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畫家獨創“釣書”,用魚竿吊著毛筆寫書法!

文 | 王呈祥

你認為寫書法的方式是什麽樣的?有兩種,一種是傳統書法——用毛筆、墨汁和宣紙寫,一種是視覺書法——用注射器、拖布等工具射和塗,其它的就沒有了。有,還有一種。如果將“射書”“吼書”比作奇葩,那麽這種就是奇葩中的奇葩,或者說是奇葩中的霸主。

近日一媒體同行爆料,上海有一位馬姓的藝術家把毛筆拴在魚線上,然後利用釣竿的擺動控制毛筆寫字,場面讓人十分吃驚。魚竿是用來釣魚的,用它寫字這難免有點不切實際,他究竟是怎麽寫的呢,我們來看下面這張圖片。

只見他穿著一身黑色的衣服,就連帽子都是黑的,唯獨袖口處有點白邊,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在參加“送人走”的活動。他右手抬得很高,手裡握著一根彈性很好的魚竿,之所以說彈性好,是因為竿梢彎成那樣依舊不斷。這不就是一位老者在垂釣的場景嗎?

順著竿梢往下看,一直毛筆赫然懸在空中,這是用魚鉤釣毛筆嗎?其實不然,毛筆是被拴在魚線上的。順著毛筆往下看,一張白色的紙上被畫出數根黑色線條,錯綜複雜,沒有規律可循——原來他在用釣魚的方法寫書法。

不知是孤陋寡聞,還是讀書太少,這種創作方式我真的沒見過。

據介紹,這位藝術家全名叫馬藝星,目前是《馬藝星美術館》名譽館長,證大集團藝術顧問,並且還是一位集油畫、水墨、粉彩等多面風格的畫家,作品多次被佳士得、保利等拍賣行進行拍賣,頗受海內外收藏者的歡迎。從介紹來看,的確是一位有名的藝術家,如果無名豈能有自己的美術館。

馬先生給自己的這種創作方式取名“甩墨藝術”,然而多數網友則不太認同,認為應該叫“釣書”或是“吊書”,因為用的是釣魚的工具,又是把毛筆吊起來,甚至有網友認為,釣書是繼射書、盲書、亂書之後的又一創新,將會被寫入史冊,釘在歷史的柱子上。本以為網友是在誇讚,沒想到說的全是反話,盡是寫吐槽的話。

正過來說,釣書與射書、盲書、亂書同屬一類,又來了一個扭曲書法的,他的行為將會被釘在歷史的冤罪殺機柱上。不得不說,現在的網友水準都高,罵人都不帶髒字的,哈哈。

書法也好,繪畫也罷,每個時代都在創新,而且每一次創新都把它們往前推進。如篆書衍生出隸書,使繁瑣的書寫變得簡單;如水墨衍生出青綠,使單調的黑白變得五彩斑斕。

在信息時代,書法已經剝離了它的實用價值,上升到藝術的層面,當然我們不能還停留在寫字認字的階段,也不能用認識與不認識去評價一件作品的好壞。但是,如今這樣的創新並非推進書畫藝術,而是使之倒退,甚至回到了比麻繩記事還要早的時代。說好聽點這叫“返璞歸真”,說不好聽點就是拿無知當時尚的狂想症。

日本電影《北野武狂想曲》,其中為了展示“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的狂想,男主角第一次拔刀將蒼蠅切成兩半,第二次拔刀將細菌切成兩半,第三次拔刀竟把原子核心切成兩半——你說奇葩不奇葩,狂想不狂想?釣書也就是這樣,打破人們的基本認知——只有你想不到,沒有我做不到。

釣書是書法嗎?不是。釣書是繪畫嗎?也不是。那它是什麽?如果非要給它一個定義,那麽它就是——顛覆人們三觀的抽象行為,以及由此行為產生的抽象產物,僅此而已。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