過程更是人類與疾病鬥爭的過程,相信不遠的將來,可降解支架會給患者帶來福音;更要相信將來我們能夠戰勝冠心病!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