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專訪莫蘭特:我來自底層沒有偶像 大家都一樣穿鞋沒必要怕誰

採訪、撰文:前方特派員沈洋

賈-莫蘭特的身邊,圍滿了記者,與去年六月大相徑庭。

當時在選秀大會,絕大多數的記者都圍繞在狀元錫安-威廉姆斯與探花RJ巴雷特的身邊,而他,被灰熊選中的榜眼秀,身邊只有兩個人,還都是灰熊的工作人員。莫蘭特說:“我的人生好像永遠都是這樣,需要用實力才能讓別人看到我。不過名聲對我來說,一文不值。我想做的只是打好籃球而已。”

現在,哪怕是擁有盧克-東契奇、特雷-楊的全明星新秀賽,也沒有人忽視莫蘭特。

畢竟,他可是懟過兩屆常規賽MVP史蒂芬-柯瑞的人啊。【聚焦全明星專題】

只有了解灰熊過去與現在,我們才能理解莫蘭特與他的隊友為何痛恨伊古達拉拉,甚至怒懟為伊古達拉拉搖旗呐喊的柯瑞。因為那位2015年的總決賽MVP,和大多數球員、媒體、球迷一樣,沒把灰熊當回事兒。

但莫蘭特在社交媒體上旗幟鮮明地諷刺柯瑞,仍然看起來有些激進,他真的不怕柯瑞?

“我不懼怕聯盟裡的任何人。別人怎麽穿鞋我就怎麽穿,別人怎麽起床我也怎麽起床,所以根本沒有必要去懼怕任何一個人,我就是打我的球,讓自己變得更好,向別人證明我可以跟這個聯盟最好的球員去對抗。而且事實證明,確實如此。”莫蘭特說。

一個一年級生,一上來就帶著自信,站在世人的面前。

當記者問他,誰是在這個聯盟裡激勵你的人,他更是脫口而出“我自己。” 通常你不會在一個新秀嘴裡聽到這樣的答案。他們會羅列一些名字,然後細說和自己心中偶像對位時的不真實感。

莫蘭特並不是這樣,他硬核的讓你忘記他的歲數,像是《8英裡》那部電影裡,阿米納姆飾演的那個從泥土裡混跡出來的最不知天高地厚的“老炮兒”。

他給自己的成功總結出了一個詞,“無所畏懼”。

莫蘭特說:“我也許就是有那種從底層翻身的不服輸的精神,堅持,那種殺手的思維。我知道以前很多的球員有這種精神,我覺得這就是我,代表著我從哪裡來。”

莫蘭特之所以受歡迎,當然不是因為與柯瑞在社交媒體上與伊古達拉拉的交鋒。

他所在的灰熊,1月份11勝4負,穩穩地排在西部第八。如此艱難的西部排位爭奪賽,從賽季開始的第一場就正式展開了鏖戰。可是誰也沒有想到,在2月中旬,全明星賽前的這個時刻,卡住第八位置的,會是灰熊。

而莫蘭特,場均17.6分、7.1次助攻,而且身高只有1米91的他,還能拿到3.5個籃板,三分球命中率達到35.8%。

在上賽季交易走了康利之後,灰熊拿2號秀的簽選擇了莫蘭特,球隊也就正式進入了重建期。重建意味著耐心,等待,甚至意味著隨時可能推倒重來。

“好像賈來到這裡以後,他們的重建,一下子就成立了。”《體育家》雜誌的記者邁克爾-李也正在媒體圈裡等著稍後採訪莫蘭特。他曾經在《華盛頓郵報》做記者,在他在職的時期,奇才也在經歷著漫長的重建過程。他們自從選來了狀元沃爾,開始圍繞他重新打造球隊,可是直到今天,奇才隊都不曾真正的走向成功。而沃爾也在漫長的傷病恢復期中掙扎。

所以邁克爾-李覺得灰熊的一切快速的有些不可思議。好像只要存在即合理了。

不但邁克爾-李感覺到這一切來的很快,甚至連球隊的公關主管傑森-華萊士都有如此的感覺。“我們等這麽一天好久了,可是確實沒有想到現在這些年輕人,他們的氣氛可以這麽好。”

一個新秀球員在他職業生涯剛剛開始的前4個月,就將自己的烙印深深的刻在了孟菲斯這個地方。 也幫助這支灰熊徹底結束冬眠,正式出沒在嗜血廝殺的戰場上。

也許你並不知道,莫蘭特與他懟過的柯瑞,人生經歷有些相似——被人看低卻最終依靠自己的努力來到大舞台。

“我這一生似乎都不在雷達檢測的範圍內。”換句話說,莫蘭特想要表達的意思就是,從小就沒人真正把他當回事。

小的時候,他的天賦甚至都無法被選進學校的校隊。後來是因為在校隊旁邊的場地打對抗才被最終發現。高中的時候,依然默默無聞,頂多算是個2星球員,甚至都沒有大學招募,後來,還是在一個由前灰熊球員錢德勒-帕森斯舉辦的訓練營裡,被莫瑞州大的助教相中招入麾下。

那時候,同樣在高中的錫安和巴雷特已經是競相追逐的超級新星球員,二人攜手進入了所有高中球員心中的殿堂——杜克大學。

直到大二那年,莫蘭特才憑借自己爆炸的表現,將他的名字也擺在了版圖之上。才讓人知道,這個不算出色的莫瑞州大,還有個叫賈-莫蘭特的人。他硬是把自己從一個無名之輩打到了樂透秀的球員,最終摘得榜眼。

在選秀的那個晚上,幾乎所有的籃球媒體都出動了,可他們關注的重點還是放在了下一個“天選之子”錫安,而他在杜克的隊友,行將接管紐約的新星巴雷特的身上。他們的身上有的是令人好奇的話題,錫安擁有的身體天賦讓人想起了詹姆士,而巴雷特要去尼克,這個本來錫安更可能去的地方。另外因為出身加拿大的籃球世家,他還有個像納什那樣的教父。

相比於前二者已經自帶的星光,莫蘭特似乎就黯淡了一些。甚至在那個晚上,自從他們各自有了去處和著落之後,錫安和巴雷特的身邊就已經突然多出了很多人,球隊公關、安保、經紀人和隨從,當然還有追逐的媒體。可是當莫蘭特走進專訪區的時候,跟著他的也就只有兩個球隊的工作人員而已。

這都發生在一個空間裡,當莫蘭特在接受專訪時,錫安和巴雷特前後腳走了進來,一邊是因為錫安已經走了進來,趕緊催著主持人結束採訪,並且狂打提示手勢的製片人,另外一邊是,抓緊拍下錫安和巴雷特兩個隊友寒暄照片,不停移動尋找角度按下快門的攝影師。一個不大的屋子突然變得熱鬧和忙亂。而莫蘭特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淡淡地完成了自己的採訪工作,然後默默地離開。

在後來回憶選秀那天的那一幕幕時,莫蘭特承認他當時心中有一團火,就是這一團火,讓他站在球場的時候有更多的動力和勇氣。

“如果有一天,我成為了我理想中的那個球員,那麽今天這一切都會讓我的故事更加有趣,讓更多不得到重視和正視的孩子得到激勵,給他們上進的勇氣和動力。”莫蘭特說。

莫蘭特並不知道,選秀大會的那天晚上,還有一個故事。

當時一位正在後台專訪區工作的製作人小聲的跟身邊的人說,“你看,那個二號秀根本沒人搭理。他的名字是賈,還是念JA啊?”

沒有人回答。

現在,所有人都可以回答了,不是JA,是賈。

賈-莫蘭特,隻用了大半個賽季,就讓人們記住他了。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