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拉美獨角獸 Rappi 的超級應用式擴張:一切皆可跑腿

文 | 令晨

圖 | IC Photo

Rappi是軟銀成立拉美新基金後的第一個投資標的。

今年3月,軟銀啟動50億美元的新基金 SoftBank Innovation Fund,用於投資拉丁美洲的科技公司。4月底,軟銀投了Rappi 10億美元。官方沒有公布數據,據當地媒體推測,Rappi 的估值為 35 億美元。

這家以按需服務起家的公司為拉美的創投生態賺了不少關注度。

種子輪有 Andreessen Horowitz 參投,是a16z 首個投資的拉美公司。

2016年參加 Y Combinator,拿到投資,Pre-A 輪的投資方有 Andreessen Horowitz、紅杉資本、DST Global。

2018年9月,Rappi 獲得新一輪2億美金融資,估值超過10億美金,成為拉美第二家獨角獸。

起步

Rappi 成立於 2015 年,由Simón Borrero,Sebastian Mejia 和 Felipe Villamarin 創辦。

最初,公司在應用上給用戶提供一個空白框,可以填寫任何想交付的物品,得到的反饋出乎意料,比如至少有一百次遛狗的服務請求。

從當地商店配送酒和飲料開始,後來 Rappi 逐漸代買雜貨,配送食品、藥物,購買雜貨和食品配送這兩項服務的結合幫助 Rappi 從競爭對手中脫穎而出。其他同類公司只有單一的服務,像Mercadoni只能購買雜貨,Domicilios.com 和 Uber Eats隻提供送餐服務。

按需配送

不論是美團,還是東南亞的Gojek、Grab,“超級應用”們的業務似乎都少不了按需配送服務。

拉美地區缺乏公共交通基礎設施,交通擁堵嚴重。在哥倫比亞和厄瓜多,交通擁堵也已經成為各大城市的一個難題。當地政府專門推出了“pico y placa”的系統來限制車主在上下班高峰時段開車出行。每個月的雙數日,車牌號以偶數結尾的車輛不能在限制區域行駛,而尾數為單數的車輛在當月單數日出行會受到限制。

由於交通擁擠不堪,加上當地也有機車文化,在拉美地區,自行車和摩托車已然成為高效快捷的交通工具。

快遞員在哥倫比亞波哥大等待Rappi訂單

這也促進了按需服務的發展,尤其是兩輪車輛送餐服務。

Rappi 的配送車都是兩輪車,由送餐員騎摩托車、自行車或步行送餐,確保訂單快速送達。除了便利,用兩輪車配送還降低了成本。Rappi 訂單的配送費約為1美元。

2018年 9 月,Rappi 與拉美領先的共享單車及滑板車公司初創公司 Grin (後和Yellow合並,更名 Grow)達成了合作關係。根據協議,Rappi 幫助 Grin 在拉美擴張;同時,Rappi 的用戶也能在應用上租賃 Grin 的滑板車。

巴西聖保羅街上騎滑板車的Rappi配送員

萬能跑腿應用

Rappi 在應用內部建立了較為完整的生態系統。

跑腿服務幾乎可以滿足用戶的一切要求。配送包裹、藥物是最常見的服務,其他還有遛狗,接送孩子,或者到商城把剛買的襯衫換個尺碼,還可以用 Rappi 跑腿取錢。有信用卡的用戶通過 Rappi 的 App支付想取現的金額,然後快遞員會把現金送到他們手中。

在彭博社的採訪中,聯合創始人兼總裁 Sebastian Mejia稱,Rappi 的大部分交易來自餐廳和雜貨店,公司有2萬名快遞員,和5萬家零售商建立了合作。

目前,Rappi 在哥倫比亞、墨西哥、巴西、阿根廷、智利、烏拉圭和秘魯 7 個國家運營,用戶數超過 1300 萬。不久前,進入哥斯達黎加,將業務拓展到中美洲。

下注金融

拉美是世界上銀行覆蓋率最低的區域之一。過去的40多年,當地的金融集團被各國的大家族控制,近一半的成年人沒有銀行账戶,只有41%擁有銀行卡。在哥倫比亞,57%的電商用戶使用貨到付款。這種付款方式幫助 Rappi在哥倫比亞實現快速增長。

Rappi看到了在金融領域的機會。

對於Rappi來說,金融業務是僅次於物流配送的重點。聯合創始人兼總裁Sebastian Mejia 告訴當地媒體:“我們不僅僅是一家物流公司。Rappi 有宏大的願景,包括涉足金融科技和銀行業。”

2018年9月,Rappi 推出數字錢包RappiPay,用戶不需要有銀行账戶,可以使用應用程序的二維碼掃描來支付,實現轉账交易,包括朋友之間的拚單,也可以用 RappiPay 完成。

在今年4月獲軟銀10億美元投資後,Rappi 在拉美各國推進支付、電子銀行和移動錢包服務。

5月,Rappi 推出了移動轉账服務。旗下的RappiPay 允許用戶使用信用卡或數字錢包RappiCreditos 的信用,把資金從個人账戶轉入其他用戶在不同銀行的账戶。這項服務使用方便,免去了跨行轉账的費用,沒有手續費,積累了不少下載量。

看到拉美金融領域機會的不止Rappi。早在2013年,前紅杉資本合夥人David Vélez 在巴西創立了數字銀行 Nubank,發行虛擬信用卡,可以手機申請。2018年初,Nubank 在E輪融資中獲得DST Gobal領投的1.5億美元,晉升為獨角獸。

事實上,金融科技在拉美依然有空間。

截至2018年

,拉美總共有1166家 Fintech 創業公司,比上年增長66%。Fintech 公司佔全年所有融資項目數的25%,是佔比最大的行業。今年上半年,巴西網貸公司 Creditas 和墨西哥支付解決方案公司 Clip 融資過億美金,騰訊投資了阿根廷數字銀行卡公司 Uala。

爭議

目前為止,Rappi仍然以每個月至少20%的速度穩定增長。快速成長的Rappi 受到爭議,當地監管部門對公司進行了調查。

哥倫比亞貿易和工業監督局(Trade and Industry Superintendency)裁定Rappi 經營業務“不負責”。經調查發現,Rappi 不開收據,不提供退款服務,也不顯示具體的價格。沒有價格明細會掩蓋額外的成本,混淆訂單,有時會對取消的訂單二次收費,不經授權向銀行卡收取費用。

委內瑞拉快遞員等待 Rappi 訂單時製作三明治

勞工部發現了更嚴重的問題:共享行業的工作條件避開了所有的雇傭和責任規範。Rappi 員工對當地媒體稱,Rappi 不為“合作夥伴”支付醫療保險和養老金,也不給受工傷的員工支付保險費用,不提供帶薪假期。

Rappi 的政策主管表示尊重當局,“但他們必須考慮到這是新經濟”,要考慮監管的“負面影響”會“阻礙公司業務”。

參考資料:

Understanding Rappi, the Colombian Unicorn

LatAm delivery app Rappi plans to double footprint by year-end

What's Wrong With Rappi, Latin America's Star Of Uberization

Why Delivery Apps From UberEats To Rappi Are Taking Over Latin America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