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收視不佳?《愛情的邊疆》需時間證明


俄羅斯演員蒂莫西·謝爾蓋耶維奇擠掉許多競爭者,得到飾演維卡的機會。


殷桃飾演播音員文藝秋。

  近日由殷桃、王雷、李乃文主演的年代劇《愛情的邊疆》正在浙江衛視播出。該劇以上世紀五十年代就讀於廣播學院的女學生文藝秋與蘇聯功勳播音員維卡跨越邊疆的愛情作為線索,講述了文藝秋從18歲到80歲間與三個男人的情感糾葛。

  這部劇看似是在講述一段虐戀,但該劇導演毛衛寧在接受新京報專訪時表示,這部劇更多是想通過文藝秋與維卡這段長達半個世紀的愛情,讓更多當代年輕人相信,世界上仍存在從一而終的愛,“你能否遇到,我不能確定,但無論你相不相信,真正的愛情一定是存在的。”

  初衷是讓觀眾相信愛情

  據悉,《愛情的邊疆》的故事源於編劇高滿堂到東北154電台採訪時,在極寒的地下通道裡,突然看到一個老舊的罐頭瓶子,裡面還插了一朵枯萎的鮮花。高滿堂認為,這裡必然發生過一些虐心的故事。於是他便開始在東北四處採訪,歷經多年寫出了《愛情的邊疆》。2015年,高滿堂將《愛情的邊疆》一份三萬七千字的故事大綱發給毛衛寧,當時毛衛寧本已接下另一部戲,但他在連夜看完劇本大綱之後,第二天就給高滿堂發了一條很長的消息,“首先我和高老師在九年前就約定要合作一次了,而且這個劇本真的很打動我,尤其是第一句話:‘想讓今天的人都相信愛情’。”

  故事發生於上世紀五十年代末,廣播學院的女大學生文藝秋愛上了來中國交流的蘇聯功勳播音員維卡,並與之結婚。後維卡被迫離開中國,文藝秋不惜到條件艱苦的中蘇邊疆工作,並通過蘇聯廣播與維卡傳遞思念,等待了維卡一生。

  對於文藝秋後續與萬聲和宋紹山兩個男人的情感糾葛,毛衛寧表示,其中糅雜了很多時代因素,《愛情的邊疆》不想給任何一段感情下道德評判,“人與人之間複雜的情感,永遠超越我們的經歷。我們拍這部戲只是因為,現在的愛情已經物質化了,我們想讓今天的年輕人相信,真正的愛情是有的,遇不遇到只是每個人境遇不同。”

  不看收視率,想做成《平凡的世界》

  雖然有高滿堂、毛衛寧以及《平凡的世界》班底保駕護航,但《愛情的邊疆》播出至今收視並不如意,始終位列同時段五六名。為此,高滿堂曾擔憂作品是否不太被認可。但毛衛寧說,《平凡的世界》播出時收視更加慘淡,只有十幾名,但這並不影響它是一部長期影響大眾的優秀電視作品。“觀眾肯定想不起當時排在《平凡的世界》之前的作品到底是什麽了,但他們一定會記住《平凡的世界》。《愛情的邊疆》也是如此,它不是一部急功近利的作品,所以收視率並不是我們要考慮的。我們更多是希望這部劇傳遞給觀眾的內涵能夠流傳很久。”

  毛衛寧表示,現在絕大多數電視劇都是一個投資產品,而非作品。好的電視作品一定要對生活有感而發才能夠創作出來,而不是觀眾喜歡什麽就寫什麽。“《愛情的邊疆》在目前的電視劇市場確實相對‘另類’,但作品的偉大是需要時間證明的。我們想把《愛情的邊疆》拍成另一部《平凡的世界》,想讓30年以後的年輕人,可能是你們的孩子,再看這個片子的時候,能夠理解當年你們沒理解的東西。這個東西就是我們對中國一個時代的‘愛’的思考和回答。”

  演員

  文藝秋 忍受零下二十八度拍攝

  劇中,殷桃飾演了倔強、勇敢,用信念守護愛情的播音員文藝秋。毛衛寧表示,很多女演員都喜歡文藝秋這個角色,但當時他提出,演員名氣多大不重要,首先必須十分熱愛這個角色,“因為她需要忍受在東北零下二十八度的情況下拍攝,還要在120天裡完成1200場戲。”其次,為了確保文藝秋從18歲演到80歲不跳戲,女演員的年齡不能年輕,也不能過老,演技也要扎實並有閱歷。最終,殷桃成為毛衛寧眼中最完美的人選。

  萬聲 王雷學了5個月上海話

  王雷飾演了性格單純、愛情至上的上海男人萬聲。即便文藝秋並不愛他,但他也願意為所愛的人付出一切。王雷是地道的東北爺們兒,但他在劇中一口流利的上海話讓不少觀眾誤以為他是上海人。據悉,當時王雷為了練上海話,專門花了五個月的時間請了上海話老師。即便毛衛寧表示劇中只有部分片段需要上海話,但王雷卻說,他希望通過掌握上海話來全方位了解人物。“王雷是一位非常有塑造能力的演員,他特別願意為一個角色花很多工夫。”

  維卡 符合中國觀眾審美

  劇中飾演維卡的俄羅斯演員蒂莫西·謝爾蓋耶維奇(下文稱蒂莫西),近期開通了微博。毛衛寧表示,維卡第一要求是長得帥,其次一定是專業演員,且聲音能達到專業播音員的程度。據悉,當時劇組收到了一百多位俄羅斯演員發來的表演片段,“最終我們還是按照中國人的審美選擇了蒂莫西。”

  毛衛寧表示,俄羅斯演員非常適應中國的拍攝方式,他們也很羨慕中國電視劇能擁有如此高的製作水準。

  服飾

  都是上世紀生產的

  劇中,無論是文藝秋的格子襯衣,還是萬聲的粗線毛衣背心,都重現了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青年人的穿衣風格。據毛衛寧透露,劇中90%的服飾都是上世紀生產的衣服,而非為拍攝所做的道具。而在拍攝上世紀八十年代俄羅斯的戲份時,所有衣服也都是服裝師在當地淘換的。“當時我們想找80年代俄羅斯婦女的衣服,還跟一位布拉戈維申斯克的老太太喝酒、聊了很久天。”

  采寫/新京報記者 張赫 實習生 劉姝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