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封控區孕婦臨盆在即 醫生的哥接力轉送

一輛黃色計程車接到衛女士。

衛女士入院。 南都記者 黃馳波 攝

因疫情封控在家的孕媽待產怎麽辦?6月8日凌晨,廣州荔灣封控區發生了眾人愛心接力的一幕。南都記者全程跟隨見證準媽媽安全抵達接生醫院。

“愛心孕媽媽專車”來接待產孕婦

“喂?陳醫生,我們街道有位孕婦情況有點緊急,需要趕快到醫院。”6月7日,廣州市荔灣封控區內一街道居委會接到居民求助,電話聯繫社區醫院。醫生回電了解到,一名孕期已41周、即將臨盆的準媽媽亟須到醫院待產。

獲悉這位準媽媽的接生醫院後,7日深夜,準媽媽居住地的社區醫院,決定派醫護將待產孕媽送到荔灣區婦幼保健院。

8日凌晨1時許,接下任務的社區醫院陳醫生趕回醫院,穿上防護服出發。抵達後,由於道路較窄,車輛無法駛入,陳醫生下車走進巷內,邊打電話邊與求助孕媽核對地址信息。

1時50分,這位準媽媽和丈夫帶上提前備好的行李和新生兒用品下樓。此時,一輛黃色計程車已抵達巷口,這是來自“愛心孕媽媽專車”車隊的司機李師傅在等待。

南都記者了解到,與醫院對接的這支“愛心孕媽媽專車”車隊,來自廣州多個計程車公司,他們不少人主動報名,有人還從廣州市其他低風險區域來到芳村做志願者,為荔灣芳村片區的臨產孕婦提供醫療專車接送服務。

“我是第一次做媽媽,正常孕期是40周,過了預產期BB還未生產,有點緊張。”孕媽衛女士說。陳醫生詢問衛女士情況後,安撫其不要緊張。

凌晨2時,計程車停穩在荔灣區婦幼保健院門口。經提前聯絡,婦幼保健院的醫護在門口為準媽媽衛女士測量體溫,查驗其核酸檢測結果,一旁等待的婦產科護士長隨後帶衛女士和其丈夫到急診室。

2時20分,婦產科急診夜班醫生詳細詢問衛女士情況。這時,在走廊等候的衛女士的丈夫吳先生松了一口氣。吳先生來自台灣,他告訴南都記者,妻子衛女士是貴州人,一家人住在芳村,6月7日妻子預產期過了,家人著急,聯繫居委會後,很快社區醫院醫生聯繫他,征詢轉運的時間。

吳先生說,了解到還有其他待產媽媽情況更危急,“我老婆過了預產期,但她情況相比之下還算穩定,我們商量後,決定讓其他情況更緊急的孕婦先用車,我們晚點沒關係”。吳先生在一家台資電子廠工作,他在封控後一直居家辦公。已經在廣州接種了新冠疫苗的他,對荔灣很有信心,相信生活會很快恢復正常,“廣州人很熱心!”

孕婦丈夫:感恩社區照顧到孕婦需求

南都記者從準媽媽衛女士的丈夫吳先生處了解到,他來自台灣桃園,在廣州封控區內,社區能提供這麽人性化的服務,他感到非常滿意。

“這是我們的第一個孩子,正好遇到疫情封控,如果沒有社區的協調,我想我們會很驚慌失措。”6月8日下午,全程陪伴妻子經歷了凌晨“愛心接力”的送醫路後,丈夫吳先生如此感慨道。

“我相信我們社區裡,有類似情況的不止我們這一家,在疫情防控的情況下,封控區內照顧到了孕媽媽們,還有專業的接送車隊,給我們提供了這麽大的幫助,我們對這麽人性化的服務感到非常滿意,也很感恩。”

吳先生說,如今妻子已住進了荔灣區婦幼保健院,而他前後已做了兩次核酸檢測,得以在院內全天候陪護妻子。“目前妻子情況很穩定,我們現在可以很安心地迎接我們的小生命到來。”

在台的父母仍未能打上新冠疫苗

吳先生向南都記者介紹,他來自台灣桃園,此前一直在台灣生活和工作,在一次出差中認識了來自貴州的妻子。為了與愛人團聚,去年6月,他下定決心,向公司申請調到廣州分公司工作,如今他在廣州生活了近一年。今年5月中旬,他在廣州接種了第一針新冠疫苗。

目前,讓吳先生唯一擔心的,是仍在台灣的父母。吳先生表示,目前台灣地區新冠病例的“重災區”在新北和台北,他的家鄉桃園雖然不是最嚴重的地方,但當地病例數也已經突破200例。

關於對大陸與台灣地區在疫情防控方面的不同感受,吳先生表示:“大陸對疫情處置的反應很迅速,馬上對相關區域進行封控管理。但台灣地區疫情更嚴重,至今未采取嚴格的封控措施。我現在只能叫父母盡量不要出門。”

吳先生也說,因為台灣疫苗嚴重短缺,而且目前疫苗隻優先供給醫護人員以及65歲以上人士等群體,但他的父母仍未達到65歲,尚未能打上疫苗。

“不少商人或者派遣勞務人員會到大陸或者海外打疫苗,但對於普通人來說,很難會為了打疫苗支付昂貴的交通費,因此也只能等待,打疫苗遙遙無期,我現在隻祈求我的家人能夠平安。”

出品:南都即時 統籌:南都記者 向雪妮

采寫:南都記者 黃馳波 張林菲 黃小殷 余毅菁 李文 通訊員 鍾達文 李曉姍 劉進娣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