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獵謊者》:把懸念留到最後一秒

文│ 骨朵

6月30日在騰訊視頻上映的《獵謊者》,是凹坑文化拍攝的一部非典型網絡電影。一場凶殺案,在90分鐘內被講出了五個版本。真相與謊言犬牙交錯,撲朔迷離,善惡不斷反轉。不到最後一秒,猜不到結局。

成立於2018年的凹坑文化,其定位是一家精品劇集廠牌。成立伊始,就遇上了“影視嚴冬”。資本退潮,審查變嚴,平台的劇集採購也開始緊縮,劇集項目的開發周期越發漫長。為了盡快打開局面,凹坑文化創始人何足道和團隊決定做一個短平快的項目。

有些影視項目的策劃,是從市場出發,先考慮閱聽人需求,有些項目的策劃是從內容出發,先考慮自身的產品優勢,《獵謊者》無疑偏向後者。這也決定了《獵謊者》的整個項目籌備不會很快。

實際上,從開始籌備到先項目成型,《獵謊者》最後成片前後花費了兩年時間。當然並非孤勇,這中間不乏平台對新興創業團隊的支持與認可。如果沒有騰訊視頻的支持,《獵謊者》可能會更晚才能和觀眾見面。

“我們也想快,但完美主義不允許啊”,製片人何足道開玩笑說,《獵謊者》立項的時候,導演還是個二十多歲的未婚青年。等到開機,他已經成了年過三十的已婚中年。

《獵謊者》成型

導演廉欣跟何足道相識已久。

6年前,何足道在前東家做了一個愛情電影,最初選擇的導演就是廉欣。當時廉欣才25歲,沒有拍攝長片的經驗。但已經在一系列短片作品中嶄露頭角。6年之間,廉欣積累了一些新的短片作品,拿了不少的獎,但依然沒有一個自己認可的長片作品。

曾經有一次,他寫了一個劇本被投資人看中,但出於對年輕導演的不放心,製片方最後找來了日本名導演犬童一心來執導,導演帶來了整個日本團隊,廉欣僅作為中方導演參與配合。事後,廉欣的感受是,跟專業嚴謹的日本團隊學到了很多東西。還有就是——好羨慕日本導演,真是太爽了!這些經歷之後,廉欣越發渴望一個自己獨立導演的長片作品。

他拿了兩個自己寫的故事雛形給何足道看。何足道一下就挑中了《獵謊者》。但當時故事並不完整,篇幅也太短。導演遞來的《獵謊者》算是故事的1.0版本,講述的是一個出軌中年,一個司機,一個直播女,和一個小混混圍繞著一個裝著100萬現金的手提箱發生的黑色幽默故事。這個故事延續了幾個版本,但始終脫不開寧浩式瘋狂喜劇的窠臼。於是,團隊開始尋求故事方向的轉型,而何足道也於此時又請來了編劇周易。

周易是個文青。跟韓寒、郭敬明一樣,他出身於萌芽雜誌主辦的新概念全國作文大賽,是第十屆和第十一屆連續兩屆的一等獎。學生生涯在打遊戲的間隙堅持不懈發表小說,研究生畢業之後,加入了同門師兄韓寒的亭東影業。

從左至右:藝術總監黃山、編劇周易、導演廉欣

在凹坑文化的餐桌上,何足道花了半個小時,把所有故事線跟周易口述了一遍。周易聽完不淡定了,他去陽台抽根煙冷靜了一會兒,回來問:“老何,我從來沒寫過這麽難的故事,你覺得我能寫出來嗎?”

何足道想了想,忽悠道:“這個故事其實就一句話——用謊言騙取真相。其他劇情,你大膽去改!”

凹坑團隊在決定放棄原先的黑色喜劇後尋找到的故事方向,正巧和近日在網絡上引起熱議的鄭州拉杆箱藏屍案如出一轍。故事起始於幾個工人在下水道發現了藏屍的皮箱,皮箱中女屍手上的戒指幫助警方確定了死者的身份,由此也解開了一場豪門凶殺案的內幕。

《獵謊者》的製片方凹坑文化表示,誰想得到如今差一點撞上熱點,他們很早就改掉了這個案件。在長達兩年的劇本開發過程中,《獵謊者》的故事創意經歷了四個階段十幾次修改,拉杆箱藏屍只是其中之一。

拉杆箱藏屍算是《獵謊者》的2.0版本,其中每一位當事人都處於自身利益隱瞞了部分真相,其中有一些《羅生門》的影子。這個版本經過了多次探討和完善,凹坑文化給一些行業的朋友看過劇本,很多朋友都認為完成度很高,但擔心故事太複雜,對觀眾是個考驗,尤其是考慮到電影時長的限制,這個版本的故事似乎更適合一部劇集的容量,於是凹坑團隊果斷決定故事改得更集中一些。

正是這一次,誕生了如今觀眾們看到的《獵謊者》雛形,《獵謊者》的核心故事——就是用謊言騙不來真相。凹坑文化的團隊在朋友建議之下,將故事集中在奸商林超凡和假女警韓燁身上:圍繞兩次審訊,讓二人鬥智鬥勇,互相欺瞞,互相揭穿,伴隨著不斷的反轉,一層層揭開真相的面紗。最終,用謊言騙來的真相並不是真相,用犯罪的手段也拯救不了善良。這就是劇本的3.0階段。凹坑以這份劇本參加了2018年中國青年影像論壇,入圍了創投十強。也獲得許多電影業內同行的認可。但這仍非故事的最終版本。

懸疑燒腦的故事,劇本並不好磨

凹坑文化的牆上,掛著一個編劇信條“合情大於合理”。寫懸疑罪案片,編出環環相扣的推理鏈條確實很難,很像是程序員編寫程序,要不斷梳理邏輯,彌補漏洞。但劇本不是冰冷的程序,沒有漏洞的劇本不等於好劇本。

劇情的跌宕起伏,就像過山車。得先讓觀眾願意上車,才能感受到過山車的刺激。如果抱臂站在一旁冷眼旁觀,人們只會去挑刺兒。而就算是教科書般的好萊塢電影,也經不起挑刺兒。

所以,最難的是讓觀眾能夠進入故事,進入人物,願意上車。

《獵謊者》中的女性角色

《獵謊者》過往幾個版本的劇本都有一個共性——整個故事沒有一個好人。當觀眾撕開每個人的面具,背後都是人性的醜惡和猙獰。唯一的一個無辜者,被眾人集體嫁禍成了千夫所指的變態殺人凶手,死不瞑目。這個劇本看似更有力度,但團隊卻放棄了這個方案,因為純粹的陰暗會讓故事顯得深刻的同時讓觀眾產生距離感。

“我們自己都厭憎這些人物,別人怎麽會喜歡?”

於是,就有了劇本4.0,也是最後拍攝的版本。在這個階段,團隊沒有再調整故事結構,而把精力用在了挖掘人物之間的情感和人性的善惡上。

《獵謊者》的成片讓編劇周易最得意的一點,是一層層剝開案件的真相後,在最黑暗的深淵裡,觀眾看到的不是極致的黑,反而是人性的一抹暖色。在經歷絕望和毛骨悚然之後,觀眾心中猶能留下一絲感動。

但執行製片人木月飛卻沒有雅興和周易一同感受人性的盡頭到底是冷還是暖。他腦子裡滿滿當當地只有一個字——錢。

“我太難了!原本想造的是奧迪,可現實是錢只夠造奧拓。”

木月飛對著Excel裡的第十版預算揪頭髮。

《獵謊者》的發行幾經波折,從最初的小成本院線電影到迷你劇,最後落地成了網絡電影。預算也一直在發生變化。到最後,劇本、製作團隊、製作規格都基本確定,萬事俱備,只欠東風。最終能落實的資金比原計劃少了一半。凹坑文化面臨兩個選擇:一、暫緩拍攝,繼續找錢;二、用一半的預算拍完全片。

一年半了,不能再等了,拍吧。公司上下一致同意開拍。何足道跟木月飛說,這個項目公司可以不賺一分錢,但一定要保持質量不能降低。木月飛拍著桌子罵了髒話,但最終還是無奈地接受了任務。

減配、刷臉,為了成片

很多人可能都好奇過,既然一個普通電影製作成本也要幾千萬,那些用十分之一的價錢拍出來的電影是怎麽做到的?

多半是兩招,減配,刷臉。

很多網絡電影,看起來製作也很精良,是因為把預算都花在打造一兩個重點場景上,全片都發生在很少的幾個場景裡。片長也隻做到70分鐘左右。這是聰明的減配方法。

而《獵謊者》劇本有110多場戲,光重點場景就有二十多個。其中還包括機場、醫院、別墅、會所等又貴又難談的場景。更別說還要搭景,要航拍,要撞車,要墜崖。可以投機取巧的地方真的不多。簡直是有意選了條最難走的路。

吊車現場

為了省錢,木月飛一口氣刪了20多場戲。為此差點跟編劇周易打了起來。最後在討價還價中,劇本定格在了93場。

為了節省人員開支,凹坑的員工幾乎全員跟組,個個免費還身兼多職。執行製片人木月飛兼任統籌,劇本策劃夢婷兼任演員統籌,劇本策劃曉雲兼任場記,劇組會計同時也是演員助理,製片人何足道也差點被趕鴨子上架去頂美術組的缺,最後還當了一天群演,演了個土老闆。

主創的片酬也都已經壓縮到低無可低。導演廉欣前前後後花了2年時間在這個戲上,最後拿到的片酬,還不如花2天時間拍個廣告掙得多。所有演員加起來的總體預算,更是不夠請個明星出席一次商業活動。

窮劇組也不指望請到什麽知名演員。《獵謊者》的選角索性放棄了知名度,不管是什麽人,不看數據,不看過往作品,先試戲,直接用演技說話。沒想到,恰恰是這樣選出來的演員們,用精彩的表演為整個作品增色不少。也為整個劇組帶來很多驚喜。

男主角林超凡的飾演者王茂蕾,在《延禧攻略》中扮演的太監袁春望既可憐又可恨,頗為深入人心,算是片中最熟臉的演員。難得的是形象氣質與劇本中的林超凡完美貼合,如量身打造,試鏡後,公司上下都很滿意。夢婷卻更加擔心,如此低的片酬會不會觸怒對方。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夢婷硬著頭皮說出了自己的預算,沒想到演員爽快地答應了。她忍不住激動得跳了起來。

其余的演員,如女主向晴的扮演者孫夢純為了演好女警角色剪掉了及腰長髮,為此整整三個多月無法接到其他工作;男主角妻子唐曼的扮演者秦雪,一名被埋沒已久的金子女演員,今年初終於在《民國奇探》中分飾雙角而為觀眾熟知;女秘書馮璐的扮演者馬小茜正是熱播劇《怪你過分美麗》中的金錦文扮演者。

項目雖小,但很多人都不是衝著錢來的。為了做出一個好項目而燃燒的熱情,能在人和人之間傳遞。

開拍第二天,就發現劇照跟不上。天快黑的時候,何足道打電話給一個相熟的導演,問他的助理能不能來幫忙拍幾天劇照。晚上10點,助理小姑娘就背著換洗衣服,自己從上海乘高鐵到無錫,連酒店都沒進,從高鐵站輾轉來到荒郊野嶺的劇組,直接開工。當晚就拍到了凌晨2點。

這種熱情,拍攝期間每天都在導演、編劇、攝影組、演員之間彼此傳遞著,讓這個資金捉襟見肘的小劇組,得以高效地運轉。整個片子殺青,整整93場戲,不折不扣地全部拍完,沒有超支一分錢,沒有甩下一場戲。

但也不是所有事都能用熱情解決。

後記:

《獵謊者》的5萬塊備用金

《獵謊者》的備用金只有5萬塊,這是什麽概念?

梁子是《獵謊者》的製片主任。70後的他從年少輕狂時就在劇組摸爬滾打,如今女兒都已經進了劇組工作。即便二十年來看慣劇組風雲,得知《獵謊者》的備用金只有5萬塊,他還是被嚇了一跳。

不要說什麽大的意外或者事故,光是攝影機用的德國Panther的升降推車,就價值70多萬人民幣。一旦有點損壞,5萬塊都不夠賠一個輪子。類似這樣的設備,《獵謊者》劇組租了滿滿一卡車。梁子說服了公司無論如何買個保險。不然的話太嚇人了。

即便如此,5萬塊還是像指間沙一樣攥不住。

片中有輛計程車,最終要墜入河中再打撈起來。於是劇組花了幾千塊買了兩輛報廢的車,打算拍完以後就不要了。這是個省錢的辦法。百密一疏,沒想到報廢車沒有牌照不允許上路,需要專門的拖車運送。兩輛拖車的費用,每天就是一千多,十天半月下來,一兩萬就不見了。

拍戲租用的別墅,拍完第一天,木地板、牆體上就添了幾條損傷,多半是搬運器材時磕碰的。一賠償,起碼又是幾千要出去。

看著備用金飛速流逝,梁子壓力越來越大。終於在看到別墅牆上又增添了新傷後,忍不住炸了。他把每一處損壞都用手機拍了下來,一張張貼到群裡劈裡啪啦發了一頓火,又要求各部門收工後連夜開會。

開完會,發完火,梁子低聲下氣找到當地的朋友,求人家幫忙去跟業主商量少賠點錢。

經歷了這些糟心事兒,最後到殺青那天,發現5萬塊居然奇跡般地撐到了最後。

梁子差點哭了。

他喜滋滋地發了個九張圖的朋友圈,說:咱們這點預算,居然拍得不比有些幾千萬的片差,怎麽就不能嘚瑟嘚瑟了?我看看他們害不害臊?

過了一會兒他又想了想,把朋友圈刪了。

太得罪人了,算了。

他重新寫了條朋友圈。

這個片能夠不超時、不超支拍成這樣,簡直就是奇跡。

如今,歷經打磨的《獵謊者》終於在騰訊視頻上線,和觀眾們如約相見,希望好內容能夠被看見。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