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費啟鳴長成了李光潔,還自己跟自己組了歡喜冤家CP

有沒有開過這個腦洞,在你人到中年的時候,誤入時空隧道,竟然回到了20年前。最神奇的是,你遇見了20年前的自己,一個正值豆蔻年華的高中生。

時空重疊,人生似乎有了一次推倒重來的機會。那麽,中年的你,會對少年的你,說什麽做什麽呢?重點是,中年的你,面對少年的你,是無怨無悔還是無顏以對?

最近追了一部劇,《我在未來等你》講的就是這麽一件事。37歲的郝回歸,人到中年,樣樣失意。正陷入人生最低谷,吧唧一下,從2019年回到了1998年。

一個神展開來了。他不但遇見了17歲讀高中的自己,還成了“自己”的班主任。仿佛老天爺都在指示他,你糟糕的現在,是糟糕的過去造成的,你要做這個“自己”的老師,好好教育“自己”。

故事就在,“中年的我”改造“少年的我”這場拉鋸戰下開始。

青春題材百看不厭,《我在未來等你》還屬於國產劇中,不太多見的雙視角青春劇。

一個視角來自37歲郝回歸,李光潔飾演。說真的,語文老師長李光潔的樣子,沒有女學生背不下古文。另一個視角是17歲的劉大志(劉大志後來改名郝回歸),啟用新人費啟鳴。表揚一下,這是費啟鳴首次拍戲,但高中男孩的又皮又慫和小賤小壞,演得還挺到位。

劇在愛奇藝播出。愛奇藝自製劇的一大強項,就是青春校園類型。

而這部又有點不一樣。作為青春劇,它把男主形象做了一次徹頭徹尾的顛覆。對比以往受歡迎的校園男主,常見的,要麽學霸余淮,要麽暖男楊林。都很“高大上”。

畢竟是白衣飄飄的年代啊。帥氣學長們站出來,誰不是,考場得意情場更得意呢?

劉大志就不是。“大志”這個名字,像極了對他的反諷。

17歲時學渣,天天被媽媽念叨不爭氣。37歲時廢柴,還是天天被媽媽念叨不爭氣。無論17歲還是37歲,劉大志都不得志。

這是一種很日劇的設定。主角去光環,無開掛,過著不起眼的,偶爾還會被生活摁在地上摩擦的人生。渾渾噩噩,普普通通。

說真的,在國產青春劇中,似乎還沒有誰敢把男主搞得這麽不入流,這麽小人物。

劉大志是真的,太接地氣了。17歲的他,就是每個高中班裡,總會產出一兩個的熊學生。成天不學習瞎搗亂但其實也沒什麽壞心眼。

這類學生,從宏觀上看,顯著特徵之一是,被訓導主任記錄在案,主任的訓人文案裡,他們的名字一定是高頻詞。之二,老師設置特殊座位,在緊鄰講台的一側,那塊方便用餘光監測的重點區域,一定有他們的身影。

沒錯了,劉大志就是那裡的VIP。

背書背不好,考試考很爛,是這類學生的智商問題嗎?正相反。他們古靈精怪,腦子轉得比陀螺還快。只是轉的內容,永遠跟課本無關。用長輩那句耳熟能詳的話來說,“聰明但從不用來乾正事。”

聰明,都拿去想鬼點子。劉大志的鬼點子太多了。聽寫單詞,把單詞提前貼在台燈罩裡。逃課走後門,後門鎖了,隨身摸出小工具吭哧吭哧開鎖。

被請家長,搬開菜市場的賣肉大媽冒名頂替,這種,算是很小兒科了。

劉大志的升級版本是,很不走運地,遭遇了親媽和老師在醫院意外相認的名場面時,靈機一動,偷偷跟老師講,我父母離婚了,現在這個是我後媽。

佩服劉大志,撒多大謊,都臉不紅心不跳。心理素質非常過硬。

騙老師是基本操作。這娃,敢在老師頭上動土,鍥而不捨地,一次次在危險邊緣瘋狂試探。

老師上公開課,很重要,教育局領導和校領導會現場觀摩那種。劉大志想要老師難堪,一邊跟同學們約定暗號,舉左手錶示不會,舉右手錶示會。

一邊卻把相反信息告訴老師,美其名曰,“為了你的公開課順利進行。”

還給老師下瀉藥。第一次,瀉藥放茶裡,假裝好意端給老師,一眼被識破。第二次,手段革新,把藥裝餃子裡,這次,老師慘遭毒手。

劉大志處心積慮整蠱的老師,正是來自未來世界的,成年劉大志。想想這個場景,17的自己看不慣37歲的自己,自己給自己喂瀉藥。思路簡直是絕了。

為什麽劉大志對郝回歸滿滿都是敵意呢?這要說到郝回歸在未來時空的鬱悶人生。

首先是事業。一個把念書當玩笑的人,長大後,能成為大學老師,已經非常奇跡了——不知道是不是編劇埋下的另一種反諷。但這個奇跡不是劉大志想要的,是他母親生逼硬拽想要的。他當老師當得很不開心。

轉而看身邊的同學們。死對頭,當了大官。死黨,做生意發了財。跟他們同桌吃飯,官話場面話橫飛,他橫插其中顯得格格不入。

愛情也為零。

17歲喜歡微笑,不敢告白,只能乾瞪眼。眼睜睜看校草跟微笑聊天聊得火熱,吃醋,生氣。眼睜睜看隔壁班鄭偉追求微笑追得凶猛,還是吃醋,還是生氣。

這樣的僵局,持續到37歲。37歲,為了安撫患病的母親(其實是劉母為逼婚騙他自己得了腦溢血),找個臨時工假結婚。偏偏是這個時刻,微笑從國外回來了,來他的婚禮。

他還是連告訴微笑真相,向她求愛的勇氣都沒有。

中年困境莫過於此。於是,帶著20年後的失敗和痛苦,回到20年前,郝回歸誕生了一個堅定的信念——

改造曾經吊兒郎當的自己,修正曾經懦弱沒有擔當的自己,讓自己成為優秀成功的自己,讓歷史翻開新的輝煌的篇章。

他要把37歲的不如意,終結在17歲。他要把現在窘迫潦倒的自己,歸罪於過去虛度年華的自己。

可那個17歲,正享受著無知無畏熱血美好青春的劉大志,又做錯了什麽呢?他對未來一無所知,也不需要知道。在他的1998年,他就是小小城市裡的一名小小高中生。

不喜歡讀書,插科打諢地活著。為此也遭罪不少,每天被主任追被高要求的母親罵。這難道不辛苦嗎?意味著,他得有一顆異於常人的心髒,他需要成為樂觀派才能對此假裝無所謂。

然後,在母親句句如刀捅的日常訓話裡,耷拉著腦袋,不出聲不反抗。在父母吵翻天的難熬的夜晚,閉緊耳朵,彈吉他自娛自樂。

其實是一個敏感脆弱的少年,可也強撐著,自我塑造成滿不在乎的樣子。

從他對微笑的喜歡,就能看出,這是個多麽心細如發的人。連她來大姨媽都能觀察出來,為她默默在課桌裡放一包衛生巾,找盡各種爛借口,勸她喝精心準備的紅糖水。

17歲劉大志,嘴慫,但關鍵時刻,行動永不會慫。有小混混來騷擾微笑,清楚自己打不過,還是一拳頭揮出去。還不忘哆哆嗦嗦通知微笑,“你快走,我來搞定。”

他也不是一無是處。可以為了加入微笑的廣播站,苦練國語。可以為了打遊戲贏過老師,在遊戲廳,苦練整個通宵。

他有他劉大志的理想。比如與微笑結婚,比如成為一名專業的遊戲選手。可能不符合主流價值觀的“大志”,但在17歲的他看來,這就是他的“大志”。

顯然,17歲的那些“大志”,在37歲成年人這裡不值一提,是行不通的。

所以,郝回歸強行讓劉大志進了廣播站。強行對他洗腦,不要聽你媽的,不要去當大學老師。最可笑是,為了讓劉大志對遊戲死心,跟他約戰,當著所有人的面,秒殺他,令他顏面無存。

好比一個焦慮的迂腐的自大的父親,把自己的願景,一廂情願架在劉大志身上,把自己的經驗教訓,一股腦傳給劉大志以作校對。

父親一心要讓兒子走上正軌。可那只是他,一個過得不開心不舒服的中年人,自以為的正軌。他終究活成了他的母親,喋喋不休,強勢不講理。

這種錯位感也就成了,郝老師覺得是為劉學生好,劉學生總誤會成,這是郝老師在害我。

場面一度成了,17歲的“我”和37歲的“我”在打架,“我”不放過“我”,相愛相殺相互不理解。殊不知,被37歲看不慣的17歲,縱使錯誤不斷,這不好那不行,可那就是17歲本來的面目。

如同37歲也會有37歲的面目。沒掙大錢,沒娶到心愛的姑娘,沒過上理想型生活。這些是37歲應該面對的,與17歲無關。

如果你不滿這個37歲,請你改造它。

更新才10集,《我在未來等你》已經把年少青春和中年困境,兩大人生主題呈現得立體,深刻。而且是以,同一個人,在不同階段的兩個分身作為視角切入,然後同時展開。

等於是,“我”和“我”自組成一對歡喜冤家CP。笑料還蠻多的。最玄學的一幕是,17歲微笑第一次見郝回歸,張口就叫“叔叔”。

暗戀了幾十年的女孩,叫你叔叔,求郝回歸的心理陰影面積。

另外,主線時空在98年,90年代畫風撲面而來。

比如同學們課間閑聊聊到《還珠格格》。微笑是劉德華的頭號粉絲,滿大街買《當代歌壇》。她還擔任著校園廣播的工作,也就讓小虎隊的《愛》成為BGM變得順理成章。

品品這段複古元素滿滿的片頭,製作很走心了。

把《我在未來等你》推薦給你,值得一看。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