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祖克柏的無間道:曾頂著霧霾在北京跑步,學中文都是表演

文 | AI財經社 董雨晴

編 |嵇國華

本文由《財經天下》周刊旗下账號AI財經社原創出品,未經許可,任何渠道、平台請勿轉載。違者必究。

美國國會讓美國科技四巨頭罕見地共聚一堂。它們分別是蘋果、亞馬遜、Alphabet(谷歌母公司)和Facebook,正面臨關於反壟斷的審查。

美東時間7月29日,美國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召開反壟斷調查聽證會,蘋果CEO蒂姆·庫克、谷歌CEO桑達爾·皮查伊、亞馬遜CEO傑夫·貝索斯和Facebook CEO馬克·祖克柏,以遠程視頻的形式參與了會議。

反壟斷小組委員會主席大衛·西西裡尼認為,這些巨頭是“關鍵的商業和通訊樞紐”,蘋果把握著iOS手機作業系統和應用程序商店,谷歌在搜索領域有絕對的統領地位,亞馬遜提供了電商基礎設施卻也在經營自營品牌,Facebook則壟斷了社交媒體。

在各自領域,他們都必須接受有關壟斷的拷問。據《紐約時報》統計,祖克柏成為當場被提問最多的CEO,眾議院的眾多議員們合計對他提出了62個問題。

然而,聽證會結束後,大洋彼岸的中國人民隻關心其中一個問題:祖克柏,為何把矛頭指向了中國?這位曾經“友好”的美國科技巨頭掌舵者,為何在壟斷調查中摻雜著政治因素,以期得到庇護。

在關於“是否認為中國政府竊取美國技術”的提問中。其他三位CEO分別表示,“從我掌握的一手資料,蘋果沒有發生過此類事件”、“據我所知,谷歌也沒有發生過”、“亞馬遜沒發生過”,然而輪到祖克柏時,他卻堅定地表示肯定,“這是證據確鑿的”。

在這份截然不同的回答中,人們不禁感到疑惑,僅僅幾年時間,祖克柏為何成為了人們所不齒的“渣男”?

無疑,中美互聯網企業面臨前所未有的新局勢,兩地互聯網科技企業正在走向分裂,但除去官方的論調,祖克柏卻是唯一以美國科技企業身份打壓中國科技企業的一方。

渣,就渣在,幾年前,他還是那個賣力學習中文、頻繁造訪中國、頂著重度霧霾在天安門前跑步的小扎。

祖克柏的中國往事

那是2010年末,祖克柏PK掉美國當紅流行歌手Lady Gaga、維基百科創始人阿桑奇,榮登《時代》雜誌2010年度人物。一周後,祖克柏和他的華裔女友首度秘密訪華。在12月20日踏入中國之後,他先後見了百度CEO李彥宏、新浪CEO曹國偉,以及祖克柏女友在中國的家人。

他們還去遊覽了雍和宮,一位在百度食堂目睹祖克柏與李彥宏共進午餐的員工稱,祖克柏對中國市場非常嚮往,他看上去和李彥宏私交甚好。

拜訪新浪是在第三天,祖克柏從東邊出發前往新浪所在的西二旗,擔心堵車遲到,他早出來了一些,結果9點出頭就到了,擔心早到不禮貌,他就在樓下的咖啡廳坐著,有人認出了他求合影,他爽快地答應了。

這是一次美好的初體驗,僅過了半年,Facebook COO謝麗爾·桑德伯格便對媒體表示,祖克柏預備再度造訪中國,為此,祖克柏正苦練中文,她說,“祖克柏很喜歡中國的科技企業家”。

不過,再次踏入中國,已經是Facebook上市後。2012至2016年間,祖克柏四度到訪中國。2014年,祖克柏去了清華大學,在那裡他用中文做了20分鐘的演講,還增添了一個新身份——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顧問委員會委員,並聲稱Facebook將招聘中國員工。

2016年,博鼇亞洲論壇、G20峰會相繼在中國召開,來自全球的頂級精英持續造訪中國,祖克柏也是其中之一,這一次已經以華裔女婿(2012年祖克柏和普莉希拉·陳完婚)的身份。此行祖克柏特別在Facebook上發布了一張圖片,圖中他正在天安門城樓前跑步,當天北京重度霧霾。兩天前,他在北京釣魚台國賓館剛參加了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並與馬雲進行了對話。

祖克柏最喜歡的城市是北京,他喜歡北京胡同小吃,也喜歡北京烤鴨。顯然如今看來,祖克柏曾為進入中國市場進行的表演太過賣力。

渣男進化史

事態如今看來飛速變化。

2018年4月,美國參議院針對Facebook舉行了一次聯合聽證會,這場聽證會後來被人們調侃為祖克柏人生最重要的一次答辯。向來以灰色T恤示人的他甚至還換上了深藍色的西裝,表情嚴肅得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來。

因為這次,全美上下對他以及他的公司提出了前所未有的嚴厲指控,事關Facebook是否利用用戶資料,定向推送政治廣告,影響美國大選和英國脫歐等重大政治事件。

在這場聽證會上,有議員問到祖克柏,“Facebook從大學宿舍一路走到現在的全球巨頭,這個夢只能在美國實現,而不是中國對吧?”當時,祖克柏的回答是,“中國也有一些實力強勁的互聯網巨頭”。這位參議員愣了兩秒後表示:“這個問題,你就應該直接回答是的”。

這曾經是Facebook的至暗時刻,得益於祖克柏的良好表現,此後Facebook股價大漲,度過危機,重拾用戶信任。

當時字節跳動已經花重金買下了TikTok的前身Musical.ly,並在幾個月後,TikTok的裝機量就超過了Facebook,躍居美國市場第一。

祖克柏迎來了個人生涯裡最強勁的對手,在與TikTok形成的短視頻戰場中,Facebook節節敗退。與此同時,美國針對TikTok的調查已然開始。

和2018年那場世紀對話中表達的不同。2019年,祖克柏在喬治城大學演講時,開始公開表達對TikTok的不滿,他認為中國互聯網企業的崛起,是對美國言論自由的威脅。儘管TikTok已經多次聲明其獨立性。

一些業內人士認為,祖克柏企圖通過攻擊中國企業,以轉嫁美國監管層對其施加的壓力。在2019年,面對美國對其加密貨幣業務Libra的審查時,祖克柏就曾拿中國企業當擋箭牌。核心觀點是,互聯網領域從曾經由一堆美國公司構成的局面,演變為中國互聯網公司也開始有許多不錯的產品。Facebook應該得到庇護以面對競爭。

矛盾是在不知不覺間爆發的,祖克柏開始頻繁攻擊中國互聯網企業,TikTok首當其衝。這場與美國四大科技巨頭並列而行的聽證會,讓祖克柏的虛偽面具徹底撕裂。

儘管美國社會對華為、TikTok企業在美國市場形成的影響力普遍感到擔憂,但將中國互聯網與美國互聯網看作是全然對立的兩張網,這樣的觀點目前僅有祖克柏個人。在聽證會中,祖克柏強調中國科技企業正在向其他國家輸出價值觀。這一觀點也被認為針對TikTok。

或許我們更應該質疑的是,祖克柏是何時變成渣男的。答案可能是——他一直就是。

2020年,Facebook遭遇到了廣告主的集體抵製,問題出在不久前發生在美國的黑人運動,川普先後在Twitter和Facebook發表評論,並發出了“軍隊上路警告”。隨後Twitter送了一張注意暴力言論的標簽給他,並把川普的推文折疊了。同時,Facebook僅僅是由祖克柏個人登場,表示“我強烈不同意總統的講話方式,但我認為人們應該能夠親眼看到它……”,最後保留了這個帖子。

質疑與批評在Facebook上蔓延開來,與此前所面臨的監管壓力不同,這是一次巨大的民意翻車事件,廣告主非常擔心,他們希望Facebook做出改變。包括微軟、星巴克在內的數百家廣告主宣布撤下其社交媒體廣告,要求Facebook等公司對於平台上仇恨和騷擾的言論負責。

祖克柏不以為意,他對內部人士稱,這些廣告主很快會回來,還說小企業構成了Facebook廣告收入的絕大多數。畢竟,他是Facebook的絕對統治者,在全球擁有27億月活用戶後,祖克柏開始頻繁訪問世界各個國家。除了中國,他也會去印度,其與白宮的關係越發緊密。

也許,渣或不渣只是外界的感知,祖克柏其實從未變過。無論是此前討好中國的可愛模樣,還是參加聽證會時的恭順形象,還是如今翻臉無情的表態,都是站在Facebook利益最大化立場所作出的理性選擇。

不必惋惜,也不必憤怒,祖克柏從來不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摘下過於好客的情感濾鏡,祖克柏一直是那個穿灰T的理工男、毫無感情的答辯機器。或許,我們還可以再送他一個頭銜,那就是馬克·渣爆·伯格。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