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重大革命歷史題材電視劇應呈現正確的歷史觀與鮮明的時代性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電視劇《中流擊水》劇照 資料圖片


2021年,在慶祝建黨百年、開展黨史學習教育的熱潮中,一批旨在為百年黨史畫像、立傳、明德的重大革命歷史題材電視劇湧現於熒屏,取得了較好的收視熱度與口碑。這一方面緣於創作者有膽有識的創新探索,另一方面也是汲取我國重大主題電視劇創作經驗的結果。應理性認識到,在文藝創作中,歷史與當下往往不是簡單的舊與新的關係,而是辯證的源與流的關係。因此,重大革命歷史題材電視劇創作應處理好幾種關係。


突出黨的先進性和人民性


重大革命歷史題材電視劇創作首先要處理好藝術想象力與題材限定性的關係。藝術可以放飛想象的翅膀,但一定要腳踩堅實的大地。重大革命歷史題材電視劇尤其如此。限定性是重大革命歷史題材劇創新的基石和前提,創作者應在此基礎上發揮藝術想象力。一方面,在精神主旨上,重大革命歷史題材劇的限定性體現為突出黨的先進性和人民性,如《大浪淘沙》《中流擊水》等,便立足歷史語境、尋找現實勾連,將黨的先進理念、豐功偉績,透過時代進步和社會變遷,生動地呈現於熒屏,在觀眾心目中樹立起黨的光輝形象。另一方面,在藝術呈現上,重大革命歷史題材劇的“想象力上限”不同於其他某些題材,由於“革命歷史”不論在真實性還是邏輯性上都有著明確的結構和規約,因此,在符合藝術規律的基礎上,電視劇作品的創作邊界更為清晰,類型模式更為規範,情感基調也更為莊重。


歷史給了電視劇創作者無窮的滋養和無限的想象空間,但創作者不能用無端的想象去描寫歷史,更不能使歷史虛無化。創作者不可能完全還原歷史的真實,但有責任告訴人們真實的歷史,以及歷史中最有價值的東西。重大革命歷史題材作品在尋求創新的同時,內在的“框架”和“規矩”不能突破,否則便會造成“形式大於內容”的本末倒置,甚至出現違背歷史真實的硬傷與謬誤。


在客觀史實中展開藝術想象


重大革命歷史題材電視劇創作,也應處理好戲劇虛構性與歷史真實性的關係。故事性的缺失,往往是作品吸引力不足的主要原因。對於重大革命歷史題材劇創作而言,強調故事化的戲劇張力無可厚非,但應警惕讓戲劇性遮蔽歷史真實和歷史發展的邏輯規律,警惕讓戲劇性隨意剪裁革命歷史本身既有的布局和體系。以往的一些重大革命歷史題材作品依循“編年體”或“傳記體”的體例創作,其實在方向和理念上對當下作品具有某些借鑒和參考作用。


創作者倘若在追求戲劇性的過程中,因不分“輕重比例”地厚此薄彼,而導致和革命歷史本身的原貌不對應,便有失偏頗了。如有的作品雖然採用了全景展現革命歷史的宏觀視角,卻隻將主創者自認為“有戲”的史實段落進行著重呈現,而對革命歷史進程中的重要事件只是寥寥帶過,這很容易誤導觀眾,尤其是使年輕觀眾對史實的認知產生偏差。


只有樹立正確歷史觀,尊重歷史、按照藝術規律呈現的藝術化的歷史,才能經得起歷史的檢驗,才能立之當世、傳之後人。《覺醒年代》《跨過鴨綠江》等在某些方面便延續了重大主題電視劇的創作傳統,努力用好“望遠鏡”與“顯微鏡”,既注重歷史的真實可信、確保史料的精準使用,也注重貼合當下觀眾的審美需求,遵循“讓歷史告訴未來”的創作邏輯,成為講好革命歷史故事的深度探索與審美實踐。


用年輕化表達呈現出歷史的厚重


重大革命歷史題材電視劇創作,還要處理好表達青春化與風格滄桑感的關係。重大革命歷史題材劇的年輕態表達,既是內容層面再現革命者青春形象的創作手段,更是從精神層面對接當下青年群體的有效途徑。前些年的《恰同學少年》《我們的法蘭西歲月》等劇將目光投向了革命先驅風華正茂的學生時代,以跨越時空的精神通聯讓觀眾獲得感召力和認同感。


然而過猶不及,若一味地、過度地強調青春化,也有可能讓重大革命歷史題材作品產生膚淺化傾向,缺乏此類題材本應有的厚重感與滄桑感。在以往累積的創作經驗中,以《開國領袖毛澤東》《五星紅旗迎風飄揚》《歷史轉折中的鄧小平》《海棠依舊》等為代表的作品,便以正劇的審美意蘊,較好地體現出宏大敘事所具有的深刻厚重,從諸多細微之處呈現出既質樸豐實又動人心魄的歷史質感。重大革命歷史題材劇的青春化與厚重感應是相輔相成的,不可偏廢其一。有些重大革命歷史題材劇旨在吸引年輕觀眾的創作初衷值得鼓勵,但大量運用流量演員的做法卻值得商榷。很多流量演員雖然在青年群體中具有號召力,但由於自身和人物氣質不符造成“演員大於角色”的尷尬效果,拉低了作品的整體藝術品質。如果把作品和觀眾的關係,偷偷置換為明星和粉絲的關係,也許只能讓重大革命歷史題材劇的創新發展之路越走越窄。


革命現實主義與浪漫主義相得益彰


最後,重大革命歷史題材電視劇創作還要處理好敘述抒情性與思想深厚性的關係。抒情是電視劇創作的一種重要表達方式。以往的重大革命歷史題材劇經常以此來表現堅定信仰和崇高理想,達到“史中有詩”的藝術效果。《海棠依舊》便較好地在現實主義精神中機甲狂潮出浪漫主義情懷。劇作以“海棠”為名,是匠心獨運的一語雙關之筆,其不但與周恩來總理有著密切而持久的生活關聯,而且作為一種文化意象巧妙實現了對人物崇高人格的深層隱喻,犧牲精神和奉獻品格溫婉地寄寓其中,詩情雋永、意境悠醇。一部優秀的電視劇作品就應當如此情理兼重。


劉勰在《文心雕龍》中講道:“風清骨峻,篇體光華。”對文藝作品而言,精神風骨尤其不能丟。那些有筋骨、有道德、有溫度的作品,能夠起到鼓舞人們在黑暗面前不氣餒、在困難面前不低頭的作用。重大革命歷史題材劇的創作者應當特別注意,不可因過度追求抒情效果而導致作品在思想性方面力度變弱、深度變淺。如果劇作在過度浪漫化的情緒抒發中,弱化了作品所應彰顯的民族精神、文化涵養、歷史邏輯、年代質感等,便得不償失了。(作者:易偉平)


《光明日報》(2021年09月15日 15版)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