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棱鏡|王健林錯失百億:油管主播率散戶大戰華爾街,巨虧影院股價衝天

作者 王凡

編輯 楊布丁

出品 | 棱鏡·騰訊新聞小滿工作室

“我們當然知道風險。150%地知道。”2021年6月5日,23歲的油管主播特雷·柯林斯(Trey Collins)在鏡頭前痛罵華爾街對衝基金和主流媒體渲染增發新股的恐慌,才讓AMC股價一瀉千里。

AMC在上周一度衝高至60美元附近後回撤13%,但年內漲幅仍高達2500%,大多數華爾街分析師覺得AMC被嚴重高估,激進者甚至喊出了“隻值1美分”的目標股價。

柯林斯也承認價格早已偏離價值,但這並不妨礙他自己和追隨者們買入。“你們根本就不是僅僅依據基本面買入的對吧?數十年來,大機構從散戶身上吸血,就比如2008年。你們看不慣華爾街腐敗和非法操作。是因為這些。”柯林斯在鏡前說道,“反擊華爾街”才是主題。

新冠疫情中跑步進入股市的年輕股民在便捷且零傭金的交易平台上,把買賣股票當作情緒宣泄和表達態度的“投票方式”。他們押注被主流華爾街忽視或做空的“冷門”股票,如遊戲驛站、AMC劇院、黑莓手機等。這些公司都家喻戶曉,但在疫情中遭遇打擊或被認為跟不上時代而被主流機構投資人拋棄。彭博分析師蘭嘉納坦表示,年虧損高達46億美元的AMC股價一飛衝天並不神秘,個人投資者就是希望通過“軋空”向華爾街“宣戰”,並對這樣的遊戲樂此不疲。

但美國疫情尚未結束,AMC大量劇院長期關停的運營困境並未解決。“散戶裡也只會是早期買入的人賺到錢。”一位美股投資人對作者表示,“衝進這樣的賭局雖然熱血,但往往無法善終。”

散戶抱團背後的“猩猩軍團”

“猩猩軍團”是集結散戶的暗號。這是“華爾街賭場”(WallStreetBets)今年興起的“內涵梗”,源自好萊塢電影《人猿星球》中的知名台詞“猿族團結在一起就會有強大的力量(Apes together strong)”。

論壇裡的人常自嘲式地將自己稱作 retards(遲鈍者)或autists(孤獨症患者),他們熱衷用“梗圖”和“表情包”對話和辨認對方,比如用鑽石手的圖標代表“堅持持有”,用火箭代表“股價上天”,調侃西方主流財經媒體CNBC和華爾街基金經理,以及一切他們認為過於正統的投資理念。網民兼股民以電影二創、漫畫梗圖等方式書寫“散戶終將戰勝華爾街”的新敘事,並互相鼓勁。

23歲的油管主播特雷·柯林斯是“猩猩軍團”的領頭。作者翻閱視頻歷史發現,1月初,他的粉絲量還僅有數千人,發布的內容主要涉及冷門個股的技術分析,點擊量徘徊在數百到數千不等。 1月25日,特雷·柯林斯第一次在視頻中談及AMC。當天,AMC向美國證監會遞交的文件顯示,因為新晉融資9.17億美元,公司成功避免破產,可運營至2021年年底。消息公布後,AMC股價從2美元跳漲至4.5美元附近。

特雷·柯林斯以平均4.76美元買入1560股AMC,並將倉位曬在他所組建的Discord等社交群組裡。在視頻裡,特雷·柯林斯毫不避諱自己投機的心態:“我並不打算持有好多年,但我不介意持有幾天來看看情況。”但他同時強調,自己的倉位公開透明。柯林斯分享稱,自己買入邏輯並非AMC基本面,而是基於AMC空頭淨額比率(空頭持倉/流通股)達到38%,遠高於平均值。

他相信,AMC會重演遊戲驛站“軋空”戲碼。軋空,指的是做空者被迫平倉不斷買入標的股票時,市場上出現股票的需求量遠超過流通量而導致價格陡升的現象。“AMC將成為下一個遊戲驛站(GME)”的主題在歐美散戶大本營“華爾街賭場”被熱議。

一位華裔美股投資人表示,自己認同柯林斯的邏輯,在4美元附近建倉,並推薦給更多朋友。幾天后,AMC就漲到19美元,創造了5倍收益。他雖然並不明白美國散戶在2008年金融危機裡積累的怨恨,但能感受到論壇裡一呼百應的氣勢。上漲5倍後,他隨即賣掉一半倉位,再留下一半,“也想看看散戶集結到底有多大能量”。

萬達、銀湖等機構持續清倉

和散戶熱炒相對應的是機構投資人的“冷若冰霜”。 FactSet的統計顯示,華爾街分析師對AMC未來12個月的平均目標定價在5.11美元,只有目前股價的十分之一。

“這就是一場散戶的狂歡。股價和基本面如此脫節。”給AMC打出1美元目標股價的MKM Partners分析師哈德勒表示,50億美元的長期負債和4.5億美元的遞延租金是風險點。

除了短期美國疫情尚未消散,大量劇院仍被迫關閉之外,在分析師眼中,AMC的行業站位也岌岌可危。隨著更多的好萊塢大片選擇在流媒體平台播放,或者影院和流媒體同步播放,疫情中的消費習慣難以更改,業績大幅提高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至少在今年第一季度,AMC還沒有“逆風翻盤”的確定信號。財報數據顯示,2020年全年,AMC虧損高達46億美元。今年一季度繼續虧損5.67億美元。

“考慮到AMC股價波動還將持續,我們不建議在此價位購買該股票。”Wedbush分析師在研報中寫道。

萬達、銀湖等機構投資者的先後離場,也是分析師看空的重要原因。“那些能夠獲得董事會信息的聰明錢已經離場。”分析師格林菲爾德公開表示,“長期來看,AMC現金流成問題。債權人知道、股民也該知道,但他們似乎無所謂。這太瘋狂了。”

2012年,萬達以26億美元估值收購全美最大影院運營商AMC。2018年受國際整體戰略收縮調整影響,萬達將部分股權出售給美國私募基金銀湖。AMC首席執行官亞當·艾倫公開表示,此後兩年半時間中,萬達再未減持,直到疫情中AMC經營困難需要對外融資。

外媒稱,2020年11月股票增發前,亞當·艾倫曾谘詢AMC董事會主席、代表萬達的張霖建議。因為如果按計劃再增發2億股,萬達將喪失控股權。據稱,當時張霖的回復是,AMC生存是第一位,“做你需要做的事情”。

今年5月23日,萬達集團發布公告,稱已經清倉AMC股票,累計收回資金14.76億美元(大約94.47億元人民幣)。數據顯示,萬達2021年5月期間減持交易價格區間為每股14-15美元,若以後續AMC股價曾衝高至60美元的價格粗略計算,萬達錯失了近100億人民幣的收益。

對於萬達的減持,亞當·艾倫強調並非看空AMC的基本面,只是戰略調整。“萬達是個負責任的股東。”他曾在四月接受柯林斯直播採訪時表示,“而且減持有序,2018年減持後,股價曾不降反升。”

AMC首席執行官的“最後一戰”

在華爾街得不到回應的亞當·艾倫繼續求助於散戶,展開“攻心戰”。一來,他向“猩猩軍團”喊話,呼籲股民允許公司在2022年再發行至多2500萬股新股,儘管這將稀釋現有股東的股份;二來,AMC在公司主頁推出新的會員福利制度,承諾給購買AMC股票的會員重返影院時提供“免費爆米花”、特別折扣和展映邀請等獨家優惠。

在1月AMC的點評視頻意外收獲超過1萬觀看後,網紅柯林斯逐漸成為AMC“散戶代言人”,並引起亞當·艾倫本人的注意。4月,亞當·艾倫進入柯林斯直播間為自己的公司“帶貨”,同時宣布在推特上關注數百個“猩猩軍團”的成員。

“股東是老闆。我是為你工作的。”亞當·艾倫在直播間對散戶們放下身段。這位畢業於哈佛商學院,曾在費城76人、挪威郵輪等公司擔任首席執行官的商場老手大打感情牌,“我已經66歲了。這是我的最後一戰。我也不想自己的最後一家公司以破產收場。”

AMC同期公布,截至3月11日,該公司有320萬名個人股東,他們持有該公司4.5億流通股中的八成。

在卡內基梅隆大學泰珀商學院金融學副教授亞歷山大·庫恩看來,亞當·艾倫迎合股民的做法無可厚非,“他知道散戶抬高股價,正在讓公司變得更有價值”。但也有觀察者認為亞當·艾倫在玩火。“他在鼓勵一種玩笑式地買賣股票的做法。”一位美股觀察者表示,“自己可能有一天也會遭到反噬。”

AMC已經騎虎難下。隨著散戶們的爆炒,股價坐上過山車,也讓長線投資的基金遠離。興業證券全球首席策略分析師張憶東在年初點評遊戲驛站和AMC出現的“散戶抱團”現象時曾經判斷稱,基於短期資金充裕而進行的“逼空抱團”最終將以失敗告終。

“博弈性的抱團可以一下把籌碼鎖住,將垃圾股或者說德不配位的那些周期性公司打的很高,因為Short covering(空頭平倉)就把空頭給弄得很難受,這是短期的絢爛。”張憶東表示,“但短期絢爛之後,一定有新的做空機制卷土重來,又把所謂的抱團給打崩了。”

況且和“挑戰華爾街”的初衷所相悖的是,多家華爾街機構正在從AMC行情中獲利。6月1日,AMC公告稱,向穆德裡克資本管理公司(Mudrick Capital Management)發行850萬股A類普通股,募資2.31億美元。但當更多散戶一同買入時,穆德裡克當日便高位清倉了所有新購股票,淨賺4000萬美元,令散戶嘩然。

AMC等抱團股的爆炒現象,已經引起美國證監會的注意,稱將“密切監控市場,以確定是否存在干擾市場、操縱交易或其它不當行為的存在”。券商也開始采取行動,將對AMC和遊戲驛站的保證金要求提高至100%,這意味著投資者必須用現金購買所有證券,試圖給近期瘋狂的交易降溫。

版權聲明:騰訊新聞出品內容,未經授權,不得複製和轉載,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