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明朝九邊重鎮之薊州鎮,戚繼光為何在此鎮守多年?

公元1368年,朱元璋建立明朝,元順帝逃回大漠,是為北元(以下包括蒙古各部)。北元對明朝構成了極大的戰略威脅,再加上東北女真各部也非常活躍,明朝為此設置了著名的九邊重鎮。九鎮從西往東分別是甘肅鎮、固原鎮、寧夏鎮、榆林鎮、山西鎮、大同鎮、宣府鎮、薊州鎮、遼東鎮。

由於明朝的國都在北京(以下稱京師),所以有兩個鎮對京師來說相當於門戶咽喉重地,即西北方向的宣府鎮,東北方向的薊州鎮。薊州鎮在哪?咱們打開一張河北地圖,河北省東北部的唐山市下轄遷西縣,位於灤河之畔,薊州鎮就在遷西縣城的西北部,界於遷西與遵化之間。大名鼎鼎的長城喜峰口,就在薊州鎮東北不遠,同樣大名鼎鼎的馬蘭峪則在薊州鎮西北略遠位置。

明朝與北元、女真實際上可以算成三足鼎立的局面,明朝屬於中原農耕文明,北元屬於大漠遊牧文明,女真屬於東北漁獵文明。三大文明區交界的地點,就在今河北省、遼寧省、內蒙古三省區交界附近,薊州鎮正好卡在這個點上。

明朝京師的北線防禦,約以燕山山脈、七老圖山、努魯兒虎山為界,燕山與七老圖山之間有灤河流過,而灤河出了薊州鎮後,就是一馬平川的華北平原北部。這意味著一旦北元軍或女真部突破薊州鎮,不但京師以東無險可守,就是華北平原也是很難守住的。薊州鎮於北可作防禦北元南下的重鎮,於東可作防禦女真入關的重鎮,這還只是從防守角度來看的。如果從進攻角度,明朝控制薊州鎮,向北可出入大漠,向東北可入遼東都司壓製女真。明清時人就對薊州鎮的地理位置極為看重,認為“薊州鎮前扼柳林,後控盧龍,襟守京畿,為國之重地。”

明朝在洪武時在長城北線設過一個大寧都指揮使司,將蒙古各部阻隔開來。但明成祖朱棣出於多重考慮,將大寧都司遷到了河北保定,比如削減寧王朱權的勢力,以及允許幫助自己靖難成功的兀良哈部在大寧放牧。只是如此一來,薊州鎮將直接面對北元,成了京師以東的咽喉要地,軍防壓力非常大。

薊州鎮往東約三百五十裡是關內與關外的咽喉門戶山海關,往西四百五十裡是重鎮黃花鎮,又守護著京師,是明朝邊鎮中第一等的重鎮,“其勢較之其他邊鎮尤重”。明朝人對薊州鎮的評價是“如京師之門,門開則人人可登堂入室。”不過薊州鎮的正式建立是在明宣宗朱瞻基宣德三年(公元1428年),明宣宗是明成祖的寶貝孫子,早就冊立為皇太孫,明仁宗朱高熾能當上皇帝,一大半的功勞要歸功於兒子朱瞻基。

明朝雖然是在1644年滅亡,但在1449年與1550年,明朝發生了兩場大變,也就是也先攻京師和俺答攻京師。鑒於此,明朝加大了在薊州鎮駐軍的數量,無論如何也要守住京師的東大門,不能再讓北元(蒙古各部)兵隨意南下了。兵力不夠怎麽辦?那就讓客兵駐守薊州鎮,所謂客兵,就是其他邊鎮計程車兵調到薊州鎮。

說到客兵不得不及明朝史上一位著名的將軍,他就是家喻戶曉的戚繼光。戚繼光之所以出名是因為在東南沿海抗擊倭寇入侵,成了倭寇的噩夢,實際上在戚繼光輝煌軍事生涯的後半段是在薊州鎮度過的。明穆宗隆慶初年,朝廷被北元威脅一事弄得焦頭爛額。給事中吳時來就提議請戚繼光北上訓練士卒。

隆慶二年(公元1568年),戚繼光出任薊州鎮、昌平鎮、保定鎮的軍事長官。戚繼光到任後,發現薊州兵雖多,可用來作戰的並不多,而且政出多門,不利於防禦北元。朝廷此時極度信任戚繼光,調走了總兵郭琥,薊州鎮所有事務皆由戚繼光處置。戚繼光在薊州鎮訓練兵馬,士卒精強,薊州兵的實力居諸鎮之冠。北元經常從薊州南下侵擾內地,都被常年坐鎮薊州鎮的戚繼光打得落花流水,只要戚繼光在薊州鎮一天,北元都不敢再進犯薊州鎮。戚繼光本人也說薊州處平原與山地之要塞,山谷林隘,易守難攻。

圖-遷西縣潘家口水庫俯瞰

位於河北秦皇島的山海關同樣是京師的東面門戶,但由於山海關距離京師較遠,而薊州鎮距離京師較近,所以薊州鎮對於京師軍防意義來說相對更大一些。或者這麽說:對於京師來說,山海關是大院的門,薊州鎮則是臥室的門。更多歷史地圖文章,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地圖帝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