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那些傳世珠寶背後的孤獨靈魂……

前一段時間節拍的香港保利秋拍的 [璀璨珠寶專場] 上,一條緬甸天然翡翠珠配紅寶石及鑽石項鏈一舉奪下了頭魁。

這條項鏈由37顆緬甸天然翡翠珠串連而成,直徑14.76~12.40 mm,配18K金鑲嵌圓形切割鑽石及紅寶石鏈扣,珠鏈總長達52.1cm。最終成交價33,040,000港元,位居榜上。

等一下,讓我們再來看一下這條項鏈,是不是很熟悉?像極了那條鼎鼎大名的傳世珠寶——芭芭拉霍頓項鏈。

緊接著第二天,就有小報一條標題為“被賤賣的‘芭芭拉赫頓項鏈’,從2億到3千萬”的消息刷屏。可見這條項鏈的知名度以及行業熱度。

不過,這純粹是蹭熱度,雖然的確與芭芭拉·赫頓翡翠項鏈十分相似,也都是高品質的翡翠鏈珠,但卻不是本尊。芭芭拉赫頓項鏈只有27顆珠子,而被拍賣的這條項鏈卻是37顆。在鏈扣等細節上,也有所不同。

01

霍頓項鏈

芭芭拉·赫頓翡翠項鏈,誰都知道,2014年的時候,它被它的製造者,卡地亞,以刷新翡翠首飾交易紀錄的巨資2億1400萬港幣(約1億7000萬人民幣)回購,收入卡地亞典藏。

另外,它雖仍是一條項鏈,但已不是一條簡單的項鏈,還有極大的歷史價值。它所經歷過的人和事,所創造的歷史,讓它成為了翡翠珠寶界的象徵,擁有著極大的歷史價值。

這些歷史上的傳世珠寶,之所以貴重,除了本身選材優良之外,更離不開它們主人傳奇的人生故事。

02

芭芭拉霍頓

芭芭拉·霍頓的名字在2014年的時候忽然在國內火起來了,那一年Cartier 以2.14億港元拍回了一串之前自己設計的翡翠珠鏈,當然還創下了當時最貴珠寶的世界拍賣紀錄。

於是人們開始深扒,這串項鏈的曾經的主人竟然是一個外國女人,她就是芭芭拉·霍頓。

芭芭拉霍頓,生於1912年,不僅漂亮,還是當時世界上最富有的女人。

芭芭拉·霍頓的父親,是紐約投資銀行E. F. Hutton的聯合創始人,外祖父是連鎖百貨公司Woolworth的創始人。而芭芭拉·霍頓,則是埃德娜·伍爾沃斯唯一的孩子,這個巨富之家的繼承人。

雖然擁有如此多的財富,按理說應該是幸運的“天選之女”,但是世間的事多少都有缺憾,她的一生是幸運又不幸的。

6歲的芭芭拉,在外祖父去世後,小小的她繼承了2800萬美元的財富。在那個年代,這筆巨款讓芭芭拉成為了媒體筆下的“億萬寶貝“但是同一年,她的母親因無法忍受丈夫的風流成性,自殺了。更殘忍的是,6歲的芭芭拉親眼目睹了母親自殺後的屍體。

母親去世後,花心的父親並沒有承擔起照顧年幼女兒的責任,而是把她遺棄給諸多親友,任其跟著保姆輾轉不定。芭芭拉變得沉默寡言,不擅與人交流。

芭芭拉的父親雖不稱職,卻是位優秀的投資銀行家。在芭芭拉年滿21歲時,被父親託管的遺產已增加到了4200萬美元。這筆天文數字的財產,讓她成為了全世界最富有的女性之一。

可也正是這些讓人心魂神往的財富,使她成為無數登徒浪子的目標。

1933年,20歲的芭芭拉與喬治亞王子亞歷克西斯成婚時,其父特意為她在卡地亞訂製了這條世界聞名的Mdivani翡翠珠項鏈。

王子在婚後第一年,就花掉妻子數百萬美元。兩年後二人離婚,亞歷克西斯不久後便在駕駛芭芭拉送給他的勞斯萊斯時車禍身亡。

霍頓佩戴翡翠項鏈

芭芭拉對於珠寶的收藏可謂是達人級別,婚禮上她佩戴的珍珠項鏈,正是曾為法國皇后瑪麗·安托萬特所擁有過的珍珠項鏈

緊接著第二任丈夫是來自丹麥的柯爾特·馮·豪格維茨-雷芬特羅夫伯爵,這段時期她特別熱衷於梵克雅寶家的珠寶。

她的第二任丈夫便投其所好委託梵克雅寶專門為芭芭拉定製了一條藝術設計感極強的鉑金手鏈來討取美人歡心,當然,是由芭芭拉買單的。

金錢買來的感情終究好景不長,婚後她的第二任丈夫慢慢暴露出了自己的本性使她在後來的日子裡經歷了家暴以及長時間的折磨。

接下來,一任又一任丈夫,從好萊塢明星到俄羅斯王子再到男爵,一一次次結婚離婚,一次次的給出贍養費,讓這個”億萬寶貝“倍感疲憊和孤獨。

為了彌補這種情感空虛,芭芭拉也入手了一件又一件稀世珍寶。體現出芭芭拉在珠寶方面的豐富知識和獨到品味。

俄國葉卡捷琳娜二世的祖母綠項鏈

芭芭拉·霍頓喜歡追求獨一無二的東西,在大家都隨波逐流戴獵豹時,她卻對Cartier 虎形珠寶傾愛有佳。她所收藏的虎形胸針和耳墜採用了黃金和黑瑪瑙。

頭冠、項鏈兩用的紅寶石珠寶,曾經屬於葡萄牙女王 Queen Amelie。

七次離婚後,她的生活依舊奢華,她的珠寶仍然璀璨。身邊不斷有年輕的男子陪伴,卻再也沒有穩定的婚姻關係。

1972年,命運給了她最後一擊。獨生子蘭斯死於空難。這一悲劇讓芭芭拉心痛欲裂,難再振作。

晚年的芭芭拉孤苦伶仃,一段資料記載,她晚年一直是讓人抱著代替走路,別人問她為什麽,她回答:“Why walk when I can pay for someone else to do it for me(既然我能花錢讓別人抱我,幹嘛還走路)”。

最後的歲月裡,芭芭拉每天穿著晚禮服,戴著珠寶,坐在酒店套房裡,等著與友人聊天。她顫巍巍地掏出各種珠寶,送給與她聊天的友人。只有她們,給她淒涼的一生帶來了一絲余溫。

去世時,她的账戶上僅剩下3000美金。

而那串見證他們婚姻的無價翡翠項鏈,也被晚年孤寂的芭芭拉送給了一位友人。得以完善保存,並於2014年在香港蘇富比拍賣,以2億1400萬港幣成交。

02

多麗絲·杜克

多麗絲的一生,可以拍成一部高潮迭起、懸疑重重的美劇。

多麗絲的父親,是美國煙草公司及杜克電力公司創始人詹姆士·杜克,掌控著可以帶來巨大財富的商業帝國。其中,美國排名第八的杜克大學,就是為了紀念他而建立的。

杜克55歲時,唯一的孩子多麗絲才出世,立馬成為杜克帝國唯一的繼承人。

可惜如同芭芭拉一樣,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多麗絲,依然買不來一件最重要的東西——愛。

多麗絲的童年還算幸福,杜克雖然忙於自己的生意,卻從不會因此冷落了自己的女兒。無論工作多忙,只要多麗絲需要他,他就會立刻停下自己的事,去照顧和陪伴女兒

然而,這樣的幸福隻維持到多麗絲12歲,杜克便留下億萬家產,與世長辭了。

父親去世之後母親納納琳對多麗絲,一點親情都沒有還將女兒送到寄宿學校看管起來。

為了徹底擺脫母親的掌控,義無反顧地嫁給了吉米·克羅姆威爾。可是婚後,吉米本性暴露,他不關心新娘是否開心,卻舔著臉問:親愛的,我每年能拿到多少錢?最終,這段無愛的婚姻還是走向破滅。

當然,多麗絲也不是吃素的~她自己在外面也是花天酒地、情人多多,跟不少社會名流都有染,但這些都是為了及時行樂,各取所需。自始至終多麗絲沒能找到一個能愛她的男人。

愛情上的失意,使得她將所有的熱情都獻給了珠寶收藏。

2004年的時候,佳士得曾推出過一次「The Doris DukeCollection」專場拍賣,總成交價近1,200萬美元,創下了當時美國私人珠寶珍藏拍賣的最高成交價紀錄。

在多麗絲的珠寶中,有不少非常小清新、小情調的題材,比如純鑽石鑲嵌的花草瓜果類:

其中最著名的是這條以絲絨藍寶石為主石的珍珠手鏈:

藍色與白色的搭配,珍珠和鑽石的融合,光彩熠熠。

這種多排珍珠手鏈,也頗受多麗絲的鍾愛:

1924年,卡地亞紐約工坊曾為她製作了一頂束發冠冕,材料使用了珍貴的鉑金、鑽石和珍珠

冠冕整體鑲嵌緊密但構架簡潔利落,中央的珍珠柔和優雅

搭配她的各種鑽石項鏈、鑽石手鏈、鑽石耳飾,都能非常閃耀動人:

多麗絲一輩子沒有遇到愛情,也沒有生育,晚年的她孤苦伶仃, 這時,一個叫昌迪·海芙納的女人利用通靈術,讓多麗絲相信她是女兒的轉世。多麗絲將她收為養女,還接納了養女帶來的新管家伯納德。

然而,這位“養女”卻是個白眼狼,她給多麗絲吃的藥裡下毒,多麗絲很快就重病到無法走路。管家伯納德則暗地裡切斷了多麗絲與外界的一切聯繫,最後,挑唆多麗絲將遺囑上的財產繼承人,填上了他伯納德的名字。迫不及待的伯納德更是采取了最後措施——給多麗絲注射大劑量荷爾蒙和嗎啡。

1993年10月28日凌晨,多麗絲就這樣咽了氣。直到臨死之前,她的床前除了她的仆人和寵物,沒有任何的親人。

04

芭芭拉和多麗絲的一生,成也金錢,敗也金錢。潑天財富給了她們一切,卻永遠填補不了她人生中缺失的親情、愛情和溫暖。

“我所要的不多,哪怕只是一個貧窮溫暖的家”芭芭拉晚年的獨白令人唏噓。

本文來源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