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沒有掙扎也沒有眼淚:中國足球十冠王,默默死去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5月24日電(卞立群)“根據公示結果和後期調查,確認遼寧足球俱樂部存在欠薪行為且未能解決,現決定取消注冊資格。”

中國足協公告截圖

瀕死狀態下挺過一個春天的遼足,終究還是迎來了命運的判書。中國足協23日發布的公告,徹底宣告遼足“死亡”。

沒有奇跡,甚至在臨死前沒有過太多掙扎,擁有悠久歷史的中國足壇“十冠王”,消逝在2020年的夏天。

在遼足離去的一刻,並沒有眾人的捶胸頓足和涕淚交垂,有的只是無盡的歎息與無可奈何,因為這早已是意料之中的結局。30年河東與河西,昔日王者遼足不幸成為這幕悲劇的主角。

資料圖:遼足球員淚灑賽場。圖片來源:Osports全體育圖片社

關於遼足的歷史究竟有多久,存在著不同說法。有資料顯示,這支球隊源於1953年的東北體訓班,如此算來,遼足有67年的歷史。也有聲音指出,“遼寧隊”這個名稱第一次出現是在1959年第一屆全運會上,這樣算來是61年歷史。

在歲月侵蝕之下,遼足的起源雖然有些模糊,但一座座金燦燦的獎杯,磨滅不了那個屬於他們的時代。

不幸的是,近些年稍顯瘋狂的金元浪潮更是徹底擊中了遼足的軟肋。即使天價將球員賣給土豪球隊,也抵擋不住運營成本水漲船高的現實,“賣血”已經不足以“求生”。2017年,遼足隊史第3次降級,2019年更是險些從中甲掉隊。

如果說外部環境加速了遼足的消亡,那麽自身的經營不善則徹底將球隊送上絕路。在1987年齡段球員賣盡之後,後續年齡段的球員質量已經大不如前。

作為國腳的主要輸出地,遼寧的優秀球員資源近些年嚴重枯竭,培養出於漢超、楊旭、張鷺這一批國腳之後,遼足幾乎對國家隊“斷供”,“無血可賣”讓遼足舉步維艱。

今年2月初,幾名遼足球員上訴中國足協,欠薪的公開化更是徹底成為壓死遼足的最後一根稻草。在未能獲得準入資格之後,遼足徹底死在了2020年的夏天。令人唏噓的是,30年前的這個季節,正是那支王者遼足登頂亞洲足壇之時。

資料圖:2017賽季,遼足與天津權健在比賽中,如今兩隊均被宣告“死亡”。 中新社記者 於海洋 攝

足球運動向來有著屬於自己的規律,放在世界足壇的系統中,想在四年一屆的世界杯上大放異彩,往往需要幾代足球人辛勤耕耘。而在聯賽的小系統中,會因為各種因素造就一個時代的王者,也難免會有王朝更迭和優勝劣汰。

尤其在中國足球“金元時代”的浪潮吞噬下,那些沒落的王者終究會逐漸褪色,成為新球迷尚未追溯的歷史片段,最後消逝在歲月的塵埃之中。

遺憾的是,作為國內為數不多的“老字號”球隊,遼足難得的歷史傳承就此消散。而主場位於沈陽的遼足,更是遼沈地區幾代球迷的精神寄托,也正是這種家鄉情結和地緣因素,支撐了許多球員和球迷在遼足“窮困潦倒”之時依舊選擇留守。這種歷史積澱下的精神內涵,恰恰是中國足球現階段稀缺的寶貴資源。

資料圖:2017年11月4日,看台上的球迷打出橫幅寄語遼足。當日,遼足主場1:4不敵上海綠地申花,以一場慘敗告別中超。 中新社記者 於海洋 攝

遼足瀕死之時,剛剛升入中甲的沈陽城市隊更名為遼寧沈陽城市,被譽為“新遼足”。

也許這支全新球隊能寄托些許情結,能開啟遼寧足球的全新篇章,甚至重拾為中國足球輸血的能力。

但老遼足已死,那些失去的終究是失去了。只希望遼足之死能給中國足球、遼寧足球帶去些許警示,或許這也是昔日王者最後的貢獻了。(完)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