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在美國的上海小囡:不幸感染奧密克戎,自我隔離一周後痊愈

自12月起,傳播率極強的新型病毒奧密克戎來勢洶洶,短短27天全美新增確診人數超過1000萬,總確診人數突破了6000萬,全球確診人數也超過3億。

有段子這樣說:如果你的朋友中還沒人得新冠,那只能說明你在美國沒有朋友……現階段留學生家長最擔心的事情,也莫過於孩子在海外得了新冠。

在每天新冠確診數字幾何級增長的當下

在美國讀大一的中國留學生Maddy

寫下了自己不幸感染奧密克戎

一周後又幸運痊愈的經歷

以下為Maddy的自述

我是一名在紐約州某大學讀大一的中國留學生,雖然疫情很嚴重,但為了完成學業,我還是選擇去學校參加線下學習。

與美國其他州相比,紐約的疫情更嚴重些。最近一段時間,甚至出現了日增病例55000人的驚人數字。所幸的是,我就讀的大學在防疫方面做得還不錯,校方要求所有師生無論在哪裡都要戴口罩,一名學生還因為故意不戴口罩被勸退;每個住校生入住寢室前,都需要進行核酸檢測、提供兩針疫苗報告,出入宿舍都要登記和刷卡;宿舍門口24小時都有保安值守,防止陌生人進入宿舍區。如果有學生不幸感染新冠,可以上報學校醫務室,校醫會給感染者安排一間單獨的房間進行隔離,每天也會有人送飯。

因為身邊的同學和朋友都很嚴格地遵守了這些防疫要求,我在校期間並沒有感染新冠。寒假前,所有學生都必須離開宿舍,我在學期末搬到了離學校不遠的一棟公寓樓和朋友合租。

聖誕節前後,紐約的人們忙著過節,商場、餐館等場所人流量不少,傳染性更強的奧密克戎也借勢流行起來。很快我就發現,自己可能不幸中招了。

聖誕節一過,我開始出現了喉嚨痛的症狀,和我之前每年冬天都會得的扁桃體發炎感覺類似。但這次身處非常時期,我有些緊張。根據之前從各方了解到的情況,感染奧密克戎後的初期症狀就是喉嚨痛。與之前流行的德爾塔病毒不太一樣的是,感染奧密克戎後的症狀較輕,致死率很低但傳染性很快,會出現肌肉酸痛、喉嚨痛或者低燒的情況。

為了安全起見,我決定先買一份新冠自測包自測一下。但上網一搜才發現,紐約境內的自測包幾乎被搶購一空,不少平台上都顯示“售完”狀態。所幸,最後我終於在一個外賣軟體上找到了僅剩的一些新冠自測包,立刻下單鎖定。自測包一到貨,我和室友第一時間分別取出一支自測棒,根據說明書進行鼻拭子采樣,然後放入配套的化學試劑中,焦急地等候結果。

網購的新冠自測包。Maddy 供圖。

出人意料的是,30分鐘過去,測試結果顯示陰性,這意味著我們並沒有得新冠。不過,考慮到新冠病毒的“狡猾”和自測的準確性有限,我和室友並沒有太樂觀,決定第二天早上再測一次。第二天測試的結果和我們預期的一樣,兩人的測試棒上都分別出現了兩條紅杠——陽性!我們雙雙中招!於是,我和室友在公寓裡開啟了無限期的自我隔離。

之前一直都在紐約上學,眼看著城市裡每天感染的人數急劇增加,我們這些留學生也難免恐慌,時刻擔心染上新冠。但真到自己檢出陽性的那一刻,反而如同靴子落地,雖然也有些慌,但也不至於手足無措。我把這個消息告訴了遠在上海的爸媽,也告訴他們我的症狀很輕。爸媽雖然擔心,但也有一定心理準備,畢竟這段時間紐約的疫情太厲害了。在電話中,爸媽讓我和室友好好隔離,注意補充營養。

雖然都感染了奧密克戎,但我和室友的症狀並不相同。她是感冒伴隨著發燒,發燒維持了一天;我的症狀則輕得多,除了喉嚨痛以外沒有任何其他不適。

自我隔離期間,我們每天吃維生素加連花清瘟膠囊,盡量放鬆心態。因為我的症狀比較輕,所以負責每天做飯。隔離期間不能出門,我每天都在手機上訂菜,每次都是送貨員把菜送到門口後離開,我消完毒後再開門取菜,盡量減少與外界的接觸。

整個隔離期沒有想象中難熬,自測棒上的第二條杠也一天比一天淡,從強陽到弱陽,一共花了3天時間。大約一周後,自測棒上顯示的結果就已經是陰性。不過,為了自己和他人的健康,我和室友還是決定繼續在家隔離一段時間再恢復外出活動。

這段特殊的經歷中,我們也有過短暫的恐懼和無助,但當自己心態調整過來後發現,奧密克戎其實也沒有那麽可怕。靠著多攝入維生素、多補充營養和休息,我和室友都很快就自愈了。這也算是給自己的人生經歷添上了難忘的一筆吧!

解放日報·上觀新聞原創稿件,未經授權嚴禁轉載

作者:Maddy

微信編輯:皮小姐

校對:泰妮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