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深網|對話商湯科技徐立:AI技術突破非連續性,質變存在偶然性

作者:馬圓圓

編輯:康曉

出品|深網·騰訊新聞小滿工作室

科技公司雲集的上海漕河涇中環路旁,有一棟坐落於兩個錐形基座上的清水混泥土建築,遠遠看去就像停放陸地的太空飛船。這棟造型獨特的建築內部同樣充滿未來感,從進門安檢、打卡到室內購物、支付,都連接上了一體化的視覺識別系統,位於三樓的體驗館,則展示著這家公司如何將AI技術應用到各個行業。

大樓屬於人工智能獨角獸商湯科技,過去六年,這家專注於計算機視覺和深度學習原創技術的公司,獲得了超過40億美元融資,估值預計達到百億美元。

快速成長的企業難免遭受質疑,“商湯科技何時上市?到底值不值百億美金?”38歲的公司CEO徐立不得不面對諸如此類的爭議,過去一段時間,關於“上市與否”的傳聞一直縈繞在這家公司之上。

和外界想象不一樣,從實驗室走出的徐立目前工作重心並不在技術研發。一位徐立身邊的同事告訴《財約你》,他很少有時間在公司,更多時候是在全國各地推進商業落地項目,一年中很多時間都在飛行中度過。

8月下旬,《財約你》在上海深度對話了“難得出現在公司”的徐立。疫情下的特殊時期,徐立商務出差的頻次有增無減。

對話期間,有商湯員工在一旁的行政前台領取電影票,當時正值《八佰》熱映,公司創始人湯曉鷗和徐立請全公司員工看這部電影。

“商湯處在一個需要長期深耕的行業,現在的階段,就像堅守四行倉庫的八百壯士。”徐立對《財約你》說。

學院派的商業冒險

商湯的故事始於2014年,那年年中,徐立和香港中文大學教授湯曉鷗一起創辦了這家公司。公元1600年前的商湯時期是中國第一個有文字記載的朝代,創始人希望以這個朝代所具有的開創性,寓意公司的技術原創精神,這是商湯科技名字的由來。不過,還有一個流傳的版本是,“湯老師”從商,所以叫商湯。

這種民間調侃背後,是商湯創始團隊獨特的學院派氣質。商湯的很多中層員工都是湯曉鷗的學生,時至今日,公司仍會定期組織員工閱讀論文,這些論文主要出自公司內部和聯合實驗室的作者。

徐立和湯曉鷗都相信長板理論,成立之初,商湯就希望通過大量招聘頂尖人才打造護城河。知情人士告訴《財約你》,這種方式早期曾遭遇投資者的拷問,因為商湯更像是一所研究院,而不是一家公司。2016年後,AI行業的火爆讓招聘技術人才的費用水漲船高,商湯早期的人才投入為公司打造了第一道競爭壁壘。

與很多從實驗室走到商業市場的創業者一樣,徐立也必須面對身份的轉變以及由此帶來的挑戰。學者型創業者往往陷入重研發、輕市場的困境,徐立對此看得清楚,創新型企業的估值來自預期的增長,作為企業管理者,他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對增長負責。

“實驗室項目是為了自己的研究去做,企業必須制定清晰可執行的目標。為了定下的目標,必須讓渡部分的自由。”徐立覺得這是從實驗室到企業的最大區別。

技術在實驗室誕生和將技術產業化是兩碼事。人工智能並不是新技術,1956年夏天的達特茅斯會議,開啟了全球人工智能研究的起點,此後,儘管人工智能熱潮在全球範圍內數次爆發,但很長一段時間,人工智能都只是一個學術名詞,而非一個產業。

徐立提出了“工業紅線”的概念來解釋這種現象。過去60年,人工智能很難跨越這條工業紅線。直到2010年,神經網絡開始嶄露頭角,到了2014年,很多垂直領域做到了超過人類的準確率,這意味著人工智能具備了行業應用的可能性。

徐立告訴《財約你》,這種判斷是商湯創立的核心理由,商湯要做的是堅持原創技術,並把技術做到超越工業紅線。

“外星人的啟示”

技術突破往往帶有強烈的偶然因素。芝加哥大學社會學教授詹姆士·伊萬說,AI其實不是Artificial Intelligence(人工智能),而是Alien Intelligence(外星人智能),也就是說AI需要有一步跳躍促成質變,就像外星人突然之間的啟示。

徐立也認為,“技術突破其實是非連續的,很多情況下並不是量變引起質變,而是因為突然的某個因素跳躍到質變。”

人工智能技術發生質的飛躍之前,商業落地注定不易,這也是所有AI企業面臨的現實。

谷歌AlphaGo擊敗李世石的2016年,是國內人工智能行業發展的分水嶺。此後,資本的熱潮裹挾著大大小小的創業公司一路狂奔,似乎在一夜之間,所有公司都想與人工智能沾邊。

隨著技術的神秘被揭開,資本的熱潮褪去,生存成了首要問題。一個顯著的變化是,到了被稱為AI商業落地元年的2018年,無論資本還是創業公司,都從單純關注技術轉變為更加關注人工智能的商業落地。

商湯一直對外強調自身“1(基礎研究)+1(產品及解決方案)+X(行業)”的平台化戰略,並提出利用AI賦能百業的目標。根據商湯官網介紹,其業務已涵蓋智慧城市、智能汽車、智能手機、泛文化娛樂、智慧商業和金融、智慧醫療、廣告、教育等多個行業。

徐立並不避諱談及公司業務面臨的挑戰。2020胡潤中國獨角獸排行榜上,商湯是前二十中唯一的To B類企業,徐立直言這類企業的最大特點就是“緩慢、難做,你要慢慢修煉”。

徐立和《財約你》聊起了一段武俠故事,《倚天屠龍記》裡謝遜要去殺武當派宋遠橋,故事開始,謝遜很可能成功。但多年後,當張無忌再看到宋遠橋時,他已經覺得謝遜不能勝過宋遠橋了。宋遠橋學的是武當心法,往後,謝遜與他的武功差距只會越來越大。

作為“金庸迷”,徐立用武俠體系解釋了他的企業治理邏輯。“心法”“氣”這些內功代表底層技術,都需要長期修煉,越往後壁壘會越高。而目的性太強,太看重短期利益,往往適得其反。

“《天龍八步》裡的慕容複和《射雕英雄傳》裡的楊康,兩個目的性很強的人,在武俠世界裡都是反派。“

AI不會完全取代人

徐立對童年時看過的電影《回到未來》印象深刻,在智能手機還沒有發明的年代,這部科幻片就展示了人們通過電視視頻通話的場景。

徐立覺得這說明人的認知有一定的連續性,先前的理解可能會影響下一代產品的發展。從更廣泛的意義上說,推動技術發展的是想象力,而AI本身就是一個想象力加速器。

“想象力某種意義上是取決於個體,通常情況下,你知道的邊界越多其實想象力就越低。因為有了AI對於數據歸納型的可能性,所以AI其實把想象力放大了。”

愛好科幻的徐立喜歡天馬行空的想象,他也在思考“人工智能會不會取代人類”這樣的終極問題。

在一次與《三體》作者劉慈欣的聊天中,徐立得到了一個特別的答案。這位知名科幻作家對他說,即使有人工智能發展出智慧的一天,真正毀滅人類的一定不是我們今天設想的對抗模式,歷史上與疾病、戰爭的對抗,已經讓人類習慣了這種模式。人工智能的危險可能是我們想象不到的模式,比如當人類安逸於享受人工智能帶來的服務時,人工智能耗盡地球資源,最後耗盡的那一刻形成一場資源浩劫。

“現階段的技術,無論是人工智能還是其他科技,更多還處在工具階段。”徐立覺得,“如果機器真的培養出自己的智能和意識,那一定不是現在大眾所理解的人工智能完成的。”

徐立相信AI並不會完全取代人,但企業發展技術應該同時關注倫理治理的問題,在技術層面,需要把選擇權和公平留給用戶。“未來即使有無人駕駛車,你還是可以開越野車當成一種娛樂項目。自動駕駛並不會剝奪人的駕駛樂趣,選擇永遠是屬於個人。”

商湯一直在推動自動駕駛的研發,沒有駕照的徐立則在等待這項技術早日落地。

徐立喜歡天馬行空,創業之後,他必須把大部分時間花在公司治理上。有時候,徐立也會回味過去,但他更相信前方有更多的可能性。

徐立與《財約你》對話結束當天,上海商湯員工都到了虹橋區的一家電影院。電影結束後,徐立和湯曉鷗出現在了商湯員工的合影區裡,兩位創始人沒有站在人群中間,前方的橫幅上寫著“披荊斬棘勇擔當,家國大義兩肩扛”。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